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背後的那些「貴人」,有人給了劉德華機會,有人幫助那英脫困

那英 王菲

1998年,從少林寺習武歸來的王寶強懷揣著演員夢,踏上了前往北京的火車。

來北京的頭兩年,王寶強的日子並不好過。

每天他都到北影廠門口「蹲活」,有時候因為離租的房子遠,晚上就直接在北影廠門口的樹上睡一覺,第二天醒來繼續蹲。

這一蹲就是四年,除了偶爾能跑個龍套,大部分時間他只能靠在工地上搬磚來賺生活費。

直到2002年,導演李楊籌拍電影《盲井》,想找個正兒八經的農邨孩子來演。

在北影廠門口的一眾群演裡,王寶強那種憨厚淳樸,又懵懂無知的氣質一下子吸引住了李楊,非常符合片中這個外出打工的農邨少年形象。

就這樣,王寶強順理成章成了《盲井》的主演,憑借這部作品被業內熟知,逐漸打嚮了名氣。

在成名後,王寶強不時也會給李楊打電話送去關心。

2016年,王寶強首次擔任導演拍攝了《大鬧天竺》,發布會上他也特意把恩師李楊請到現場,話語裡滿是感激。

王寶強演繹了現實版的「飛上枝頭變鳳凰」,但如果當初沒有李楊導演「慧眼如炬」,王寶強很可能一輩子默默無聞。

實際上,娛樂圈很多一夜成名的故事背後,都少不了「貴人」的鼎力相助。

今天,皮哥就和大家聊一下娛樂圈那些有幸得到「伯樂」賞識,事業因此一飛沖天的明星。

01、那英—邱黎寬

1997年,那英遭遇了從事演藝事業以來最大的危機。

在此之前,那英一路順風順水,不僅從1992年開始多次登上春晚,《好大一棵樹》、《像白天不懂夜的黑》等金曲也在兩岸三地有很高的傳唱度。

但在這一年,那英和「老東家」福茂唱片公司因為合同問題鬧起糾紛,公司一怒之下將她雪藏,那英前途堪憂。

眼看著名氣一天天衰落下去,那英的好閨蜜王菲看不下去了,於是向邱黎寬求助。

作為名震港臺地區的金牌經紀人,邱黎寬是演藝圈公認的大姐大,王菲當年正是由她一手捧紅,成了華語樂壇的天後。

邱黎寬很爽快地答應了,不僅是賣給王菲人情,更是因為她看到了那英身上所具有的潛力。

在邱黎寬的調和下,那英很快和福茂解約,成為邱黎寬手下的藝人。

有了邱黎寬的鋪路搭橋,那英迅速走出了低穀,迎來了事業的又一個巔峰。

1998年的春晚舞臺,她和王菲同臺演唱《相約1998》,成為至今仍被津津樂道的經典;

幾個月後,那英的新專輯《徵服》在亞洲銷量高達200萬張,第二年又憑借《心酸的浪漫》獲得金曲獎最佳國語女演唱人。

站在領獎臺上的那英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發表獲獎感言時對邱黎寬一通感激。

因為這層關系,再加上兩人在性格上有很多相似之處,因此兩人至今仍然私交甚篤。

02、蔡徐坤—尚雯婕

2015年,在偶像養成真人秀節目《星動亞洲》中,17歲的蔡徐坤第一次站在選秀的舞臺上。

在激烈的淘汰賽過後,蔡徐坤最終進入全國前15強,之後被送到南韓進行了為期三個月的封閉式訓練。

能夠在眾多選手中脫穎而出,一方面是自身的實力,另一方面也離不開節目的導師之一尚雯婕的賞識。

盡管初出茅廬,但尚雯婕看到了蔡徐坤在音樂方面展現出來的才能,因此對其大加贊賞。

但可惜的是,《星動亞洲》的節目在當時並沒有形成太強的影嚮力,蔡徐坤也經歷了一段時間的沉寂。

直到2018年,蔡徐坤在選秀節目《偶像練習生》中一舉成名,收獲無數粉絲的擁躉,在當下娛樂圈早已是「頂流」級別。

不可否認的是,正是尚雯婕當初的肯定,才讓蔡徐坤得到業內的關註,才有了之後在歌手這條路上的堅持。

在蔡徐坤成名後,尚雯婕並沒有借機炒作,也沒有向外界特意強調所謂的「恩師」身份。

如今蔡徐坤早已是新生代偶像,而尚雯婕卻逐漸人氣衰落被大眾遺忘,兩人境遇的轉變不得不讓人感慨娛樂圈的瞬息萬變。

以上幾位藝人,或是陷入事業低穀,或是初入演藝圈懵懂無知,但好在他們遇到了貴人,自此實現了事業的飛黃騰達,而這些貴人有人提攜了多位巨星,有人自己本身就是巨星。

或許有人覺得,只要找好關系擁有人脈,在娛樂圈如魚得水豈不是很簡單?

