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歌手曲婉婷和她巨貪母親的瓜

女歌手曲婉婷

文:萬小刀

一、

1983年10月10日,曲婉婷出生在哈爾濱。母親張明傑當時是輕工業局的一名科員,對女兒要求異常嚴格,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夠出人頭地。

父親曲恆,則是園林局的一名資深美工,平時為人低調沉默,很少參與公眾活動,在孩子的教育問題上,也很少能幹涉妻子的決定。

一次,張明傑帶著6歲的曲婉婷去朋友家玩耍,曲婉婷爬到凳子上,胡亂彈奏鋼琴,試了幾個音之後,竟無師自通地彈出一首歌曲《小星星》。

張明傑很吃驚,問,你是怎麼做到的?

曲婉婷說,這歌我聽過一遍,就記住啦。

無意間發現女兒過耳不忘的音樂天賦,這讓張明傑非常開心,不久就為曲婉婷買了一架鋼琴,還為她報了鋼琴培訓班。

可是長期枯燥的練習,讓曲婉婷覺得很煎熬。可她不敢表現出來, 在強勢的母親面前,無論她做甚麼,只要不符合母親張明傑的意願,就給她扣罪名,「不是頂嘴,就是不孝順」。

但在曲婉婷心裡,母親就是自己的偶像,「她樸素、堅忍、能幹,頭髮很短,不燙不染,走路特別快,在做事和做決定的時候,特別果毅」。

1992年,曲婉婷9歲那年,張明傑調到哈爾濱市建委信訪處工作,短短幾年時間,就從副主任科員幹到了副處長,從此官運亨通,權力一天比一天大。

張明傑官不大,但特別「顧家」,能量不小,還是個科員的時候,就想法把小妹調到了哈爾濱市工作。還把哥哥張明喆從齊齊哈爾的某建築公司調到了哈爾濱一家開發公司……

權力是一劑春藥,藥效很快就開始發作了。

二、

2000年,身為建委信訪處處長的張明傑,話語權更大,政績更加突出。

那時,哈爾濱道裡區某繁華地段開發大廈時,遇到了重重困難,最大的困難就是信訪問題不斷,張明傑很快就顯露了自己的能力,很快就解決了問題。

負責大廈開發的老板魏奇,因此對張明傑十分感激,萬分佩服,兩人關系日益緊密。

而這樣善於拔釘子、解難題的能力,也為她的仕途騰飛,奠定了基礎,很快她將迎來新職務。

那一年,張明傑還把17歲的曲婉婷送到了加拿大留學,對曲婉婷的人生規劃是,讀商科專業,先讀大學,再讀博士……

但曲婉婷卻不是這麼想的,她說,「光讀個大學,我覺得都已經快把人讀枯萎了,還要我讀個博士」。

上飛機前,母親略帶傷感地對曲婉婷說:「當年你外婆在我19歲的時候去世,我靠自己一個人的努力,打拼到今天;你現在16歲,也差不多是這個年紀了。」

曲婉婷登上飛機,終於可以遠走高飛,放飛自我了。

送走女兒,張明傑一回頭就和丈夫離婚了。離婚後,曲婉婷父親一人居住,和她們母女二人很少交集。

這對母女也開始各自放飛自我了。

三、

和母親揮手道別後,曲婉婷就十分開心。後來的採訪中她說,她「終於可以擺脫母親的掌控了」。

可到了加拿大,曲婉婷發現,自己怎麼都開心不起來,竟有五個月的時間,她沒上學,每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不是抽煙,就是喝酒,要麼打游戲。

差點就把自己搞抑鬱了。

此後,曲婉婷選擇做音樂,母親自然不同意,但天高皇帝遠,張明傑本事再大也鞭長莫及,無非就是對女兒進行財政封鎖。

但曲婉婷會自己打零工。

曲婉婷說,她打的零工就是每周到一個富人家裡,打掃一次衞生,這樣一次可以賺取100加幣。她用這些錢,在加拿大報名系統地學習了樂理知識,還買了唱片、CD、樂器等。

她說,她一直堅持一個原則,就是堅決不動用媽媽的錢來搞音樂,「清潔工」的工作,一做就是兩年。

當然,這是她自己說的,至於她打工賺的錢,夠不夠支撐她的音樂夢,大概只有她自己知道。說不用媽媽的錢搞音樂,這句話也大有深意,至少,日後這句話可以當做一瓶84消毒液,用來漂白……

到加拿大的第一年,曲婉婷就在一場音樂比賽中,獲得了冠軍。然後開始談了個男朋友。

曲婉婷在國外放飛自我的時候,張明傑也開始了自己的瘋狂之路。

四、

2002年12月,張明傑調到道裡區任府副區長,主管徵地、拆遷、開發、城市建設有關工作,這是一個肥差,當然,風險系數也極高。

在哈爾濱道裡區有一家老牌國企「原種繁殖場」(簡稱「原種場」),成立於1952年,是中國蔬菜糧食育種基地,包括廠房、職工住房區、耕地、試驗田等,占地面積共有154萬平方米。經過50多年的運轉,在時代的潮流下,原種場漸漸式微。

