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卸任後看一紙哭暈 溫家寶滅口金人慶之說為何出爐

溫家寶

作者:李曉

這是2002年十六大的九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以及前任的江澤民。胡錦濤上任,江挾槍桿子留任軍委主席,並堅持「江前胡後」。排在第一排第一位的竟然是前任黨總書記、前任國家主席!


2013年3月人大會議閉幕時,坐在主席臺的卸任國家主席胡錦濤為被江架空10年而哭泣不已。

中共二十大明年要召開,江曾派系與習近平之間的搏殺非常激烈,近期發生幾件事情,大陸明星趙薇一夜之間被消失,前財政部長金人慶隨後被燒死,……

江曾派系的喉舌媒體和自媒體都把矛頭硬生生指向溫家寶。甚至近日有中國大陸出生、在中國大陸賺錢的人用英文出版的一本書《紅色賭盤》專門把矛頭指向溫家寶,還指向王岐山,還有釣魚沒釣上來的習近平。為什麼都發生在這個時間段?是誰在賭自己的命?

8月26日晚,大陸明星趙薇遭到全網封殺。

官媒報導說,27日晚23時47分,前財政部長金人慶在北京市海澱區玉淵潭南路9號院(財政部亮果廠小區)的一樓家中遭遇陽臺書籍失火,被送往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復興醫院搶救,28日清晨6時45分搶救無效逝世,享年77歲,財新網報導中並補充「金人慶的夫人身體一直欠佳,8月早些時候(10天前)剛剛去世」。

《財經》從接近財政部系統的知情人士了解到,金人慶之前做過換心手術。三位鄰居告訴記者,火災發生時僅有金人慶在家。這三位鄰居是如何知道僅有金人慶一人在家?另有同小區的居民表示,沒聽到任何聲音與煙霧,聽說是老人自己報的警。他們是聽誰說的是老人自己報的警?

人住在一樓,夏天的午夜在陽臺被燒死,竟然沒有鄰居聽到呼救,這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情。而且居民在深夜也沒看見陽臺上的煙霧?

很多網友質疑,從來沒有聽說有人把書籍放在陽臺上日曬雨淋,金人慶部長家的房子竟然狹小到書籍要放在陽臺上?網上更有爆料說,一米八高的金人慶竟然被燒成了一米二,就這樣無聲無息的燒死了。那麼是誰報的警?!

有人說,趙薇消失一天後,77歲的前財政部長就蹊蹺燒死,是自殺吧?也有人認為,要自殺摸電門死的痛快,慢慢被燒死的滋味太痛苦了,一般人不會選擇。

奇怪的是,過火面積僅僅2米,金人慶身高就有一米八。他只有事先被灌入安眠藥或者毒藥,才有可能這麼老老實實的躺那兒等死的。這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在家裡陽臺被燒死的嗎?這裏會不會是第二現場?那天晚上他家裡發生了什麼事?這是一奇。

更奇的是,有個自媒體人說:「 9月1日習近平要點溫家寶死穴:『兩房』債券巨虧數千億美金!前財長金人慶被滅口,誰的嫌疑最大?」

他的結論是:金人慶是被殺!「到底是誰殺的呢?我在這裏給大家提出來兩個最大的嫌疑人,一個是朱镕基,一個是溫家寶,其中以溫家寶嫌疑最大。」

如果主持人今年10歲,說出這樣的話,網友們可以原諒他年幼無知,但這自媒體主持人看著起碼有60多歲了,是過來人了,就不可能是無知吧?

有網友在視頻下留言:(金人慶被滅口)不太可能是因為兩房債券,因為事情太大,不可能是(溫家寶)個人決策,一定是集體的決策。即使決策錯誤,在我國的一人拍板的體制下,很正常,而且很多。(但)不會是這個事情。李先生分析不夠合理。

還有網友留言:幾千億美金的投資可能還是有相關文件的,估計不太可能是這回事。

一位網友留言:xx老師好!一直追著xx老師的節目,但有些節目分析判斷錯誤!

