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川普為何即將大勝!

川普

文: worldpupil111 

一位BLM運動參與者

上面的照片,顯示了前幾天這位BLM運動支持者的遭遇。

這張在社交網絡廣泛流傳的照片攝於8月24日的華盛頓特區,主題是BLM抗議者逼迫餐廳外坐者的顧客一起揮拳喊革命口號,以示對他們革命事業的聲援。當這名女性表示拒絕,這些抗議者舉起拳頭包圍了她,並大聲斥責她是「白人至上主義者」。

這個事情之所以詭異,因為這名被圍攻的女性,恰恰是BLM運動的支持者。她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自己參加了幾週的革命運動。這次她之所以沒有配合,因為她認為這群人強迫她喊口號是不對的。結果,她差點被自己參與的BLM運動給暴力了。

這樣的事情並非個例。

一位資深驢黨支持者

還記得這對密蘇里州聖路易斯市的McCloskey夫婦嗎? 6月28日,當300多名BLM騷亂分子闖入他們居住的私人社區時,他們持槍阻止這些人靠近他們的私宅。

本來,在美國持槍自衛權是受憲法第二修正案明確保護,但兩人被聖路易斯黑人檢察官指控犯有非法使用武器的重罪。這個荒唐的指控在各界壓力下,最終撤銷。

和前面一樣,這二位律師一直是民主黨的支持者,多年來都是給民主黨捐款。結果,差點被他們支持的一方給消滅了。

在前幾天的共和黨大會上,McCloskey夫婦表示了他們對川普的支持,他們認為民主黨做的事情,是「保護犯罪分子、傷害誠實公民」。

他們為什麼這麼說?

一位黑人嫌犯的母親

黑人嫌犯弗洛伊德在驢黨的包裝下,搖身一變成為「反種族主義」的英雄。那麼,這次黑人Jacob Blake被槍擊事件是怎麼回事呢?

Jacob Blake被警察開槍,美國媒體是鋪天蓋地「手無寸鐵」、「處決式執法」、「當著三個孩子」的煽情詞彙。但最關鍵的問題,卻被迴避了:

警察為什麼開槍?

看過完整視頻不難發現:Jacob Blake無視警員多次要求,還沖向汽車裡面,然後警員開槍了。

無論什麼膚色,在美國有個常識,警察查問或拘捕時,要雙手舉起乖乖配合,任何反抗、逃跑或異常動作,都很可能被警察視為拘捕而射擊。

警察每天遇到很多高犯罪群體,神經普遍高度緊張。而在普遍持槍的美國,問個話就可能遇到對方直接掏槍扣扳機,警察會怎麼反應,自然不難理解。

記得前段時間看過一個視頻,一位亞裔留學生在被多名警員槍指時,竟然無知地把手伸向口袋,後面就被射擊了。

事實上,大多數黑人群體也是理性的,但在1960年代平權和近年來BLM運動的嬌慣下,少數年輕黑人形成了一種劣質觀念,以與警察對抗為榮,這成了一種很難解決的社會頑疾。

視頻中這個Jacob Blake拒絕警方要求,並沖向車輛裡面,被當事警察槍擊不足為奇,這是自己作死。

這樣的事情,如果被槍擊的白人,根本不會有媒體關注,更不要說什麼抗議和暴力活動了。當事人Jacob Blake母親接受CNN採訪時,腦子非常清醒。

Blake母親譴責有人藉著他兒子的悲劇搞打砸搶,說這些暴徒是disgusted,並很遺憾錯過了川普的電話,對於川普作為這個國家的領秀很尊敬。

CNN的主持人唐檸檬沒有聽到期盼的答案一臉失望,理智的黑人越來越多了。

 

現在離2020大選還有二個多月,上面的三位當事人,代表著影響大選結果的重要群體:BLM運動的支持者、傳統驢黨的支持者、黑人群體。不難發現:

BLM參與者成了運動的受害者 ;

驢黨支持者成了川普支持者;

黑人原來也可以不支持驢黨。

這些意味著什麼,讓我們看下

美國大選核心議題

目前美國社會人們普遍關心的話題,按主次排序有以下四個方面:經濟發展情況;法治與秩序問題;外交與國際事務;種族歧視問題。

作個簡單剖析

1、經濟發展情況

正常人都要過日子,並希望通過努力,能夠過得更好。

即使在疫情的大肆砸盤後,道瓊斯、納斯達克指數也在沖頂,美國經濟強勁復甦的勢頭已經明顯。有人說,這是貨幣寬鬆的結果。我說,你是拿著同樣的錘子到處敲。從津巴布韋到委內瑞拉,世界上很多國家貨幣寬鬆,結果怎麼樣?

