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後浪是什麼?

沉思者

文:朱海就

「 長江後浪推前浪 」 並不會因為年輕一代取代年老一代而自動實現,社會不會隨著時間流逝自動進步,社會進步是在觀念進步的推動下實現的。當那種更有助於自由、公正與繁榮的觀念成為一股潮流,取代了之前不利於自由、公正與繁榮的觀念時,進步才可能出現。這種觀念所推動的變革才有資格被稱為「 後浪 」

新的思想催生後浪,如沒有新的思想所推動的變革,那社會就是一潭死水,就是停滯不前,根本不會有什麼浪。

前浪後浪和年齡無關,也和年代無關,而唯一地和思想有關。如年輕人的思想觀念和那些保守的老年人沒有區別,那他們就是前浪,而不是後浪。相反,如年長的人有開放進取的觀念,那麼他們就是後浪。

前浪後浪不是物理學概念,而是社會科學概念,後浪推前浪,是指社會的進步,後浪意指一種推動社會朝著更繁榮,更自由的方向前進的力量。這種狀態的出現是思想的產物,我們把那種更有助於自由、公正與繁榮的觀念稱為「 新 」 的觀念,也即「 新 」 不是指時間上的「 新 」 。當這種新觀念被很多人接受,成為潮流,具有改變的力量時,就構成了「 後浪 」 。

所謂的後浪推前浪,就是指在這種「 新 」 的思想觀念所產生的潮流的激盪下,那些束縛創造性的觀念與製度被滌除。

一些人錯誤地認為思想沒有什麼用,科技才有用,他們把「 後浪推前浪 」 視為技術的不斷進步,這是錯誤的,技術進步只是觀念進步的結果。米塞斯說,「 生產技術驚人的進步,以及財富與福利的因此增加,只有靠那些依照經濟學的教義而製定的自由政策之運用才會可能。撤除那些古老的法規——關稅,偏見等等對於技術進步的障礙,而把一些天才的改革家、發明家,從那些行會、政府管制,以及各種社會壓力的束縛中解放出來的,是古典經濟學家的那些思想 」 。

技術的進步,生產力的進步都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那些束縛創造性的觀念和製度被「 後浪 」 所消除的結果。換句話說,如果束縛個體創造性的觀念與製度不被消除,那麼社會進步將難以出現。一個例子是,在英國工業革命和古典自由主義經濟學幾乎同時出現,這不是偶然。斯密等人的古典經濟學,消除了重商主義的觀念和製度,為工業革命的出現打下了基礎,「 通常所謂的工業革命,正是這些經濟學家的學說所引起的意理革命的一個結果 」 (米塞斯)。

有一種天真的觀點認為,社會進步是新技術驅動的,因此,只要大力投資於新技術,那麼社會進步就會出現。這種觀點顯然是不成立的,因為新技術不等於個體創造性的釋放,技術只是工具,沒有好的製度環境,新技術並不會創造價值或沒有用武之地。一個沒有思想的人,有再先進的技術,也不會創造價值。試想把計算機交到大猩猩手中,會有用嗎?

一個自由、繁榮與公正的社會是製度變革的結果,而不是性技術的結果。如前面提到的,技術進步本身都是思想變革所催生的製度革新的結果。人們需要的是「 需求以一個合理的代價得到滿足 」 ,這需要私有產權之上的分工合作,需要無數的個體發揮創造性,需要沒有被扭曲的價格等等,而技術代替不了所有這些方面。另外,技術的發展,應該交給企業家、發明家和資本家,如政府片面鼓勵發展新技術,那會導致資源的錯誤配置,會導致尋租腐敗,使大部分人的生活水平下降。前蘇聯,技術也比較先進,但結果如何呢。

所以,如經濟學家整天談如何發展大數據,人工智能或物聯網這些東西,那就是嚴重失職。如媒體上都充斥著這些概念,那就要警惕,因為它表明這個社會可能在避重就輕,用「 技術優先 」 來迴避問題。

很多人認為自己無法成為「 後浪 」 ,是因為生活壓力太大,但這不是合理的辯解。正確的因果關係應該是這樣的:如他們能夠成為後浪,使錯誤的政策得以消除,那麼他們遭遇的「 不合理的 」 那部分生活壓力就會消除。

文章指出後浪不會自動出現,沒有思想的革新,社會永遠都是停滯。經濟學思想可以在引領觀念革新,為更自由、公正與繁榮的社會的出現中發揮重要作用,這也正是經濟學的巨大價值所在。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