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衛為何會從「 愛國者 」變成「 賣國賊 」?

汪精衛

文:陳無術

1910年3月31日夜晚,月黑風高。

一行四人鬼鬼祟祟地出現在北京銀錠橋附近,其中倆倆人復制一包東西埋在橋下,埋東西的兩個人正奮力鏟著土,卻因為動作太大,驚動了周邊居民家中的狗,一陣犬吠讓他們心驚膽寒。因為害怕暴露,他們趕緊逃離現場。

第二天,還是這四人,繼續前一天沒做完的事,兩個人把東西埋到橋下的土坑里,另外兩個人一個躲到遠處觀望,一個蹲在橋北不遠處的一條陰溝中。東西埋好後,他們從中拖出一根線,往蹲人的陰溝方向走,走到一半卻發現,線似乎不夠長,他們又只得再次撤回。

到了第三天,當四個人繼續如法炮製的時候,突然發現有人到橋下巡視,反複查看橋下埋著的東西,過會兒就有一隊警員趕到。

次日,北京各大報紙紛紛刊載,銀錠橋下惊現炸彈。

原來,前幾天一直作業的四個人是在謀劃一場暗殺行動,要在銀錠橋下埋炸彈殺人,他們要殺的對象正是大清的最高統治者-攝政王載灃。

這四個人中,負責蹲在陰溝裡的那位就是未來將要深刻影響中國歷史的汪精衛

從反滿到革命

汪精衛祖籍婺源,其父汪瑎早年遊歷至廣東,在三水縣衙謀得師爺一職。

光緒九年(1883年),汪瑎第二個兒子出生了,取名兆銘。

雖在官家謀得得幕僚職位,但汪家並不寬裕,汪父雖是個讀書人,卻別無長技,因此全家人的希望都寄託在身上。

因此,汪父對兒子的教育要求十分嚴格,從小就研習四書五經,王陽明《傳習錄》,以及背誦著名詩人陶淵明,陸游的詩。而年少時的讀書經歷對汪精衛的影響很大,尤其是王陽明和陸游,幾乎是青少年時期汪兆銘世界觀上的領路人。

少年時代的汪精衛

1904年,當時的兩廣總督岑春煊在廣州招考赴日本法政大學速成科的公費留學生。錄取名額有50名,清廷為每位留學生每月資助30日元,這筆錢可以在日本生活得比較寬裕。

和他在一起考取的還有胡漢民,朱執信等人。在赴日留學之前,汪兆銘僅有樸素的反清思想。到日本就學之後,,汪兆銘接觸到了真正的近代學術。

他酷愛讀書,尤其是愛讀孟德斯鳩,伏爾泰,盧梭,狄德羅,圣西門,傅立葉,薩特等人的著作,這些人的著作讓他加深了對思想進步,人類社會進步作用的認識。

讀蒙田,拉封丹,莫里哀,司湯達,巴爾扎克,雨果,大仲馬,喬治·桑,福樓拜,小仲馬,莫泊桑,羅曼·羅蘭等人的著作,讓他增加了對人類生活中悲歡離合的感觸。

通過把這些著作實實在在的讀下來,讓汪兆銘有了改變政體以改變社會的認識。


1912年4月9日,孫中山應黎元洪之邀抵達武漢,圖為孫中山與湖北都督府歡迎人員合影。前排左二孫科,左三汪精衛,左四黎元洪,左六胡漢民,三排右四廖仲愷,孫中山後面為宋藹齡,宋藹齡左右分別為孫中山的女兒孫娗與孫婉。

有了一定的知識基礎之後,汪兆銘接觸到了孫中山。

當時,革命派領導人物孫中山,黃興都在日本,他們在黃興住所召集各派留日華人,決定成立同盟會。汪兆銘作為留學生代表也參加了這次會議,並且被推舉為同盟會章程起草人。革命需​​要宣傳,而汪兆銘的文采恰好是孫中山需要的。

同盟會甫一成立,汪兆銘就以文辭被孫中山看重,擔任同盟會評議部長。這一年他才22歲。

進入同盟會後,汪兆銘連續在《民報》上發表30多篇文章,揭露清廷在各方面的腐敗和黑暗,宣揚同盟會的思想和綱領。而汪兆銘給自己取了一個筆名叫「 精衛 」,決心以精衛填海一般的毅力,推翻滿清,恢復中華。

此後,人們便常稱他為「 汪精衛 」。


《民報》創刊號

在當時,謀反是株連九族的大罪,汪精衛為了保護在國內的家人,給他的哥哥王兆鏞寫了一封信,表示將與全家汪精衛與劉文貞本是父兄之命,媒妁之言,並沒有感情。汪精衛趁此機會也是希望能夠退掉這門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追求屬於自己的幸福。

