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7 月 5 日

陳建斌飾億萬富豪找不到對象,國產劇在「失真」道路上已越走越遠

口碑警匪劇《三叉戟》剛剛完結,陳建斌主演的另一部新劇《愛我就別想太多》就又緊跟上了熱播,還登上了抖音熱點榜第一。

原本以為又是一部優質劇集,但剛看了一集,皮哥就被劇中不靠譜的設定雷到了:

陳建斌飾演的李洪海是集團總裁,億萬富翁,叱咤商海,但年過40卻始終找不到對象,因為他覺得幾乎所有女孩兒都是在圖他的錢。

所以劇集一開始,單身許久的他就被鐵哥們潘粵明催趕著去相親。

比起《三叉戟》劇本的腳踏實地,這部劇實在是飄在天上,故事說白了還是「霸道總裁愛上我」,只是換成了老少配,陳建斌會演這樣的劇也是夠新鮮。

其實翻看這幾年的高熱度國產劇,這樣奇葩的設定也是屢見不鮮:

出身卑微,仇敵無數,卻能一路開掛逆襲,最後法天象地,無人可及;

或者生於豪門,卻身陷囹圄,歷經挫折後,終於又親手奪回了往昔榮耀;

又或者從底層打拚到行業精英,還被另一個精英瘋狂愛上,但親生父母卻來使絆,甚至無所不用其極;

原本我們說國產劇情節弱智,隨著時代發展,這些設定也在改變,變得隱蔽,變得曖昧不清,變得「技巧化」,只要是觀眾「痛點」,就一定得融合進去。

從過去侮辱觀眾智商,到現在無底線諂媚觀眾,最終的惡果就是塑造出了一個失真的世界。

一、失真的電視劇:從《都挺好》到《餘歡水》

在2019年熱播電視劇《都挺好》裡。

大哥蘇明哲,堂堂斯坦福畢業卻中年失業,找不到工作一度要去端盤子。

二哥蘇明成,混吃等死,不聲不響地啃老。

老爹蘇大強,各種作妖,折騰子女。

只有女兒蘇明玉,讀個無名師範,卻一路逆襲進了公司決策層,這邊撩著頂級廚藝的帥哥,那邊卻有一個死心塌地的男閨蜜高管。

在家裡,一邊給學霸大哥介紹工作,一邊被窩囊廢二哥毒打,還得照顧老父親,可謂能carry全家,也能吸收傷害。

這部劇的設定就是:男人沒一個好東西,女人十項全能。

《都挺好》對外說是一部現實題材劇,但故事主線其實是一部「女性特供」的「瑪麗蘇劇」。

在最近的電視劇《我是餘歡水》中,則顛倒了個兒。

這部劇的設定是:女人沒一個好東西,男人奮鬥不容易。

餘歡水的老婆,看不起老公,和前男友行苟且之事。

餘歡水的女同事,靠肉體上位,原著小說裡甚至把她寫成了「石女」。

餘歡水的臨終關懷志願者欒冰然,名字就是「然並卵」倒過來寫,而劇中的作用就是陪餘歡水吃飯,嘮嗑和旅遊。

而餘歡水,借著得癌症的烏龍,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職員(原著中他還是個禿頭男)變成了呼風喚雨的大人物。

為什麼這麼設定,因為《我是餘歡水》這部劇就是一部「男性特供」的「龍傲天劇」,也難怪它一開播就遭到女網友的抵制。

看懂現在電視劇設定的邏輯沒有?

叫做:看碟下菜,投其所好,毫無下限。

一部電視劇,觀眾喜歡看什麼,創作者就怎麼設定。

受眾如果是屌絲,那就安排點「扮豬吃老虎」的情節,滿足他們的YY心理。

受眾如果是腐女,那就男一男二「基情戲」安排,比如《陳情令》裡的「博君一肖」。

受眾想要真實,那就編排些妻子外遇、公司打壓的戲,當然最後一定得來通逆襲。

受眾如果是窮鬼,那就讓大富豪找不到對象,讓王子變青蛙,比如我們開頭提到的電視劇《愛我》裡陳建斌飾演的億萬富翁尋找純愛屢屢受挫,觀眾怎麼舒服它怎麼來。

過去是電視劇引領觀眾審美,現在是觀眾審美決定電視劇設定,這種本末倒置最後塑造出的是一個塗脂抹粉的「失真」世界。

二、失真的演員:窮到兜裡只一百萬

王傳君2015年有長達11個月的失業期,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那時自己彈盡糧絕,慌得要死。

