惺惺相惜!川普稱贊普京「天才」

川普 普京

文:西奈山峰

普京剛剛說:「烏克蘭對我們來說不只是一個鄰國。它是我們自己的歷史、文化和精神空間的一個組成部分。」

翻譯成白話就是:烏克蘭自古就是俄羅斯的一部分。

這句話聽起來很瘮人,誰都知道,這應該是進一步吞並烏克蘭的節奏。

其實普京這句話反過來說也對,俄羅斯也是「烏克蘭」的一部分。

因為現在的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有史以來就同屬一個民族——東斯拉夫人。

東斯拉夫人誕生在現烏克蘭境內著名的第聶伯河沿岸,是由大俄羅斯人、小俄羅斯人(烏克蘭人)、白俄羅斯人構成。

公元882年,諾夫哥羅德王公奧列格(維京人)徵服基輔及其附近地區,建立以基輔為中心的大公國,即「基輔羅斯」。

公元988年,基輔大公弗拉基米爾把基督教(東正教)定為國教,鞏固和發展了基輔羅斯的封建關系,加速了斯拉夫各部落的統一進程,擴大了羅斯與東南歐巴爾幹地區的拜占庭以及西歐等國家的文化聯繫。

相近的血緣、地緣關系和長期的共同生活為上述三個民族(大俄羅斯人、小俄羅斯人<烏克蘭人>、白俄羅斯人)奠定了歷史、語言和文化親近的基礎。

本來沒有「烏克蘭 」這個名字,也沒有這個民族,它本就是「小俄羅斯」。「小羅斯」、「小俄羅斯」之稱,該稱呼在韃靼蒙古入侵後開始被廣泛使用,指的是加利奇—沃倫公國。

1569年,烏克蘭和白俄羅斯成為波蘭(西斯拉夫人)領土的組成部分。「小俄羅斯」名稱的使用對波蘭很不利,所以,波蘭國內開始使用「烏克蘭」一詞來代替 「小俄羅斯」,甚至是代替 「基輔羅斯」。

其實這就是一種文化入侵。這種入侵是有效的,以至於蘇聯時期,「小俄羅斯」以「烏克蘭」的身份成為了蘇聯的一個加盟國。

蘇聯時期,從這裡走出了赫魯曉夫、勃列日涅夫等蘇聯最高領導人。1956年,為了慶祝俄羅斯解放烏克蘭300周年,蘇聯將原屬於俄羅斯的克裡米亞劃給了烏克蘭。

縱觀俄羅斯和烏克蘭的歷史, 烏克蘭的真正立國只有31年,其餘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屬於俄羅斯的。

所以普京才能說:「烏克蘭對我們來說不只是一個鄰國。它是我們自己的歷史、文化和精神空間的一個組成部分。」

這麼多年,普京並沒有決心合並烏克蘭,哪怕僅僅是烏東地區,他只想尊重即成事實,跟烏克蘭睦鄰友好就可以了,但事實表明,現代西方與俄羅斯格格不入,這種差異是文化上的,亨廷頓的「文明沖突論」告訴我們,文化上的差異幾乎是不可更改的。

去年底普京在索契演講中也挑明了這一點,他認為現在的西方已經完全被極端左派所控制,而在許多方面走向了反人性的邊緣。這個演講可以說為西方和俄羅斯的前途定下了調子。

如今,承認烏東兩個「共和國」並派兵「維和」,表明普京已經下定了魚死網破的決心,世界格局必然因此而改變。而川普就在剛才稱普京的這個決定是「天才之舉」。

川普 普京

川普對普京的這個稱贊,無疑會讓許多人感到震驚,包括此岸許多川粉。這不奇怪,當今大多數人早已被左派洗腦,哪怕是自以為的「川粉」,他們並不清楚自己粉川粉的是甚麼。

來源:凡有所相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