從理論上說,貨幣寬鬆會對股市這樣的短期經濟指標有影響。但美國經濟活動還有三個更重要的指數,就是CPI、非農就業和小企業景氣指數。小企業是社會經濟活動的關鍵微循環,如果小企業不活躍,經濟就會走下坡路。

奧巴馬當政8年,好聽的幸福的話說了無數,最後卻是幾千萬中產階級淪為吃福利者,人們日子越來越難。川普上台後,禁高危國人入境,修邊境牆堵失血點,減稅減政降企業負擔,創造了數十年來最輝煌的經濟成就,小企業主信心指數到了歷史高點,這讓那些在象牙塔里面忽悠為生的經濟學家們情何以堪。

在此強烈建議,學經濟學的研究生、搞經濟研究的教授博導們,不妨先去開個豆腐店體會一下真實的經濟活動,這可以使你的百萬字巨著更有可操作性。

2、法治和秩序問題

秩序是人類的第一需要。

歐洲大陸理想主義橫掃美國,使得美國走向分裂,在奧巴馬當政的八年期間達到頂峰。很多人說川普使美國分裂,這是典型的本末倒置。你是因為發高燒才去醫院,還是沒事去醫院發了高燒?

恰恰是驢黨和奧巴馬不斷強化族群鬥爭意識,導致了美國社會的嚴重撕裂,而傳統建制派共和黨的軟弱無能,使得政治素人川普得以上台。

近些年Antifa運動肆無忌憚,而黑人嫌犯引發的BLM運動在數十個城市到處打砸搶,受害者眾,從被殺害的70多歲的黑人老者、5歲多的白人小女孩,還有被打得人事不省的司機路人甲,例子比比皆是。以為能跟著驢黨支持的BLM運動搭順風車的華人群體,也是損失慘重。週二晚上,在威斯康星州基諾沙BLM騷亂中開槍自衛的17歲年輕人裡滕豪斯,竟然被指控為一級謀殺,實在是黑白顛倒。

其實,支持這些激進運動的DeepState,早就為了權力不擇手段了。從川普上任前的班加西慘案、服務器門、竊聽門,到川普上任後查無此事的通俄門、精心設計的福臨門、搞混水的通烏門、稅表門,DeepState沒有一天在幹正事。

再這樣搞下去,華盛頓、林肯這些不夠完美的建國先賢都快給打倒砸爛了。

3、外交與國際事務

對於美國來說,最麻煩的是中東。

中東是人類文明的源頭,作為各種宗教、民族和種族衝突的混雜地,現代經濟血液石油的關鍵產地,中東就是一個完美的火藥桶。

前有小布什四年強硬到處打仗,後有奧巴馬八年革命到處點火。使得中東動盪不止,ISIS發展壯大,走向失序。最搞笑的是,風度翩翩滿嘴漂亮話卻軟弱無能的奧巴馬,說ISIS會是長期的問題。

川普上台後中東政策明確:先消滅ISIS,盡可能撤出美軍,但同時又推進中東和平。這幾項看起來幾乎不可能的任務,川普幾乎是兵不血刃的完成了。在這個過程中,川普展現了優秀政客的方向感和行動力。簡單來看,他有二條主線:

一是堅定地支持中東唯一的發達文明國家–以色列。和奧巴馬時期打壓以色列不同,川普不僅兌現諾言,將大使館搬到了耶路撒冷,還加強了和以色列的全方面合作。

結果呢,並沒有看到那些國際問題磚家預言的聖戰和混亂,而是等來了色列和阿聯酋的和平條約。這可以說是外交史上的奇蹟,當年薩達特是打完大仗後再籤的,相信後面會有越來越多的和平條約出台。

二是堅定地打擊中東伊斯蘭革命的輸出國–伊朗。和那些所謂的新保守主義好戰派不同,川普並不尋求戰爭,而是更重視劃定紅線和封鎖,加上有效的斬首行動。

這種低成本的做法,使得伊朗教士的資源被快速消耗,而消滅金字塔式權力架構的頂層關鍵人物,對於伊朗伊斯蘭革命運動是致命的。

道理很簡單,中東伊斯蘭世界崇尚強人,拳頭比講道理好使。教士們靠運動上位,在運動中保權,國王明顯比教士靠譜。伊朗人要是當年跟著巴列維國王而不是霍梅尼鬧革命,現在肯定不止小康了。

巴勒斯坦獲得了大量國際和地區援助,如果把阿拉法特、阿巴斯們在法國、瑞士銀行和買武器的錢,直接發給巴勒斯坦人,他們早就過上溫飽日子了。其實,他們最羨慕的,是當年留在以色列的兄弟們。看看,他們努力消滅的,卻是他們期望生活的社會,這個仗打個什麼勁?