跟帖說:是,明顯在黑溫。

記得那個年代無論是耍筆桿子的,還是想當官發財的,都直接去抱三呆婊江澤民及其狗頭軍師曾慶紅的粗腿。連時任美國副總統切尼的回憶錄《我的歲月:個人及政治回憶錄》(In My Time: A Personal and Political Memoir)都記載著中共國外交部副部長李肇星是如何在他面前欺負王儲胡錦濤的。那個年代,誰要敢說是抱溫家寶大腿發了財的,那在官場上得讓人笑掉大牙。

歷史不是婊子,有錢就能上。無論曾經是勝是敗、是哭是笑,歷史就是曾經歷過的、走過的足跡,它是不可磨滅的,永遠在那裏。

那麼,讓我們回顧一下這一小段歷史:

胡錦濤與溫家寶是2012年11月退出中央政治局常委會的,轉年三月人大會議卸任國家主席和總理職位。那天,一張胡錦濤掩面而泣的照片至今時常被人提起。胡錦濤任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兩屆10年,他的別號是什麼?兒皇帝。誰垂廉聽政?三呆婊江澤民。

胡溫第一任時,2002年11月8日十六大召開,江不得不把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職位給了胡錦濤,但條件是政治局常委會必須增加到九人,除了胡溫,其餘七人中,六人是江的親信,第七人羅幹雖不是江親信,但羅是江鎮壓法輪功修煉群體的具體執行官,江要保持鎮壓力度,必須提拔他。

十六大一中全會,由即將退休回家的軍頭張萬年帶領近20位軍官挾槍桿子逼迫胡錦濤當場表態,讓江澤民繼續留任軍委主席。後來江還頻頻上演全世界都看到的醜劇「江前胡後」。

江派系中,狗頭軍師曾慶紅第一次被推到前臺,給個政府職位–國家副主席。福建大貪官、時任北京市委書記賈慶林怕被反貪,堅決要退休,但江不許他退,原因是他和江澤民是一根繩上綁著的螞蚱。而被稱為「四季發情」的上海市委書記黃菊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職責是看著總理溫家寶,為了天天跟溫搗亂,江給黃菊的職位是副總理。

黃菊不停跟溫家寶搗亂,有一次還把溫氣的病倒,住進了醫院,讓老天爺都看不過去。

副總理幹了才兩年半,2006年1月下旬,黃菊坐車去參加一個會議,途中突然劇痛,急奔醫院一查,晚期胰腺癌。4月中旬黃菊病情突然加重,被安排至北京治療。

2007年5月9日,被病痛折磨的不成人樣的黃菊終於咽氣。但江家幫不甘心,硬說黃菊沒死,說是誤報。當時天氣越來越熱,屍體不好保存,6月2日早上6點30分,新華社不得不宣布黃菊踹腿。

2002年中共十六大召開,只當了一屆總理的朱镕基2003年3月卸任。5月朱镕基看到他當總理時的真實的國力報表,當場哭暈過去。

讓我們再回顧一下朱镕基哭暈的那段歷史,這段歷史與所有中國大陸人都有關:

朱镕基比江澤民小兩歲,1928年10月出生。他兩次與江共事,一次是在上海,一次是在北京,所起的作用大同小異,都是江竄稀止不住時,朱被當作止泄藥。

● 胡耀邦救了朱镕基

中共非法建政以來唯一的一位右派份子當上了總理,那就是朱镕基。

朱镕基1947年進清華大學,1949年10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51年畢業於清華大學電機系電機製造專業,那個時候中共剛掌權,所以黨員朱镕基一畢業當年就作了官,任東北工業部計劃處生產計劃室副主任。1957年反右之前,朱镕基擔任國家計委機械局綜合處副處長。被定為右派後,官位沒有了,送到國家計委「幹部業餘學校」當教員。這一幹就不是三年五載,好容易恢復到國民經濟綜合局工程師職位,文革又因為那頂右派帽子受到衝擊,在1970年至1975年下放國家計委「五七」幹校勞動。朱镕基大學畢業後第一次幹粗活。1975年,朱镕基47歲時,厄運才結束,被調到石油工業部管道局電力通訊工程公司任辦公室副主任、副主任工程師。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胡耀邦確認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任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三書記、中共中央秘書長兼中共中央宣傳部長。胡耀邦提出「平反冤假錯案」,朱镕基的右派份子才算摘了下去。自此以後,他的仕途平坦。

