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特種兵捅出的大簍子

作者:謝遠東

5月3日,一艘武裝快艇試圖登陸委內瑞拉。結果,立刻被軍方逮個正著。海岸圍捕一直持續到5月4日傍晚。

「這是豬玀灣事件的重演,我們摧毀了反動份子與美國帝國主義的政變陰謀!「

隔天,馬杜羅在電視頗為傲驕地說,所有入侵者均已被逮捕或擊斃。委內瑞拉取得全面勝利。

接著,他亮出其中兩人的美國護照。

什麼?美國人!

大戲又開新折。

委內瑞拉有兩位總統:馬杜羅和瓜伊多。現任總統馬杜羅手握軍力,穩如安第斯山,他身後有俄羅斯、古巴等國家。相比之下,流亡在外、臨時總統瓜伊多就太勢單力薄了,儘管他有美國、歐洲等西方國家支持。

都折騰一年多了,這幾天的高潮,他們兩位總統可惜只能分個配角乾乾,主角是美國人。

「馬杜羅抓到登陸反叛僱傭兵,有兩個竟然是美國人!」

驚爆了全球媒體。

01

「一切都是美帝陰謀!」

6日記者會上,在一眾將領簇擁下,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意氣風發地展示各種證據:通訊裝備、偽造的軍服,還有那倆美國人護照與身分文件。

