朋友圈裡的猛男,有敢單挑四川野豬的嗎?

朋友圈裡的猛男,有敢單挑四川野豬的嗎?

「你會不會突然地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

野豬說:「會。」

不僅會出現在咖啡店,還會出現在奶茶店、理髮店、早餐店。

最近這幾個月,江西、四川、安徽、河南、江蘇等地,都頻繁冒出野豬出沒的消息。

昨天安徽一個小區裡就闖進了兩隻,大搖大擺逛花園,還直接闖進了居民樓。

[email protected]安徽消防

豬是小豬,這個頭在它們野豬圈估計也就是個林黛玉的體格。

但在人類世界,六個消防員加上一群熱心大漢攜手張開尼龍巨網,照樣被一頭小豬拖得踉踉蹌蹌。

這麼多人圍追堵截了三小時,才終於把它倆抓住送走。

[email protected]安徽消防

「野豬出沒」的警示牌原本只有森林風景區裡有,如今不知多少大街小巷都恨不得立刻掛上。

它們有時如同一發黑色 的炮彈衝進洶湧人潮中,留下一道看不清毛色的殘影;

via. @ 安徽消防

有時又顯得安靜沉穩,晃晃悠悠地踱進路邊的花店,不管人群如何尖叫,它先美美地睡上一覺。

至於花容失色的店老闆:「我們出去了,它進來了我們就出去了。」

via. @白鹿視頻

還有一些人類,一看就缺乏一些讓地盤的自覺。

當野豬以目測40公里每小時的極速衝進駕校時,沒來得及撤退的他們只能手腳並用先爬上欄杆。

via. @陝視新聞

多少天天吃豬肉卻根本沒見過家豬的城裡人,沒想到自己第一次見到豬跑,會是野豬在跑。

野豬下山進城這件事頻繁到什麼程度,明明是嚴禁捕獵的「三有」保護動物,但現在愣是逼得各地紛紛發布殺豬令成立專門的野豬狩獵隊。

帶槍的那種。

剛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同事老王高興得彷彿年終獎提前到帳。

他自認是一名把狩獵基因刻在血液裡的猛男,具體表現為週末時常去河邊釣魚。

成為一名合法的、持槍的獵人,日出而作,背起獵槍出門巡山,等到夕陽西下,就扛著野豬下山回家。

這對老王而言有著致命的吸引力,當場就要辭職去應聘。

可辭職信寫一半就蔫了,因為他發現狩獵隊的要求比HR招人還嚴格。

拿安徽金寨的狩獵隊來說吧,想成為獵人,首先得有強健的體魄,年齡在25歲以上,60歲以下。

老王年齡勉強合格,但全公司只有他自己堅信自己是強健的。

有過不良記錄、品行不端的也不行,採訪裡當地副局長回憶說,曾經有個符合條件的來申請,但有點嗜酒,就被拒絕了。

其次還要求有一些狩獵經驗。

儘管老王這輩子釣過的魚加起來也有一頭小豬仔重了,但這種狩獵經驗顯然得不到隊裡的承認。

要求裡還有一條,得是有過持槍經驗的獵戶,城鎮居民不行,老王直接喪失申請資格。

猛男當場淚灑:「我就想去打個野豬,怎麼這麼難!」

新聞很快就回應了他的哭聲,四川的一支狩獵隊正在熱搜上用事實證明:

