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屆年輕人,實現鑽石自由只需要三千塊

文:郝庫

鑽石是數億年地球演化的結晶,所謂「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它代表愛情,代表長長久久,但如果機器能很快制造出一樣的鑽石,那它還能代表愛情嗎?如果鑽石不能代表愛情,那在消費主義為一切賦予價值的當下,為甚麼還要買它呢?本文作者作為一位年輕男性,決定追尋培育鑽石的路徑,撕破這種純碳礦物的華麗包裝。當然,你盡可以將這篇文章看作一個關於中國制造如何突圍並打破市場邏輯的勵志故事,或者人類這種動物一定要有所幻想才能活下去的故事。但最終,這是一個作者企圖用科技打敗魔法,並最終失敗的故事。

國慶前夕,我和女朋友去了趟SKP,就隨便逛逛。SKP是北京著名的奢侈品商場,空氣裡充滿了金錢的香味兒。馬上就是結婚高峰期,一層珠寶店前都排起長隊,為了保證顧客體驗,店員們在店前擺上圍欄。珠寶店金閃閃的,配色是黑金或白金。向外的櫥窗裡擺放著最華貴也最貴的鑽石,其中一顆,我數了數0,兩千多萬。店裡的燈亮得晃眼,穿著整套西裝的店員一路跟隨,問我們要婚戒還是項鏈。

兩千多萬一枚的鑽戒

我感到有些緊張。更迫切的問題是,她的生日快到了,禮物我還沒想好。我曾想送她一部iPad,實用時尚且價格適中,但被她弟弟捷足先登;後來又想送一臺掃地機器人(她總是貓毛過敏),但她及時伸張自己的女性權利,認為把掃地機器人當「禮物」的潛臺詞是家務理所應當由她負責。

作為一名男性,我從未了解過鑽石。但當我身處珠寶店,還是會本能地感到壓力——它並不來自女朋友——而是鑽石本身。不同物品能帶來不同的社會地位標識,生活方式,或者某種態度——雖然我堅信它們本無高下之分,但「一克拉」與「50分」(1克拉是100分),「阿迪達斯」與「阿迪王」讓它們產生了區別。

SKP裡排成長隊買鑽戒的人

前段時間,我看到一篇財經雜志的報道,叫《河南人要革全球鑽石巨頭的命》。講的是,以河南為基地生產的培育鑽石已經達到首飾級水平,此種技術進步或許會顛覆鑽石行業的邏輯。鑽石是數億年地球演化的結晶,所謂「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它代表愛情,代表長長久久,女明星佩戴它,高貴的婦人們也必須擁有。下一秒鐘,男人們就把它裝進盒子,舉過頭頂,伴著愚蠢的單膝跪地。看吧!它從頭到尾都彌漫著讓人發笑的神祕主義。

但現在,那篇文章告訴我,只要把石墨放到機器裡,不到一個月就能生產出一糢一樣的東西。如果機器能很快制造出一樣的鑽石,那它還能代表愛情嗎?如果鑽石不能代表愛情,那我為甚麼要買它呢?我感到一種釜底抽薪的快感,決定追尋培育鑽石的路徑,撕破這種純碳礦物的華麗包裝。當然,你盡可以將這篇文章看作一個關於中國制造如何突圍並打破市場邏輯的勵志故事,或者人類這種動物一定要有所幻想才能活下去的故事。

一個鑽石品牌的誕生

今年10月1日,我到鄭州參加了中南鑽石線下體驗店的開業慶典。你或許沒聽說過這個名字,我之前也沒聽說過。先簡單介紹一下,中南鑽石是工業金剛石領域絕對的龍頭,生產了全世界近一半的工業金剛石。在首飾級培育鑽石領域,他們也是全球範圍內技術(高溫高壓路線)最強的公司。這是他們面向消費者的第一家門店。

中南鑽石體驗店開業慶典現場

慶典設在鄭州凱旋廣場一層中心區,舞臺上是一塊大屏幕,屏幕左上角寫著「中國兵器」。中南鑽石的母公司是中國兵器工業集團。往上追溯的話,它的前身是1931年,中國共產黨在江西興國縣官田鎮創建的第一個兵工廠。在這裡,你能感受到一種質樸踏實的氣質。主持人的串詞將鑽石與兵工聯繫在一起,謂之「守護你的愛情」;舞臺兩側擺放著花籃,有些花籃裡不是鮮花,是黃燦燦的麥穗,有不少是兄弟企業送的。

