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0 月 1 日

背叛父親!習近平忘卻的歷史一頁

文:喬劁

習仲勛生前有一句話流傳甚廣,是他對人民日報社原社長秦川說的,大意是:我這個人呀,一輩子沒有整過人,一輩子沒有犯「左」的錯誤。這應該與他沒有被中共的泯滅人性的教育洗腦有關。

 文革悲慘的一幕

在十八大後成為中共最高領導人的習近平,從少年時代父親習仲勛被打倒後,家人隨之遭遇厄運。在文化大革命期間,13歲的習近平即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送到「少管所」勞動改造。姐姐齊橋橋,則在農村勞動6年半,「人已經是苦到不怕死的地步」。

據港媒《動向》雜誌報導,習近平1953年出生,陜西富平縣人。在他出生時,其父習仲勛身是中共宣傳部長,幾個月後升任政務院秘書長。習近平10歲時,即1962年9月,父親被中共打為「反黨集團」成員,撤銷一切職務,下放河南洛陽一家面粉廠勞動。幾年後,又被關入監獄,成為囚犯,直到文革結束。

父親被打倒,習近平一家人隨之遭遇厄運。香港《成報》也刊登過文章披露了文革中習近平一家的悲慘往事。

文章稱,文化大革命開始的時候,習近平剛13歲,那時習仲勛還在洛陽礦山機器廠接受「改造」。當時還是中學生的習近平只因為說了幾句反對文化大革命的話,就被打成了「現行反革命分子」,被列為「敵我矛盾」,在中央黨校的院子裡關押了起來。

中共中央黨校召開批判六個「走資派」的大會,最後一個人就是習近平,前五個是大人,六個人戴著鐵制的高帽子,帽子重,壓的受不了,習近平只好用兩隻手托著。

他媽媽齊心就坐在臺下,臺上喊打倒習近平時,媽媽齊心被迫舉手喊口號打倒她兒子。批鬥完了,近在咫尺,母子也不能相見。

一次意外的相見,則成為母親齊心一生的痛!一天夜裡下大雨,趁看守不注意,習近平跳窗戶跑回家。齊心嚇壞了,問他怎麼回來了?

「媽媽,我餓。」習近平咚咚嗦嗦地說。想讓媽媽給弄點吃的,然後進房間換衣服。習近平萬萬沒有想到,媽媽不但沒有給他做飯吃,反而在他不知情的清況下,冒著大雨向領導報告去了。

習近平知道不是媽媽心狠,而是被迫無奈。如果不去報告,就是包庇現行反革命,媽媽也會被抓走,那樣,遠平和安安怎麼辦?他倆還是小孩子啊!

當時饑腸轆轆的習近平「當著姊姊安安和弟弟遠平的面絕望地哭了,又絕望地跑進了雨夜」。最後,頤和園一個看工地的老頭兒收留了他,讓習近平在一張連椅上熬過了一夜,第二天,就被抓進「少管所」勞動改造。

評論說,這件事在今天看來,無論怎麼解釋,都是悖逆人倫、無法理解和難以原諒的罪惡。俗話說,「虎毒不食子」,難道說,所謂黨的原則,革命的需要,比虎還猛,比天還大嗎?縱觀九十年的中共制度,的確如此,在六親不認、「爹親娘親不如毛主席親」的文革時代,這件事更是無數大義滅親而造成家庭悲劇的個例而已!

 齊橋橋:「媽媽,你胡說了沒有?你不能做叛徒」

1949年出生的習和平(又名齊橋橋)是習近平的親姐姐。港媒發文披露了清華大學經管學院網站記者2011年7月初對話EMBA04D班學員齊橋橋的文字。文章稱,齊橋橋3歲那年,隨父親進北京,上北海幼兒園。在齊橋橋的記憶中,兒時最快樂的日子就是跟父母在一起,聽他們講故事,玩遊戲。

1962年秋天,康生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對習仲勛搞突然襲擊,誣陷他授意炮製《劉志丹》小說為高崗翻案,說習仲勛「是掛帥人物,是大陰謀家,大野心家。」因此齊橋橋比一般人更早感受到了中共國十年浩劫的寒冷。

文章描述,文化大革命中,父親被關押,不知去向。母親則被扣上了「與丈夫劃不清界限」的帽子,被拉出去批判遊鬥。當母親挨了打回家,弟弟妹妹哭做一團,齊橋橋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媽媽,你胡說了沒有?你不能做(出賣爸爸的)叛徒!現在時代不同了,雖然是群眾鬥你,但是仍然存在著說不說違心的話做不做叛徒、堅持不堅持原則的問題。」

齊橋橋說,「現在想起來,當時那樣對母親說話,是有點過分。其實那時更多地是在提醒我自己要經受住這場特殊的考驗。更何況,我母親始終是非常堅強的。我們所受的教育是潛移默化的,生活中父母的言行舉止都教育、影響著我們。」

 下放農村6年半「人苦到不怕死的地步」

「文革」中,齊橋橋因「與父親劃不清界限」被送進學校的「毛澤東思想學習班」接受教育。1969年初春,知青上山下鄉開始後,齊橋橋先來到內蒙古烏拉特前旗,之後在通遼農村插隊,一待就是六年半。

齊橋橋他們所住的土坯房的牆上,刷寫著「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字樣,是關押勞改犯的農場。500多名知青編成一個連隊,通常一間房裡面對面兩排炕,每個炕上要睡20個人,左鄰右舍翻身的時候大家都要打個招呼。

到了當地的10天,拿到了5塊錢工資讓齊橋橋至今記憶猶新:「那時候的臉凍得像爛茄子,一塊一塊發紅,紫了以後流血流膿。」11月初的寒冬,齊橋橋和戰友負責挖渠,半截腿陷在泥漿裡,很快就凍得麻木了,沒有疼痛感,腿腫得跟柱子一樣。

年輕的齊橋橋患上了很嚴重的關節炎,同時肺結核覆發,還得了風濕熱。一次,齊橋橋因痢疾高燒無法下地勞動,負責將排裡的幾口水缸挑滿。搖搖晃晃地走到水坑邊,齊橋橋在水中看到自己搖曳的憔悴的倒影,頭髮昏,眼前發黑,差點栽倒在水裡。她回憶說︰「那個時候人已經是苦到不怕死的地步。」

習仲勛對子女說:「我沒給你們留下什麼財富,但給你們留了個好名聲!」

習仲勛的陵園占地7千平方米,加上附近的停車場和專用通道,超過兩公頃。

習仲勛過世已經18年,習近平當政已經有7年多。習仲勛的墓地在陜西富平縣西部,占地約7千平方米,如果加上附近的停車場和專用通道,就超過兩公頃。孝順父親的習近平以實際行為把父親的好名聲消費殆盡。

(人民報首發)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