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小寶影像演變簡史

韋小寶

文:李言

張一山版《鹿鼎記》是2020年為數不多的大製作武俠劇之一,然而開播以來卻遭受網友群嘲,在豆瓣上僅獲得2.7分的評分,刷新了《鹿鼎記》的最低評分。

不過,這並不妨礙新版《鹿鼎記》的收視率和網絡播放熱度。

自1969年在《明報》連載以來,對小說《鹿鼎記》的影視化改編從未停止過。

40餘年間,《鹿鼎記》被改編成眾多版本,塑造出各種風格不一的韋小寶。

上世紀70年代後期,邵氏公司取得金庸文學的改編權之後,一系列關於金庸小說的電影化運作得以實施。

邵氏武俠導演張徹、楚原與金庸的破圈聯合,構成了一道武俠文化界的奇觀。

1983年邵氏電影版《鹿鼎記》上映,明星汪禹成為了首位韋小寶的扮演者。

汪禹的表演頗具靈性,但是90分鐘的電影體量不足以撐起金庸故事的宏大格局。在圍繞《四十二章經》展開一些列宮廷傳奇演繹之後,電影故事戛然而止。

汪禹版的韋小寶並沒有給大眾留下太多的印象,一是年代久遠,二是邵氏本身日薄西山。

當然,汪禹的靈動啟發了後續者對韋小寶的演繹。在1984年TVB製作的梁朝偉版電視劇《鹿鼎記》中,去除了韋小寶與生俱來的邪氣之後,反而給觀眾帶來了古典主義的敘事美學。

在與劉德華飾演的康熙皇帝對戲中,梁朝偉於高貴和市井之間,探索出一種具備社會良知底線的人物形象。

梁朝偉飾演的韋小寶活潑無邪、睿智義氣,這一人物特質讓作品脫離了原有的文學框架,給觀眾文學之外的影像化視角。

90年代初,香港電影進入到一個短暫的黃金期,一批導演對大量文學原著進行顛覆性改編。

與徐克在《東方不敗》中對《笑傲江湖》的武俠理念進行重塑和翻新一樣,王晶在周星馳版《鹿鼎記》中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更具現代性的韋小寶。

周星馳版《鹿鼎記》賦予了韋小寶現代性的靈魂。

在周星馳誇張、浮誇的演繹下,韋小寶不再是一個只存在於古代官場的異類,機靈自私、唯利是圖的形象與現代社會中小人物的形象完美結合在一起。

同時,現代感十足的幽默語言,不僅保留了韋小寶油滑、雞賊的精髓,也是對角色的二度創新。

這種建立在以人物性格為基礎的創新,反而讓觀眾對角色有了更深的信服力和認同感。很明顯,周星馳用他特有的無厘頭的方式塑造出一個全新的韋小寶。

此外,自上世紀90年代開始,韋小寶便成為影視劇中的常客,除了《鹿鼎記》正傳系列之外,還出現了如《奉旨溝女》《小寶與康熙》等外傳式的演繹,進一步豐富了韋小寶的熒幕形象。

其中,也不乏有作品賦予韋小寶正義感、義氣感,甚至絕頂武功,但韋小寶被塑造成趨近傳統武俠的形象後,反而與原著產生了較強的錯位感。

韋小寶出身市井,承載了淮揚地域的市井文化。他身上的保守性和不徹底性,註定無法成為俠客式的人物,但他身上的市井氣,讓他與讀者更貼近。

這在陳小春版的《鹿鼎記》中體現得尤為明顯,當主角以平等、真誠的姿態與觀眾進行對話時,人物的鮮活感呼之欲出。

在韋小寶接地氣的影響下,他的所作所為便更容易被人接納包容甚至認同。當然,讓觀眾產生同理心,是建立在陳小春對韋小寶惟妙惟肖演繹的基礎上。

作為金庸先生的封筆之作,《鹿鼎記》一反以往武俠小說的傳統面貌,塑造了一個與傳統俠客截然不同的韋小寶,是對英雄和俗世融合的全新理解和演繹。

他油滑雞賊,江湖習氣重,既狡黠、圓滑,又有狂妄、倔強的一面;他不學無術,渾身透露著小混混的無賴氣質,但他的內心卻率真自然,具有俠義精神。

韋小寶愛財、好色、愛權勢,但他也有自己的底線,正是這樣的底線,保留了讀者和觀眾對他的好感。

韋小寶雖然貪財,但他從不用卑劣的手段賺取金錢。

雖然好色,卻對大大小小的老婆真心寵愛;雖愛權力,卻能在大是大非面前站穩正義的陣營。

這樣一個人物身上,其實有著讀者和觀眾現實中的影子,但他又被賦予普通人缺乏的高智商和高情商, 能夠憑一己之力左右大局,又不失正義和正直,這無疑契合了人們對英雄形象的原始情結。

他人格中尚未泯滅的天良和在保護好自己的前提下對俠義和正直的演繹,大概也正是俗世凡人們所追求的理想狀態吧。再者,韋小寶通過自身能力所獲得的金錢、權力、美人,大概也是凡人們的終極夢想吧。

於是,如何演繹好這樣一位在讀者和觀眾心目中寄予厚望的平民英雄,確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來源:武俠小王子

更多閱讀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