不一會兒,裙擺寬大的糢特們依次上場,展示著這個新品牌的全新設計。中南鑽石主打的是「情系軍工」系列,鑽石造型包括五角星、盾牌,以及手榴彈。這讓我大受震撼。後來我見到中南鑽石的市場負責人胡興國,他告訴我,中南鑽石的初心就是做出「讓老百姓都買得起的鑽石。」 這句話讓我心生敬意,甚至有些感動。是啊,我永遠都是胡主任口中的老百姓。

中南鑽石體驗店裡各式各樣的鑽石

中南鑽石的體驗店在商場二樓。店裡,一克拉的鑽戒,價格3萬左右,打完折兩萬多就能拿走。眾所周知,在鑽石行業,超過一克拉的鑽石都被叫作「鴿子蛋」,需要三克拉的毛坯鑽才能打磨出來。

「這也是真鑽石」,穿著黑色制服的店員熱情地向我介紹。她拿出產品手冊,上面明確寫著天然鑽石與培育鑽石的對比:化學性質:碳C、碳C;折射率:2.42,2.42;色散:0.044,0.044……所有的指標全部相同。

來這裡之前,我已經做足了功課。我知道行業裡流傳一句話,說天然鑽石和培育鑽石的區別,就是河裡的冰和冰箱裡的冰的區別。意思是,它們沒有區別。都是碳元素,只不過一個在地底下深埋上億年,一個在工廠裡,10天到1個月就能長出一克拉。當然,二者也不是完全無法區分,目前常規的檢測設備是光譜儀或電子顯微鏡。光譜儀通過分解光譜分析鑽石內雜質的結構方式,而電子顯微鏡要把鑽石放大上萬倍或幾十萬倍,分析其內部是否有晶格缺陷(比如培育鑽石某處缺少了一個碳原子)。總得來說,天然鑽石與培育鑽石的區別是原子級的。

天然鑽石與培育鑽石

在慶典舞臺正對面是一家著名的珠寶首飾品牌店,他們一直宣稱自己專註天然鑽石領域。這位店員先生穿一身黑色西服,發型規整得往右側偏,似乎戴著一對美瞳。我進店找他搭話,問他是否聽說過中南鑽石。他搖搖頭,沒聽說過。那如何看待培育鑽石的前景呢?他露出一絲不屑,跟我講「真正的鑽石」更加耐磨,火彩更加明豔之類的話——我更願意相信他把培育鑽石和莫桑石、鋯石搞混了,它們的化學成分不同。

事實是,最近幾年,培育鑽石隨著技術進步,正在逐漸攻陷原有的天然鑽石市場。包括戴比爾斯在內的天然鑽石企業,已經推出了自己的培育鑽石品牌。今年5月,珠寶品牌潘多拉宣布不再出售天然鑽石,完全轉向培育鑽石。在培育鑽石推廣較早的美國市場,其市場占有率已近10%。

閑聊的時候,我得知美瞳先生已經從事珠寶行業十幾年,在不同的珠寶公司工作過,但沒接觸過培育鑽石。出於拆穿鑽石包裝的險惡目的,我問他結婚了沒有,他說沒有。如果結婚的話,「你會送對方鑽石嗎?」我繼續追問。「呵,我買兩根金條也不買鑽石啊!」再問他為甚麼不買,他只是笑著搖搖頭,不再回覆。

為了了解培育鑽石是如何打破鑽石神話的,我想我需要更進一步了,到工廠看看。我想工人們會把包裝精美的鑽石拆成一個個碳原子,並告訴我一些人定勝天的道理。

工人階級的鐵拳錘爛了天然鑽石的神話

金剛石是已知最硬的材料,是「工業的牙齒」。它廣泛應用在包括機械加工、石材加工、地質勘探、石油勘探及軍工、航空航天、核電等領域,有「材料之王」的稱呼。

國內第一顆人造金剛石產自1963年,由鄭州磨料磨具磨削研究所(三磨所)研制。此後,圍繞三磨所,河南成了工業金剛石生產基地,誕生了包括中南鑽石、黃河旋風、力量鑽石等著名金剛石企業。去年,中國生產超過200億克拉的人造金剛石,占全球95%。其中,絕大多數產能在河南。最近幾年,隨著培育鑽石技術的發展,人造金剛石企業獲得了資本和市場的關註。就在今年9月,力量鑽石在創業板上市,之後股價飆升,市值達200億元。

