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病毒不一定能害死我們,觀念卻能

油画

 文:漫天霾

這次疫情,不僅在考驗我們的免疫力,而且考驗著我們的思考能力。疫情之後發生的種種,檢驗著我們的觀念,叩問著我們的道德,敲擊著我們的靈魂。

油画

自我負責與財產權

一個人到底可不可以不戴口罩出門?拋開科學證據、美歐日新衛生當局並沒有提示需要人人戴口罩不談,即使的確需要,一個人就是不願意戴,有什麼問題?

一個自由的社會,每個人自我負責。他不戴,增大了自己和家人被傳染的風險,這是每個成年人都會有的基本認知,他自然會懂得取捨。你覺得他不戴,害怕他是一個感染者,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做好自我防護。如果他的確是一個感染者,正確的做法當然是自我隔離或者立即就醫,這樣對自己和他人都最有利。他如果故意向他人傳染病毒,那是對他人的侵犯,是犯罪行為,要承擔相應的責任。

這就是嚴格的個體責任歸責原則。人人都自主決定,並自行承擔責任,是自由的基本要義。如果將這些事情交給第三方,就會侵犯人的自由。某地一個老頭出門忘戴口罩,被帶走隔離就是鮮明的例證。我們應該問的是:誰給你的權力剝奪一個人的自由?是不是你認為正確的事情,就可以強制別人和你保持一致?

在戴口罩這件事上,我們也可以清楚地看到財產權的重要意義。現在我們去超市,都會量體溫,不戴口罩不能入內。看起來好像是國家強制要求這樣做,其實並不是。並不需要什麼強制力,財產權利人基於自己利益的考慮,就會自然而然採取得力的措施。因為一旦超市不採取這樣的措施,不能帶給其他人以安全感,就沒有人去了,那就意味著自己財產利益受損。

這對那些不戴口罩的人來講,也是一種強有力的制約。你不戴口罩,是你的權利;但是超市是我的,想為什麼樣的顧客服務,是我的權利,行使自己財產權的方式就是:不讓不戴口罩的人進去。於是所有人到超市這種人群聚集的地方,都帶上了口罩,最大限度地防止了疫情蔓延。

城堡法則與少數人的利益

「風可進、雨可進、國王不可進」的城堡法則很多人都耳熟能詳。一個人自己的領地,任何人不得侵犯,否則財產權人可以採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直至將侵權人消滅。

美國歷史上曾經有一個「退讓法則」,即一旦你受到侵犯,應當先行退讓,保證自己的生命安全。這項法則後來被推翻,原因在於它內在的荒謬。在自己的領地內,我退讓到哪裡呢?別人侵犯我,我又憑什麼退讓而不是還擊?於是才有了直至使對方喪命而無需負責的無限防衛權。

我們一再闡明,財產權(人身、自由和財產)是德道之基,這既是邏輯推演的結果,也是被歷史和實踐證明的顛撲不破的真理。一個可以隨意侵犯他人財產權的社會,沒有道德可言;一個人侵犯他人財產權,不論他打著任何高尚的旗號,都不配談道德。

有些地方由於懷疑一個人是病毒攜帶者,就悍然封人家的門。更有甚者,某地帶著紅袖章的志願者,因一家人在一起打麻將,竟闖入人家的領地,砸爛麻將桌,在毆打他人的時候還振振有詞,稱自己是為了社會公共利益。

人人心中都有一個紅袖章。戴個紅袖章,不過是離權力更近了一步,就以為自己是正義的化身了?特殊的狀態下,難道就可以視規則和權利為無物?

社會是誰?誰見過社會的模樣?社會不就是一個個人嗎?社會利益不就是一個個具體的人的利益嗎?連一個個活生生的人都不尊重,卻說自己服務社會、熱愛國家,這種廉價的表演讓自己產生虛妄的崇高感,理直氣壯地認為為了大多數就可以犧牲少數人的利益。可是我們要知道,每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少數,衡量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就看它對少數是否尊重。如果我們認同多數決就可以剝奪少數人的權利,那麼我們的自由和權利就蕩然無存。

阿克頓勳爵說:「沒有任何與個體私人目標相對立的公共目標值得犧牲個體靈魂和精神的代價去換取。相反,習以為常的原則應當是個體利益優先於無所不包的國家利益才對」。

口罩到底該不該漲價?

