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王滬寧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人」?

王滬寧
12月16日,美國著名媒體人休伊特(Hugh Hewitt)在《華盛頓郵報》上發表文章說,七位中共政治局常委之一的王滬寧,在意識形態上對習近平有「超常的影響力」,並據此認為,王滬寧「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人」。

筆者認為,這個說法有道理。

中共常講,思想是行動的指南。

當今中共的內政外交,呈現出來的樣貌,很極端,很怪異,讓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議。其實,縱觀百年中共歷史,它並不出人意料之外,它實際上是在中共既定思想的指導下進行的。這個指導思想就是中共黨章第二段的一句話:「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作為自己的行動指南。」

在這一長串文字中,與王滬寧有直接關係的,就有「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思想。

王滬寧原本是上海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的一個教授。1995年,被時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調到中央政策研究室工作。2002年至2020年,王擔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長達18年。至今,王在中南海工作了26年,是現任中共領導人中在中南海工作時間最長的人。

王滬寧被稱為中共的「三朝國師」,即三任中共黨魁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的「最高智囊」。江澤民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習近平的「新時代……思想」,都是王滬寧「包裝」而成。有人直接把它們稱為「王滬寧思想」。

1997年2月19日,被稱為中共第二代領導核心的鄧小平去世。

1997年9月12日,中共十五大召開。江澤民在講話中,把「鄧小平理論」抬得非常高,聲稱:在「新時期」,「一定要高舉」鄧小平理論的「偉大旗幟」。這是「黨從歷史和現實中得出不可動搖的結論」。江還高調稱:「在當代中國」,「只有」鄧小平理論而「沒有別的理論」能夠解決中共的「前途和命運」問題。既然如此,鄧小平理論至少要管個十年八年。

但是,僅僅過了五年,2002年11月,在中共十六大上,江澤民宣稱:「別的理論」誕生了,而且還既超越了毛澤東,也超越了鄧小平。毛的理論叫毛澤東思想,鄧的經驗叫鄧小平理論,江的言論,不叫「江思想」,也不叫「江理論」,而叫「三個代表」重要思想。

毛的理論是什麼時間形成的呢?1945年中共七大時。從1921年中共成立到中共七大,前後花了24年;鄧的理論是1997年中共十五大時形成的。其起始時間,如果從1977年鄧復出工作算起,到中共十五大,前後花了20年時間。

江澤民是在1989年「六四」天安門屠殺後得到鄧的認可成為中共黨魁的。到1997年,這八年間,江還以鄧小平馬首是瞻,江的一些言論,都應該包含在鄧小平「理論」中。

如此算來,江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僅用五年(1997-2002)就形成了。又過了五年(2002-2007),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形成了;又過了五年(2012-2017),習思想形成了。

在中共黨內,毛澤東被公認為最厲害的角色,其次是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無論能力、資歷,都沒法與毛、鄧相比。但是,江、胡、習的「理論成果」卻比毛、鄧「高產」且「速成」。

其實,這些所謂「理論成果」,都是中共「政治化妝師」王滬寧,用各種新名詞「包裝」的所謂「新產品」。裡面本質的東西,還是中共老祖宗馬克思的那一套。

習近平出生於1953年。從他出生起,一直生活在毛澤東發動的各種政治運動中,沒能好好讀書,從文化水平來說,有先天的不足。1979年,習作為清華大學的工農兵大學生畢業後,其工作履歷,從河北到福建到浙江到上海到北京,一路走來,都很平常,沒有特殊的政績。

習最終之所以能成為中共黨魁的接班人,原因有三:一是他的父親習仲勳是中共元老中的開明派;二是習比較低調;三是另一個可能成為接班人的紅二代薄熙來太張揚。

習第一個任期的五年(2012-2017),因為不想像他的前任胡錦濤那樣當傀儡,主要做了一件事,即通過反腐打虎,將實際掌控在前中共黨魁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手中的最高權力奪到手。這五年,習的全部心思和精力都花在奪權上了。習在大會小會上講的馬克思主義,可能都是在念王滬寧替他準備的稿。

2017年10月中共十九大上王滬寧成為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之後,開始對習大灌馬克思主義的迷魂湯。

2018年4月23日,中共政治局集體學習馬克思1848年發表的《共產黨宣言》。由馬克思闡明的「共產主義原教旨」,如無神論、反資本主義、崇尚暴力、鬥爭哲學等,都包含在這本小冊子中。