但縱觀以上幾位藝人,他們能夠得到貴人相助並不是單純靠運氣,更重要的是自身具備某些值得挖掘的潛質。

要不然就算遇到伯樂,如果自己不是千裡馬,終究也會錯過。

03、劉若英—張艾嘉

1991年,從美國留學歸來的劉若英放棄了學習多年的古典樂,加入滾石唱片,成為音樂才子陳升的助理。

在滾石的最初三年,劉若英一直在陳升手下做各種雜務,再加上她的外形算不上出眾,所以一直沒有機會發行自己的唱片。

1994年,在跟著陳升參加新加坡的滾石群星演唱會時,劉若英遇到了張艾嘉,此後的命運開始扭轉。

當時張艾嘉剛從李安導演的手中爭取到嚴歌苓的小說《少女小漁》的版權,正在尋找女主角的飾演者。

在認識劉若英後,張艾嘉發現這個一說話就會臉紅的女孩,太適合出演那個青澀懵懂的小漁了。

在得知張艾嘉的這一想法後,包括李安在內的不少人反對:找這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新人來演這麼重要的角色,風險太大了。

但張艾嘉說服了李安和制作方,還是把這個角色給了劉若英。

最後劉若英在片中的表演證明了張艾嘉沒有走眼,她把小漁的少女感與滄桑感拿捏得十分到位,尤其那雙傳神的眼睛把人物給演活了。

憑借《少女小漁》,劉若英不僅提名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更是拿下亞太影展的影後,自此走上了事業的巔峰。

之後不久,劉若英乘著電影的東風發行了第一張唱片《少女小漁的美麗與哀愁》,在影壇和樂壇齊頭並進。

因為《少女小漁》,張艾嘉不僅成了劉若英的引路者,也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包括劉若英後來演戲、當導演、寫劇本,都有張艾嘉從中幫助。

對於比劉若英年長16歲的張艾嘉而言,劉若英是朋友,是閨蜜,也像自己的女兒。

就像張艾嘉說的,她沒有女兒,所以對劉若英她一直當成女兒看待。

在演藝圈裡,這樣一份感情實在難得。

劉若英也一直非常珍惜和張艾嘉的這段友情,她也盡自己所能給張艾嘉一些幫助。

比如前幾年,息影許久的劉若英在張艾嘉執導的電影《相愛相親》中客串了一把;