「太難了,打野豬真的太難了。」

老王其實沒怎麼見過豬, 他想像中的豬跟八戒差不多,白的胖的,又饞又懶,就像這樣↓↓↓

就算知道野豬肯定要凶猛一些,也沒有一個具體的概念。

於是我忍不住把前不久在南京發生的一起交通事故轉發給了他: 一頭野豬氣勢洶洶衝上南京 高速公路,撞停了飛奔的小汽車。

幸好車主沒有受傷,但還是嚇得語無倫次,追問自己該怎麼辦。

交警只好當場安慰:「野豬全責,就是可能沒錢賠。」

但可能是這頭豬的衝刺速度還不夠驚人,老王並沒有十分震撼。

於是我又找到了一條野豬蹄踹門事件的視頻。

只見這頭不知從何而來的野豬一蹄子撅開理髮店玻璃門,鏡頭一拉近,靜音模式我都好像聽見了「哐!」的一聲。

可憐那位正在做造型的顧客,二郎腿都還沒來得及放下來。

via. @天津南開消防

再看理髮師那緊急撤退的步伐和手勢,這位顧客事後的心理陰影恐怕不只驚嚇,還有頭髮。

一起又一起野豬進城的突發事故,其實早已在暗示老王們。

身為野豬精的豬八戒根本不可能憨態可掬,他應該長這樣↓↓↓

黑面獠牙,皮糙肉厚,破壞力高得驚人。

什麼城市的屏障,路口的關卡,一切人類引以為豪的秩序,統統被踏平在野豬蹄子之下。

via. @我們視頻

人來人往的城市尚且如此,廣闊農村地區,野豬更是大有作為。

野豬這種動物,手臂長的鼻子能把土牆拱塌,田地裡的農作物一啃就是一大片。

還喜歡成群結隊出沒,膽子大得很。

普通的稻草人、小喇叭、閃光燈,最多能唬住他們一時,沒幾天就視若無物。

農村那種山林旁邊的小村子,趕完一群又來一群,根本不得安生。

via. @田道心犁

野豬凶猛,農村地區有句老話是這麼說的:「一豬二熊三老虎。」

對農民而言,野豬就是比老虎還可怕。

起碼老虎很少下山糟蹋莊稼。

而野豬所過之處,總要鬧得寸草不生,哪怕吃不完,也能用滾、用啃、用拱,把所有的東西都糟蹋乾淨。

via. @重慶天天630

上世紀末有過一段時期,因為捕獵和環境問題,野豬一度成為罕見的動物,隨後被列入了三有 (有益、有重要經濟、科學研究價值) 保護名錄,禁止隨便捕捉、傷害。

但後來山中無老虎,生態環境又越來越好,野豬就稱了大王。

如今這大王從山上當到了山下。

因為野豬是保護動物,捕獵會涉及違法問題,設陷阱、下夾子、用毒藥等手段都是不允許使用的。

看著莊稼被毀的農民往往束手無策, 只能用哄的、嚇的,收效甚微,聽天由命。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的野豬數量早已超過百萬頭。

江西婺源一共18個鄉鎮,有16個是野豬危害的重災區;(數據來源:《中國環境報》)

今年被列為「野豬危害防控試點縣區」的四川通江,一個縣就有2萬多頭野豬;