退婚後,劉文貞發奮讀書,成為一名著名的婦產科醫生,終身未嫁。

殺一人而存天下

1907年至1908年間,同盟會替代古董的武裝起義,但都以失敗而告終。有時不成功的起義,導致優秀會員徐錫麟,秋瑾等接連犧牲。

面對革命黨的起義活動,清廷對日本政府施壓,孫中山被迫流亡美國檀香山,革命活動轉入低潮。探求拯救國家的方向。

以汪精衛為代表的殖民青年認為,既然尚無實力發動推翻清廷的武裝鬥爭,就可以轉變思路,從別處著手。

秦末,反秦力量多次發動針對秦始皇的暗殺行動,雖然都失敗了,但也嚴重動搖了秦王朝的統治。民眾的反清思想,推動革命力量的發展。


秋瑾(1875—1907),女,字競雄,號鑑湖女俠,浙江紹興人

鑑湖女俠秋瑾有詩云:「 摶沙有願興亡楚,博浪無錐擊暴秦! 」

對於暗殺可以「 喚醒平民 」的邏輯,後來之人多不敢苟同。清廷固然腐敗黑暗,但高層人物與平民百姓素無往來,他們死不死百姓並不在意。被殺之人,逐步是無辜的,被冤殺反而能夠得到民眾的同情。

但也不能否認暗殺的作用,因為革命黨人選擇的暗殺對象,往往都是清廷的改革派而不守舊派,是推動清廷進行立憲改革的中堅力量,如端方,​​恩銘,鐵良,良弼等。

改革派如果被除盡,清廷將只剩守舊派,不會再推動自我革新,反而會因為國內國外的多重壓力而逐步轉向清廷轉向倒退和保守。 ,加速清朝的滅亡。


愛新覺羅·載灃(1883年2月12日— 1951年2月3日),字伯涵,號靜雲,清宣宗道光帝之孫,醇親王愛新覺羅·奕譞第五子,光緒帝載湉異母弟,宣統帝溥儀生父。

在一眾滿洲親貴中,汪精衛選擇的對像是清廷力量金字塔的塔尖-攝政王載灃。

於是,汪精衛與黃復生,喻培倫,黎仲實,方君瑛,曾醒,陳璧君等7人組織了一個暗殺小組。實際行動者有汪精衛,黃復生,喻培倫,陳璧君。

胡漢民知道了他們的活動後,立即糾正勸阻,並寫信告知了遠在歐洲的孫中山。但汪精衛孤注一擲,確定已定。他回信對孫中山說,他拼死的決心不能挽回。如果有人阻攔他,他就以陳天華為榜樣,重複海自盡。

攝政王載灃居住在醇親王府,每天必經之路就是什剎海上的銀錠橋。汪精衛一行人準備在銀錠橋下埋設炸彈,等載灃經過之時炸死他。

為了謀殺載灃,汪精衛已經作了必死的準備,被抓入牢中並不能動搖他的意志。

在這裡他再次發揮了自己的文采,寫下一首膾癸人口的絕命詩: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致命的弱點

五言絕句,字字珠璣,對仗工整,氣勢磅礴。捕入獄之後,卻也從容。

在供詞中,汪精衛詳細述說進行暗殺的原因,痛斥清政府的腐敗黑暗。

愛新覺羅·善耆(1866年3月15日—1922年3月14日),字艾堂,號偶遂亭主人。滿洲鑲白旗人,晚清貴族重臣。清太宗皇太極長子肅武親王豪格後代,女間諜川島芳子生父。中國現代警察制度的建造者之一。

汪精衛的行為按律當斬,但肅親王深知清廷進行立憲改革,需要得到更多人支持。如果留著汪精衛不殺,也許能夠讓一些革命黨人心存感念,打消革命的念頭,對清廷通過改革實現國家的光明前途重燃希望。

最後,汪精衛被判終身監禁。

對於救了他他一命的肅親王,汪精衛心存感念,他說:「 救我命的是肅親王……我的能免一死,也許有一種政治的作用;但是,我每回憶到這個時候的當初決定暗殺,怎麼堅定決絕,但鬼門關走過一遭之後,卻又喚起了心底最柔軟的一面。

但整個暗殺事件,也把汪精衛一生最致命的弱點暴露暴露來:此人雖然文采和口才了得,而沒有乾實事的手段和執行力,下定決心之後固執,面對困難時又軟弱猶豫,以就像每每到了人生的重大關口,猶豫不決,久拖不下,在重重壓力下總是匆忙忙忙做出最差的選擇。

