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好文!看圖說話:川普連任在即

美國

前言

這幾天美國秩序混亂,各種信息混雜。有讀者希望看到這方面的解讀,那我來提前預測一下年底大選結果。

  直接的結論,涉及三個基本問題:

  1、騷亂中的背後勢力

  2、疫情數據的另一面

  3、影響大選的三個群體

  一家之言,謹供參考。

前文說了,BLM是黑人的種族主義組織,ANTIFA是白人的無政府主義激進組織。近年來,這二個組織橫行美國各地和歐洲大洋洲,但始終未被嚴厲打擊,說明其背後有強大的勢力支撐。  

這次弗洛伊德案件,本來走司法流程處理即可,示威遊行也是例行正常活動。但在BLM(黑人種族主義)和ANTIFA(白人無政府主義)泛濫的美國,幾十個城市同時發生打砸搶活動,暴力如此猖獗,長期無法平息,實在匪夷所思。  

已經暴露出來的信息讓人震驚,我們來梳理一下

~1~

騷亂的背後

警方在騷亂現場,截獲運送暴徒的大巴

大巴里裝滿了球棒、磚頭、斧子等凶器

有暴徒被認出,幕後指使者付200刀

Olivia Hull從底特律坐大巴到Gr Rapids

街頭張貼的革命青年招募廣告

索氏的開放社會基金遍布全球

白左們大喊BLM

黑命貴,別人的命賤

他們自以為是的愛心

卻把黑人群體永遠固化在幼稚態

在BLM理論的保護下

黑人青年習慣性捲入打砸搶

白天抗議,晚上搶劫

順手打砸破壞發洩情緒

搶了砸了還不過癮

再來一把火,展現他們的愛

騷亂搞這麼大

很多重要人物牽涉其中

騷亂源頭,明市議員提議撤銷警察局稱警方的工作應是「同情的、非暴力的」明尼阿波利市的晚上是這樣的

明尼蘇達州總檢察長支持ANTIFA支持打砸搶的人,主持了案件調查

紐約市長白思豪女兒基亞拉因為參加暴力活動被捕

市長卻說,我為她感到驕傲這樣的市長,會把紐約帶向何方

人民選出熱愛暴力犯罪的市長
紐約的晚上是這樣的

拜登多名手下去保釋被捕的騷亂者組織者發給騷亂者的法律援助卡片

這種事怎麼能少了前總統奧巴馬看到這麼多年輕人情緒高漲,讓我充滿希望2013年與華盛頓ANTIFA頭目愉快合影

奧巴馬女兒馬利亞接過革命旗幟參與巴爾的摩ANTIFA高層會議

巴爾的摩在美國以貧窮、腐敗出名佩洛西她爹在此當過十二年的市長

到了巴爾的摩的黑人區感覺就像到了奧馬爾的母國—-索馬里

面對洶湧而來的抗議人群華盛頓市長穆麗爾·鮑澤非常活躍

她把外州來支援的國民警衛隊趕走並要求聯邦執法人員和軍隊撤出該地區

把道路刷上BLM革命標語還要取消宵禁,白宮對人民開放

鼓動人們搞出史上最大抗議華盛頓的晚上是這樣的

有網友把18個最亂的城市列出清單

不要驚呀,這些城市全部是驢黨的地盤:明尼阿波利斯、紐約、洛杉磯、費城、西雅圖、亞特蘭大……  

事實上,絕大多數的黑人不會參加打砸搶,愛害者的家人也多次發聲,堅決反對暴力行為。絕大多數的白人也沒有種族歧視。但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任何群體都有一小部分邪惡的人,就需要法治的強制。  

執法嚴格的地區,有抗議,但暴力活動就少。而縱容甚至鼓勵犯罪的地區,抗議就容易變成暴力活動。  

美國特色在於自治和分權,日常的治安權屬於州權。各地的治安問題,負首要責任的是州長和市長。但為什麼藍州的驢黨要這麼搞呢?
  如果你還不能得出判斷,那我直接說了吧。驢黨的期望,就是一個字「亂」,沒有亂要製造亂,有小亂要搞成大亂。總之,越亂越好。

就像前文那個黑人小哥說的:這次騷亂的本質,就是在驢黨的地方,驢黨的領導者和幕後金主,縱容、組織、指控、策劃了對本地的打砸搶,黑人被利用了。

如果把眼光放遠一點,你會發現,從1967年底特律、1968年的芝加哥、1991年的洛杉磯、2014年的弗格森 、2015年的巴爾的摩, 歷次騷亂重災區都長期在驢黨管理下。  

這次美國大騷亂,有以下三個特點:

1、騷亂集中發生在驢黨管理區域;

2、驢黨政客深度捲入,把正常的和平示威搞成騷亂;

3、驢黨政客直接煽動,讓騷亂更嚴重更持久。  

那麼,他們的目標是什麼,就是製造仇恨:1、種族仇恨;2、川普仇恨;3、警民仇恨。

從表面上看,在媒體、娛樂圈和知識界的推波助瀾下,驢黨的策略還是相當成功的。不過,前段時間水深火熱的疫情,怎麼突然就被遺忘了?