十九大以來,中共向所有信神的信仰「宣戰」,向資本主義的香港、資本主義的台灣、資本主義的美國「宣戰」,大搞「戰狼外交」,在國內對異己力量進行暴力鎮壓,以及反覆宣揚「敢於鬥爭、善於鬥爭」等,都與回歸「共產主義原教旨」有關。

學《共產黨宣言》,很可能是中共意識形態總管王滬寧的主意。

2018年5月4日,中共在北京舉辦高規格大會,紀念馬克思冥誕200周年。習近平在講話中稱,紀念馬克思,是為了「向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思想家致敬」,也是為了宣示中共「對馬克思主義科學真理的堅定信念」。

習的這個講話稿肯定是王滬寧組織人撰寫,並由王滬寧審定的。

2021年10月11日,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第三份歷史決議,其中最突出的人物,不是習近平,而是馬克思。決議中,習的名字出現22次,馬克思的名字出現44次。

六中全會決議稿無疑也是王滬寧領導下的寫作班子搞出來的。

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寫道:「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

這句話翻譯成大白話就是:共產黨人的目的是用暴力顛覆全世界所有國家的政權。

據此,完全可以說,170多年前,馬克思是煽動顛覆全世界所有國家政權的危險分子。

170多年後的今天,在中國,在北京,在中南海,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共意識形態總管王滬寧,成為馬克思的繼承人。他把馬克思的說教,用各種新詞彙,「包裝」進「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習思想中。

百年中共,在造新名詞方面,不斷變花樣,但萬變不離其宗:依然是一個馬克思主義政黨。

2020年6月24日,時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在亞利桑那州的鳳凰城,發表了主題為《中共的意識形態和全球野心》的演講。

奧布萊恩反思了美國與中共幾十年的交往史,發現美國犯了嚴重錯誤。他說:「我們錯得實在很離譜。對中共的錯誤估計,已成為上世紀30年代以來,美國對外政策最大的敗筆。那麼,我們為什麼會犯這樣的錯誤?我們為什麼不能看清中共的本質?」

「答案很簡單,是因為我們沒有注意中共的意識形態。我們不注意聽中共領導人的言論,不注意看他們在重要文件中所寫的內容,我們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我們只相信我們希望相信的方面,認為這些黨員只是名義上的共產主義者。」

「現在,我們需要明確指出,中共是一個馬列主義組織。」

這個反思完全正確。中共確實是一個以馬列主義為意識形態的黨。中共內政外交的一切與正常人思維不同的東西,都來自於這個意識形態。

這個意識形態到底想幹什麼呢?用馬克思的話說,就是要「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代之以「共產主義」。

170多年的國際共運史證明:在所有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馬克思的「暴力革命論」全都失敗了;在相對落後的蘇聯東歐各國中,一度勝利了,但在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蘇東巨變後,全都以失敗而告終。

但是,馬克思陰魂不散,借著王滬寧的大腦和手中的筆,將他的說教注入江、胡、習的理論中,指導中共繼續他末競的事業,用「共產主義」戰勝、取代「資本主義」,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社會的另一種說法)。

這個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是什麼?就是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1949年出版的長篇小說《1984》的現代版。

21世紀的今天,中共在中國已經把《1984》中虛構的故事變成了現實:14億中國人民的「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全部被剝奪。中國已被中共變成一座「大監獄」。

中共「獨尊」馬克思主義為唯一「真理」。但是,馬克思主義是與普世價值完全對立的東西。以美國為首的整個自由世界,都信奉普世價值。那麼,中共如何打造「人類命運共同體」?唯一的辦法是,繼續按照馬克思「解放全人類」的說教,將《1984》模式從中國擴展到全世界。

2020年,由於中共隱瞞疫情、聽任病毒攜帶者從武漢飛往世界各地等,導致大瘟疫從武漢傳遍全世界。到2021年12月23日,全球191個國家,已有2.7億人感染,539萬人死亡。這是中共給全人類帶來的一場空前末有的大災難。

如果聽任馬克思借王滬寧之體而還魂,整個世界將不是「通向奴役之路」,而是「通向毀滅之路」。

透過上面的分析,筆者認為,休伊特(Hugh Hewitt)稱王滬寧「是這個世界上最危險的人」並不為過。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