換句話說,他們也許有超越常人的才能,有的人文采好,有的人力氣大,有的人主意多,但他們都不適合做領導者。


陳碧君

此外,她是個頭腦活躍,卻缺乏縝密心思的女人。為救汪精衛出獄,竟然異想天開,提出可以從獄外向裡挖地道。

如果這一計劃切實可行,那直接挖個地到去醇親王府的臥室把載灃殺了不是更簡單?在陳璧君最心急火燎的時候,接了孫中山的指示,孫中山指出,救出汪精衛的唯一辦法,就是趕快革命,推翻清廷。

人生悲劇的伏筆

汪精衛早期的政治立場以反共著稱,孫中山籌劃聯俄容共和第一次國共合作之初,汪都是堅決表示反對的。儘管如此,孫中山愛才,還是將他任命為國民黨改組委員會委員。

1925年孫中山逝世後,汪精衛等遵照孫中山遺願,建立廣州國民政府,準備北伐奪權。

廣州國民政府成立大會上的汪精衛

此時,汪精衛一改往日的堅決反共態度,搖身一變成為國民黨中的「 左派 」領袖。汪精衛的變化,與國民黨最高領導人位置的爭奪有關。

國民政府建立之後,國民政府主席將是頭號人物,此時競爭這一位置的有胡漢民,廖仲愷,汪精衛。廖仲愷曾到蘇聯學習,是國民黨左派的代表人物,與不喜歡蘇俄的右派勢同水火,他當國民政府主席,必然激化黨內矛盾,禍起蕭牆。廖仲愷被排除了。

胡漢民曾經深得孫中山信任,孫中山受邀北上時,曾代理大元帥職位,相當於國民黨內的二號人物。但胡漢民人緣不好,也得不到黨內支持。

汪精衛不失時機地表達出對孫中山路線的全盤支持,隱藏自己曾經的反共立場,再加上汪精衛性格上溫文爾雅,待人謙和,迅速獲得黨內的普遍認同。

1925年6月,汪精衛如願當選了第一屆國民政府主席。

汪精衛這樣做,實際上就是積極謀求通過蘇聯的力量加強自己的權力基礎。

而汪精衛在此期間的主要政治盟友,便是蘇聯顧問鮑羅廷。

米哈伊爾·馬爾科維奇·鮑羅廷(1884-1951)。1903年加入蘇聯社會民主工黨,1949年受美國記者安娜·路易絲·斯特朗間諜案牽連入獄,被指為蘇維埃政權的敵人,流放到西伯利亞。1951年5月29日死於伊爾庫茨克的一個勞改營中。

但是,,汪精衛的所謂「 加強實力 」,並沒有整體方略,並沒有變成蘇聯顧問拉攏國民黨中的會員,但他本人與左派人物之間牢固牢不可破的同盟關係。更重要的是,國民黨的軍事力量主要掌握在蔣介石手中,汪精衛對軍隊完全沒有影響力。

1925年11月,戴季陶,林森等眾多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和中央監察委員,在北京西山碧雲寺孫中山靈前,參加會議,反對聯俄聯共,就是著名的「 西山會議 」。當時最高領導人的汪精衛,卻沒有採取措施,統一內部紛爭,而是放任他們與自己產生矛盾。


西山會議現場

人們普遍認為,這是汪精衛面對大事時,猶豫和懦弱的又一次表現。

1926年3月,掌握軍權的蔣介石糾正中山艦艦長李之龍,並派兵包圍蘇聯顧問季山嘉的住宅,史稱「 中山艦事件 」。對於這起事件的起因,眾說紛紜,有人認為是蔣介石蓄意為之,也有認為是偶發事件。

這次事件之後,蘇聯和共產國際研究判據,認為蔣介石已經取得了鬥爭的全面勝利,於是選擇對蔣介石讓步。這一決定導致汪精衛曾經建立的勢力失去克服,汪精衛的國民政府主席葉做不下去了。無奈之下,汪精衛宣布辭職去國民政府主席職務,遠赴法國。

汪精衛的失敗,在於他沒有認清目標,病急亂投醫。

但失敗的教訓並沒有讓他真正成長,從此,汪精衛始終在走一條聯絡外部勢力,分裂國民黨,以對抗政治對手的道路,也為他最終的敗亡埋下伏筆。

從革命到反革命

汪精衛出走後,國民黨左派為了與蔣介石對抗,又迎回汪精衛。

1927年4月10日,汪精衛來到武漢。此時,蔣介石已經在上海和廣州宣布「 清黨 」,正式宣布反共,第一次國共合作徹底破裂。蔣介石的舉動,讓大批國民黨內的左派青年出走武漢,武漢成為當時中國各種力量碰撞迴旋的舞台。