~2~

疫情的另一面
  

疫情的文章,前面寫了很多了。  

根據美國的自治和制衡規則,和治安權一樣,防疫權也屬於州權。也就是州長和市長要對本地的疫情負責。  

美國的數據特別有意思,如果看《紐約時報》,他們排出了十萬個名字

簡單不,震憾不?  

真的是傳播學的高手啊。一般人的直覺反應是:死了這麼多人,簡直是一片混亂。但數據不分析,價值等於0。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我們來看更多。  

先來一個死亡總數對比

天哪,今年這麼嚴重的疫情,1-4月美國死亡的總人數61萬,而2018年同期的死亡人數是63萬,竟然少死了近2萬人。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新冠病毒讓美國人延年益壽了?

再來一組病毒的各州死亡數據  

下面是2020年4月20日數據

十個藍州1億人,死34626人;十個紅州1億人,死2626人。難道,這病毒是定向攻擊藍州?  

過了一個月,又有網友統計

四個藍州5100萬人,死43679人;四個紅州7200萬人,死6987人。最離譜的,當然是紐約州了。  

下面是截止6月6日的各州死亡率對比

死亡率超過千分之一的都是藍州,紐約州的死亡率更是引領全美。同樣的新冠病毒,在紅州藍州導致的死亡差異如此之大。《紐約時報》怎麼只顧煽情,不深挖一下原因?  

舉幾個曝光的事情。紐約州強制養老院接收感染的新冠病人,造成養老院高齡人士的大量死亡。紐約州把感染的新冠病人送到醫療船,那裡本來是計劃收容醫院的普通病人給新冠病人騰出床位的。華盛頓州承認把槍擊死亡的感染者也納入新冠死亡統計……  

有人說,加州也是深藍州,這次不是做得挺好嗎?大瓜來了,加州Riverside郡警長爆出,加州州長Newsom每天從墨西哥用直昇飛機運進20個新冠病人,把他們送到不同的醫院。懶得舉例了,相信後面會有越多越多的蹊蹺事情被曝光。
  

藍州努力把疫情搞大,這是想幹嘛?

回頭看,這次美國疫情有三個特點:

1、同一個病毒,藍州的死亡率遠遠超過紅州;

2、驢黨正在努力把疫情做大做強,讓疫情繼續;

3、驢黨在疫情初期反對封閉,在疫情受控後又堅持封閉,反對開工。  

對比一下蠻搞笑的,前幾天藍州是想各種辦法擴大疫情,找各種藉口不開工。弗洛依德案子一來,所有的防疫隔離措施一下子都不管了,全力鼓動上街和騷亂。驢黨為何如此不擇手段的瘋狂?  

因為老川實在太生猛了

~3~三股力量  

不同的觀念組成不同的社會。從左到右,是思想認知的深化過程,通常是個單行道。也就是說,美國傳統的保守右翼,其觀念相對穩定,對川普的支持也是穩定的。那麼,決定2020大選結果的,是中間的搖擺群體。  

但現在驢黨很慘,因為他們的基本盤出了問題。支持驢黨的,主要有三股力量:黑人、女性、年輕人。(註:拉丁裔、亞裔主要在深藍州,選舉人票相對固定。)  

先說黑人,川普和黑人群體的關係一直不錯。

他曾經有個黑人女朋友,是個混血,記者採訪她,對川普評價很好。

便說一句,川普的審美很好。看到VOGUE主編說奧巴馬那位是美女,我真懷疑那個主編腦子裡是什麼。這位黑人小哥和我一樣地困惑。

再來一些圖片,

你覺得川普是種族主義分子,或是白人至上?和左媒宣傳的正好相反,黑人精英是普遍挺川的。

驢黨現在壓力山大。因為驢黨一直以黑人利益代言人自居,把GOP描述為種族主義,黑人群體也一貫是驢黨鐵票倉。

票倉到什麼程度,前文說過各族群的投票率,再看一下

奧巴馬時代,黑人對驢黨的支持率達到了驚人的98%,就算到2012年依然保持90%以上的超高支持率。
  

但川普上任後,推動修邊境牆,整治非法移民,減稅砍法令,這些公共政策的調整,使得就業機會大大增加,最受益的其實就是黑人(包括拉丁裔)群體。因為大量非法移民的湧入,對於教育程度低的黑人是最直接的衝擊。  