隨後他補充道:當時的銀行帳戶只剩一百萬了。

何潔在5月5號的的直播中連線好友劉維,她說自己已經三個月沒工作了,要和丈夫養育四個孩子,壓力山大,北京已經容不下她的肉身,她計劃著逃離北京。

而僅僅在兩年前,她開著保時捷跑車造成交通擁堵還發文致歉。

黃曉明最近做客李佳琦直播間,也坦言過去別人求著他拍戲,現在他反過來求人家,可別人都去追逐小鮮肉了,他已無戲可拍。

曉明哥淚眼婆娑,一副家裡揭不開鍋的樣子。

可實際上的黃曉明擁有將近60家公司,年收入上億,一個香港的豪宅都過億。

演戲演多了的明星們一個個找到了「財富密碼」,那就是哭窮。

只有這樣才能拉近和我們這些韭菜的距離,讓我們感覺,哦,別以為他們有錢,其實他們過得和我們一樣痛苦。

你看,戲中的角色有討巧的設定,戲外的明星也有自己的人設。

注水的只是劇集,傻白甜只是設定,明星拿到的可是真金白銀,只有觀眾傻傻分不清。

三、失真的觀眾:100平以下的房子不叫房子

一個師弟畢業找我買房,我推薦給他很多性價比高的房子,他都看不過眼,還甩出一句:100平米以下的房子怎麼住人?

他的觀點代表了很多年輕人的心聲:

不住在三環以裡都不叫北京了,100平以下都不叫房子了,研究生不去個清華北大都不配叫讀研了,月薪低於1萬的都快被開除人籍了!

這就是當代影視劇培養下的後浪:眼高手低,心態浮躁,不能腳踏實地,幻想一夜暴富。

更別說如今不少女孩子在這種影視劇的影響下,開始崇尚「拜金主義」,只要能嫁入有錢人家,後半輩子便可衣食無憂,安心做「人上人」。

對於「要皮囊還是要內涵」這個問題,她們更是已經理解得非常透徹。

而當孩子看到這樣的劇,本該有的健康價值觀也會被扭曲。

比如皮哥昨晚在超市,身旁兩位小學生拿著手機刷到一對情侶的真實照片,女的精緻貌美,男的長相普通,於是兩個小孩子脫口而出:這男的一定很有錢。

在他們的下意識認知裡,因真善美而邂逅的純樸愛情已經很難再去信服。

他們更願意相信影視劇中那些最為露骨的愛戀,一個有顏,一個有錢,那才是最真實的,青少年成長過程中本該正麵塑造的價值觀,就這樣被這些影視劇帶偏了。

試想如果繼續這樣發展下去,任憑這些低劣三觀影視劇橫行,可能真會貽害無窮。

四、失真的世界:我們呼喚簡單的真實

真實的東西往往千姿百態,但也千瘡百孔。

在這個塗抹著厚厚美顏濾鏡的年代,這種真實往往被規避,因為它無法引流,無法變現,甚至很可能被人討厭。 

過去我們曾擁有過這種真實。

38年前的《牧馬人》讓人品味到愛情的本真——「我不管他教師不教師,在我眼裡他還是許靈均。他就是當上官,我也不稀罕,再放二十年馬,我也不嫌棄。」

36年前的《高山下的花環》讓人看到一顆純粹的赤子之心——「幹了這一杯,烈士陵園見」,「中國是我的,可也是你的!」

30年前的《渴望》則讓觀眾學會在平淡生活裡汲取簡單的快樂,正如歌曲所唱的那樣「希望還在,明天會好,歷經悲歡也別說經過了。」

事實證明,這樣的影視劇才會從好的方面影響一代代人的價值觀,也最令我們難忘。

其實在最近幾年裡,我們也在逐漸回歸這種真實。

比如2012年的《溫州一家人》,故事著眼於一個小家庭的生活變遷,以小見大,反映了一個時代的社會風貌。

比如2017年的《雞毛飛上天》,沒有流量明星,沒有討巧的設定,就靠著話劇的節奏,電影的品質,張譯的演技贏得了好口碑。

比如這幾天《隱祕的角落》爆火網絡,因為它讓我們看到一種真實:孩子的世界並非一塵不染,連章子怡都為它打CALL。

比如賈樟柯的電影對準中國的縣城,烏七八黑,一點也不美,有人就當面指責賈樟柯抹黑中國討好洋人,可賈樟柯依然要把這種殘酷的真實呈現出來,為弱者發聲

真實從未離開我們,即使在最黑暗的時候,依然有人在振臂高呼,只不過他們的聲音淹沒在了時代的聒噪之中。

當然,相比三十多年前的《牧馬人》、《高山下的花環》和《渴望》,眼下這些好作品只是泛起水花,希望有一朝一日他們可以翻起大波浪。

隨著演員限薪政策的推出,隨著國家對影視劇劣質題材的正面干預,隨著一批批的觀眾成長,塗脂抹粉的日子終將過去,影視圈會迎來撥亂反正的一天。

我們靜靜等待著。

來源皮皮電影

Translate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