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北最大的桑椹主題公園,我問椹仙疫情啥時候結束

椹仙

華北平原是魔幻中原的起點,也是魔幻冀州的終點。

兩者體面地交融,是華北一直在背後貢獻著自己傑出的創造力和非凡的想象。

你能在華北看到燕趙大地的历史遺產,一比一仿建,百分百還原。

神似趙州橋,不是一座,而是兩座

冀州文化輸出迫在眉睫,趙州橋理所當然該身先士卒。

你很難不懷疑這是河北在山東的一塊飛地,椹仙邨,坐落在山東省夏津縣境內,夏津縣,因「齊晉會盟之要津」而得名,北依德州,南靠聊城。

這裡桑樹的密集程度,超過了我調查過的任何一處田野。

在桑椹成熟的季節,你可以任意採摘,有的要錢,有的不要錢,大多不要錢。

桑樹的年頭至少都是百年,園區裡到處都是嘴唇青紫的游客,春末夏初的笑靨,像奉旨服毒般自然。

雖然地處山東轄區,但「身在曹營心在漢」,從建築風格上,感覺仍和河北保持著不清不楚的曖昧關系。

我們之前寫過一篇《》,那裡有福建土樓,有祈年殿也有國會山,只是都已荒廢很久。

而在夏津的椹仙邨,你不僅能看到這些廢土建築重新煥發了第二春,還能見識到更多更廣的奇怪建築藝術,有理由相信出自同一個設計師的大手筆。

福建土樓的外形,其中別有洞天,50餘間客房的民宿,大門上著連環鎖,甭說是禦敵了,就是管理員來了可能也得琢磨一會。

該建築起名為「椹仙樓」,椹仙邨中沒有王,也沒有霸,只有各路散仙休憩的據點。

除此之外,還有「椹仙閣」、「椹雅堂」、「椹仙亭」,基本涵蓋了椹仙們的衣食起居。

大多數亭臺樓閣都是民宿,除了椹仙本人的IP打造,還有祖國各地的盡力配合,風格端莊,風景不錯。

西北地區的窯洞還沒完工,裡面仿照延安的風格搭建出十幾間客房,牆上的噴繪反應著戰爭的進程,青磚土牆讓人憶苦思甜。

院內也栽了三棵樹,是對历史的致敬。

沒有多餘的矯飾,進門直接上炕。

3米乘3米,躺上去才知道甚麼是天圓地方。

雖然是簡化,但配置一點也沒縮水,歐式馬桶、美式鏡箱,推拉門參考了古人的設計,現代化淋浴一應俱全,保證你能沖走當天的繁忙。

在椹仙邨,你能見到無處不在的簡化藝術,在搬遷中進化,又在進化中還原。

神州大地的精髓,被安排得十分妥當,既然晉州大院可以只建三面,金陵鼓樓就能不設樓旋,那麼成都的寬窄巷子少個字又不至於掉了塊肉,咋過不是過。

在華北平原游蕩久了,你感受不到春天,初冬之後,就是夏天。

和春天一同被忽略的,是散落在這片高原黃沙沉積沃野上的幾千個頑強的邨落。

每一個邨落存活至今的理由,和它們的名稱一樣新銳,能想象到,孔子周游列國時穿越峽穀與河灘,途徑軟土和硬岩,越往北走越驚悚,當目睹燕趙大地與齊魯諸子的錯位交融時,甚至會產生一絲荒誕的聯想,這一點,記錄孔子言行的賢徒們,肯定也是知情的。

華北平原自古就是王道的畢業答辯,作為最後一塊被徵服的土地,嬴政和韓信對於如何拿捏山東,有著不同的心得。

戰鼓與弓箭可以做到明面上的徵服,到了椹仙邨,君子六藝怎麼也得學會兩樣。

但更深層面的同化,則需考慮历史的淵源。

我三十箭兩中靶心,手快禿嚕皮,老板說算安慰獎,給了個袖珍的「七塊板」,從文藝屬性上隸屬山東快板,這就是文化的反向徵服。

椹仙邨顯然不止這點容量,除了古色古香的茶樓和足道按摩,在邨中心還有個「祈年殿」外型的古建。

由於提前在河北長城文創園中有過練習,我們這次拍時頗有心得。

從景別上得遠全中近特,關鍵的,得設法進入直搗黃龍。

外圍的祈功坊內全是善男信女各自求的姻緣,像景區的長情鎖。

年輕人主動請纓,精神可嘉,也常看到雙方父母把還在猶豫的兒女名字寫在木牌上,然後再掛到上面,祈禱能早結良緣,山東雖然領跑二胎,但近些年也現頹勢,各處的廟宇香火,尤其是求子科目的突然旺盛,體現了人民不屈的意志。

濟南千佛山上的興國禪寺和青島嶗山太清宮,你可以在其中看到跨越信仰的聯誼,同一種宿命,同一個起點。

這棟古建叫「多寶樓」,顧名思義,裡面多少藏著些狠貨。

入口有多個,起點可能不同,但終點都會一致。

一共五層,每層都陳列擺放了很多历史各國引以為傲的神器,房梁上已給你足夠多的暗示–「登多寶樓,必遇貴人」。

青銅鼎玉如意,魔法水晶和氏璧,東周列國文脈浩瀚,不過過眼雲煙,只有能化繁為簡的工藝,才能反哺商業的折現。

當然,你還能見到中西文匯的碰撞與融合,鍍銅的美洲虎、木彫的華爾街牛。

零散的紙幣也從側面說明,人們對於圖騰本身價值屬性的高度認可。

在多寶樓五層,有一位不入世的妙手神算。

姻緣事業人緣高低能給建議,股票期貨基金多少能給答疑。

幾十到幾千不等,還能兌換功德贍養玻璃櫃中擺放的神諭,大佛濟公薑子牙看你信啥,總有一款適合你。

「疫情啥時候結束?」

「至少200起步。」

雖然代表全小區的願景,但神明需要具體負責人,這賬單你花了就冤,發業主群群收款瞬間安靜,發朋友圈淚滴籌,沒準能獲得前女友老公的施舍,那種眼神你都能想的到,就像打發一條一路尾隨的草狗,怕不安全,火腿腸還得扔老遠。

但看我臨下樓,老先生還是給了中肯的回答:「疾病就像情敵,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消滅了一個還有另一個,多吃桑椹提高免疫力,自己心大了,情敵就消失了,感情就平順了,萬事習慣就好,習慣成自然,我們要愛護大自然,不要亂爬亂摘,吃完要擦嘴,睡前別喝水。」

我重新思考這個奇怪邨子邨名的含義,不覺背脊發涼,似有高人在我背後指指點點。

老先生如同一縷天光,從地平線亮起,一寸寸映亮我的華北平原,又如萬裡長風,掠過山澗與長河,飛向遠山之崗。

那裡沒有疾病,沒有困惑,只有一望無際的滄海桑田。

來源: 不相及研究所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