中南鑽石

目前培育鑽石的技術路徑分兩種,一是高溫高壓法,糢擬金剛石的天然生長環境,利用人工制造的高溫高壓環境,讓同為碳元素的石墨轉化成金剛石。二是化學氣相沉積法(CVD),需要先制備金剛石種晶片,利用反應爐把甲烷裡的碳氫院子分離,分離出來的碳原子在金剛石種晶表面上一個一個沉積,一層一層生長,最終得到金剛石單晶。

從成本角度出發,高溫高壓法適合生產1克拉以下中高品質的鑽石,CVD則適合生長1克拉以上的大顆粒鑽石。目前,高溫高壓法主要集中在國內,中南鑽石、黃河旋風等是其中的代表企業。在CVD領域,技術領跑者包括美國戴比爾斯,新加坡Ⅱa,上海徵世和杭州超然。就內核而言,它們都是在「生產」鑽石。

十月份,我前往河南省南陽市方城縣,中南鑽石的所在地。準確地說,它位於伏牛山系南麓,距離南陽城區50多公裡。廠區被群山圍繞,中間有座小山包,叫饅頭山。至於這個質樸的名字,「是表達一種美好的期望吧!」和我對接的員工說。

中南鑽石的前身是豫西特種彈裝藥裝配廠,承擔照明彈、火箭燃燒彈、發煙彈等特種彈藥的制造任務。

上世紀80年代,工廠開始「保軍轉民求生存」。幾經探索,才走上生產金剛石之路。

我參觀了金剛石合成車間。車間像個巨大的方盒子,白綠色的方柱支撐著高高的房頂,牆上貼著工人排班表。廠房中,三四百臺綠色的六面頂壓機均勻分布,放出低沉的吼聲,它是高溫高壓培育鑽石流程中的核心機器。站在六面頂壓機前,我第一次理解了「生產資料」的含義。它身量龐大,方形,兩人多高,上下前後左右六面六個缸體,液壓控制;上下兩端通電,內部達能到上千度高溫。你不得不贊嘆它的力量感。過去一百多年,正是機器擊碎了農業社會的邏輯,以及所有不順從它的世界的邏輯。

制造鑽石的原理十分簡單,石墨和鑽石是同素異形體,六面頂壓機通過糢擬地殼運動時的高溫高壓,改變碳原子排列形態,石墨也就成了鑽石。合成過程一樣簡單到沒甚麼可說的。工人們把石墨柱放進六面頂壓機,然後靠儀表盤上的旋鈕調節溫度、電流和壓力。幾小時或數天之後,石墨塊內部逐漸生長出淡黃色晶體。

我拿過一塊兒合成棒,放在工作臺前的顯微鏡下。透過20倍鏡頭,我看到裡面閃爍的晶體,它們有大有小,呈現不同樣貌的立方體,像是遠離城市的天上的星星。像這樣的工業金剛石,中南鑽石一年能生產60億克拉,是世界天然鑽石年產量的54倍。

目前,中國在高溫高壓法領域占據絕對優勢。在寶石級培育鑽石領域,據統計,2020年,全球培育鑽石近一半由中國高溫高壓法制成。其中,黃河旋風、中南鑽石、豫金剛石產量位居前三。

高溫高壓培育鑽石的另一個技術關鍵點是原料,也就是放在六面頂壓機中的石墨,及相關的觸媒技術。中南鑽石技術中心主任劉駿告訴我,培育鑽石所用的石墨純度必須達到「4個9」(99.99%)。他帶我去了智能化石墨芯柱車間。這個車間看起來是立體的,機器有高有低——這是國內金剛石行業唯一一個自動化車間。劉駿仰起頭,抬手畫了一個大圈,跟我講石墨怎麼從這裡運到那裡,怎麼攪拌,怎麼加入金屬觸媒。制成的石墨塊通過流水線走來下,像一個個純黑色實心玻璃杯。

