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衣庫,悄悄漲價了——媒體、輿論與價格

優衣庫

文:齊亮

01   媒體的話術

#優衣庫悄悄漲價#

這7個字,是這兩天的一條熱搜,閱讀已經達到2.6億。

簡簡單單7個字,讓人驚歎於媒體人操弄文字的能力。

漲價降價,原本是世間最正常的商業行為。但加上「悄悄」這個形容詞,就變得怪怪的。

像是在干一件見不得人的壞事。

任何一個腦子正常的人都能理解:漲價,不可能是一件大張旗鼓廣而告之的事情。給漲價加上「悄悄」,是多餘,是病句。

甚至有點陰險。

不信你感受一下:

小明掏出錢包。

小明悄悄掏出錢包。

小明打開了鎖。

小明悄悄打開鎖。

02    虛偽的自由

媒體的立場,一貫是敵視漲價的。

它們甚至喜歡通過輿論的力量去影響價格。

輿論壓力之下,商家認錯,恢復原價。這樣的新聞,已經上演過無數次。比如前一陣,豐巢的漲價,海底撈的漲價,西貝的漲價。都在媒體的輿論壓力下,公開道歉了。

媒體人信奉自由,卻不能容忍商家定價的自由。

但商家若沒有定價的自由,就像媒體人被砍掉了打字的右手。只是,沒有人在乎。人們只在乎自己的自由。

03    價格的陰謀

媒體和價格之間,有許許多多的故事。

媒體告訴你,一杯星巴克咖啡成本兩塊錢,卻賣二三十塊;一杯奶茶成本不足一元,賣十幾塊;一部蘋果手機成本兩三千,賣七八千。

驚人的暴利,貪婪的商人。

一個人要愚昧無知到什麼程度,才會寫這樣的新聞。但一個可悲的事實是:媒體人也許見多識廣,但往往是對市場最無知的一類人。

很多人認為這裡面有什麼陰謀,是為了收割流量,但上面羅列的那些新聞,學生時代我和朋友們其實也都相信。

那時候我們沒有讀經濟學,沒有認真的思考過關於市場經濟的知識。

沒有陰謀,沒有算計,就是單純的無知,於是說蠢話,信蠢話。

04    漲價的往事

昨天寫了一篇非常重要的文章: 極簡通脹史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在圖書館裡查閱了大量的資料。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關於通脹和價格。

羅馬皇帝們發行劣質銀幣,導致物價上漲,然後說這是因為商人黑心,於是搞價格管制,用法律打擊漲價的商人;呂后發行劣質的銅錢,導致價格上漲,然後說這是因為商人黑心漲價,用法律打擊漲價的商人;美國的大陸會議通過了增發貨幣的法案,物價飛漲,然後立法打擊黑心的漲價商人;國民黨濫發金圓券導致物價飛漲,然後蔣公子去上海打虎,打擊漲價的黑心商人。

是不是很有意思?

黑心商人導致物價飛漲,重拳出擊維護市場穩定。聽起來,是不是振奮人心朗朗上口的新聞好標題?街頭的賣報小童都可以喊的鏗鏘有力。

媒體這麼寫,是不是有陰謀,是不是為了收割流量?

我想到一件事情。當年看經濟學教科書裡關於「通貨膨脹」的解釋,看得一頭霧水。如果不是因為又去讀了大量的書籍,我其實搞不明白這個問題。那些譴責黑心商人漲價的新聞,也許我也會相信,或者半信半疑。

世上當然有很多陰謀和算計,但更多的時候,錯誤竟然就是因為:無知。

若沒有無知,即使是陰謀和算計,也騙不了多少人。

5   經濟的鐵律

關於價格,有一本很有意思的書,叫《四千年通脹史:工資和價格管制為什麼會失敗》。

讀這本書,你會看到,歷朝歷代,總是試圖讓人們享受高工資並降低物價。

嗯,多麼美好的願望,多麼善良的初心。

當然,永遠事與願違,永遠好心辦壞事,永遠用善意鋪就通往地獄的道路還樂此不疲。

一個個強大無比試圖改變經濟規律的王朝滅亡了。

但經濟規律,依然在那裡。青山不改,綠水長流。

06   巨嬰的思維

人是很難吸取教訓的。

嘴上說尊重科學。實際上該吸煙吸煙,該喝酒喝酒,該熬夜熬夜,該暴飲暴食還是暴飲暴食。煩悶抑鬱的想死,也不願意花幾百塊去看一下心理醫生。

醫學尚且可以蔑視,何況經濟學。

於是總是試圖訴諸輿論、法律或權力去干預價格。經濟學說價格是由供需決定的,但人們總想試試:也許是由槍桿子或筆桿子或者民意決定的呢。

也許是由我們不喜歡漲價的美好願望決定的呢。

也許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任何科學規律,不存在稀缺,不存在局限。我們想飛就可以振臂飛翔,我們一畢業就應該買得起房,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擁有毫無壓力並且永遠也不需要加班的體面工作,都可以和自己喜歡的明星戀愛結婚過上幸福生活,也許我們想要什麼就應該有什麼。

也許做一個巨嬰,也是一件快樂的事。

也許一切不符合我們「美好願望」的,就是錯的,就是壞的,就是隱祕的角落裡見不得人的惡,就需要被曝光,需要被批判。

優衣庫,悄悄的漲價了。

敵視漲價的巨嬰思維,悄悄的,停留在許多人的頭腦中。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