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她們為甚麼愛赤膊

古惑仔

文:陳滌

今天我們來仔細研究一下赤膊。先說男後說女~

光膀子這種事對男性來說很正常,雖然現在這麼做的人少多了,在二十年前,光膀子上街在青年群體裡面絕不少見。

古惑仔電影裡的兄弟們個個赤膊,坦蕩兄弟情,赤誠肌肉塊!不知有多少少男少女曾面對著這些胸肌發狂。那年頭不時興健身,這胸肌算不錯了。

多年後,古惑仔們再聚首的演唱會上,這幾位一如既往,在公共場合赤裸上身,顯示自己的男性魅力。

對此效仿的人絕對不少。赤膊加紋身那時是社會青年們的標配。

實際上,赤膊在很多族群文化中是有其含義的。比如印第安人文化中,赤膊的勇士更容易和祖先們溝通,也能夠借赤裸的肌膚接受大自然給他的資訊。

1916年,納瓦霍巫醫「黑腳」正在向祖先們祈禱。

現代印第安人Kalpulli Teocalli Ollin正在向去世的祖父祈禱。

印第安人相信赤膊時能夠得到祖先的保佑,這份保佑要比防護物更堅固,更安全。所以傳統的印第安勇士有很多人戰鬥時會選擇赤膊加戰彩,而不是護甲。

Oelze Don於1965年繪制的油畫《戰鬥的田野》

Z S LIANG 繪制的印第安輕騎兵。

時至今日,在節日或賽會裡的印第安男性仍有人選擇這種裝扮。

在非洲及南美洲的很多族群男性也是習慣赤膊的,不過其原因是因為天氣炎熱以及方便發現身上的傷口。這裡的傷口並非指刀傷之類,而是蟲叮蛇咬這一種。在非洲和南美的熱帶氣候下,這些傷口很容易感染,危及生命。

(以下圖片有高能成分,可能引起不適,請註意。)

另外,赤膊還可以方便炫燿自己的戰彩,起到威嚇對手的作用。

有時炫燿的不僅僅是戰彩。

瑪雅文化和阿茲特克文化中,也會用赤膊戰彩的方式威嚇對手。下圖是儀式中的瑪雅戰士。

非洲地區的女性是個特例,有很多族群都允許未婚女性赤膊,原因是要向她們未來的丈夫炫燿自己的身體。也方便男性評估她們生孩子的能力。

不過結婚後的女性就需要穿一下衣服了,非洲女性的衣服經常十分寬松,方便哺乳,有時也有袒露一邊乳房的衣著存在。

在歐洲,自古以來也有男性赤膊的習慣。歐洲文化傳承自希臘羅馬,這兩種文化都極度崇尚赤膊肌肉男。

所以西歐和地中海地區很多男性都有赤膊的習慣。

在現代歐美,健身成為時尚,赤膊男性更容易顯露他們的男性氣概。

在亞洲,男性也有赤膊的原因。比如日本黑幫文化中,赤膊是一種炫燿的手段,雖然日本社會越來越不容許當眾顯露紋身,但這曾經是黑幫人的潮流。

劍術大師yokairider,也是彫佑西三代目。

1984年,山口組頭目竹中正雄。

東京三重松節上的Yakuza。

在幫眾聚會上袒露紋身的黑幫頭領。

實際上,赤膊紋身者在日本的歷史比想象的長的多。從戰國時開始,就有武士在身上紋身,以獲取神明保佑。

1880年,手繪上色照片,被稱為「KAGO」的武士。

1860年,紋身的武士。手繪上色照片。

中國古代的赤膊者通常也是為顯示紋身。比如水滸傳中的浪子燕青和九紋龍史進,無不是以自己的紋身自豪,有機會就要拿出來秀秀。

好了,男性說完再說女性。

在絕大多數文化圈裡,女性都是沒有赤膊的自由的。根本原因可能是古代女性的地位低下,往往是男性的附屬品,作為私有物品,便宜別人的眼睛可不行。如果女性自己露給別人看…那除非是不想嫁甚至不想活了。

非洲部分地區的女性可以在年輕時可以赤膊。剛才說過,加一張證據,南蘇丹諾伊族人,1955年照片。

在美國曾經有一段時間,女性幾乎爭取到了和男性一樣赤膊的自由。1920年起,由於經濟發達,美國的社會活躍程度達到了當時的頂峰,在那時還沒有明確的女權主義訴求出現。由於美國開始要求國際地位,美國國內開始了一場尋求本國文化繼承的運動。當時的美國人認為,美國的文化來源是歐洲,而歐洲的文化來源是古希臘。所以,古希臘及古羅馬的裝飾和建築開始大量出現,在服裝上,這種尋根運動的具體體現為一種神性化的服飾。同時,社會對女性的裸體開始格外熱衷起來。

1920年的美國並不古板,當時出現的沙龍服飾拿到今天,完全可以直接上雜志封面。在當時,這些服裝主要出現在歌舞劇演出中,沙龍活動中,攝影師鏡頭中等幾種場合,在百姓生活中並不怎麼出現。

圖為希臘式服裝,攝影作品。

一位Ziegfeld Follies在拍攝宣傳寫真。

沙龍活動上的KATHARINE BURKE,1929年。

當時的上流社會中對此有所非議,但這種潮流始終也沒引起過過大的抨擊,而且女影星和女名流們都十分喜歡這種服裝。在希臘式風潮過去之後,美國名流界對裸露身體的熱潮也沒有衰退,而且有了自己風格的服裝。

圖為20世紀早期的歌舞明星著裝。

而沙龍女性的著裝有時是這個樣子:

名動巴黎的女星,大間諜瑪塔哈麗:

瑪塔哈麗的宣傳照:

在這種風氣的帶動下,女性的著裝風格越來越偏向熱辣。

到了六十年代,隨著女權訴求的興起,有一批女性開始和男性一樣赤膊,作為兩性平等的象徵。

即使不赤膊的女性也大幅減少了服裝的布料,對此,她們認為女性的魅力是一種可以抗衡男性的武器。讓男性追而不得是這個時代女性的夢想。

大規糢的女權運動衰退了,但女性卻借此越來越意識到女性身體的力量。諸多女性繼續暴露著身體。像Ann Margret:

索菲亞羅蘭的胸更是力壓全場:

就連普通大眾裡也不斷出現這樣的形象:

時至今日,歐美的女性還多了一個展示身體的理由:

對了,日本的妹子們有時也會露一把,六七十年代的日本賭片裡可以看見好多這種妹子。

至今,出席各種高端場合的女性穿著的晚禮服也有很多省布料的款式。不為暴露,只是展現。

上幾張迪奧2017的晚裝。

最後加一張夢幻的實穿照片。

好,我們下次見。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