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婉婷,你媽也有今天!

女歌手曲婉婷

作者:鳳來儀

1

反腐電視劇《人民的名義》裡有個貫穿全劇的腐敗案件,就是大風廠案件。在電視劇裡,案情是這樣的:

大風廠占的地,正好在規劃中的光明峰景區中。如果只是簡單的拆遷,那麼給補償即可,高額補償歸大風廠,工人的生活也就有了著落。但由於資訊不對稱,工廠並不知道這個規劃,知道規劃的人就有了動手腳的空間。

為了維持工廠運轉,大風廠廠長一直要向銀行貸款,貸款到期再續貸的過程中,需要一筆過橋資金,於是他把工廠股權質押給山水集團,貸了6000萬去還上一期的貸款,然後等銀行新的貸款,誰知道銀行突然斷貸,那就還不上山水集團的錢,質押的股權就被法院判給了山水集團。

等股權到別人手裡,才發現大風廠的那塊地值10個億。10個億的地被人用6000萬巧取豪奪走,這「仙人跳」玩的那叫一個順溜,而且從表面上根本看不出甚麼毛病。

這個橋段,其實來源於真實生活,而且真實生活比電視劇更慘烈,故事要從20年前講起。

彼時,在哈爾濱官場深耕多年的張明傑擔任道裡區副區長,主管的正好是國企改制,改制中有無數人發財,張區長也很心癢。企業本身是不值錢的,但企業占的地值錢啊。

於是2009年,張區長與哈爾濱市東江農業科技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魏奇共謀後,在《哈爾濱市原種繁殖場產權轉讓合同》討論稿中加入了有關國有土地使用權轉讓的內容。此後,張明傑用各種手法忽悠原種場負責人及其上級在合同上簽了字。

其後,哈爾濱產權交易中心出具了《產權交易憑證》,張明傑就將原種繁殖場國有土地使用權證及公章等證照交予東江公司有關人員。是不是跟大風廠的玩法本質一樣?只是更加粗糙了一點。

就這樣,價值幾十億的土地,就被東江農業以6000來萬買走了。然後,她再用這塊產權轉移到東江公司手裡的地,從國家拿走徵地款共計3.5億元。

如果只是貪這筆錢也就罷了,畢竟原種場也簽了字,但這位女區長做事可謂貪得無厭,不吃幹榨盡不算完。

2

處置完土地,下面要處置人。轉讓股權不是有6000多萬麼?按理說這筆錢已經大大縮水,張區長稍有人性也不會再打主意。

可她偏不,這筆錢她也不願放過。她不是直接把這筆錢發給職工們,而是讓東江公司代發,這一代發就「壞了事」,發到現在還有1000多萬沒發下去,當然也是不知所蹤。

維權工人張忠樹回憶,在接管原種場後,東江公司的人很快入駐,並開始進行職工安置。

在此前後,在新發鎮政府召開過一次大會上,張明傑宣布,原種場職工在改制之後仍舊享受事業單位待遇,會給職工交納養老保險、醫療保險,而且「就高不就低」,職工先與原種場解聘,然後與接管單位續簽返聘合同,返聘至少三年,職工們紛紛簽了字。

但後來的現實情況卻是,與原種場解除勞動合同後,他們就失業了。

關於當時給的安置條件,曾經是原種場改制領導小組成員的劉占紅,在接受採訪時回憶,「一年工齡才1031塊錢,我30年工齡,3萬多安置費,就這麼買斷了,其他有10多年工齡的,扣來扣去,只剩下幾千塊錢。」

張忠樹等11名職工拒絕簽字,結果按照改制領導小組所做的強硬規定,過期限不簽字者算作自動離職,這11個人至今連安置費都沒能拿到,他們也就成了原種場改制之後最主要的上訪者。當年對張明傑的舉報,也主要是這11個人。

東北的下崗工人,當年是真的慘,想了解具體情況的,可以看一部紀錄片——《鐵西區》。

天下貪官搞錢,大同小異,本質都是一樣的,大鬥進,小鬥出。張區長做的事在老百姓眼裡是駭人聽聞,但我估計前些年這種事在她所在的地方,也是司空見慣,否則不可能之後還一路高升。

到2014年,張副區長已經官居哈爾濱市發改委副主任、市城鎮化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

然而僅僅如此,還不足以讓張副區長天下聞名,在那片黑土地上,這種人如過江之鯽,落馬的大佬層出不窮,甚至就性質來說,她犯的事也平平無奇,否則溫哥華、多倫多也不會隨處可以聽到東北話。

張副區長能成名,全賴她有個奇葩的女兒,這個奇葩名字叫曲婉婷。

3

張副區長搞那麼多錢,自然要留給下一代享用,女兒曲婉婷自小熱愛音樂,張副區長為此也是操足了心。

還在國內的時候,小曲就開過演唱會,但由於水平不高,名氣不大,捧場的人也不多。媽媽張副區長看在眼裡,急在心裡,趕緊讓轄區內的開發商買票去捧場。

後來小曲帶著媽媽弄來的髒錢出了國,過上了衣食無憂的富家子弟生活。

本來這也沒啥特殊,張副區長們犧牲自己,成全下一代,還是能理解的。不能理解的是這位小曲,如果真愛媽媽,拿錢回來贖罪就好了,退賠贓款能夠從輕處罰的法律條款,我相信她應該知道一些。

然而她沒有,不僅沒有,還整天隔空給她媽抱屈,喊冤,稱她媽為「英雄」:

認為她媽沒有得到公正的審判:

而且還在ins上大秀各種幸福生活的照片,陽光沙灘比基尼,帥哥靚女碧藍天:

這種強烈的反差,不能不引發所有人的憤怒,這下子張副區長想不出名都難。

我還在微博上看過張副區長的姐姐要求領導過問案子,因為從2014年到現在沒有審,張副區長一直被關在看守所裡。看這個蒼老的老人為妹妹發聲,以及她家的背景,估計當初也沒落到太多好處。

終於,他們希望的審判到來了。2021年11月17日,張明傑受賄一案公開宣判,以受賄罪判處張明傑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濫用職權罪判處張明傑有期徒刑十年,決定執行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

同案犯也受到了嚴厲懲罰。真實世界的故事仿佛到此結束了,不知道小曲在海外,能不能安心享用下崗工人們用血汗乃至生命換來的錢。

4

然而故事又沒結束,《人民的名義》以這個案子為原形,講述了江東省反腐的故事。拍攝地點在江蘇南京,當時南京的各級政法機關都給予了合作和支持。然而讓人沒想到的是,故事到這裡居然還有了更新。

《人民的名義》總監制李學政發文稱江蘇政法委原書記王立科曾想讓該劇停播,王立科還曾下令刪除所有涉及江蘇政法部門的「鳴謝」單位,嚴厲批評有關部門對拍攝工作的支持,強烈反映該劇的「危害性」。

你看,電視劇演打貪官,結果還真刺激到了現實中的真貪官,而這個真貪官,又能左右政法部門,是不是現實比電視劇更刺激?

好在這個人已經被雙開,並且即將受到法律的懲罰。我希望,所有以人民血汗為食的貪官,都能遭此報應,不枉不縱是法律給人民的交待。

也希望這個審判,能給當年受委屈的下崗工人一個心靈上的慰藉,如果他們還活著的話。

來源:功夫財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