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為了連任,美國國會連國防都賣!

文:安娜的三千亂話

美國國防淪為國會盤中餐

提到美國國防開支,有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國防開支到底要多少管用?

不幸的是,很大一部分預算是以假冒國防的名義被侵占的。

它對國家安全幾乎沒有貢獻。

這些開支實際上是福利項目,但它不是給貧民窟的窮人,無家可歸的人,或者其他遭遇不幸的人。

20世紀70年代早期以來,美國國會對國防項目進行微觀控制,進入20世紀80年代後迅速發展。

第一,要求國防部採取具體行動。

例如規定羅蘭導彈中加入歐洲生產的的子系統不少於350個。

多次禁止五角大樓尋求M-1坦克發動機的第二供應商。

禁止軍隊將直升機維修基地從賓夕法尼亞州搬到得克薩斯州。

類似行為舉不勝舉。

1970年,國會提出了82項特定的行動;1976年增加到304項;1987年達到807項。

第二,不斷強制性調整國防預算中的單項產品生產。

1970年,國會在授權和撥款法案中增加或取消單項產品有830個;到了1976年攀升到1254個;到了1987年,達到3422個。

A-7攻擊機

A-7攻擊機是由沃特公司生產的高效亞音速攻擊機,在20世紀60年代後期投入使用,用於海軍和空軍的近距離空中支援。

然後到了20世紀70年代中後期,A-7攻擊機已經過時了。只有國民警衞隊還需要A-7攻擊機,而且只需要雙座教練機。

但是國會仍然在不斷為A-7攻擊機撥款。

這是為甚麼呢?

因為位於拉達斯的沃特公司、國民警衞隊、國會中有強大的拉達斯代表。這三方聯合體形成了一個鐵三角,他們都要求這樣做。

拉達斯代表團是國會中最大,也最有凝聚力的團體之一。它的成員有民主黨人喬治.馬洪,共和黨人約翰.托爾。

1981年7月,在國會眾議院會議上,該團體動機的純潔性受到了考驗。

眾議員托比.墨菲特提交了一份授權法案的修正案,將原來撥付給國民警衞隊的A-7攻擊機款項,轉移至購買更先進的F-16戰鬥機。

13架F-16戰鬥機的價格,相當於12架A-7攻擊機的價格。

更重要的是,F-16戰鬥機也產自得克薩斯

這是一筆各方都無法拒絕的交易。

沃特公司及其國會盟友的錢包受到了威脅。

果不其然,得克薩斯代表團反對這一修正案。

他們認為,與在得克薩斯生產F-16的通用動力公司獲得的蠅頭小利相比,保持沃特公司的運轉更有重要政治意義。

空中國民警衞隊也支持沃特公司在國會中的盟友,堅持要求履行合約。

國防部最終得到了他們想要的56架飛機,其中海軍得到24架A-7ES攻擊機,空中國民警衞隊得到32架A-7KS攻擊機。

浪費和濫用國防預算的行為比比皆是。

但是這些代價是要納稅人付出數以億計的美元。

盡管很難計算56架飛機帶來的具體開支,但是從軍事機構提交的分散資訊中,大致可以得出開支是5.75億美元,相當於今天的幾十萬美元。

國會如此事無巨細地參與國防預算的實施,不僅僅增加了國防開支,同樣也破壞了國防部、軍隊和承包商之間的有效管理。

預算中相互聯繫的各個部分被人為割裂開來。

例如,國會要求五角大樓購買額外的M-1型坦克,卻沒有增加其需要的保障性車輛。

額外增加航空母艦的數量,卻沒有增加依托航母的飛機數量。

如此種種視同兒戲的行為,嚴重破壞了國防的有效性。

利益鷹派遍布整個國防領域,包括大宗武器系統的研發和採購等。

只要我們看一下那些「油水部門」的撥款賬戶——建築、運營和維保賬戶,就會發現大量的開支正在岌岌可危淪為國會的盤中餐。

前參議員巴裡.戈德華特是國會中為數不多敢講真話的人。他毫不畏懼講矛頭對準了利益鷹派。

他對軍事及其熟悉,在退休後為《國際軍事雜志》寫了一篇文章。

他在文章中指責:國會導致了不穩定、無效率、拖延耽擱和混亂不堪。

越來越多的立法者把國防預算當做玩弄報答性撥款游戲的工具,他們的胃口越來越大。

但是就連戈德華特本人也是利益鷹派,前後不一致。

A-10攻擊機的故事與A-7攻擊機驚人的相似。

20世紀70年代末到80年代早期,空軍購買了大約700架A-10攻擊機。

後來空軍發現,F-16戰鬥機,不僅能夠適應相同的空中支援任務,還能夠有效執行戰場封鎖任務。

但是,與A-10攻擊機生產利害攸關的人竭力維護其生產。

龐大的紐約代表團及其有權有勢的頭目都幹涉採購項目。

軍事委員會的資深成員戈德華特給予A-10項目強烈支持。

但在1982年,他卻突然反對。

在一場聽證會上,他對在場將軍們說:我知道你們很多人都明白不需要A-10攻擊機。

但你們來這兒卻告訴我,需要這些攻擊機只是讓「某些人」感到高興。

最終,戈德華特用自己的影嚮力終止了A-10的生產。

當飛機的生產計劃即將結束的時候,問題來了。

一些國會議員和承包商試圖延長生產。

他們開始拖延,飛機的單位成本激增。

1980年空軍採購144架飛機,每架630萬美元。

第二年,採購60架,價格上漲到870萬美元。

1982年,採購20架,每架1005萬美元。

要將A-10攻擊機計劃的支持者撥付的3.57億美元全部花掉的話,每架飛機成本將達到1800萬美元。

同樣的案例,還有T-46教練機。

有人說,抱怨國會就如同抱怨天氣一樣於事無補。

國會議員們一致假公濟私,將民眾的金錢用於自己的連任。

迄今為止,他們已經將該體系運用的得心應手。

你看,美國政客,為了利益,為了連任,他們甚麼都可以賣!

包括「神聖」的國防。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