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國家是叢林社會嗎?是的!

文: 古原  

一直以來,福利制度的支持者經常掛在嘴裡的一句話就是,如果不搞福利制度,那社會就是叢林,就是弱肉強食。

那我們今天就來從叢林說起,什麼是叢林呢?

一   叢林是什麼

叢林確實是弱肉強食,也叫零和博弈,就是有你沒我,有我沒你。

動物世界大家都看過,在非洲叢林裡,隨時有猛獸出現,將另一方不如他的動物吃掉,這就是弱肉強食。

我的收益來源於你的損失,這是叢林的基本定義。

而政府官辦的福利制度不就是叢林模式嗎?

在項目全額補貼的福利中,比如免費醫療,窮人使用的醫療金從哪來的?不就是從富人那裡徵稅來的嗎?

窮人的收益來源於富人的損失,使用的方法是通過政府暴力進行搶奪,這不就是叢林嗎?這不就是零和博弈嗎?

在項目部分補貼的福利中,比如大學學費補貼,中產往往得到了補貼

這個補貼不就來源於富人和窮人的支付的稅金嗎?中產不也是通過政府暴力徵稅從窮人和富人那裡搶奪了財產嗎?

這不就是叢林嗎?

大家可以看看動物世界裡鬣狗如何掏獅子的肛。一群鬣狗隻要數量夠多,就可以把幾倍於自己身體的獅子給玩死。

資本家看起來很牛逼。洛克菲勒好像權勢滔天,但他不幸生在叢林中,無數民眾只需要通過民主制度出台一個遺產稅,就可以輕鬆地瓜分掉他七成的遺產。

這不就是人類世界的鬣狗掏肛嗎?

我知道,這篇會讓我掉粉。因為民主人士無法接受這種看法。

但事實就是民眾通過選票選上政客,再通過強制性的法律,在西方世界的政府大肆搶劫,讓西方世界從文明社會越來越走向叢林社會。

否則你無法解釋,二十世紀初的美國工人就可以開上車、住上HOUSE,養活一家老小,而在一百年後,美國工人的生活並沒有比原來好多少。

叢林對應的反義詞是什麼呢?那就是市場呀。

你賣一個東西給別人,是用暴力搶劫了人家的財產嗎?

如果你有一點經濟學常識的話,你都能判斷出來,交易使得雙方的收益增加,這就不是零和博弈了,而是雙贏的局面。

上兩篇文章的評論區,讓我不得不將經濟學最基礎的理論,再次簡單地列在下面。

這一段話是經濟學理論最為深刻的洞見,你讀一百遍都應該。

自願的交換從來就不是等值交換。如果是的話,交換就不會發生了。

交易雙方互相合作,都得到了獲得更大價值的機會。

於雙方來說,這種獲益的機會就是一種激勵。

在一個自由達成的交換中,雙方都期待通過放棄某種價值較小的東西,來獲取某種價值較大的東西。

如果你用自己的手機向我換取一幅畫,就表明你認為畫比手機價值大,而我認為手機比畫價值大。

我們觀察到,人們都是以一種自己認為有價值的東西為代價,自願換取另一種他認為價值更大的東西。

從任何一方來看,交換都不是平等的,因為雙方對價值的判斷不一樣;否則,他們就不會重新安排畫和手機的產權

而這正是貿易的生產性的根源。你的財富比以前多了,我也一樣。交換是生產性的,因為雙方的財富都增加了。

明明官辦福利是搶劫、是叢林、是暴力侵犯手段,而自由交易是文明,是人類之光,你卻說自由市場是叢林社會?

你是不是沒看過動物世界呀?

人類之所以走出叢林,不就是學會了交易和合作嗎?這就是文明。

市場是文明,搶劫是不文明。這多麼簡單的道理呀。

二   市場是什麼

市場就是人們交換的場所,就是人為了滿足自己的目的,採取和平的手段實現更大利益的方法。

這就是人類與動物的區別。

人類為了增進利益,大多數人傾向於採用交易的方式來滿足自己,而不是像食肉動物那樣,去把其他動物吃掉。

你說市場是叢林?哪個自由市場中的資本家烤過人腿吃呢?

你漫步在超市時,你會發現,要生產這個超市的產品的每一個原材料,需要幾十億人一起合作,但你卻可以輕鬆地走幾步路,用微不足道的價格將他們帶回家。

他們不就是生產產品,然後賣給你嗎?你不覺得產品好,你為什麼要買?讓你自願購買,這是哪門子的叢林?叢林不是暴力嗎?

每多一個自由市場的企業家,意味著供給產品通過交易的方式來滿足你需求的人在增加,你都應該點串鞭炮慶祝,因為你的未來,又增加了新的選擇。

自由市場的資本家為了賺錢,還需要雇傭工人生產產品,你還有機會向他銷售勞動力。

你不也是個商人嗎?你不也是在出賣勞動力嗎?你在吃你老闆的肉嗎?

怎麼老闆賣產品就叫叢林,你賣勞動力就是被壓榨呢?這麼想的人,太雙標了吧。

我為什麼要在資本家面前加個自由市場的定語呢?