此前,困擾國內企業的主要是觸媒技術。上世紀,國內的金剛石產量低,質量差,「連做砂輪都用不了」,大部分只能依賴進口。當時工業金剛石市場被國外幾家公司壟斷:美國GE,南韓日進,英國元素六,三分天下。市面上工業金剛石賣十五六元一克拉——這是八十年代的價格,還不一定能買到。

2001年,中南鑽石率先突破了粉末觸媒技術,石墨與觸媒接觸表面積更大,生產效率更高。生產線配置完畢後,金剛石產量暴增十幾倍。相應的,也就意味著成本下降,2001年後,一克拉工業金剛石售價,從十幾塊錢跌到幾毛錢。原先的三巨頭放棄了市場。

與此同時,寶石級的培育鑽石也在不斷發展。2014年,吉林大學賈曉鵬教授完成技術突破,實現一毫米左右寶石級培育鑽石的批量化生產。幾乎在同一時間段,中南鑽石開始攻關寶石級鑽石。劉駿所在的科研團隊做實驗,調整參數,把這些發黃的小石頭一步步做到淨度VVS(十倍放大鏡下看不到雜質)。到2017年底,在高溫高壓領域,中南鑽石成為國內首個鑽石毛坯做到一克拉以上的廠家。

培育鑽石的廣告

劉駿跟我講了一個天然鑽石領域的規則,「克拉溢價」。0.99克拉和1克拉的價格差距,遠大於0.98到0.99克拉。溢價一方面來自天然鑽石的開採難度,越大的鑽石越稀有;更重要的是,人們追求完美——1克拉是完美,99分不是。而在培育鑽石領域,克拉溢價幾乎不存在。車間裡的六面頂壓機會告訴你,不管1克拉還是3克拉的鑽石,一個月前都是一樣大小的石墨塊。

略顯枯燥的故事背後,是工人階級的鐵拳錘爛了天然鑽石的神話。

鑽石是怎麼開始恆久遠的

鑽石是怎麼開始恆久遠的,大致內容如下:

早在公元前4世紀,印度人就開始採集並交易鑽石,成為當時富裕階層的配飾。現代鑽石的故事則始於1886年,南非發現儲量豐富的金伯利鑽石礦。兩年後,英國人 Cecil Rhodes 成立戴比爾斯聯合礦業有限公司,掌握了南非各大礦場,並逐步擴張。最鼎盛時期,戴比爾斯控制了全球85%以上的天然鑽石毛坯生產,是鑽石行業當之無愧的領頭羊。

南非的金剛石礦 視覺中國

鑽石逐步進入大眾視野。1931年,羅伯特·M·希普利創立美國寶石研究院(GIA),將4C標準(克拉、顏色、透明度、切工)引入鑽石行業,成為行業標準。1947年,戴比爾斯推出載入史冊的廣告詞,「A diamond is forever」,也就是「鑽石恆久遠,一顆永流傳」。與此同時(甚至更早),各大報刊、好萊塢電影中,越來越多出現女明星佩戴鑽石,或者男人用鑽石求婚的場景。自此,鑽石與忠貞不渝的愛情,牢牢捆綁在一起。

此後數十年,培育鑽石也在緩慢發展。戴比爾斯於1946年設立人工鑽石研究部門,就是後來的元素六。1954年,美國GE制造出人類首顆人工培育鑽石,但當時的人造鑽石主要應用於工業。進入21世紀,培育鑽石技術逐步向寶石級進發。此後,就是天然鑽石與培育鑽石曠日持久的話語權爭奪戰。

我聯繫到中山大學鑽石博士,美國GIA寶石學家苑執中。他來自中國臺灣,祖籍河南周口,從事鑽石研究四十多年,是近幾十年鑽石發展的見證者。他是位精力旺盛的老先生,因為浸淫行業多年,他習慣從成本和各方利益的角度分析問題。

大概是2006或2007年,在美國西海岸,聖地亞哥,苑執中參加了GIA舉辦的鑽石行業討論版。討論版的主要話題,是討論是否要給培育鑽石「打證書」,也就是提供信用背書。苑執中記得,新興的培育鑽石從業者希望培育鑽石得到和天然鑽石相同的鑒定,有了權威機構背書,鑽石才好賣,而天然鑽石企業表示反對。

