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價的時候,假裝走開有用嗎?

作者:Seasee Youl

博弈的關鍵在於你對事情的全局掌握多少。

小時候,我媽經常帶我逛街,我見識過她砍價的手段,有一次走進一條小街,裡面的小販都把衣服擺在攤上賣,她拿起一件衣服漫不經心地翻翻,問老板多少錢,老板說:一百二。

我媽就會問問身邊的人怎麼樣,身邊的人若是說還可以,我媽就會拉開架勢還價了,她會拿著衣服比劃來比劃去,甚至試穿一下,然後問老板:到底多少錢?

老板說:你要是誠心想買,給你便宜十塊錢吧。

我媽問:六十賣不賣?

老板大驚:大姐你開玩笑吧?

這時候就是重點了,我媽先是冷笑一聲,接著用決絕的表情把衣服往攤上一甩,然後拉著我頭也不回的往外走,神奇的事情發生了,老板忙不迭的拿著衣服追上來,沖我媽說好話:

大姐,六十真賣不起,八十吧,我只賺個成本費。

我媽說:你這衣服都脫線了,估計洗的時候還會掉色,還敢賣這麼貴?我不買了。

腳步不停神色不改,就在我們即將走回正街的時候,老板跺跺腳說:六十就六十吧,大姐我真是服了你了,我一分錢都沒得賺了。

回到家後我媽換上新衣服美滋滋地在鏡子前臭美,別的阿姨說:我還以為你真不買了呢,走地那麼快……

我媽說:怎麼會,我早就看中這件衣服了,我篤定他會追上來。

阿姨問:為甚麼?

我媽說:我在那裡試了那麼久,就是告訴她一個資訊,我有買這件衣服的意思,說出這件衣服的毛病,就是讓她知道我有還價的理由,只要她還有的賺,就一定會追上來。我走了,她就相當於白忙活小半天了,她會讓我走麼?

原來是這樣,想不到我媽一個初中文憑還懂心理博弈論,看來生活就是最好的老師。

此後我經常和別人博弈,但奇怪的是,我的博弈經常以失敗告終。

比如說我去菜場買菜,問那個賣豬肉的多少錢,他稱了稱說二十八,我說:二十六吧,你看你這肉上都釘蚊子了,肯定放很久了。

我以為他會妥協,誰知道他還挺執著:二十八,一分錢不少。

我拿起那塊肉在手上捏捏(透露出我想買的意圖),接著說:你那稱是準的嗎,我聽別人說你們菜場的稱都是搞鬼的,我只出二十六,你不賣的我就去別家了……

在我的想象中,那豬肉佬肯定會沮喪地嘆一口氣,然後說算了算了你拿走吧,沒想到他抽出屠刀剁在我面前的木板上,差點把我嚇尿了,他抖著滿臉的橫肉沖我吼:

愛買買不買滾,買個肉他媽這麼多廢話,再逼逼老子弄死你!

看著他身上的紋身和帶血的屠刀,哥們把肉一丟,打了敗仗似的落荒而逃。

還有一次,畢業後我到一家公司上了半年班,工資還是停留在三千,我給老板明示暗示了好幾次,想讓他幫我漲一下工資,老板完全不鳥我。

我決定博弈一次,帶著辭職信闖進老板的辦公室,老板正在和祕書調情,被我嚇了一跳,我把辭職信放在他桌子上:趙總,我不想幹了,你盡快招人吧,我最多做到月底。

老板瞟了一眼我對著網上抄的辭職信,倒了一杯水放在我面前:年輕人別那麼激動嘛,有甚麼事情都可以好好談,怎麼了,是不是工作上遇到問題了?