當時,穿越北伐軍的節節勝利,兩湖地區相繼爆發了轟轟烈烈的工人和農民運動,並釀成北伐軍和農民的衝突。


汪精衛與蔣介石

因為北伐軍中的軍官和士兵,很多都來自兩湖地區的士紳家庭。

而且,兩湖地區的農民運動也嚴重影響了農業生產,北伐軍的糧食供應出現嚴重問題。

他既不反對西方列強對中國北伐戰爭的干預,堅決要求北伐到底,也不贊成蘇俄對蔣介石「 清黨 」的堅決反對,同時又希望迅速掌握兩湖地區工人和農民運動的介入權,恢復社會等級。

繼續向北列就必然要與西方列強產生矛盾,而調和蔣介石和蘇俄的關係,又引來國內左派的不滿,失去對左派的號召力,同時也就失去了工人和農民組織對他的支持,掌握工人和農民運動干預權就無從談起了。

當然,蘇俄也對中國國內預期的研究判據,認為蔣介石已經脫離了革命,工農人群有必要組建自己的武裝。

汪精衛以繼續聯俄已經不太可能,而蘇俄方面也認為,汪精衛的左派實際上是「 小資產類別 」利益的代表,而不代表工農利益。


汪精衛

對於中國的下一工作,蘇俄也發出指示,稱為工農武裝繼續佔有士紳土地,進行土地革命,但只沒收大地主,保護北伐軍軍官家庭和中小地主;改變國民黨人員組成,更新國民黨上層人士;消除對不可靠的國民黨將領的依賴,動員工農人群組建新軍,懲辦以蔣介石為代表的反革命人物。

蘇俄的指示讓國共分裂成為必然,汪精衛沒辦法再腳踏兩條船了。事已至此,汪精衛也顧不得反對那些被蔣介石排擠的國民黨左派支持,決定跟隨蔣介石的步伐,決定分共。

七月十四日,蘇俄在《真理報》刊文指出,「 國民政府之革命工作已經告終,現在已經是反革命勢力 」。被推到懸崖邊的汪精衛只能極不情願的步蔣介石後塵,與蘇俄徹底決裂了。

他曾經是國民黨左派的「 共主 」,也有一定人群基礎,完全可以努力團結左派人士,加強與工農的聯繫,促使從蘇俄試圖搶回工農之後再挾工農的力量與軍隊將領和蔣介石叫板,可能或許會有很大不同。

汪精衛組織了「 討蔣軍 」,糾集張發奎,程潛,魯滌平等人率部加入,準備沿江而下,攻打南京。

正當汪精衛緊鑼密鼓準備討蔣之時,張發奎的部下賀龍,葉挺等人突然發動了南昌起義,導致張發奎的軍隊損失四分之三,「 討蔣 」也不可能了。

其實,從與蘇俄決裂之後,汪精衛就應該應該,蘇俄不可能無所作為,此時組織「 討蔣 」,根本不是正確的選擇。

抗日與投降,這是個問題

風雲突變,汪精衛已經無可作為,1927年12月,汪精衛攜陳璧君再度流亡法國。上一次從法國回來,準備有所作為,結果依然一無所獲,反而更加損害他的聲望。

1932年,一二八淞滬抗戰爆發。

蔣介石針對日本佔領上海之後向南京推進,希望啟用對日本熟悉的人物掌握外交。國民黨召開中央執委會會議,決定汪精衛任行政院長,進行外交工作,展開對日斡旋。


十九路軍將士在閘北抗擊日軍

5月,在英美調停下,中日逐步了停戰協定。戰事既平,汪精衛也就失去了作用,他逐步指揮不動手下的各部部長,當年10月就告病辭職。

從1933年開始,汪精衛連續發表文章和個性,表示中國不應該同日本打仗,以中國的國力無法戰胜日本。此時汪精衛雖然未必是「 親日 」,但他的態度引起日本注意,日本人已經開始把汪精衛當作是可以利用的人了。

1933年,為了奉行「 攘外必先安內 」的政策,蔣介石再請汪精衛擔任行政院長,主持對日交涉,穩住日本,好一心一意掃平國內。


塘沽華北停戰會議

在汪精衛的強制下,國民政府與日本超過《塘沽協定》,事實上承認了「 滿洲國 」的獨立,此時的汪精衛已經被人們視作是日本利益的代言人了。

1935年11月,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古董會議,汪精衛致辭之後走出會場,刺客孫鳳鳴高喊「 打倒賣國賊 」,向汪精衛連開三槍。汪精衛的左臉,左臂,後背受傷,此後汪精衛槍傷定期發作,並伴隨終身。