● 江當政期間軍隊驚天腐敗

1998年3月到2003年3月十五屆這5年,是當政13年的江澤民最放肆的最後階段。從1989年5月到1997年2月鄧死,不能說江澤民都是鄧小平膝下的小媳婦,因為從1993年鄧的身體就一天不如一天,雖然還活著,還沒癡呆,還能下指示,而且雖然鄧生命的最後幾年有意思把江撤換下去,但已經沒有了精力。鄧一咽氣,自以為天下第一的江就張狂的煞不住閘了,想提拔的提拔,想打壓的打壓,軍隊更是江手中的橡皮泥。

總理朱镕基在一次「反走私」會上講:光1998年上半年軍隊開槍、開炮打死海關緝私人員及公安武警、司法人員450 人,打傷2200多人。他們還動用軍方氣象臺來服務,冒用總理簽字,隨便蓋上軍委副主席大印就冒領20億,事情到江澤民那裏就被壓下了,軍隊的這些行為使海盜、響馬、地方貪官皆望塵莫及。

1998年7月26日,北海艦隊四艘炮艦、兩艘獵潛艇、一艘四千噸運輸艦,對四艘來自北歐的裝滿七萬噸成品油的走私油輪,進行保駕護航。

1998年7月13日中共中央開會,朱镕基證實統戰部走私汽車一萬輛,與政協黨組合夥分贓23.2億元人民幣。軍隊走私,是走私隊伍中的大戶。1998年9月全國走私工作會議上,朱镕基講:近年每年走私8000億,軍方是大戶,至少5000億,以逃稅為貨款的三分之一計,便是1600億,全未補貼軍用,八成以上進了軍中各級將領私人腰包。

這僅僅是江澤民當政期間所有腐敗的九牛一毛。

● 朱镕基脫稿講話後,被迫做檢討

2002年2月20日,國務院召開了第四次廉政工作會議,出席會議的有國務院系統各部、委、辦的二百五十多名部長級高官,中紀委書記尉健行應邀列席了會議,常務副總理李嵐清也出席了會議。會議主持人是王忠禹。會議原定時間總長是一小時四十五分,安排朱镕基主題講話一個小時,但他扔下講稿講了一小時二十分。

下面把朱镕基說的關鍵部份摘錄下來:

我還有一年零一個月的任期,黨內外對我有各種評議、打分,大概不會有人指責我是個戀棧官場的人吧?我生性是個事務主義者,在官場又是個難改的自由主義者,今生要改也難,那就索性不改了。我提前向大家作個交代,我對人民作出的承諾沒有辦到,如果再給我三年時間,我也沒辦法辦到,客觀環境嘛!老百姓罵我「調門高、氣昂昂,結果呢?還不是老樣子!」這對我算是留情的,我感到內疚、痛苦。坐在總理的位子上,才有切身感受。老百姓罵,基層幹部怨,在座的部長又是推,我都能接受、理解。可那班子內部、外部的批評聲浪,無聲的動作,不能不使我分身、心碎。大賬、小賬都在同我算,算吧!再算上十三個月夠了吧?

我上有總書記、有政治局集體,還有人大核心的監督,放手幹,還要不要集體領導了?大膽幹,還要不要按「法規」辦事了?這樣幹,那樣幹,還要正確處理好發展、改革、穩定的關係呢!這方面我找不到有捷徑可走,它注定了我(失敗)的命運。

朱镕基還談到2002年1月底各界反饋上來的對十六大準中央委員、準候補中央委員們的惡劣看法。

他說:政治局常委看到這個結果時是震驚的、沉痛的,共產黨對此要承擔全部責任,政治局常委會班子要負重要責任;因為,政治局常委會是最高決策、領導層,它不承擔誰承擔?它不負責誰負責?這樣的局面繼續下去,哪有政局不亂、百姓不反的道理!國家命運、民族振興,要毀在我們這一代身上了;這樣的局面不扭轉,不對體制、機制上的改革緊迫性取得一致並加大力度貫徹,我對我們國家的前途是憂慮的,共產黨執政地位的合法性、認同性危機,已經擺在我們面前了。

江澤民聽到李嵐清等人的告狀後,非常震怒,命令朱镕基立刻做檢查,「消除影響」。2月24日朱镕基被迫寫了檢討書《朱镕基的聲明》並下發,檢討書寫道:「我在2月20日會上的部分講話內容,是未經國務院黨組討論的,是個人的意見和看法,離開了預先寫好的講稿,」「與會同志應以會議稿正本為準」。

● 朱镕基:我上有總書記……

朱镕基即將卸任時,理直氣壯的要求給他合理的定論,要求給他評分三七開或者四六開。為什麼朱镕基在任總理期間國家搞的這麼糟,他還應該功大於過呢?