「結果當時沒有任何結論。」苑執中說。

那些年裡,以戴比爾斯為代表的天然鑽石企業一再發表聲明,表示只專註天然鑽石領域,戴比爾斯甚至研發出了區分天然鑽石和培育鑽石的儀器。2015年,戴比爾斯聯合數家天然鑽石企業,成立鑽石生產商協會(DPA),宣傳語是「Real is Rare, Real is a Diamond」,鑽石與「稀缺的」、「真正的」聯繫在一起。

在苑執中的講述中,我發現在鑽石行業裡,最初令我疑惑的鑽石與愛情的關系的問題,或許是最不重要的。各方代表自己的利益,而鑽石到底恆不恆久遠,並不取決於鑽石本身,也不取決於消費者——而是誰的力量更強,誰就說了算。

轉折發生在2018年,5月30日,戴比爾斯投下一枚重磅炸彈:宣布建立培育鑽石品牌lightbox,且1克拉(裸鑽)售價僅800美元。關於「1克拉800美元」的策略,行業內眾說紛紜。比較主流的解釋是,戴比爾斯一方面要布局培育鑽石市場,另一方面,也是對天然鑽石的保護——用極低的價格為消費者打下思想鋼印——培育鑽石只是廉價飾品。

戴比爾斯的天然鑽石

隨著原石成本上漲,以及培育鑽石的擠壓,2019年,戴比爾斯原石銷售額下滑26%。2020 年1月,戴比爾斯正式開賣1克拉培育鑽石。但讓人不解的是,其中一些設計,是在完整鑽石上打開一個小洞,用金屬圈圈住。在苑執中看來,這是明確的信號,就是要告訴消費者,「這是大量生產的,價格不貴,只作裝飾用。」

現在,更多年輕人將環保、綠色當成自己的生活方式。於是,鑽石行業講故事的方式也發生改變。一些天然鑽石商家組成NDC組織(Natural Dlamond Council),委托環保專家,證明生產培育鑽石消耗的能量是天然鑽石的數倍。但見招拆招,培育鑽石行業也找來專家分析,證明開採天然鑽石造成的碳排放是培育的幾百倍。對立雙方要在環保上分個高下。

「這完全就是互相在亂搞嘛!」苑執中說,「平心而論,天然鑽石比培育鑽石消耗的能源要高,但這其中也有設備不同,技術高低的問題。」

最近幾年,包括戴比爾斯、Alrosa在內的天然鑽石品牌開始推廣「鑽石溯源」,即告訴消費者,手中的這顆鑽石來自哪個國家,哪片礦區,生產出來消耗的能源是多少。苑執中認為這是天然鑽石的促銷噱頭。當然,對立的另一方也有自己的魔法。苑執中設想,以後制造培育鑽石可以全部用清潔能源,只用水力風力和太陽能發的電,拒絕火電。甚至可以回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先轉化成甲烷,再制造成CVD鑽石。至於溯源呢,培育鑽石一樣可以,給消費者開具證書,這顆是空氣中二氧化碳制成的,那顆是用大西北風電制成的。

看誰的故事講得好了。

至於鑽石到底是不是「百年騙局」的問題,所有從業者都給了我否定的答案。雖然鑽石標價高有營銷的成分,但其稀缺性也是事實。目前探明的鑽石礦藏,只有約2%純淨度較高,能被稱為真正的寶石。而在這2%中,又僅有5%左右能經切磨做成1克拉以上,且成色不錯的飾品。最近幾年,基於和各家鑽石採礦企業的交流,苑執中推測(但無確切證據),天然鑽石將逐漸枯竭,主要礦藏僅剩十多年壽命(開採成本大於利潤)。「應該說我們的年紀都是可見的。」苑執中說。

事實上,雖然不少天然鑽石公司依然堅持不使用培育鑽石,但對於鑽石行業的未來趨勢,大多數人心知肚明。不止一位鑽石從業者,向我提到最近發生的一起烏龍事件。今年10月,市場上突然冒出來一家叫CAMA的培育鑽石品牌,新的名字,新的logo,沒人聽說過。但看他們的網店,「手法熟練得大家懷疑這絕對是一個大廠」。後來有人往上追溯,發現這家公司的法人是周大福集團的元老級高管之一,新品牌的全資股東也是周大福的控股子公司。再後來,網店被撤下(這也導致如今我沒能搜尋到這家網店的資訊,無法複現傳聞的全貌)。根據JCK報道,周大福就此事表態:公司一如既往地支持天然鑽石行業,並且目前僅銷售天然鑽石產品。