2005年,哈爾濱下發文件,要求原種場「進行產權制度改革」,2008年,在張明傑的主導下,道裡區下派一名會計進入原種場,接管了會計姚勝雲的所有賬目。

姚勝雲說:「她把我的好多賬都給沖銷了,還不讓我管事。」緊接著原種場進行資產評估,淨資產為-267萬元。

這一結果引起職工們的質疑,因為在原種場總資產中,僅土地使用權這一項,賬面價值就高達23億元。

「154萬平國有土地就值這個價錢?許多資產肯定被他們隱匿了。」原種場職工孫景峰說。

在改制方案上,周治明、孫景峰等數十名職工拒絕簽字,張明傑當場指著周治明的鼻子說,「你不簽字可以,那我馬上開除你」。

整個會議從召開到結束,不到20分鐘。

最後「原種場」被以6160萬的超低價格,賣給了註冊資本只有50萬的私企東江科技。這家企業的老板就是前面提到過的魏奇。

緊接著,曲婉婷大舅張明喆和表哥被安排到了負責該項目開發的先發置業公司擔任高管,當然,還有曲婉婷的後爸王紹玉。

曲婉婷的這位「準後爸」王紹玉,是張明傑2007年認識的,之後就同居了。枕邊人很快就變成了心腹,也被委以重任,和魏奇一道參與開發。

在公司裡,魏奇負責籌措資金,王紹玉負責具體的項目工程。

張明傑排兵布子就像一名博弈高手,她正在下一盤大棋,一盤將讓她贏得真金白銀的大棋,但她顯然忘了最重要的一點……

五、

在張明傑謀劃著一盤大棋時,曲婉婷也沒閑著。

2005年,曲婉婷戀愛失利,和男友分手後,心中念念不忘的她,為男友寫了一首深情款款的情歌《To Markus》,從此開始嘗試詞曲創作。

這一年,她還和幾個朋友組了個樂隊,並在溫哥華舉行了首場演出。雖然聽眾沒幾個,但她也玩得不亦樂乎。

2009年,曲婉婷成為Nettwerk音樂公司首位華人簽約歌手,用周傑倫的話說:「這個屌。」因為Nettwerk音樂公司很厲害,全球大名鼎鼎的歌手艾薇兒,就是這家公司一手打造出來的。

同年,曲婉婷發行了首張純英文專輯《Everything In The world》,但反嚮平平,算是啞炮了。

2011年,香港導演彭浩翔邀請楊幂、餘文樂、楊千嬅、徐崢等人主演了電影《春嬌與志明》,並選用了曲婉婷的《Drenched》和《我的歌聲裡》作為宣傳曲和配樂。

曲婉婷還分別為楊千嬅寫了《沒有目的地愛了》,和餘文樂演唱的《泛濫》。曲婉婷在國內,開始嶄露頭角。

2012年曲婉婷發行首張個人創作唱片《我的歌聲裡》,其中單曲《我的歌聲裡》被李代沫在《中國好聲音》裡唱翻唱,紅極一時。

曲婉婷也風光無限,當年在第二十屆中歌榜中獲得12項提名,還在上海舉行了自己的首場內地演唱會。

曲婉婷的人生達到了高潮,她的努力也得到了母親的認可,二人開始修複母女關系。網上開始隨處可見二人親如姐妹的照片。

2013年,曲婉婷乘勢追擊,還和「插刀教」教主杜淳一起登上了央視春晚,同臺演唱了自己的成名曲《我的歌聲裡》。

曲婉婷的事業達到了巔峰,而母親張明傑的仕途,也在那一年達到了巔峰,當上了哈爾濱市發改委副主任……

然而,風光無限的背後是危機重重。

六、

2014年曲婉婷舉行巡回演出,在哈爾濱站首發就遭到冷遇,票房不佳,她媽媽張明傑為了撐臺面,利用手中權力,給開發商們打招呼,讓他們「想辦法」消耗一部分票房。

同時,還再三叮囑,這事「別讓我女兒知道」。這樣的「母愛」簡直讓人感動得嘔吐不已……

這樣的母愛,也註定了撐得了一時,撐不了一世。

因為張明傑很快就要出事了。那時候,國家的打虎拍蠅進行得如火如荼,一個個大老虎紛紛倒臺,一群群蒼蠅紛紛被拍死……

「原種場」資產被張明傑以6160萬元人民幣的超低價,整體轉讓給了東江科技,合同上是這樣寫的,「本次轉讓包括廠房、辦公樓、設備和土地」,其中還包含578名的職工安置費。

張明傑在自己的棋盤上,大刀闊斧,到處安排自己的人掘金斂財之時,竟然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職工安置問題!

她沒有按照規定把員工安置費用拔給轉讓方原種場,而是違規把錢打到了受讓方東江科技公司的名下。

為毛呢?