受傷後的汪精衛

西安事變之後,蔣介石得到了全國各派和蘇俄的共同支持,勢力如日中天,汪精衛不免再次再次感到失落。想當初,明明汪精衛才是左派共主,並聯合蘇俄,如今卻反過來,蔣介石得到了蘇俄支持,且成為全國領導人。

對於汪精衛來說,再打蘇俄的主意已經不可能了,要與蔣介石對抗,唯一可以引為外援的勢力只剩下日本。

叛國投敵

1937年,中日正式開戰。此時,汪精衛名義上是國民黨副總裁,國家的二號人物,實際上一舉一動都被蔣介石監視著,形同軟禁。

汪精衛針對在南京,武漢,重慶等待時機,尋找機會,重新發現秘密派遣陳公博,週佛海等人與日本人談判,商討所謂的「 和平運動 」。


上圖:陳公博,下圖:週佛海

1938年12月18日,蔣介石在重慶召開會議,汪精衛照例是可以不參加的。

汪精衛和夫人陳璧君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藉口要去昆明演講,穿過這架飛機離開重慶,前往昆明。經過幾個小時的飛行,飛機即將降落在昆明巫家壩機場,雲南省主席龍雲和省府各廳局長已經在機場夾道迎接。

然而,汪精衛和陳璧君根本不敢在昆明高調見人,剛下飛機就直奔下榻處,託辭飛機顛簸崩潰難耐,閉門謝客。

在雲南省主席龍雲既跟蔣介石不對付,又不想跟著汪精衛叛國投敵。 。所以,龍雲一邊為汪精衛安排下瞞天過海的出逃計劃,一邊向蔣介石發電,報告了汪精衛的行踪。

蔣介石原本並沒有認為汪精衛是去叛國投敵的,他認為汪精衛與日本進行外交接觸,並不影響抗戰大局,也許還能緩和和戰局,拖延時間的作用。


1939年《大阪每日新聞》號外刊登汪精衛「 艷電 」全文

但沒想到,汪精衛到達河內之後就發出電報,宣布叛國投敵。這封電報就是歷史上著名的「 艷電 」。

在「 艷電 」中,汪精衛突出,日本對中國沒有領土要求,最終中國的主權和獨立,希望能夠與中國親善友好,共同合作。汪精衛之口強加給中國人民。

對汪精衛來說,這次叛國投敵是很不成功的。

經過十多年的政壇洗禮,他早就應該應對,現在的國民黨是蔣介石的天下,反蔣的力量雖然還存在,但實力弱小,互相之間也相互重重,根本無法聯合起來,一次反蔣運動都以失敗告終。


汪兆銘於南京國民政府前,匾額刻有「 忠孝仁愛信義和平 」。

汪精衛自己的政治聲望也在几上幾下中,一錯再錯下,消磨殆盡,沒有多少人響應他。

在發布「 艷電 」僅僅每個四年後(1944年11月10日),汪精衛在日本名古屋帝大醫院病死,死前汪精衛對日本醫生說出了人生最後一句話:「 我要回中國…… 」 。

這句話對於汪精衛而言真是諷刺至極。

結語

但他熟讀古書,卻忘記了聖賢的教誨:傳統道德一向是提倡一個忠字,國家再敗亡,人民再苦難,屈辱偷生尚可,漢奸賣國賊卻萬萬做不得。

在南京期間,有人給他畫了一幅《木蘭夜策圖》,汪精衛一抒心境,在畫上題詞:

風與馬,同蕭蕭,月與人,同踽踽。拼將熱血保山河,欲憑赤手回天地。戈可揮,劍可倚。一干一城從此始。雖百萬人吾往矣。

大概在此時,汪已經下定了叛國投敵的決心。

汪精衛曾經是愛國志士,立誌發動革命,救亡圖存。但從一開始就顯示出來,他並沒有真正的領導才能,而不是謀殺大事的執行力。導致他每每選擇劍走偏鋒,希望通過非正常手段加強自己的力量。

為了實現目的,不惜數次搖擺,動搖自己的立場。殊不知,他遇事難決,而謀事又固執,待必為之時,往往造成最壞的決定。

才高於能,德不配位,造成了汪精衛的人生悲劇和國家的歷史悲劇。

來源:循跡曉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