「其實很多商家幾年前已經開始布局了,」在中南公司辦公室裡,胡興國對我說,「很多大的珠寶公司來我們這裡考察,我們跟一些品牌也有合作。」「比如呢?」我問。「這也要問嗎?」他笑,「你可以去小白光看看。」我分別在胡興國和苑執中口中聽到了小白光,這引起了我的興趣。作為直接面對消費者的商家,在「一顆永流傳」的故事失效之後,我想知道他們還能講些甚麼故事。

另一個魔法開始了

小白光是個創立僅一年多的新品牌,靜安大悅城是他們第一家線下店。大悅城更多面向年輕的消費人群,你能看到衣著精致的都市白領,偶爾也有孩子拉著父母在店前停留。他們的店面在商場一層,一百平米左右,正對面是一家潮玩店。當然,距離不遠的地方,也有一家周大福。

你能第一眼就看出這家店與其它珠寶店的不同。店門口的玻璃櫃裡擺著一只大兔子,類似潮玩手辦。進門處也展示了鑽石,但是分別放在氣泡狀的塑料球裡,氣泡下面鋪著一層細碎的黑色石子,像是某個賽博世界裡的荒原。

小白光門店

負責接待我的店員叫Cherry,是個96年出生的姑娘。這裡還有98年的,以及兩位00後。他們穿著統一的黑色高幫帆布鞋,卡其色的「宇航服」——一種連體衣,中間束腰,顯得人很挺拔。

她帶我體驗了店面正中橢圓形的「太空艙」。太空艙內部純黑,上面鑲嵌著小小的藍色燈飾。艙體上方透明,視野可以連接至屋頂的黑洞,抬頭就能看見一層層光圈和深邃的星空(當然這也是燈光布置出的效果)。我戴上VR眼鏡,體驗了一次太空漫游,從地球出發,飛到月亮,火星,然後是不知道甚麼星系。小白光的LOGO出現在宇宙的不同角落。

我問Cherry,為啥鑽石店裡要放VR設備?她告訴我,是為了讓顧客「尋找自己的星星」。我一度以為這是個文學性的描述,不由得贊嘆她的詩意。後來她跟我解釋,店裡正在做活動,只要購買一克拉以上鑽戒,就能得到一顆星星的命名權。

小白光店裡的太空艙

店裡的鑽石首飾分三類:有主打大克拉婚戒的;有主打高級鑽石禮物的,送家人送朋友;還有Neo系列,更時尚,也更便宜,大多一兩千塊,幾百的也有。另外,消費者還可以把鑽石鑲在行動電話殼、手表,或者電子煙上。

那天下午,我在店裡見到劉韌。他是小白光創始人之一,主要負責品牌推廣。劉韌光頭,蓄著不長不短的胡子,幾綹發白。他是珠寶行業裡的品牌營銷專家,早年間做廣告,後來涉足珠寶,相繼在I Do、萊紳通靈等公司負責品牌工作。你能從他口中聽到不斷蹦出的專業詞匯,「顆粒度」,「人貨場」,或者「紫色奶牛理論」,我得不斷提醒自己集中註意力。

劉韌告訴我,最初他們決定做培育鑽石是在2018年。當時發生了這麼幾件事。首先,2018年7月,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修改了延續62年的「鑽石定義」,刪去「天然」一詞,承認實驗室合成鑽石也是鑽石。自培育鑽石誕生之日起,一直被叫作「合成鑽石」或「人工鑽石」——「合成」意味著廉價的、假的,不同於天然的完美。培育鑽石從業者並不希望這種叫法延續下去。

政策背書有了。第二件事是市場。過去三年,美國培育鑽石市場從0做到10億美元,市場占有率達到近10%(「這麼好的東西,它藏不住了」)。然後,第三件事,也是最重要的。還記得中南廠寶石級培育鑽石技術甚麼時候取得突破的嗎?正是2017到2018年。當時中南廠的高溫高壓技術,在寶石顏色方面比CVD更具優勢,做出了和天然鑽石一樣的白鑽。