其它地方的未來,參考中東。

4、種族歧視問題

現在黑人總是以受害者自居,很多白人因為美國黑奴的歷史而同情心氾濫,條件反射地認為社會歧視黑人。但追溯歷史,就要放在當時的歷史條件去考慮。

有位黑人大明星曾​​經尋訪非洲的祖居之地,一時感慨,多虧當年爺爺的爺爺的爺爺被賣到了美國。這是句大實話,美國黑人的先輩多是被非洲的奴隸主或酋長賣掉的,如果這些黑人留在非洲本土,命運只會比去美國更慘。被賣到美國,是當年他們祖先最不壞的選擇,也讓後代走向了文明。

所以,歷史上的黑奴史,和現在社會是否有歧視黑人的問題,二者本質上並沒有關聯。

而黑人在美國,更是獲得了世界各地最好的發展機會。黑人占美國總人口的13%,不談那些醫生、工程師等技術崗位,在最重要的社會管理方面,從黑人議員、黑人市長、黑人部長到黑人大法官,甚至在美國這個白人多數的國家,還有黑人當了二任總統,這是哪門子種族歧視?

看看平權後的南非,白人佔10%,黑人佔90%,現在南非白人還有任何的發展機會嗎?那裡才是妥妥的種族歧視,不過是逆向的,落後歧視先進。

所以,無論從法律還是實踐,美國並不存在系統性的種族歧視。所謂對黑人的種族歧視問題,是驢黨政客、媒體和教育界大肆渲染的結果。

而現在加州紐約等地正在推動的平權法案,恰恰是在以反種族歧視之名推進種族歧視,這是多麼詭異的一幕。

目前美國社會的主要問題,是驢黨和知識界合作推動的政治正確教,這是近百年來世界平均主義運動的結果,產生了逆向歧視的惡果:

懶惰者對勤勞者的歧視;

愚蠢者對聰慧者的歧視;

野蠻者對文明者的歧視;

違法者對守法者的歧視。

於是,有了這麼多荒唐的做法:非法移民不非法叫無證移民,可以有駕照,可以享受福利,甚至在推動投票權。上學、就業名額按照種族分配,重視教育、成績好的華人被打壓。性別混亂,男女同廁,紐約規定了31種性別,而FACEBOOK上有56種性別,說錯了就是歧視要罰款甚至坐牢,……。

這真是索多瑪的世界。

小結

2016年,奧巴馬旗下一個野心勃勃的二流政客,慘敗於政治素人川普。那時,正常思考一下不難判斷:

是奧巴馬時代強調種族意識,使得社會撕裂衝突嚴重,導致了川普的上台;是奧巴馬時代推動福利大鍋飯,​​使得經濟形勢惡化,導致了川普的上台;是奧巴馬時代對內亂來對外軟弱,使得盟友離心敵人囂張,導致了川普的上台。

美國人已經在2016年拋棄了奧巴馬,他給誰站台誰就輸。那麼到了2020年,拜登這個奧巴馬旗下一個平庸低智的三流政客,能夠戰勝漸入佳境的川普嗎?

老川這幾年業績斐然,共和黨的基本盤相當穩固,支持率一直在90%以上。象黨內部雖然跳出來一些人號稱支持拜登,但這些人本身,不過是打著新保守主義旗幟的驢黨成分子罷了,翻不起什麼浪花。

現在如火如荼的Antifa和BLM革命運動,讓傳統的驢黨支持者感到了切膚之痛,不斷轉向支持象黨,黑人對川普的支持率也是遠超2016年。甚至,連通常支持驢黨的警察工會都轉向了川普。那麼,我們不妨設想一下:

上次選舉人票306張,這次有多少?

加州紐約等深藍州,會有多少翻紅?

後四年聯邦法院還會更換多少法官?

多少DeepState官僚會被送進監獄?

但是,這些數字不僅取決於各自的支持率,在一定程度上還取決於驢黨的作弊能力。越來越激進化的驢黨,不僅在這二個多月,而且在大選失敗後,也不會安生。

2020美國大選,決定歷史走向。

來源     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