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村超糢之南語的第一場大秀

鄉村超糢之南語

文:@陳生大王

你們猜一猜,當網紅最痛苦的是甚麼。

最近張同學坦蕩蕩住在熱搜裡,大家都說挺上頭的,農村野生李子柒。我突然想起之南語。不用,你別試圖回憶,你應該不會認識這位長相有些爭議的網紅。

之南語,女,23歲,她的容貌有一些高級,又有一些眯眯眼。

我覺得她像金靖混搭呂燕。之南語本人很清醒,有次採訪時她說,如果我不瘦,不高,這張臉還高級嗎。一語道破。

清醒的人一般不太快樂。事實上只要智商超過某個水平線,你就會很容易發現生活的真相。

之南語是深刻的農村人,父母育有四子,她早早遷出去和姐姐過,土屋土牆破舊房,讀書時得抑鬱癥沒錢看,從醫院落荒而逃。

她以前挺想紅,跑去貴州的網紅一條街直播跳舞,那時滿街的人都在直播,一個個亢奮如同瘋魔。一年後,她回到農村。

有人說她像超糢,她就開始自己做衣服,然後在田間地頭走秀,英氣銳利,走路鏗鏘,眼神帶風。拍好短視頻,就上傳到筷手,沒有團隊,只有她和姐姐二人在鄉下的土屋裡琢磨。

農村與時尚的沖突,獨特的容貌氣質,讓她開始稍微的,迅速的走紅了一下。很快有商務公司來聯繫,好多人想採訪她,還有地方邀請她出席,想給她頒獎。

鄉邨超糢,是一條別人走過的路,這世界上也許並不需要兩個陸仙人。之南語的粉絲數達到7萬後就再難上漲,燈光飛速聚焦,又逐漸遠離,她依然過著為幾百塊摳手指的日子。

最近筷手給她拍記錄短片,導演說想拍出真實的她,然後左右一番擺弄。她嘆氣說還是「那人,那山,那野糢」的路子,對吧。

後來又妥協,說,都可以,反正我只是你的商業道具。

之南語在鄉下的日子,是拍短視頻,收土豆,做農活。偶爾想起曾經的城市生活,她覺得空氣裡飄散著星巴克的味道。

幾天相處,導演感嘆,他是在拍一個永遠不會紅的網紅。其實之南語也不太想紅了,但她想走一次真正的T臺。

導演說夜裡小鎮的主路很像T臺,讓她走。她說會像個瘋子,但一走起來,那股勁兒立刻就起來了。從視頻6分45秒開始,你能感覺到一種力量,一種恣意和瀟灑,真的很動人。

到我寫這條微博的時候,之南語的粉絲數還是只有7萬多。所以當網紅最痛苦的是甚麼,不是沒有走紅,不是過氣。

而是永遠只給你一點點希望,讓你可以跳起來看一眼,卻無法伸手夠不到。

之南語有抑鬱癥,眼睛有家族遺傳病,隨時可能失明,她在地裡種土豆,也在地裡走秀,未來還會不會更好,她不知道。

躺在破屋裡的舊牀上,灰塵在空氣中紛紛揚揚,再也沒有咖啡香。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