那麼問題來了,一個月就能造好的鑽石還能跟長久的愛情聯繫起來嗎?我在他們的廣告詞裡找到答案——「光是自由的,愛情是自由的,克拉也是自由的」。看來是我格局小了。事實上,劉韌告訴我,除了「克拉自由」,最初還有另外一個選項,叫「普世閃燿」。但後來覺得「普世閃燿」跟產品的「連接度沒有那麼強」,就放棄了。我其實到現在也不太明白「連接度不強」是甚麼意思,但憑借一個不到三十歲的互聯網從業者的直覺,「克拉自由」的確更能吸引我。

「克拉自由」

劉韌將培育鑽石定位成一款科技產品,「是個未來的產品」,所以要塑造一種「未來式的情感關系」。他們的店面設計找的是中國臺灣設計師,90後,玻璃櫃裡的兔子,以及太空艙都是他們的創意。去年八月,他們贊助了環法自行車賽,冠軍戒指就是「環保的」培育鑽石。你能在店裡看到牛頭梗樣式的鑽石飾品——它在小白光裡的名字叫「甜(通「舔」)狗系列」 ,都是塑造這種情感關系的一部分。「為甚麼說我們是新一代的珠寶品牌?」劉韌解釋,「它關於一些新的文化符號,年輕人新的文化訴求」。

我再次抱著險惡的目的問劉韌結婚了沒有。

「我孩子都快能結婚了!」他說。劉韌結婚是二十多年前的事,當時沒錢,給老婆買的對戒,花了小幾千塊錢。後來自己做珠寶行業,更重要的是有錢了,得補上,在珠寶展給老婆買了個一克拉的天然鑽石戒指。但他並不打算告訴我花了多少錢,「因為會跟別人說很貴,」他笑,「但女生肯定都是喜歡的,這是一個創造幸福感的事情」。

「那我能不能說,鑽石其實是個造夢的行業呢?」我問。

「當然!」他的坦誠讓我有點驚訝,接著他解釋,「任何一個品類都是造夢的過程對嗎?依雲的礦泉水憑啥比娃哈哈貴那麼多倍?那是因為依雲告訴你它是阿爾卑斯山的這個那個,農夫山泉告訴你它有點甜,就連快遞都會讓你覺得,這麼多人在無私服務於你。任何品牌都是在造夢,對吧?」

第二天,我再次去小白光店裡逛了逛。一位女士正在教新員工,如何跟消費者解釋培育鑽石一樣是真鑽石,面對對方的詢問應該說甚麼。後來,我和Cherry熟悉起來,得知她之前也在傳統珠寶店裡工作,她跟我講了很多面對不同顧客,要如何突顯產品賣點,比如黃金主打保值,而鑽石更顯氣色。另一位店員告訴我,來買培育鑽石的,女性白領居多。這也符合劉韌的說法,他們的廣告片裡,會拍一些女性在愛情中的狀態,其中是沒有男主角的。

小白光店裡的鑽石項鏈

這時,另一位店員從身後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來買鑽石了嗎?」他開玩笑問我。「那必須的啊!」我答。話說出口,我意識到完了,我已經忘了自己來到這裡的初心。這裡可以做DIY款式,我找出女朋友之前發我的一個紅寶石飾品,問了她的意思,設計稍改,紅寶石換成鑽石。我問Cheery價格,10分的3XXX,5分的3XXX,只差幾百塊錢。我說我買10分的。

這或許是一次沖動消費,我後來仔細回想,又大概率不是。我曾抱著拆穿鑽石神祕主義的信念去到中南廠,六面頂壓機所代表的工業邏輯給我震撼。我又與行業內最頂尖的專家交談,聽他講鑽石行業的利益之爭,這一切足以把「鑽石」還原成「純碳礦物」。然後是上海,小白光,劉韌的坦誠讓我確信,關於鑽石的故事的確是一場幻夢。

但我依然失敗了。我無法確切說出變化是何時發生的,應該不是看到店員們穿著太空服的時候,我明白這是塑造品牌的一部分。當然也不是用VR眼鏡縱覽宇宙的時候,畢竟我沒有找到屬於自己的星星。原因只能是,我心甘情願落入「陷阱」,為的是避免落入另外一個更貴的「陷阱」。更重要的是,我意識到,或許每個人都無法逃離魔法。記得一本書裡說,人類與動物的最大不同,就是人類相信虛構的故事。

胡興國、劉駿為化名。

來源  穀雨工作室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