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8 月 7 日

找尋真相 茍晶被頂替案的三篇文章

【1】@薦見

大家都在聊苟晶,我們換個視線,從故事的另一個主角來敘述下這件事。

邱家是濟寧的一個普通家庭,普通到幾代人都沒有走出濟寧。直到「印」字輩出了兩個人物:邱印水和邱印林,邱家在濟寧算出頭了。

要說這兩位來頭並不大。23年前,一個是濟寧市兗州區王因鎮鎮長,一個是濟寧市實驗中學的一名語文老師。

但這一個基層官員,一個重點中學的老師;一個政界,一個教育界。在山東,這就是家族的兩面旗。於是,在體制內,體制外,邱家就有了穿針引線的能力。足夠吃得開了。

有政界「邱印水」這塊招牌,濟寧實驗中學的頭頭臉臉就會給邱印林面子(所以當年實驗中心副校長,招生辦副主任才會給一個普通教師邱印林篡改學籍一路綠燈)。而有了”邱印林”這個身分,孩子考學,找老師,邱印水利用整個教育系統的資源替自己打點人情就變得很容易。

這是個天作之合。邱家發達改命的兩個定海神針,兩個撬動家族願望的支點。

邱印林是老實人、讀書人,也是為他的兩女一子操碎了心的好父親。就像大多數操心的小城父母,他終其一生,不過就是要幫子女能謀到一個安穩、可靠,又對家族有臉面的飯碗。繼承。

而在20年前這個邱家已經搭建好的普通又關鍵的小城關係譜上,實現這個已然不難。他的兒子邱通當上了濟寧公安局城區分局一個派出所的民警。他的大女兒嫁給了建設銀行的一名職員。

這條路正在按部就班地鋪就。兒子邱通在政法資源口的卡位,讓邱家的「小城關係網」編織得更為牢固和結實。

1994年-1997年,邱印林的小女兒邱小慧眼見就也要踏上這條已經為她的人生鋪好的道路上了。但她實在糟糕的成績成了唯一的障礙。

為了這個女兒的前途,邱印林必須出手。而這對邱家的關係網來說,也只是舉手之便。

你看,這就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城故事。

如果沒有「苟晶」這次的意外,這個家族故事裡的每個人物都有一個不斷升遷的進擊人生:

邱小慧女承父業,當了濟寧教師進修學校的一名老師;邱印林成了濟寧市實驗中學語文學科組長,十佳班主任、優秀教師,濟寧市五—勞動獎章獲得者,光環在身;邱印水從一名鎮長,一路成長為區政協副主席;邱通由一個派出所普通民警,當上了濟寧城區分局下屬派出所的副所長,如果不是病故,他可能已經成為所長。

如果沒有「苟晶」這次的意外,他們誰也不會想起23年前曾經集體作過的那次平庸又不起眼的小惡。這惡也不曾影響他們23年進擊人生的絲毫。

這個惡在廣泛的基層如此常見和普通。它幾乎就是小城中國的一個縮影。

而邱家為了這個多年前的小惡,付出了滅頂之災,失去了努力攀爬的一生,這更是一個中國故事的縮影

@陳迪Winston:其實現在很多人在共情邱家、主張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就是因為自己和邱家沒那麼遠、邱家和尋常中國人也沒那麼遠。體制在這國的占比非常大,以自己為原點沿著人際關係網出發多少能找到點和體制的牽扯。有便宜撈不撈?有捷徑走不走?罪惡感都被普遍性消解了,成了生存方式的一部分

 

【2】@盧詩翰

苟晶事件的處理結果出來了~

所有的質疑和炒作的說法我覺得都可以停息了,我大致描述下

1 確實存在頂替情況,確實是班主任女兒,確實去的北京的大學,即北京煤炭工業學校。

2 填志願這一段邏輯有點複雜,感謝科普,我現在理清了~

97年苟晶分數排名濟寧任城區理科308(總共1588人),超過了中專委培分數線,但是委培生要交挺多錢,所以苟晶放棄了,選擇復讀。班主任就讓自己女兒用了這個分數,改名苟晶,用了苟晶的檔案去上了北京煤炭工業。

【所以頂替出現在這個環節,班主任女兒用了苟晶不要的分數。但苟晶的檔案去了大學,第二年還怎麼復讀呢?騷操作就在這裡~】

98年,苟晶復讀過了中專統招分數線,於是服從調劑去了黃岡水利~

問題來了,一個人第一年去大學了,檔案都走了,怎麼參加的第二年考試呢?