安徽金寨的書記信箱,從今年八月開始就不斷收到投訴野豬泛濫的消息。

從中國香港的地鐵車廂,到小縣城的廣場、小山村的菜地,就沒有野豬不能去的地方。

‍‍‍‍‍‍‍‍‍‍‍‍‍‍

至於哪裡來的這麼多野豬,總結原因的話,大概就‍‍‍‍‍‍是——‍‍‍‍‍‍‍‍‍‍‍‍‍‍

吃得多、生得快;打不過、抓不得。

中國常見的野豬屬於歐亞野豬,除了吃奶那段短短的時光,餘下的豬生從不挑食,見啥吃啥。

所謂春拱種、夏毀苗、秋啃果,說的就是野豬找東西吃的本事。

甭管你是青菜葉子還是玉米棒子,是樹上的果子還是地下的種子,只要被野豬聞到一點味兒,就難逃葬身豬腹的命運。

它們長著一根破壞力極強的鼻子,又長又硬,嗅覺極其發達,能聞出2米厚的雪下面埋著一顆核桃。

童話裡才有豌豆公主,現實裡只有核桃野豬。

但這對農民來說簡直是滅頂之災,剛種下去的種子,還沒來得及發芽就會被野豬拱出來吃掉。

比如江西婺源的溪頭鄉,盛產竹筍,靠這個每年能掙不少錢。

結果沒幾年,能賣的筍就越來越少,越來越小。

新京報的報道裡形容,成群結隊的野豬把筍田當成了糧倉,從冬天吃到春天,還沒冒出頭來就已經被拱乾淨了。

不僅如此,野豬對葷素也全無忌諱,老鼠、蟲子、家禽家畜,打不過它們的,都是它們舌尖上的美味。

這樣的好胃口,讓野豬幾乎餓不著肚子,一年四季總能找到吃的東西。

自然也就長出了巨大的個頭——豬身能有兩米長,體重能達到200公斤。

甚至還有長到1000多斤的超級豬斯拉——

美國曾有個11歲的小男孩,用手槍打死了一頭500多公斤重的野豬。

身高一米七,長度有三米,這體型一定要形容的話,那只能是橫看成嶺側成峰。

圖源:monsterpig.com

它們還擁有人類世界望塵莫及的超高生育率。

一頭適齡母豬一年能懷兩回胎,一胎能生十來頭小豬。

而因為食物豐足、天敵稀少,小豬崽子存活率非常高,很快就能發展出一個新的野豬群。

這些信息只是讓老王初步認識到了野豬那走到哪滅到哪的破壞力。

隔著屏幕看,甚至還覺得這些野豬橫行霸道的樣子有點刺激。

可現實裡要是真遇到野豬,那可一點也不刺激,一點也不好笑。

野豬攻擊的對象不僅是農作物、家禽家畜,還有人。

前幾天香港才發生了一起野豬傷人的事故,受害者還是一名輔警。

好好地走著路巡著邏,突然就從車堆裡躥出一頭野豬來。

連這畫質感人的監控鏡頭,都能看清那野豬的鼻子有多尖、多長,輕鬆拱翻一個一百多斤的成年人。

via. @看看新聞KNEWS

如果遇到野豬的是老人孩子,後果更不堪設想。

此前歌手李玟83歲的母親,就是在家附近散步時遇到野豬被攻擊,造成右半身癱瘓。

上個月黑龍江伊春也發生了類似的事故,一名村民在地裡耕種時被一頭目測有400斤重的大野豬襲擊,渾身都受了傷,後背直接被野豬的獠牙戳穿了一個洞。

野豬這種戰鬥力強、攻擊性高的動物,出現在城市、村鎮時,很容易導致悲劇的發生。

今年5月,理塘一名村支書在巡山過程中被野豬襲擊,醫護人員趕到現場的時候,他已因失血過多失去生命體徵。

事實上,網上一直有些零散的討論,一問起如何解決野豬泛濫,就有不少人建議「抓來吃了」。

「按照中國人的吃肉功力,幾年功夫就沒危害了。」

老王一度覺得這提議也挺有道理,直到在搜索野豬事件的時候又看到了一處名場面。

河南有位饞嘴的村民,偷偷抓了野豬回來吃,結果正在院裡燉著豬肉唱著歌呢,警察來了。

在此必須著重 提 醒一下大家:野豬不能隨意捕殺,也不能食用。從去年開始,我國已經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動物。

吃光這條路是走不通的,只能靠各地批准成立的狩獵隊。

通常來說,成立狩獵隊要向當地林業局申請,涉及槍枝彈藥,還需要有公安部門的審核,嚴格遵守民用槍枝管理的規定。

現實裡的狩獵根本不是老王幻想的狩獵,跟野豬作鬥爭的狩獵隊沒有任何浪漫可言。

畢竟光是野豬那動輒幾百斤的大體格,就能讓人類在它面前沒有還手的機會。

更何況它還能跑出40到70公里每小時的速度,長著一對鋒利堅硬的獠牙。

而那些把老王的獵人夢想摁死在搖籃裡的那些要求,在人與野豬的鬥爭中,每一條都很有必要。

有經驗 的狩獵隊都知道,一個人的時候,沒有獵犬、沒有槍的時候,都萬萬不能跟野豬正面剛。

紅星新聞前幾天剛採訪了四川通江林業局野生動植物保護中心的主任林斌。

他回憶去年12月的一次圍獵,十幾個人,帶著二十多條狗,花了3天時間,也只捕殺了兩頭野豬。

其中有一隻,被狗群圍攻、長刀砍殺之後還在激烈反抗,最後竟然身上插著斷刀跑了。

直到7天後,狩獵隊才在山林裡找到這頭豬的屍體。

而捕殺這兩頭野豬的代價,是八條獵犬的傷亡。

採訪裡還提到,今年通江縣的目標是捕殺750頭野豬。

可目前,狩獵隊還沒有申請到槍枝。 除了外聘配備槍枝的專業捕獵團隊,就只能靠籠 子,靠老 獵人的智慧 。

同時,電網、捕獸夾、陷阱等對其他野生動物有危險的捕獵手法也不能使用。

高昂的成本和艱難的捕獵過程,讓李斌覺得這750頭野豬的目標很難完成。

老王 以前在知乎上刷到過一個問題: 「人類有什麼辦法打敗一隻野豬?」

回答裡種種腦洞大開,有說用弓就可以的,有說用野豬矛、長砍刀的。

老王當時贊同了一個說複合弓的,覺得自己如果有弓在手,也能是一條單挑野豬的好漢。

但現在他轉頭就去給此前排在很後面的另一條回答點了贊:

「只有訓練有素的人類才能勉強擊敗一隻猹,而野豬則是神才能做到的。」

在事實面前,猛男老王放棄了辭職去應聘獵人的打算。

他現在的夢想十分簡單:豬長老快收了神通吧,惟願從此豬歸山林,人歸田園。

來源:Vista看天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