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那些自稱要餓死的人,真是令人同情

文: 南洋富商

西安的一位網友今天成了網絡紅人。大家都在轉她的帖子,更有無數的人在下面跟帖評論。或許她原本沒想走紅,這樣走紅也讓她頗為尷尬,但是她還是一夜爆紅了。

人應該不信謠,不傳謠,這完全正確。困難的是:你要判斷什麼是謠言,什麼是事實。有些明擺著是別人家裡正在發生的事實,你卻說「不信謠不傳謠」,你這樣胡說,人家怎麼可能不生氣。

現在這事兒落到你自己頭上,不能怪別人幸災樂禍嘲笑你。

這種報應,正如博主自己說的:「信了物資充足的邪」,結果快餓死了。

在西安,很多人都覺得快餓死了。

所幸的是,健康人光喝水不吃飯也可以餓很久不死。所以飢餓只是很痛苦,真正餓死的人還是不容易的。

做人不能太草率,要判斷事實和謠言。大多數謠言都禁不起推敲。只要你有一點點常識,就可以判斷是否事實。

比如說,封城會造成食物短缺,這就是一個常識。當年武漢封城,食物短缺,有人敲鑼打鼓半夜求救,有人為了買肉吃從十樓外牆沿著防盜窗爬到一樓。那時候,為了解決武漢食物問題,全國馳援武漢,山東壽光的蔬菜,東北的糧食,全國各地的特產,只要能幫忙的都幫忙。全國更有不計其數的醫務人員和志願者馳援武漢。即便如此,武漢依然很多人沒能及時搞到食物,餓肚子。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鄭州,發生在哈爾濱,發生在黑河、瑞麗、大連、石家莊、伊犁,以及不計其數的其他地區。封城食品供應不上,斷糧後全家人餓上二、三天,這不是什麼新鮮事。

你憑什麼認為西安就會例外?

一個1300萬人的城市,相當於某些小國家的人口規糢,一旦封城,缺食品是非常正常的事。這個社會並沒有一種叫「封城送貨上門特種兵」的部隊,只是臨時集合起來的一群志願者。

這些志願者不像叮咚買菜的送貨員那麼熟練,也不是美團送貨員那麼專業。他們大多數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整個城市也是第一次進入這種狀態。

所以,發生各種失誤和各種麻煩,都是很正常的。

西安的市政管理有點嚇人。比如消殺三天全城不讓出門,物業直接把單元門用鐵鏈鎖住不讓業主出門。

而電商和超市更是直接下架,超市不讓賣。這樣的日子,你若是家裡沒有存貨,真的會非常麻煩。

明明是市政府讓他們下架,阻止他們做生意,現在民眾沒得吃,你找他們約談又是啥意思呢?

尤其令人恐懼的是:全市街道大戒嚴,對「外出流竄」人員進行嚴查、拘捕,對個人重罰。

更可怕的是:單位法人代表要連坐!承擔刑事責任!也就是說,如果一個工廠有個工人偷偷溜出來上街賣菜,結果廠長和董事長可能會被抓去刑事判決。

甚至要求單位立即開除處理。

看到這麼嚴厲的監管,簡直令人不寒而栗。

我找了一下西安政府找電商們約談的內容,原來是要求電商不能漲價。

這個時候,物資如此稀缺,經營和送貨如此艱難,竟然還要商家不漲價,這完全不符合基本邏輯。還記得武漢疫情之初,某些地區嚴厲打擊口罩漲價,抓捕罰款很多趁機漲價的商家,結果是什麼呢?就是這些口罩都高價賣到外地去了,本地沒口罩了。

此時正是西安人民買菜最艱難的時候,你越限制漲價,物資就會越缺,到時候不是有價無市,就是通過特殊渠道在黑市賣更高的價格。

正確做法,是允許商家漲價——雖然價格貴一點,總比買不到貨好。貨源多了,價格自然會下來。

對於西安的市政管理,有些市民表示不滿。在各種場合,他們都要發洩對買不到菜的憤怒。

西安的領導們都是非常努力的。他們為了疫情廢寢忘食、夜不能寐,為了工作殫精竭慮、夜以繼日。

他們只是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西安買菜難的困境,或許會在不遠的未來得到舒緩。希望那些因為疫情封鎖而餓肚子的西安朋友能夠早日擺脫這種困境。

我覺得普通市民陷入餓肚子的狀態,自己也是應該有責任的。

這兩年的疫情,已經讓很多城市發生過類似的情況,你在網上到處可以看到這種消息,為何不能早點做準備,日常時刻在家裡多屯點適合長期儲存的食品呢。

西安疫情防控升級的時候,雖然官方新聞說物資供應沒問題,那只是一種穩定民心的的說法,或者是政府自己的估計。事實上從過去二年的歷史看,只要遇到封城,大多數城市都會出現食品和生活用品供應緊張。作為民眾,要有自己的常識判斷。

人類的記憶總是不能持久。即便這次封城造成很多人餓肚子,我相信下次遇到封城,西安還是會有很多人毫無準備,再一次陷入餓肚子的困境。

至於其他城市的人,在網上看到西安買菜難,也只會表示一下同情,卻很少想到這事兒轉眼就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尤其是現在這種疫情防控,誰也不要太大意,說不定一夜之間,你就被限制出行了,也可能好多天買不到菜,快遞、外賣,都可能說沒就沒。

所以,任何時候都要看看自己家裡的備貨是否足夠。至於你的備貨可以應付一個月,還是三個月,由你自己決定。

來源 金二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