因為我要排除以下這類人:

1、勾結權力用管制獲利的企業,不是自由市場的企業家,他們是搶劫的參與者;比如,要求美國政府加傾銷稅和關稅的企業,他們不過是想通過權力減少競爭來獲得利潤,這就是叢林。

2、採取欺詐和其他非自願的手法獲利的企業:這些人不是企業家,不是商人,他們不過是騙子和強盜,因為這不是真正的自願交易。

而真正的企業永遠是通過為你節省成本創造價值的方式,通過讓消費者獲利的方式獲得成功的。

馬雲和黃崢的出現,沒有幫助到你嗎?沒有讓你節省開支嗎?

電商平台企業為中國消費者節省的費用多達萬億級別,有效地抵消了通貨膨脹的影響。若沒有他們,你現在的收入可能只能維持你當前消費水平的一半。

但凡一個行業又貴,效率又低,你都可以肯定地說,那是因為市場化不夠。

美國醫療全世界最貴,有人說,那就是私有化的結果。都是私人企業,所以民眾就淪為資本家宰客的對象。

這個問題我應該寫五十萬字來說明,因為美國的醫療是全世界受到最多干預的最不自由的醫療市場。

醫生工會對醫生的准入限制,各州對醫療保險不能跨州經營的限制,美國保險公司的毛利率也被政府規定,醫生甚至不能跨州開展業務等等……..

表面私有的美國醫療體系,剝開他的內幕一看,全世界最多限制的醫療市場,所以他才這麼貴。

我準備寫美國醫療市場的管制準備了一個多月了,一直沒能開始,因為管制太多,太複雜,太魔幻,如果開寫,沒有十篇稿子是寫不完的。

我推薦你看我的另一篇文章,《美國德州電力崩潰是資本的錯嗎? 》看上去是私有的電力市場,背後有多少政府管制 !

美國是個屁的自由市場,而美國醫療市場的管制比電力市場還要多十倍。

而同樣是醫療,僅僅搞了二三十年的印度醫療市場化改革,我也列一個簡單的事實來證明市場化帶來的結果。

印度一家知名民營醫院做心臟手術的價格在1200美元到1400美元之間(這是印度其他醫院此類手術費用的三分之一或更少,是美國此類手術費用的百分之一)。即便如此,仍有80%的人支付不起這筆費用。所以這家醫院就考慮怎樣讓他們付得起手術費用。 11年前,醫院發起了一項小額醫療保險計劃–Yeshasvini Microhealth Insurance。 170萬農民每個月付11美分保險費。這項機制與400家醫院都有合作,所以農民可以去免費去任意一家醫院做手術。他們只要每個月付11美分即可。

印度不少民營醫院的收費極其便宜,但一些疾病治療和手術質量已經達到甚至超過美國了。中國醫療改革唯一正確的學習目標就是學習印度。

這就是市場的力量。

世界各國的醫療市場,我是準備開長篇來講的,印度私營醫療的成功是繞不過去的一篇。

我問你,手機的價格為什麼越來越便宜呢?

你把手機拆開一看,手機不就是一堆石頭、鐵、銅等金屬的排列組合嗎?

如果市場保持高自由度,手機的價格可以無限接近於這些礦物的挖礦成本。

就算有一天,一塊錢一台手機,你也不要覺得奇怪。

從礦物到手機之間有無數個生產環節,如何讓每一個環節的增加的成本都無限趨向於零呢?

那就是允許每一個環節都出現超級巨頭,他們通過升級設備,升級管理,升級效率,不斷地降低環節過程的成本,以增加銷售量,獲取更高的利潤。

只要供給量大,數量夠多,他在環節中加價1%也可能收益足夠高,那就能無限地降低成本。

是的,市場就是通過這種方式,讓所有人獲益的。

就算資本家一毛錢也不用來做慈善,他們也讓窮人的生活得以改善,因為窮人有限的收入中可以購買的東西更多了。

而你所見到的越來越貴而質量越來越差的行業和產品,背後無一例外,都是政府乾預市場的結果。

那最後要來談,到底我們應該怎麼應對失業風險,疾病風險,養老風險了。

三    福利問題的終極解

福利不是不需要,而是不能搞強制福利。

有不少市場派主張,不需要政府慈善,私人慈善就可以解決窮人的問題。

這個無法解決反對者的問題,他們問,哪有這麼多私人慈善,萬一沒有私人慈善呢?

窮人多,富人少,怎麼辦呢?

富人們不做慈善怎麼辦呢?

你怎麼能將這麼多問題寄託在富人的善心上面?

他們的反對意見是有道理的。

因為慈善從來不是人類社會應對困難的主要手段,我甚至認為對慈善的推崇從某種程度上是在貶低市場的力量。

事實上,歷史以上,遇到困難的人們,總是能得到各種各樣的幫助,而這些幫助並非來自於私人慈善,而是來自於另外一種東西,叫互助組織。

你參加過中國的婚喪活動吧,隨份子錢是每一個中國人都經歷過的事情。

這就是一種民間互助形式,我家有困難時,全村一起隨份子幫我解決,這是慈善嗎?