有戲。

哥們心裡竊喜,表面卻裝出非走不可的樣子,說:我在你這也幹了大半年了,甚麼工作都做的妥妥當當,我進公司的時候你承諾每三個月漲一次工資,但是現在我還是拿三千二,我真的不想幹了。我好多同學現在做同行業的工作,早就拿五六千了……

老板不慌不忙地聽我說完,又給我加了一杯水:我懂你的意思了,這樣吧,今天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讓我考慮一下,你也回去好好想想。

我信心滿滿地走出辦公室,看來我這招欲擒故縱奏效了,其實我根本不敢辭職,那時工作那麼難找,我的文憑也不算太高,真辭職了又得重頭開始,回到畢業時大海撈魚般投簡历的時光,我可遭不住。

第二天早上老板宣布開早會,我的心就像灌了蜜,想著來了來了我的加薪終於來了。

誰知道早會上老板還是像往常一樣,總結了上個階段的工作,然後布置了下個階段的任務,我的心就如過山車一般,老板每一次停頓我都以為要說漲工資的事兒,結果到最後一個字也沒提。

開完會後老板把我留下來,他說:小劉,是這樣,年輕人的想法嘛我認可,都想去更大的世界闖闖,這樣吧你幹到月底就離職吧,我現在就招人,你有時間的話多帶帶新同事……

我的心摔入穀底,整個人都懵逼了。

老板收拾東西起身,出門之前看到我魂不守舍的樣子,又走到我面前說:

其實說實話,你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孩子,我還想著好好培養你以後讓你當個主管啥的,大家在一起共事這麼久,多多少少有點感情,我作為老板還是希望你慎重考慮一下,要是改變主意了隨時過來找我……

那天下午,我懷著羞恥和悲憤交雜的複雜心態敲開老板的門,表示自己不想走了,希望老板再給一次機會,老板仿佛早就預料到這一切,淡定的點點頭示意我回去工作。

出門時我猛地想起來,淦,明明是我想和老板玩心理博弈,為甚麼陷入囚徒困境的那個人卻是我?

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我想不明白。

最後一次,是我和女朋友之間發生的博弈,當時我們都在外地打工,拿著稀薄的薪水,兩個人擠在不足二十平的房間裡。

我們感情很不好,經常為一點小事吵得不可開交,她嫌我不上進賺的少,我說她物質勢利愛虛榮,有一次我忍無可忍,決定用分手來試探她,我收拾了所有的東西,等她下班回來給她攤牌:

我覺得我們沒有在一起的必要了,我現在就搬出去,你以後好好照顧自己吧。

女朋友眼睛都紅了,坐在牀上說:不就吵個架嗎,至於這樣麼?

我說:我給你買了些吃的,都放在櫃子裡,你晚上餓了不用再點外賣等半天了(流露出我依然在乎她的意向),我們老是吵架,你天天嫌我賺的少,跟你在一起我都沒有自信了(指出她的弊病讓她有妥協的理由),就這樣吧。

我拖著行李箱頭也不回地走出去,她在後面叫了我幾聲,我只當沒聽見。

純爺們從不回頭看爆炸,我當時信心滿滿,覺得不出兩天她就會打電話來和好,以後性格就轉變了。

我沒有想到,整整半個月,她一個電話都沒來,還把我的微信給拉黑了,我覺得怪異悄悄回到那個房子,卻發現她早就和另外一個男的住在一起了。

我站在樓下獃若木雞,覺得自己好像傻 X 得有點過分了。

原來博弈的關鍵,不在於你用甚麼手段,或是耍甚麼心機,關鍵的地方是你對事情的全局,到底掌握多少。

我在菜場換不下來價,因為我身後排著長隊,我不買多的是人買,我還在那裡扯東扯西,豬肉佬當然要砍我。

那個公司每個月都招實習生,就是防止人事變動,我走了隨時都有人頂我的崗位,而且實習生拿的錢還比我少,老板當然慌都不慌,而我一旦離職就回到實習生的境地,處於下風的一開始就是我。

至於女朋友,我在乎她,她卻根本不在乎我,無論我玩甚麼博弈,輸的那個人永遠都只會是我。

就好比那天晚上,我喝得酩酊大醉,在廁所吐過幾遭後給我媽打電話,說起小時候她還價的事情,問:你怎麼那麼篤定別人會追上來,萬一他進價就一百多呢?

我媽說:不可能,那件衣服我看張阿姨穿過,她買的是六十五,我想著還到六十還不是十拿九穩,那個賣衣服的肯定會追上來。

原來是這樣,我坐在地上大笑,眼淚不停地從我眼眶湧出來,周圍的人都用異樣的目光打量我,我不管,我只是聲嘶力竭地沖我媽喊:為甚麼不早說,你為甚麼不早說!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