所以苟晶在後來得知了班主任女兒頂替了她名字去了北京的大學後,下意識認為,自己第二次高考有問題~~~發聲也由此而來

但答案超乎所有人想像~

3   之前有人猜苟晶第一年被老師女兒頂替了所以沒檔案了,第二年是假考試~這個猜測錯了,包括網上其他的各種猜測,也全都錯了

因為~班主任居然在苟晶復讀時~又偽造了一份學生檔案給她,所以苟晶參加的第二次考試也是真實的~~~

假苟晶拿著真檔案去的北京煤炭,真苟晶拿的假檔案去的黃岡水利

(你們這太會玩了吧,網友的想像力還是太弱了~)

所以,有人說苟晶在說謊,我不太贊同~因為我們現在是上帝視角,在今天結果出來前,沒有任何一個人能猜到有這麼魔幻的操作。

而在當事人眼裡,她對當年分數和第二次高考就是有疑問的,她的視角估計是~「???咋還有個我存在,還上了北京的學校??? 」

你都能頂替了,鬼知道你還有啥騷操作啊。認為自己被暗箱了開始各種猜測,我完全理解。

應該責罰違規者,對揭開蓋子的人求全責備我覺得沒有必要~

4  另,班主任女兒先改名苟晶頂替,然後畢業後回來又調動戶籍和檔案改回原名,多次修改戶籍涉及多人配合,這次也全部被一波帶出來了。

和大家猜測的一樣,一個改名頂替,背後需要多人配合,這次是15個人全被帶出來。

PS:上次也是從上到下一波全滅,似乎代表了目前新的處理思路?鼓勵一下

 

【3】陳生大王

互聯網居民似乎最愛干兩件事,一是聲勢浩大地造神,歡天喜地,捧得對方善良無辜又偉大;二是聲勢浩大地殺人,指責對方髒心臟肺,連呼吸都是陰謀,出生就立刻回頭往他媽那兒狠窺了一眼。

今天被踩在地上的是苟晶,那些冷漠的留言看得我心中憋氣,快要發瘋,觀點基本是以下幾種。

1,「只不過別人借用了她不要的成績,更改了自己的人生!」

意思是犯罪分子環保又聰明?那咱們都別上學了,就當流氓,誰復讀咱們就搶誰成績。為什麼要用強盜邏輯,站在惡人的角度去譏諷受害者。

何況苟晶早就陳述過,不是她不要成績,是班主任當年讓她別填志願。即使她真不要,你也不能要。

2,「居然兩次沒達到本科線」,「居然好意思搞學霸人設」

對苟晶的成績,大家似乎都挺失望,但是成為一個受害者,不需要完美,也不需要優秀啊。

「長得這麼丑也會被強暴「,「這點錢丟了也要報警」,「分數只是上了中專而已啊」都是對對受害者的羞辱。
只要頂替和冒用的事實存在,那犯罪和傷害就是真實地發生了。

另外,我又仔仔細細重看了苟晶的微博,她除了提到曾考過一次區第四名,並沒有誇下海口自己直奔北大清華,學霸無雙。附加的幻想,其實大部分來自營銷號和網友們當初對受害者的完美化。

3,「向陳春秀道歉!滿嘴跑火車騙流量,搶走了陳春秀的熱度!讓她的事不了了之!」

陳春秀是另一起冒名頂替案的受害者。當年傷害她的是犯罪份子,如果今天她被敷衍冷處理,那傷害她的是執法機構,而不是苟晶。

如果必須人民時刻盯著,才有獲得一絲正義的機會,那真是一個可悲的社會。

至於罵苟晶做電商騙流量,抱歉,我找了很久,並沒有找到她的店鋪和品牌,也沒看到她藉機宣傳。

苟晶是毫無瑕疵的嗎。當然不是,這麼多年過去,記憶會變形,會誇張,會模糊。她說出了她記得的事實,這裡必然有失真的成分。

最最最重要的是,犯罪到底有沒有真切地發生。只要發生了,那就不是反轉。

永遠不要輕易責備受害者,畢竟,事實往往如剃刀鋒利,旁觀者卻只覺一陣遠遠的鈍感。再試問自己,誰又潔白無比。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KoreanJapaneseChinese (Simplified)
向上滑動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