川普當政近四年,黑人的失業率達到了歷史新低,平均收入有相當提升。2019年底曾有調查,黑人群體對川普(共和黨)的支持率達到了數十年來的頂峰—-38%。  

眾所周知,決定總統大選的,並不是紅州和藍州,而是幾個搖擺州。黑人的命並不重要,但黑人的選票對驢黨很重要。如果得不到黑人85%以上的選票,驢黨就肯定完蛋了。
  

再說女性  

女性通常來說偏感性,這對於理解公共政治不是優勢。女權運動ME TOO作為川普的堅定反對者,本來是站在驢黨一邊。但近期發生的事情,直接給女權組織啪啪的打臉。  

前些天拜登被控性侵,他的前參院助理雷德說,有一天辦公室裡四下無人,拜登把她推到牆上,用手指侵犯她。

這個事情,雷德當時已經向國會人事部門報案,並且有人證,有兩三個雷德的朋友和家人說他們記得她當年曾說過這件事。但驢黨什麼態度呢?沒看到、沒聽到、不知道、不表態。

拜登這是老毛病,已經多次被女性投訴,包括內華達州前眾議員露西·弗勒絲(Lucy Flores)公開指責,拜登在2014年她競選該州副州長時到內華達幫她拉票時,行為不端。

拜登的劣行是一貫的、公開的

對比卡瓦諾大法官任命時,一大堆的三無指控。現在還有誰能夠記得這位從天而降的福特教授?

女權分子尷尬了,說好的Believe Women呢,怎麼放在拜登身上就不適用了?看來所謂的女權,也是因人而言,明顯的雙重標準和虛偽。

所謂女權,本來就是很搞笑的事情。既然男權代表了不公平,那怎麼再能搞出一個女權?  再感性的女性,現在也不得不考慮一下自己的處境。如果支持拜登上位,那後面被侵犯了,被完全無視,算不算自己活該呢?
  

再說年輕人  

年輕人,特別是大學生。各種費用都是父母和他人(公共教育的費用來自納稅人)支付,還不知道掙錢的辛苦,不當家不知油鹽柴米貴,容易被拯救地球、消滅貧困、人類進步等美好的口號所吸引。    

現實生活中,年輕人最喜歡的就是一切都免費,免費吃喝、免費上學、免費醫療……,比如,一位黑人兄弟死了,其它黑人兄弟就去超市「零元」購,他們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但在驢黨裡面,最對年輕人胃口的,不是拜登,而是桑德斯和AOC。桑德斯屬於民主黨中的極左派,2016年初選中桑德斯獲得了23%的支持率超過希拉里,在其法律顧問和驢黨數據總監遭遇意外死亡後,桑德斯退選了。

今年桑德斯4月就退了,看來是驢黨高層實在受不了他對選民的分流。接桑德斯班的AOC,核心訴求就是加稅,免費住房、免費教育、免費綠色能源。錢從哪裡來,當然從有產者口袋裡掏。全世界打土豪分田地,都是一個套路。

但是桑德斯的支持者,並不會買拜登的帳,因為拜登作為建制派的白人,不符合他們心中正義者的形象。所以,他們大都會棄票。  

而突發的疫情,年輕人更不會買拜登的帳。驢黨一直要求他們呆在家裡,這對他們來說就是一種煎熬。疫情中,二位總統候選人有鮮明對比。

川普成天不戴口罩跑來跑去,一會兒推廣病毒檢測儀,一會兒跑福特公司看呼吸機生產,一會兒跑XSpace公司聽馬斯克講話,一會兒親自試藥氯喹,忙得不亦樂乎。而拜登在家裡躲了二個月,才戴個黑口罩出來冒了個泡。

經常打瞌睡的拜登,經常不知所云的拜登,能夠對年輕人有吸引力嗎?  

不是青春期就該成為混蛋,主要是父母沒有給予正確的價值引導。生活中,有很多優秀的例子,孩子們從小就知道有付出才有收穫,不會心安理得地享受父母和他人創造的財富,比如伊萬卡。  

隨著學校巴別塔教育的結束,年輕人走上了社會,開始自己掙錢養活自己,大多數人就會對社會有更加深刻的認知。

綜述  

一個疑點重重的嫌犯死亡案,引發出社會的滔天巨浪。  

驢黨各州,本來以疫情嚴重為由限制外出復工,但突然忘記疫情,轉身全力支持街頭聚集抗議活動。  

難道一個嫌犯的命案,遠遠高於死於疫情的十萬美國人嗎?最搞笑的是一些醫務人員,前面剛強調防疫隔離,後面又支持上街抗議,這是什麼腦迴路?

鬧騰這麼久,當事警察已經被起訴重罪,搭檔也被免職起訴,受害者弗洛依德從一個慣犯搖身一變成為黑人英雄,其家庭得到千萬巨額賠償。  

請問,他有什麼英雄事蹟?  

