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為何稱朝鮮人「棒子」

文:肥慷

關於「棒子」蔑稱的起源,網上有很多不靠譜的解釋。一種說法稱朝鮮人愛種也愛吃玉米,而玉米在東北又被稱作「棒子」,但事實上朝鮮人很少種植玉米,基本以水稻和小麥做主食。

另一種說法稱朝鮮人在偽滿洲國時期幫日本人做警察,日本人卻不給他們配以武器,只能揮舞朝鮮婦女的洗衣棒欺壓中國人,因而得到「棒子」的蔑稱,然而「棒子」這一蔑稱,在清朝就已經出現了。

那「棒子」的真正起源是什麼呢?歷史學家黃普基的論文《歷史記憶的集體構建:「高麗棒子」釋意》對此研究最為透徹,他利用記錄朝鮮王朝出使中國的文獻《燕行錄》,解釋了這一蔑稱的整個來龍去脈。

根據黃的研究,「棒子」原為「幫子」,指的是朝鮮使團裡的奴婢。康熙年間王一元《遼左見聞錄》對這個詞記載最早:「朝鮮貢使從者之外,其奔走服役者,謂之『棒子』。」這個詞在朝鮮的漢字文獻裡也可找到,寫作「幫子」、「榜子」或「房子」,讀作「bangza」。

朝鮮王朝等級森嚴,一個朝貢使團,分別要由兩班士大夫、中人和奴婢三種階層的人來承擔不同的職務。不同階層的人,享受待遇差異極大,不能出現逾越,如兩班出行可以乘轎、騎馬,中人可以騎馬,奴婢則只許奔走隨行;住宿時兩班和中人都能住帳篷、室內,奴婢哪怕在北京城也只能「依牆屯聚,聚敗磚障風」,至多是「有錢者亦作簟(竹蓆)屋」。

中國人為何稱朝鮮人「棒子」
古代朝鮮風俗畫《舟遊清江》體現的等級分別

朝鮮人對待奴婢的做法讓中國士人都看不下去。一名使團官員記載過中國人「二哥」對他的質疑,「二哥」說,「朝鮮人全不恤奴僕」,不像中國,主人騎馬時,奴僕也騎馬。使團官員搬出祖先箕子,說幾千年前就立了法,讓「盜人財者,世世為其奴」,今天的奴僕,祖先就是賊,怎麼可以和主人同樣待遇。

幫子在朝鮮是社會底層,最為貧困,一旦加入使團出訪,就有了大把尋私牟利的機會。他們屢次購買清政府明令禁止出口的物品,走私到朝鮮獲得暴利;替使團購買物資時,也會想方設法貪污錢財,連使團進貢的貢品也是他們偷竊的對象。對中國百姓,幫子們也偷雞摸狗,百般滋擾,中國人訴至使團官員,處理辦法一般就是「決棍」、「重杖」,一頓棒打,於是讓中國人把「幫子」寫成了「棒子」。

中國人為何稱朝鮮人「棒子」
 朝鮮畫作裡杖打奴婢的場景

幫子作惡之所以屢禁不止,跟使團的組成方式有很大關係。進入清代後,朝鮮使團的規模不斷膨脹,如康熙五十一年來華朝貢的使團共有541 人,其中,兩班和中人只有43 人,僕役則有498 人,人數比例懸殊,根本管束不過來。再加上自明末清初開始,朝鮮階層間流動加劇,兩班士大夫佔人口比例越來越高,許多過去的中人和僕役後代都登堂入室,維持等級秩序的心思也大不如前,更有可能會放縱手下幫子。


朝鮮王朝後期各階層人口比重 (資料來自:《韓國史通論》,                                                                                                                轉引自 Choi Wan Gee《歷史附圖》,首爾:教學社,2002年,第27頁)

但幫子再不法,對中國人的侵擾也還是很有限,最能構建中國百姓心中朝鮮人惡劣形象的力量,應該是貫徹明清兩朝的接待朝鮮使團的政策。

為了天朝的顏面,朝廷一直要求沿途地方政府、驛站衙署為藩屬國使團提供各種便利,「懷柔遠人」,哪怕接待費用遠遠超過當地百姓的承擔能力,也會強迫他們拿出來。偏偏朝鮮又是東方最為尊重天朝秩序的國家,哪怕在國內動亂、外敵壓迫時,也保持每年派出使團前往中國「朝天」的規矩,不曾中斷。

例如,明朝政府一直要求遼東驛站給來訪的朝鮮使團提供車輛,到隆慶、萬曆年間,這一帶連年水患,莊稼歉收,再加上女真人的劫掠,本已度日艱難。朝鮮使團來了,衛所官員便動用酷刑,逼驛站車夫籌措,車夫鬻賣子女,仍然湊不足數,最後自縊而死。

到了清朝,遼東生活雖然變得安定,朝鮮使團規模卻也增長數倍,而且朝廷討好友邦的大方程度更超過從前。朝鮮使團借宿中國人家,遺失了銀錢,政府就把這一家人全部抓走,「備盡酷刑」。朝鮮使團要過河,船夫因風大浪急不肯渡,傳到乾隆皇帝耳中,直接下令砍了九名船夫的頭。

這些事蹟還是朝鮮使團官員實在「慘不可忍視」,為中國百姓感到不平才記載下來的,他們悠然享受懶得關心而中國人卻苦不堪言的時候恐怕遠多於此。以至於使團自己都發現「我國人所經之地,人皆怨苦,疾視若仇讎焉」。

中國人為何稱朝鮮人「棒子」
朝鮮使團在中國

「棒子」這一蔑稱,最遲在乾隆年間便開始為中國百姓投諸使用。乾隆三十一年,洪大容記述朝貢見聞時提到:「有群童數十,竟呼『高麗幫子』,吆喝而追之。」洪聽到「幫子」,中國小孩喊的很可能是「棒子」。諷刺的是,在同一段記載中,洪大容按朝鮮的習慣,把中國車夫也稱作「幫子」。

如今,蔑稱「棒子」已至少被沿用兩百多年,它的意味也與當年稍微有了出入。把「棒子」掛在嘴邊的中國人,往往也不忘諷刺說朝鮮過去「是我天朝屬國」,殊不知這份有屬國的榮耀,對天朝自己的幫子們意味著什麼。

 

來源     大象公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