這次疫情,一個小小的口罩,牽動了全國人民的心。口罩能不能漲價,似乎已經不是一個科學和學術問題,而是成了道德問題。

凡是主張可以漲價的,都首先被扣上了缺德的大帽子。那些正義感爆棚的人士,並不喜歡理性辯論,也不喜歡深入思考,更不喜歡邏輯推演。他們上來就是國家、人民、社會這樣大而無當的詞彙,同時無端甩出一句貶損他人品格的誅心之論。任何主張可以漲價的人,他們都恨不得批倒批臭,再往血肉模糊的屍體上踩三腳,用帶血的足跡顯示他們拙劣的忠誠和正義。我們不僅要問:這種「鍵盤上的正義」對問題的解決是有助還是惡化?你到底是由於愚蠢還是出於恐懼?

作家余華寫過一篇文章,叫《魯迅是我這輩子唯一討厭過的作家》。說他小時候和小朋友吵架,一旦對方說不過他了,馬上搬出一句:「魯迅先生說了」,他立刻就閉嘴了。因為魯迅先生都說了,誰敢反駁啊,至於對錯,反而成為次要。是啊,辯論多費勁啊,要有深入思考、有知識儲備、還要能邏輯自恰;扣帽子多簡單,把「魯迅」替換成「國家、人民、社會」就可以了,不管對方多大能耐,馬上偃旗息鼓。多麼解氣!

可是科學就是科學,經濟規律就是經濟規律,它和品格無關,只關乎是否可行。我相信大多數人這次都有買不到口罩的經歷,這有什麼奇怪的呢?任何經過經濟學訓練的人,甚至只要有生活常識而不睜眼說瞎話的人,都能預測到這種窘迫的境況。如果這樣鮮活的事實還不能說服你,我只能說,我永遠叫不醒一個植物人,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不用講更深刻的經濟科學原理,只說最淺顯的。允許漲價,那隻「看不見的手」才會將資源引導向最有價值和最緊迫的領域,價格這個信使才能發揮作用,潛在的生產者就會加入生產和競爭,緩解供需矛盾,價格就會慢慢回落。一個社會的正常運轉,不能指望人人當聖人,商家的自利心會造福社會,實現利己和利他的統一。一切自由交換的市場行為,必然有利於雙方,這樣的道德才可能持續。

而不允許漲價,商家就沒有了生產的動力,價格倒是穩住了,大家也都「高尚」了,可是都買不到了。這就是你們想要的結果,這就是你們所謂的道德?

這些道理,真的很難懂?

自由的心智與正確的觀念

每到重大的關頭,觀念就顯示出非凡的意義。推動一個社會走向文明進步的根本原因在於正確的觀念。而正確的觀念,產生於自由的心智。

那些總期望管一管的人、無視他人權利的人、毫無邏輯地人云亦云的人,歸根結底,是因為沒有自由的心智形成的正確觀念。

他們的共同特徵就是將獨立思考精神拱手讓人。這種人沒有財產權的觀念,不知真理和思考為何物,心中沒有自由、尊嚴、權利的概念。他們信奉的不是正義和公理,而是權力邏輯下的叢林法則。他們從來不思考,不懂善良,不會推己及人,沒有悲憫情懷,歸根結底,就是沒有人性,不是人——這並不是罵人——因為這些都是人區別於動物的本質標誌。

他們中的很多人,身處底層,從來沒有體會過權力的滋味,看到的卻都是雷霆萬鈞的無邊權力,習慣於卑怯地服從命令。一旦手握權柄,背後又有人撐腰,從來不憚將權力運用到極致,哪裡還顧得上他人的尊嚴和死活,哪裡還有真理的容身之地。

他們是被禁錮了的人,是沒有自尊、當然也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他們是文明的破壞者,是與人類正確的觀念格格不入的橫行霸道的妖魔鬼怪。

貧困沒什麼值得研究的,富裕才值得研究。野蠻沒什麼研究的,文明才值得研究。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