看,這就是美國人幹的。委內瑞拉反對黨不僅勾結特朗普陰謀政變,還要暴力綁架總統到美國。

馬杜羅氣吞山河,義憤填膺。

「我是盧克-亞歷山大-丹曼,34歲,來自德州奧斯汀。」在馬杜羅總統公布視頻中,美國俘虜如此自陳。

丹曼說自己2006年加入美國陸軍,接受過水下爆破、空降與小型定翼飛行器等訓練。具體官階與任務不詳。

據委內瑞拉政府的資料,被逮的兩名美國僱傭兵,確係美國白銀公司的狂人老闆古德洛招募。

「若是美國插手,才不會這樣呢!我們並不清楚這兩名受困美國公民與白銀公司的情況。」美國國務卿彭皮奧斷然否認。

不過,美國政府還是十分尷尬。那倆可是實實在在的美國人啊,現在最起碼是馬杜羅手裡的人質吧。

02

然而,還真的有美國人跳出來承認。

「對!被抓的就是我手下美國人,他們是貝瑞和丹曼。」 4日下午,白銀公司的負責人喬丹-古德洛承認。

古德洛表示,馬杜羅政府軍逮捕的登陸部隊,其實只是15人先頭小分隊。他們原本要為後續登陸的200人敢死隊開路,不料失手。

「這些都是委內瑞拉的自由鬥士,反攻代號叫基甸行動」 古德洛激昂地表示:「我們的部隊現在仍在前線分頭作戰!」

聖經裡,基甸是率領300名以色列死士大破數萬米甸人兵團的的猶太英雄。

詭異的是,古德洛的發言雖然不斷強調有美國僱傭兵被俘;但無論中情局、五角大廈、國務院還是白宮,所有官方與媒體 「沒人搞得清楚古德洛的想幹嘛」。

美聯社調查報導,更直指古德洛一直都是「各國政府各部門的頭痛人物」。

古德洛的誇張,雖令人難以置信,但卻也是真實的傳奇。

美聯社報道說,古德洛曾是美國陸軍精銳特戰隊的戰爭英雄,數度轉戰伊拉克與阿富汗戰場,更因傑出表現而3度獲銅星勳章。

據昔日戰友說法,古德洛是「精英中的精英」,就算在頂尖的綠貝雷裡,「他也是最優秀的那個。」

遺憾的是,2013年,在卓越的軍事生涯即將結束時,古德洛因涉嫌詐騙6.2萬美元軍隊住房津貼受到調查。

退役後,古德洛與人開始私人保安服務。美國有很多這種退役軍官組成的公司,收大把費用當人保鏢。白銀公司本來只是做些小本生意,提供反恐教練、私人維安等服務。

「英勇的戰士總想名垂青史。」古德洛的前合伙人懷特說:「……但他腦中的世界早已與現實完全脫節。」

結果,古德洛接下一項演唱會的業務,業務因而直接升級,白銀公司開始提供跨國的軍事服務,也給了英雄史冊留名的機會。

03

2019年2月底,那還是在英國富豪、維珍集團老闆理查德-布蘭森的一場演出會上。

演唱會主題為「支持委內瑞拉民主」,這也是布蘭森支持瓜伊多總統的義演。演出就在委內瑞拉與哥倫比亞邊境。因為地點敏感,受邀者眾,擔心遭遇襲擊,主辦單位請古德洛白銀公司提供安保服務。

演唱會效果非常之好。古德洛深受感動。

古德洛深受感動是有緣由的。白銀公司根據地在美國佛羅里達州。這裡也是當年古巴豬玀灣事件的發起地,至今常年仍有古巴流亡者流入,也是美國拉丁裔的反共大本營。瓜伊多的團隊在此也多有活動。

感動之餘,古德洛覺得自己還要做點什麼。君有意,郎有情。古德洛很快與瓜伊多搭上線。

古德洛熱血沸騰,不甘局外人角色,最好的是提供軍事服務。古德洛一心想要說服瓜伊多出兵反攻委內瑞拉,這樣他的軍事服務就有生意可做了。

瓜伊多是文人,他不想跟馬杜羅同模樣。

瓜伊多的牽線搭橋,將古德洛介紹給此時流亡哥倫比亞的委內瑞拉陸軍少將阿爾卡拉。

這個阿爾卡拉雖和瓜伊多一起反馬杜羅,但他武官出身,身家沒那麼清白,瓜伊多一直堤防著阿爾卡拉。

與此同時,白銀公司廣散英雄帖,與美國特朗普總統的昔日保鏢席勒、美國豪門卡夫家族的羅恩-卡夫搭上線。

哇。這麼高大上,一個跨國軍事集團已然成形。

古德洛已不再是昔日做安保的小生意人了。

與委內瑞拉臨時總統瓜伊多、與特朗普總統保鏢席勒的交往,如此高層次的互動,古德洛一定會固定各種證據,反覆認證與貼金。

這樣,古德洛才有底氣,言之鑿鑿的說:我有管直通特朗普,我與瓜伊多簽署了救國合約。

下一步就是錢。

記得大財團卡夫吧。

藉助卡夫財團的人脈和網絡,再許以未來委內瑞拉政權的特許開發,還能少得了上鉤的?這叫買空賣空吧?

大把大把的美金。

有軍費,又有大佬背書,瓜伊多的武裝力量還不手到擒來,計日程功?

古德洛的實力今非昔比,不可小覷。他成了反馬杜羅陣營的天上掉下的一個大明星。實力派。

然而,成敗同源,災難來得有點快。

04

還記得那位流亡少將吧?

阿爾卡拉少將58歲,是查韋斯兵變干將,查韋斯當權後炙手可熱。馬杜羅繼任總統後,權鬥敗北,不得逃亡哥倫比亞保命。不過,他在兩國邊境還有一股武裝。

少將的人生史不但黑,還有毒。當年,如日中天的阿爾卡多長期負責與國際恐怖組織的哥倫比亞左翼游擊隊毒品和軍火交易,在美國毒品市場黑錢沒少撈。你知道的,這貨是在美國通緝黑名單的。

既然美國支持瓜伊多總統,那麼手握武裝的少將,一旦投誠與結盟,那,是不是從此好人證就可以有了,就徹底洗白了呢?

