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之後會如何?

謝田:烏克蘭戰爭何以讓舉世失心風?

文:西奈山峰

熱力學第二定律意味著,由於無序化不可逆轉,無論是自然還是人類,最終都會徹底死亡,不再有一絲活力。這叫熵增。

世界本來如此,但生命卻呈現出相反的力量,薛定諤說生命就是負熵,對抗宇宙自然的無序化傾向,就是體現生命活力的負熵。

自由主義強調自由,是順應自然的熵增規律;保守主義強調秩序,是逆天而行的負熵努力。所謂古典自由主義,就是想在二者之間折衷,講究的是在遵守某種秩序的前提下的自由,康德說自律的自由。

無論如何,熵增定律是不可違背的。因此,自由主義者索性徹底自由,而保守主義者認為雖然毀滅是必然結局,但人生的使命就在毀滅之前的秩序之中。哪怕明天就毀滅,今天也仍然要持守秩序。

自由主義與保守主義的這種對立,造成了當今世界的四大現象:美國偽政府;西方後現代;民族主義走強;保守文化抬頭。

一、美國偽政府。弊選標志著人類政治文明的一次偉大探索的終結,尊重常識的人都會懂得,歹徒犯下重罪之後就決不會束手就擒,尤其是手握了重權之後的歹徒。

雖然美國民眾中還有許多有保守思想的人,但不徹底的保守主義會讓他們在自由派的進攻下步步退卻,最終成為明哲保身自掃門前雪的犬儒。造成這種局面的根本原因,其實正是他們自身的不徹底的保守主義。

二、西方後現代。以LGBTQ和取消文化為代表的西方後現代思潮,已經成為美西方的政治正確,自詡為右的以及自詡為保守主義的政客,也不敢公開對抗,因為那樣涉嫌侵犯人權。

匈牙利總統歐爾班是極為罕見的公開反對LGBT的政客,他被稱為極右分子,甚至是法西斯獨裁者。以匈牙利的綜合實力,目測他將來的境遇一定會比普京還慘,弄不好會成為下一個米洛舍維奇。

美國偽政府和西方後現代互為因果,它們加速著西方社會自毀的熵增速率。

許多黃烏賊延續著弊選前的逢美西必挺的信念,他們不能也不敢接受一個事實:弊選+後現代的美西已經不是他們當年夢寐以求的淑女,而是樹著牌坊的彪子。

三、民族主義走強。這裡的民族主義是指西方世界以外的地區,因為西方內部的民族主義必然很快淹沒在後現代思潮中,在政治正確的後現代文化眼裡,民族主義就是開放社會的死敵,「和川普、普京、卡車司機一樣,必須被消滅」。

但是,以本次俄烏戰爭為標志,西方以外的世界中,民族主義必然走強。這並非是它們研究過熵與負熵,而是出於「自我保存(霍布斯、斯賓諾莎)」的本性。

四、保守文化抬頭。這裡的保守文化,所指並非柏克的那種狹義保守主義,而指泛指東方各民族傳統文化中的警惕自由主義的元素。它是民族主義的基石,但又比民族主義深刻。典型的有:以東正教為基石的俄羅斯保守文化;以伊斯蘭教為基石的泛伊斯蘭保守文化,以及以儒道文化為基石的華夏保守文化。

對抗後現代思潮,是這些保守文化地區得以結盟的最根本的文化利益。這種結盟,範圍會擴大到政治、軍事、經濟、貿易等領域,共同的敵人就是奉行後現代思潮的美西方世界。

「人生而自由,卻無往不在枷鎖之中。」美西方的後現代思潮就是想最大程度打破所有的枷鎖;而連現代化都未充分經歷的東方世界,會以俄烏戰爭為界,更加堅定地掐斷走向後現代的道路。

一切結盟都是暫時的,但一切結盟都是應對某種危機的必須。在俄伊華眼中,後現代思潮及其推手們,就是當前最大的危機。

至此,亨廷頓的文明沖突論出現了新的版本,以三大文明為代表的保守文化地區,將封閉與美西方的文化邊界,對後現代思潮嚴防死守。但是並不排除與美西方的其他往來,他們將把美西方有價值而無意識的東西拿來,比如科技,卻把有意識形態的東西尤其是後現代文化屏蔽。

更遠的未來會是甚麼結局呢?熱力學第二定律告訴我們,有序程度與生命力成正比。

来源:洛克雜譚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