因為這個東江科技公司一口氣拿下了200多萬平方米的土地項目後,老板魏奇手裡竟然只有一兩億元資金,根本沒法撬動這麼大的項目,資金缺口至少還有幾十億。

這一騷氣操作,導致後來還有11467218.50元安置費,沒有發放到被辭退的員工手中。職工上訪,也無濟於事……

其中,一位職工因為患病生活貧苦,又沒社保,無錢醫治,只能上吊自殺……

魏奇和張明傑家族卻在那裡大興土木,一棟棟大樓拔地而起,眼看著大樓封頂了,鈔票就要如同海水倒灌般湧來時,張明傑東窗事發了。

七、

2014年7月,中央第八巡視組進駐哈爾濱,原種場職工的上訪和舉報終於有了結果。

張明傑與王紹玉先後被調查,眼見情況不妙,魏奇立馬逃往加拿大,該項目就此爛尾……

9月,張明傑落馬。

而那時,曲婉婷還在國外逍遙快活。

11月19日和20日,她在度假區游玩,一臉的明媚。

12月25日聖誕節還跑到海邊游玩,一玩就是4天。

一點都不像一個媽媽正身陷大牢的人。

情人節那天,還高調地曬起了恩愛。戀愛很甜,生活很甜,因為你很甜。

跟她戀愛的這個人來頭也不小,他就是溫哥華市長羅品信。

羅品信除了是溫哥華市長,在中國還有一個更嚮亮的頭銜,白求恩的後代。白求恩,那可是不遠萬裡來支援中國,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國際友人,是上過教科書的人物。

據傳,羅品信有三個孩子,並已經和妻子共同經历了25年風雨。和曲婉婷交往前後,才火速離婚……

在2015年4月11日,還開心地說,我們一起沖浪吧。

平日裡,更是玩得不亦樂乎。

漂海、踏青、看演唱會、出專輯。一樣不落。

曲婉婷的快樂,很快被一個人揭開了瘡疤,流出了膿血。

八、

曲婉婷的高調和快樂,讓中國第一狗仔卓偉都看不下去,直接在網上喊話曲婉婷,「你堅持自己的夢想沒錯」,「可你不能對你涉貪入獄的母親,袖手旁觀吧」?

卓偉這一喊話,在網上鬧得動靜很大,讓大家看清曲婉婷面目的同時,也讓大家知道,原來曲婉婷的母親,還是一個大貪官。

曲婉婷吃了一記悶虧,從此微博一改畫風,變成「孝女」風格。

「我要好好活著,因為我要看到明天的曙光。」

還說母親被調查後,她「靈魂已經停止了呼吸」「我已經不能那麼快樂地面對生活了」。

還在外網上發文,自己很愛媽媽,這磨難對她來說太大了,整天只能以淚洗面。

哭也正常。可眼淚還沒擦幹,她反手就發了一首新歌《最好的安排》,說:「在艱難等待的665天,希望能等來一個最好的安排。」

這操作,讓網友質疑:你是在思念媽媽,還是在利用熱度推廣自己的新歌。除此之外,她的個人生活也沒閑著,繼續和羅品信縱享絲滑。

除了忙著談戀愛發專輯,曲婉婷在網上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就是時不時替母親「雲盡孝」。

這讓網友看不慣了,不少人讓她回國接受調查,把母親的事情交待清楚,髒款交出來,才會等到公平正義。

九、

2020年9月,歌手曲婉婷在微博發文,引發關註。有網友對其隔空喊話:「母親被羈押後6年不敢回國一次,卻在國外用贓款逍遙自在,這就是你的孝心嗎?」

2020年9月27日,中紀委網站評曲婉婷母親張明傑案:境外不是資產轉移天堂。

因為,關鍵案犯魏奇沒有回來,張明傑的案子一直未能落錘。

今年10月,出逃7年的魏奇回國投案,張明傑案終於塵埃落定。她以徇私舞弊、濫用職權,致使徵地補償款被並購單位違規獲取、部分職工安置款被違規使用,造成公共財產損失共計人民幣2.3259億餘元,被判無期徒刑。

張明傑一家和魏奇留下的爛攤子,至今無法收場。「怡景森林城」項目一期約50萬平方米,72棟樓爛尾樓就像一個巨大的瘡疤,赫然挺立在哈爾濱……

而遠在加拿大的曲婉婷,和羅品信的戀情,也於2017年戛然而止,大概對於一個政客來說,和一個貪污3.5億人民幣的貪污犯的女兒結婚,也將是一個污點……

就算曲婉婷歌唱得再好,估計也沒有多少人願意沉醉在她的歌聲裡了,而等待著張明傑的是不是地獄不知道,但一定會是監獄。

孔子說得好:「不義富且貴,於我如浮雲。」

就算歌唱得再好,棋下得再高,也不能去吃「人血饅頭」,貪贓枉法得來的名利,終將成為「浮雲」,會被正義之手拿回去。只是,這一去一來之間,不知要禍害多少人……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