然而,這是少將的一廂情願。

在瓜伊多臨時總統那邊也很難辦。

一方面,歲月艱難,自己空有總統名分,手裡沒槍何以對付馬杜羅的火箭大炮?不用說,多桿槍就多份保障。但與毒梟軍閥勾搭,也太爛了,必然有損國際信任。

這種矛盾,也是圍繞瓜伊多總統的權力鬥爭。

瓜伊多總統將古德洛介紹給阿爾卡多,是要古德洛重新整頓流亡武裝。

哪曉得,兩名老兵,一見如故,英雄所見略同。這兩個武人惺惺相惜,理出共識:武力才是出路。

2019年秋季,他們跑去向瓜伊多提議,要發起基甸行動,武力反攻:死士突襲首都加拉加斯,讓馬杜羅軍方盟友閃電崩潰,群起倒戈!

好刺激。瓜伊多目瞪口呆。

瓜伊多聽了,你猜會怎樣?

很簡單。與他們拜拜。

古德洛的方案完全是妄想,也太拿流民草寇當天兵啦。他們還有板有眼言之鑿鑿,有特朗普政府與哥倫比亞的軍援。

事實上,古德洛雖是美國人,屬下有安保公司,也提供軍事服務,但其行動似乎與美國的委內瑞拉戰略脫節。就阿爾卡多販毒案,美國政府就始終沒有放棄引渡。而哥倫比亞怎麼可能答應將自己拖入鄰國戰爭?

這玩笑有些大。

哥倫比亞政府要求阿爾卡德少將說明情況。誰知少將拿大旗作虎皮,指古德洛為中情局幹員。唉,這謊言太容易戳穿了。哥倫比亞政府又不是見不得中情局?

古德洛與美國政府並沒有合作關係。白銀公司承諾軍火、資金幾乎沒一個能到位。吃飯都沒著落。還美國政府支持?

哥倫比亞政府與中情局警告阿爾卡德與古德洛的同時,還封堵了他們武器資金渠道。

2020年3月,彈盡援絕的阿爾卡德少將終於熬不住了,主動投案,被美國緝毒局引渡到紐約受審。而在上個月,少將與馬杜羅總統一起被美國檢方起訴。這起案件據稱每年向美國運送250噸可卡因。

這才有了美聯社的獨家報道。

最最狗血的是,原本拒絕接受採訪的古德洛,竟然在美聯社報道發出後72小時內起事。

結果嘛,當然不出美聯社所料,一敗塗地。

這也是一起事前大肆張揚的陰謀計劃。委內瑞拉政府從3月下旬就知道了這個計劃。馬杜羅證實,「我們什麼都知道,他們吃什麼,不吃什麼,喝什麼。我們都知道。」

手下的兩個美國老兵被活捉。

干將活捉之後,古德洛一反常態接受採訪,鼓吹「推翻馬杜羅就是此刻」。

此前拒絕透露「客戶資料」的古德洛,甚至還公開一份存疑的瓜伊多錄音,內容沒提到武力行動,只有瓜伊多同意的聲音。古德洛聲稱白銀公司承攬了瓜伊多團隊2億1千3百萬美金的政變合約,為其謀劃武力推翻馬杜羅。

吃瓜群眾的美國國務院,卻拒絕接招。

甚至連與古德洛多有關聯的瓜伊多臨時總統,也親自否認「我和這些武裝份子沒有關係」。

根本沒人理他。古德洛,成了所有人的棄子。

古德洛你還是乖乖當私人保鏢就好,這種密謀叛變之事不適合你。

05

丹曼獲聘白銀公司之前,2009年就與古德洛在德國美軍駐地認識。白銀公司裡的大多數人,也都是這層關係的退伍軍人。

不過直到2019年秋,古德洛才再次聯絡丹曼,手裡拿著一份待遇豐厚的跨國短期合作協議。

「任務是在哥倫比亞-委內瑞拉邊境,為委內瑞拉流亡武裝提供戰技訓練與戰術規劃……」 2020年1月中旬,丹曼與同事抵達哥倫比亞。

丹曼所說基本上與入侵行動前美聯社的獨家報導、入侵行動後古德洛的說法相符。令人不解的是,提供訓練的丹曼為何會鋌而走險,親上前線?最後還被逮?

