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強:揭秘歷史真相 細說從前(24)

袁世凱

「在我的生命盡頭,我希望我蒐集到並在隨後向讀者推薦的、在我們國家經受的殘酷的、昏暗年代裡的歷史材料、歷史題材、生命圖景和人物,將留在我的同胞們的意識和記憶中。這是我們祖國痛苦的經驗,它還將幫助我們,警告並防止我們遭受毀滅性的破裂。——亞歷山大•索爾仁尼琴

晚清秋瑾遇害,舉國嘩然,矛頭直指清政府,大批報紙發出抗爭聲,《申報》有關此案文字達三萬多字,許多報紙直斥官府罪惡,稱為「秋案冤獄」。除報刊外,許多人在憤怒中直接發電報給清政府,痛斥皇帝,謾罵聲在此後幾年間一直鋪天蓋地,直至清朝覆亡。但值得尋味的是,沒有報社因此關門,沒有人因此被捕。

《蘇報》案是晚清大案,鄒容的《革命軍》被視作革命第一檄文。但現在看來,《革命軍》重口號少說理,《蘇報》同樣如此,公然罵清朝皇帝「戴湉小丑,未辨菽麥」,並刊登「殺盡胡兒才罷手」、「借君頸血,購我文明,不斬樓蘭死不休,壯哉殺人」這樣的文字,結果卻過了一個半月才被查封,言論真不自由嗎?

1912年,民國政府準備向四國銀行團借債,23歲的戴季陶在《民權報》上寫下24字短評,其中有「唐紹儀愚民,殺!袁世凱專橫,殺」二句,前者是國務總理,後者是總統。兩天後,巡捕房拘捕了戴,並準備以「鼓吹殺人」罪名提起公訴。被戴聲討的國務總理唐紹儀竟致電上海,表示「言論自由,為約法所保障。」

1914年,民國最牛大師之一的章太炎,因不滿袁世凱的獨裁統治,遂前往總統府去大肆叫罵,並砸了總統府的傢俱。而袁世凱只是將其軟禁在龍泉寺,並每月提供五百大洋作為生活費用,同時親自手書下人八條保護準則,其中包括:「飲食起居用款多少不計」,「毀物罵人,聽其自便,毀後再購,罵則聽之」等等….

袁世凱

袁世凱死後,北洋政府進入段祺瑞時代,在討論廢止《報紙條例》的國務會議上,有人擔心大家隨便說話會亂套,反對言論自由,時任總理段祺瑞拍板放開報禁,並要求內務部對各省市地方政府發通告,表示「現在時局正適合充分表達民意,發揮輿論作用,此前所查禁的各報一律解禁」。

民國期間,儘管段祺瑞開放報禁,但還是出現了兩次報人流血事件,土匪出身的張作霖和張宗昌殺害了兩個著名報人:《京報》社長邵飄萍和《社會日報》主筆林白水。但他們的方式是「只殺報人,不封報館」 ,因為他們認為,殺人而不封報就不算摧殘輿論 。換言之,土匪出身的他們把摧殘輿論看得比殺人還惡劣。

現在稱「民國黃金十年」,其實回頭看看,還真是這麼回事兒,國家蒸蒸日上,輿論言論自由,新式學堂講武堂遍地開花,青年人對國家對民族充滿希望,出國求學者也大多是為了學成以後可以報效國家為目的,總統下野也是回到故鄉成為鄉紳或寓公。

上世紀30年代,何應欽任湖南代省長,有年清明去岳麓山掃墓。當時官方要求報導標題為《何省長昨日去岳麓山掃其母之墓》,某報不滿,把標題改為《何省長昨日去岳麓山掃他媽的墓》。這個故事後來也被安在蔣介石頭上,多了個「蔣介石掃他媽的墓」的版本。但不管哪個版本,報館都沒被封,編輯記者都沒被抓。

真實的蔣公 是傳統文化的堅定捍衛者,提倡禮義廉恥,四維八德,致力於復興中華文化。蔣同時具備民主思想,言論相對自由開放,魯迅、傅斯年等一批激烈反對政府者能得善終;郭沫若曾發表激烈的反蔣文章,仍在抗日中得蔣重用;李敖言談狂妄,無中生有地誣蔑蔣,就是關在牢裡,吃好住好有會客看書的自由。

1920的中華民國國慶,毛澤東發表《反對統一》一文,提倡各省自決自治,只要省慶不要國慶。毛還指出,妨礙各省自治的,並不是各省督軍,而是人們期望統一的心理,根本否定中國人的集體主義傳統和對統一的渴望,甚至直言不諱要「解散中國」!毛並未因此言罹禍。

當年,左翼作家瞿秋白、周揚、茅盾、巴金、郁達夫、老捨、葉聖陶等(其中不少是共產黨員)都不斷公開在國民黨統治區發表作品,中共控制的左聯還先後辦了十幾份刊物,如《文化批判》《太陽月刊》等。抗戰期間,中共的《新華日報》一直在國民黨統治區出版發行,宣傳其政治主張。

2012年09月16日首發于大紀元網站,署名張東園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