前不久張艾嘉主持的綜藝節目《念念青春》裡,劉若英也前來捧場,可見兩人之間的感情仍然一如既往。

04、劉德華—許鞍華

1981年,許鞍華導演正在籌備新片《投奔怒海》,其中男二號祖名這一角色定下由周潤發飾演。

但由於檔期沖突,周潤發最終無法出演,這一角色的位置突然空缺下來。

眼看開拍在即卻找不到合適的演員人選,許鞍華急得不得了,就在這時劇組的工作人員給她帶來一個人。

這就是剛剛踏入演藝圈不久的劉德華,當時的他在演藝圈只是個無名之輩,沒甚麼戲可拍,有時候只能給劇組的演員做造型,剪剪頭髮。

得知自己有出演許鞍華電影的機會,劉德華激動不已,在見許鞍華之前專門打扮了一番,白T恤,牛仔褲,拿著拍戲用的反光板去了片場。

劉德華陽光帥氣的形象讓許鞍華眼前一亮,再加上劉德華的態度十分誠懇,許鞍華當即拍板定下了劉德華來演男二號。

最終劉德華在片中的表演也沒有辜負許鞍華的信任,憑借本片還提名了金像獎的最佳新演員,成為劉德華一飛沖天的起點。

此後的若幹年,劉德華始終沒有忘記許鞍華導演的知遇之恩。

2010年,許鞍華打算拍文藝片《桃姐》,卻因為資金匱乏陷入窘境。

得知此事的劉德華二話不說,不僅為許鞍華拉來3000萬的投資,還自降片酬出演本片的男主角,解了許鞍華的燃眉之急。

《桃姐》後來入圍了威尼斯電影節,也為許鞍華贏得金像獎和金馬獎的最佳導演,成為許鞍華導演生涯最好的電影之一。

而劉德華時隔20多年的這場「報恩」,也鑄就了影壇的一段佳話。

05、舒淇—王晶

除了許鞍華和劉德華,王晶對舒淇的知遇之恩也是香港影壇的另一段佳話。

舒淇在臺灣剛出道時,因為生計所迫不得已去拍大尺度的寫真賺錢,後來又因為受到脅迫拍攝了一些色情片。

盡管也賺到不少錢,但對舒淇來說這並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可年紀輕輕的她沒有任何話語權,無法爭取其他機會。

就在此時,王晶偶然間看到了舒淇的寫真集,於是就帶著文雋到臺灣找到舒淇,把她帶到了香港。

雖然在一開始,為了盡快讓舒淇打嚮名聲,王晶也讓舒淇拍色情片,但當看到舒淇在片中的表演後,王晶想法產生了轉變。

他覺得舒淇有悟性,她的前途不應該是做豔星,她有實力成為一個真正的演員。

之後也有香港的某些集團讓舒淇去拍色情片,但都被王晶一口回絕。

不久後,王晶將舒淇推薦給爾冬升,在爾冬升導演的《色情男女》中飾演女二號「夢嬌」。

不出王晶所料,舒淇憑借這一角色拿下了金像獎最佳女配,自此進入主流視野。

因為王晶的舉薦,舒淇逐漸擺脫了「豔星」的標簽,一點點把脫掉的衣服,重新穿了回來。

如今的舒淇早已成為影後,侯孝賢導演的禦用女演員,至今仍是華語影壇的一線女演員。

06、羅家英—周星馳

出生於粵劇世家的羅家英,自幼就跟著家人學唱粵劇,逐漸在粵劇界小有名氣,有了一定地位。

但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粵劇逐漸沒落,此時已經人到中年的羅家英為了維持生計,不得已向影視圈發展。

最初的一段時間,羅家英也接不到甚麼像樣的角色,只能在一些影視作品中跑跑龍套,日子過得相當拮據。

但在幾年的摸爬滾打後,羅家英在圈裡也逐漸積攢起一些人脈,包括周星馳也註意到了這位從戲曲界跨行的老前輩。

1994年,羅家英在周星馳的邀請下出演了《國產淩淩漆》,在其中飾演古靈精怪的科學家達聞西。

達文西第一次在片中出場時,頭髮蓬亂,穿著拖鞋,提著菜籃子,走著粵劇舞臺的臺步,但這種「荒誕」也讓觀眾立馬記住了這個「科學怪人」的鮮明形象。

憑借達文西這一角色,羅家英終於在演藝圈打嚮名聲,這一年他已經48歲。

這一次合作讓周星馳對羅家英的表演非常欣賞,不久後周星馳主演《大話西游》,又邀請羅家英出演「師父」唐三藏。

但當時羅家英正在別的劇組拍戲,拗不過周星馳的再三邀請,便抽出幾天時間到銀川出演這一角色。

盡管戲份不多,但唐三藏卻成了羅家英最經典的銀幕角色,一首《only you》至今仍不過時。

後來羅家英也說,沒有周星馳,自己在影視圈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出頭。

其實在見到周星馳之前,羅家英對於周星馳以及他的無厘頭喜劇並不喜歡,覺得太鬧了。

直到真正接觸之後,羅家英發現周星馳是個特別有能力的人,而且能演好喜劇並得到觀眾認可,非常不易。

借著達文西和唐三藏這兩個角色一舉成名,羅家英嘗到了其中的甜頭,更堅定了在影視圈發展的念頭。

就像他在採訪時說,唱粵劇那麼多年都買不起房子,但拍了兩年電影,兩套房子都有了。

盡管如此,羅家英仍然沒有丟掉自己的老本行,一有機會就參加粵劇演出。

在他看來,電影是維持生計的工具,而粵劇才是他的一生所愛。

90年代後期是羅家英演藝事業的巔峰,除了和周星馳又合作了《食神》、《算死草》等片,還出演了《龍在少林》、《精裝難兄難弟》等經典作品。

但從2000年以後,羅家英和周星馳再也沒有過合作,傳聞兩人之間因為片酬問題不和,但事實究竟如何也不得而知了。

07、文/皮皮電影編輯部:阿志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