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需要權威

文:漫天雪

人們生活中對某件事有疑問,會求助於權威,希望他給出一個令人信服的解釋。

權威的存在,讓我們降低學習和甄別成本,快速獲取知識、做出判斷、進行選擇。

因此,我們需要權威。權威象徵著某種秩序。在某時某地,無數個領域有無數個權威,是一種秩序。

所有事情都聽從一個權威,是另一種秩序。所以權威就分為兩種,一種是自下而上形成的「競爭式權威」,一種是自上而下形成的「壟斷式權威」。

一個人要成為權威,必須能力和品格兼備,同時接受市場的檢驗。一旦他不能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釋,經受不起科學的檢驗,那麼就是科學常識不足,學術水平有限。一旦他不能站在公正立場,那麼他的品格就會受到懷疑,公信力就會喪失殆盡。不論哪種情況,他的權威形象就將轟然倒塌。

因此,權威就會倍加努力,且審慎謙卑,使自己在學術上日益精進,品格上無可挑剔。他珍視自己的榮譽,因為這關係到他的長遠利益。他當然可以信口開河——就像市場上的商家,當然有權利以次充好一樣——但是他即將面臨的,是消費者的堅決淘汰。因此我們說,競爭是最好的監督。

這就是「競爭式權威」。與其說市場在考驗他,不如說是市場成就了他。

換句話說,人們對權威的信服,必須是出於自由心智基礎上的自由選擇,誰都可以當權威,只要你接受市場競爭的考驗,而不是靠拳頭說話。所以未經市場檢驗的權威,不是權威。因為它不允許競爭,容不得挑戰,人們基於行動學原理進行的理性選擇,不是因為內心的服膺,而是恐懼狀態下的被動服從。

這就是「壟斷式權威」。二者的最大區別在於,前者不會強行要求你相信他,他只依靠自己的公信力,怎麼選擇是你的事。你信或者不信,他就在那裡。

由此可以得出一個結論:我們是否相信某個權威,判斷他的話是否可信,就看他是否經受了市場的洗禮。市場中形成的「競爭式權威」,最令人信服,也最具權威,是真正的權威。

這種市場,就是思想市場。

權威必須接受市場的檢驗,根本原因在於知識的分散性,任何人都不可能全知全能。權威是知識分工的產物。

事實上,在某個問題上求助於權威,本身就證明了價值主觀和知識分散這一命題。求助於權威只是我的手段,要達到什麼目的,哪一種價值優先,別人無從得知。我聽了他的解釋以後,是否按照他的解釋來行動,採用什麼手段,是我自己的事情。

那個權威自己,也只是在其擅長的領域擁有權威,在其他領域,他也會求助於別的權威。沒有無所不通的人,知識分工是必然存在的,於是才需要行動上的分工協作。

因為每個人的知識都是局部性知識,那麼用一個人的局部知識取代所有人的局部知識,用一個人的理性為所有人做選擇,就既不可能也不應該,即使他的願望是良好的也不行。人一旦不能自己做選擇,就喪失了自由意志,也就降格為動物和機器。一個動物和機器組成的社會,是無法追求文明和進步的。

在各個領域,在某時某地,都有經過市場檢驗的令人信服的權威,也就消解了一個大權威的存在的可能。人們接受競爭式權威的指導,自己做判斷和選擇並承擔後果。這就是自下而上的自發秩序。

如果在任何領域都聽從一個權威計劃者的調遣,那就是一個自上而下的秩序,就沒有了真正的權威生存的土壤。因為到那時,那個計劃者就是唯一的權威。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