朱镕基在2002年2月20日脫稿說的非常清楚:「我上有總書記、有政治局集體,還有人大核心的監督……」

是啊,江是核心,叫「江核心」。2002年11月8日召開十六大一中全會,交出了總書記和國家主席職位的江澤民還牛哄哄的要求九常委:「平時小事你們商量著辦,大事要由我拍板。」胡錦濤算什麼?

江澤民當政13年,國家搞的這麼糟,總理朱镕基說兩句真話還要做檢討,確實江澤民要負全責。

● 一件鮮為人知的秘密讓朱總理哭暈兩次


當朱镕基卸任總理之後,看到真實財政報表,哭泣昏倒。

2003年3月,兩會朱镕基卸任,他想得到三七開或四六開的評定都沒有實現。朱镕基心裡很不是滋味。

2003年5月28日,朱镕基在去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之前,看了中紀委對金融系統的一份調查報告,發現在1999年7月到2002年年底期間,黨政軍三權在握的江澤民利用職權,私自動用國家財力鎮壓法輪功,最高峰時期竟然動用國力的二分之一,最少時也有四分之一,而這一切都是在總理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過去送給朱镕基的金融系統報告都是偽造的。

看後,朱镕基混身顫慄,痛苦異常。在上海衡山賓館會見上海各民主黨派和專業人士時,他控制不住內心的悲痛,兩度失聲痛哭。

朱镕基說:外界、在座的,對我很厚愛。今天我很沉重。讚譽是多了、過了頭。其實我有先天不足,人稱我是「朱鐵臉」,現實我「鐵」不了,是徒有虛名。我的個性、意志,是很不適宜進政壇的。三月中旬退下後,人是輕鬆了,心情卻是沉重了,身上的包袱難卸。在位時做了違心事,說了違心話、空洞的話,做了一些明知不正確但還是做了的痛苦決定。金融問題、國企問題、發行國債問題、工程基建問題、資金外流問題、用人問題、機構精簡問題,都給新屆政府遺留下了大難題。

第二天在上海大公館會見吳邦國、陳良宇以及上海市委時,朱镕基講到江澤民把持著金融界,把國家搞到黑暗腐敗,使資金外流、洗黑錢時,氣昏暈倒。經隨行醫生和華東醫院醫療組(市委書記專責醫療保健組)救治,才得以甦醒。朱镕基為自已在任內所做的違心事而深感內疚、自責和悔恨,並指出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黃菊、上海市長陳良宇也有份。

朱說:「從九二年在中央分管抓金融,是懷著抱負上任的,十二年時間不算短。今天回顧、反思,是多了傷感、挫折、內疚。對金融官場的複雜性、引誘性,我是交了一份差等級的答卷。」此時他說,如果能給他的政績五五開,他會很開心。

●江澤民曾慶紅及其家族是中國最大的貪污犯罪集團

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是「中國第一貪」。江綿恒的兒子江志成在香港玩股票等,至少千億美元的身價。

曾慶紅兒子曾偉做生意的格言是:「一筆項目的進項少於兩個億,免談!」

不是現在的兩個億噢,是2002年,十六大曾慶紅進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2003年成為國家副主席那段時間的事啊!

據中共中央有關方面2014年的不完全統計,曾慶紅家族財產超過200億元人民幣,其中包括香港、澳門以及澳洲、紐西蘭、英國等地財產和資金。

中共二十大在明年召開,從對習近平的數次未遂暗殺,以及對習近平的輿論圍剿,還有江曾派系以拿下溫家寶與王岐山等為條件與習近平談判的跡象來看,習近平會不會為了二十大繼續掌握黨政軍大權而再次與江曾派系勾兌,目前尚不得而知。

人民報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