這不是,這是一種互助,因為當另外一家有困難時,你也需要隨份子,這樣就能在困難時能得到一個組織的幫助。

就是市場化的互助方式。

而在歐洲工商社會剛剛發展起來時,互助組織是民間社會的主要保障形式。

互助組織與慈善不同,他是自治的,互惠互利的,旨在為不時之需做準備,他不是一群人掏錢幫助另一群人,而是由平等人的組成社會相互合作的模式。

在十九世紀,英國進入城市的工人們,就發展出來了全國性的互助組織,成員多達數十萬人,並且組織者還將互助金投資於經營產業,回報可觀。

這樣的互助組織主要承擔什麼呢?

勞工因為疾病,事故,或年邁無法工作時發放病假工資和退休工資,為組織成員提供醫療保險,甚至還為死亡者舉辦體面的葬禮,為失去家人的遺孀和孤兒提供資金和生活上的幫助。

你看這是不是福利啊?是不是很多像人民公社的十六包啊。

但他與人民公社福利和歐美現在的福利制度的根本性區別是什麼?

一種是強制的,一種是自願的。

1801年,費德里克發表的調查顯示,英國當時存在7200個互助組織,成員多達64萬人,而當時英國的總人口不過九百萬。

而1911年英國政府開始推行強制性的政府保險時,已經有九百萬公民是註冊和非正式的自願保險協會的會員了。

也就是正當互助保險開始大規模普及時,國家強制保險開始了。

而互助組織雖然由自發運營的時間不長,但已經開始採取了很多先進的運營理念。

比如將互助會根據地區大小劃分為不同的級別,不同的風險採取地區大小的方式來分攤。

風險小的就列入全國會員分攤,風險大的就在地區間進行分攤,以確保盡可能地公平。還建立現代企業的財務管制監督體系。

而這樣的組織特別注意效率和公平的共舉,出現問題就馬上修正,每一個互助會通常有一本詳盡的規則手冊,並且不斷地採納新的意見,不斷地修正,並隨環境改變而改變。

而1920年,美國最大的互助組織兄弟會也擁有了800萬會員,占美國20歲以上成年人的30%。

而同時間,美國民間自助福利組織多如牛毛,上至教會,下至宗族、鄰里,組織了無數的互助組織,以應對特殊情況。

中國人所熟悉的共濟會,其實就是一種互助組織,1930年,共濟會會員數量占美國成年白人男性的12%。辦葬禮,支付喪葬費,支付疾病費用等等,有著強大的福利保障功能。

1929年,共濟會還為九十多個轄區的老年成員提供了住宅,你看福利好不好,連住都包了。

1914年,共濟會住宅項目給每位會員的平均補貼超過了1800美元,那時的美元可是現在美元價值的幾十倍。

1917年,加州的59個兄弟會中,有45個提供疾病保險和意外保險。在大蕭條之前,兄弟會完全掌握了人壽保險的市場,遠將其他的對手甩在後面。

那互助會是如何幫助成員解決醫療問題的呢?

他們找醫生和診所談判,如果你給出低價服務,那我們所有的成員,就到你這裡看病了。

而醫生在利益和市場的誘惑下,大幅打折他的服務價格,以至於互助會聘請的醫生遠比其他醫生要忙,因為客戶量大,但單價低,醫生為了更高的收入,不得不努力服務更多的客戶。

互助組織對醫生的要求甚至導致醫生工會的不滿。

加州沙斯塔郡醫學會警告互助組織不要再擴大了,否則「 我們的服務就將貶值和擦鞋兒童和零食小販一樣 」

加州醫學會的眾議院代表甚至要脅要開除那些低價行醫的醫生,紐約醫學會要求採取非常手段對付這些屢教不改的醫生。

可見,當時互助組織的低價策略有多成功。

而現代歐美的醫生則可以輕鬆的每天只看幾個病人就可以拿到超高收入,因為他們通過權力管制了市場。

互助組織之間是相互競爭的,隨時可以退出。每一個互助組織都盡可能地提供低價的保險產品以留下會員,因為只有規模擴大,他們才能更多地降低成本。

而好吃懶做,只貪圖他人對自己付出的人,在互助會是無法長期生存的。

我想說的是,哪怕沒有慈善,民間互助也能很好地提供福利手段,並且用最低的成本獲得最好的福利條件。

只可惜的是,民間互助保險剛剛開始發展,就被官辦強制性的保險完全消滅了,這是二十世紀人類最為悲慘的現實了。

以至於過了一百年,當代人類已經想不出來,除了政府來提供強制為基礎的醫療、養老、教育服務外,想不出來我們還有什麼手段來自己解決這些問題。

真他媽的可悲。

自願交易,自發的合作,才是人類文明,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

碰到任何問題,就想著要求通過政府強制去解決的人類,已經快接近人形獸了。

要修路,有房子擋著,交易不了,那就強拆。

有窮人看不起病,那就要求政府對富人徵高稅搶他的錢。

天天持這種主張的人,就是人類社會的怪獸,就是將人類從文明帶入叢林的始作俑者。

來源    古三古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