打砸搶的暴徒,成為媒體大肆同情的對象。而在騷亂中因公殉職的六個警察,卻沒人關注。

黑人嫌犯的命是命,黑人警察的命怎麼就不是命了?  

聖路易斯市77歲的黑人退休警官大衛多恩,在制止暴徒搶劫過程中,被暴徒開槍打死。這個見義勇為的老者,他能獲得多少賠償?

黑人嫌犯的命是命,黑人老者的命怎麼就不是命了?  

覺醒的黑人,打出了這樣的標語。

白人的沉默=黑人的死亡。這位黑人說得很直白,我們有自己的問題,但白左卻用原諒、同情甚至自責來讓我們一直蠢下去。  

所以BLM運動根本就不是為了維護黑人的利益,而是白左政客打著保護黑人的旗號,剝奪了黑人群體自立自強的機會,永遠處於被照顧被操縱的巨嬰態。  

政治正確的結果,就是人們智力的退化。納粹復活了,是以反納粹的名義。種族主義泛濫了,是以反種族主義的名義。    

從疫情到騷亂,我們不難得出判斷:驢黨就是病毒,驢黨製造了騷亂。  

正常人已經受夠了,人們渴望恢復秩序。任何社會,秩序是第一需要。一個人搶劫是違法,一萬個人搶劫也是違法。  

面對驢黨的囂張氣焰,像黨如何反應呢?

在混亂中,我們卻看到了反常的一幕,有更多的共和黨政客出場:

《紐約時報》稱小布什不支持川普連任。  

現任參議員羅姆尼公開不支持川普。  

原共和黨黨鞭麥凱恩的遺孀稱支持拜登。  

前國務卿科林·鮑威爾上週日宣布,他將投票給拜登。  

前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說川普不合格,號召軍人不聽指揮。  

前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麥克·馬倫炮轟白宮「濫用武力」。  

前任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馬丁·鄧普西也批評白宮。
  驚訝嗎?一點也不驚訝。  

壓力的焦點轉移到了白宮

正如川普所說,華盛頓已經形成了DEEP STATE,公共政治成為二黨建制派的分贓遊戲。2016年川普的橫空出世,反應了民意對原有政客的嚴重不滿。  

一個老謀深算、頑強堅忍、軟硬不吃的川普,對於DEEP STATE來說,壓力山大啊。再搞下去,很多爛事要曝光,很多爛人要進監獄。  

雖然和驢黨不是一個陣營,但共和黨建制派為了把川普掀翻,暫時與對手合作,也是一種選擇,所以出現了上面的離奇一幕。  

嚴格的說,共和黨多位政要與重要軍方人物集體站台,批評川普的施政能力,潛台詞就是號召軍方不聽民選的總司令指揮,這是赤裸裸的干政奪權行為。  

川普的問題,在於他指出了問題,並試圖在Order & Law的範圍內解決問題。而DEEP STATE各方的共同目標,就是消滅指出問題的人。  

回顧一下這幾年的大事件

邊境大蓬車運動:對毒販和ISIS敞開大門

通俄門:三年多構陷調查,無疾而終

通烏門:暴露了拜登佩姨的一屁股屎

班加西事件:希拉里的永遠污點,待查

郵件門:瀆職和司法腐敗的典型案例,待查

奧巴馬門:運用情報機構監控競選對手,待查

奧巴馬門:陷害國家安全顧問弗林將軍,在查

在奧巴馬時代,FBI、CIA、DOJ都成為不擇手段打擊政治對手的工具。我覺得一點也不奇怪,奧巴馬看著禮貌文雅,但有個習慣動作暴露了他的本質。

這個從小被黑人父親拋棄、10歲後又被白左母親拋棄,連母親患重症去世都沒去看望一下的奧巴馬,在黑人只占13%人口的白人主體國家連續當選為二任總統,還好意思說被白人歧視?

未來  

從旁觀者的角度,我們看到了二個美國。  

紅州是像黨治下的美國,藍州是驢黨治下的美國。對比之下,紅州的疫情比藍州輕很多,紅州的秩序比藍州好很多。  

紅州代表的是傳統的、宗教的、保守的、平靜的、漸進的、持槍的美國。

  

藍州代表的是現代的、物化的、激進的、混亂的、濫愛的、軟弱的法國。

BLM運動再發展下去,美國成了南非。
  

ANTIFA運動再發展下去,美國成了法國。
  

離2020大選還有幾個月,從真實的民意來看,川普連任毫無問題。但樹欲靜而風不止,一切烏托邦勢力將會走到前台,全球暗流涌動,註定是場精采的大戲。  

這出戲的結果,將對未來五十年的世界進程產生決定性影響。

來源:歷史之瞳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