「我們最後接到的任務,是參與流亡軍的反攻行動。文件有古德洛、也有瓜伊多授權的親筆簽名。」丹曼說,「我負責登陸加拉加斯,率領團隊攻占機場……清空跑道,控制塔台,確保飛機降落的安全……其中一架飛機,用來載運你們的總統馬杜羅到美國。」

丹曼的口供被委內瑞拉政府解釋成暗殺行動。

人都在馬杜羅手裡了,還不想讓俘虜說啥就說啥?

現在,美國政府也得尷尬地面對「人質危機」,還扎紮實實被馬杜羅抓到到把柄,「美帝入侵」想不承認都難以分辨,那倆美國人算幹啥的?

06

委內瑞拉的兩個總統之亂,事實上,早已成為國際商機戰場。

先有俄羅斯瓦格納僱傭軍曾於2019年初低調赴委,並奉莫斯科之命,以軍事顧問之名,行馬杜羅保鏢之實。

此外,美國總統特朗普也有過自己的選項。

據媒體調查,瓜伊多自立為委內瑞拉臨時總統後,白宮確曾討論過派僱傭兵介入,支持瓜伊多。

起意人是艾瑞克-普林斯,黑水公司的創辦人。普林斯先是向白宮自薦,要替瓜伊多組織精銳兵團。

2019年9月,特朗普憤怒開走對委內瑞拉主戰的前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後,美國對介入委內瑞拉了無興趣,普林斯因此轉向。

不過,普林斯後來飛赴委內瑞拉,同副總統、馬杜羅的親信羅德里格茲面談。

路透社報道稱,黑水公司在伊拉克戰爭中臭名昭彰,但普林斯的姐姐,是特朗普政府教育部長戴弗斯,再加上其與軍界關係良好,直通白宮非難事。

但近年來普林斯的僱傭兵投資,已開始與其它國家合作拓展非州生意。背景有些複雜,普林斯的委內瑞拉密訪代表誰,是一大謎團。

相較於普林斯的實力,古德洛的白銀公司不但遜色很多,還頗為外行。

美國司法部與國務院先後表示:古德洛在海外提供軍事服務,事先沒有向國務院報批,聯邦政府目前正就白銀公司涉嫌軍火走私與僱傭兵行為進行犯罪調查。

有知情人士透露,古德羅本來自己也要用快艇加入委內瑞拉大反攻的,不料船卻在加勒比海拋錨。回到邁阿密後,古德洛又遇防疫封鎖,出境不得的他只好無奈滯留,坐看反攻成惡夢。

07

兩個總統之亂,遠因是委內瑞拉過去20年,已故總統查韋斯的社會主義改革與經濟崩潰危機,近因是2018年委內瑞拉總統大選的選舉無效爭議。

36歲的反對派領袖瓜伊多,以國議長身分宣布解除馬杜羅不合法的總統職位,在國會支持下成為委內瑞拉的臨時總統。

可憐的瓜伊多,這次重創政治聲望,實力虛弱,派系紛爭……一切不堪全暴露在世界眼裡。

「這與我無關,我認為這起入侵事件是馬杜羅政府的自導自演。」瓜伊多表示:「先別管這些政府宣傳的陰謀論了,這幾天的監獄暴動大屠殺死了40幾個人、加拉加斯街頭還有越打越狠的黑幫戰爭……這一切都是馬杜羅政府政權要垮台啦吧!」

這場失敗的登陸反攻行動,算是一波新高潮,但絲毫不改僵持之局。

兩個總統互相攻擊對方立馬完蛋,而經濟危機日盛,通貨膨脹難降,各種街頭抗爭與暴力衝突日烈,亂局照樣不可收拾,只是苦了那方百姓。

到如今,至少有500萬人離開了祖國,但還有2300人無法離開家園,對這一切毫無辦法。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