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浪飛過,B站竟被後浪浪翻了

何冰

從昨晚到今天,朋友圈被B站的後浪視頻給刷屏了。

這是B站請國家一級演員何冰老師做的一次演講,因為台詞精美,何冰老師出色的演講能力,以及視頻中的文案,讓許多人產生了共鳴。


比如:
那些口口聲聲一代不如一代的人,應該看著你們,像我一樣,滿懷羨慕。
你們有幸遇見這樣的時代,但時代更有幸遇見這樣的你們。
你們生長在一個無數前輩夢寐以求的時代,一個精神抖擻的時代。一個倉廩足而興禮儀的時代。
弱小的人,才習慣嘲諷與否定;內心強大的人,從不吝嗇讚美與鼓勵。

在看視頻的那一刻,確實能感覺到打雞血的激情,所以我也轉發了。

初聽動容,但一夜過後,對該視頻有了更多的解讀。

我先來給台詞挑點刺,這篇台詞,很像某種解說詞,滿篇宏大敘事,卻又在細節上矛盾百出。

事實這也是B站向主流出圈的一封信——該演講在5月3日晚,央視《新聞聯播》前播出,這是B站首次登陸央視黃金時段。

朗讀者何冰,是第十三屆北京政協委員。

台詞:

1、「人類積攢了幾千年的財富,所有的知識、見識、智慧和藝術,像是專門為你們準備的禮物。

這句話宏大無物,人類幾千年財富,指的是什麼?

2、「科技繁榮、文化繁茂、城市繁華,現代文明的成果,被層層打開,可以盡情享用。

你怕是不知道,中國農村人口數量有57661萬人,佔比41.48%。

你怕是不知道,中國依然是第三世界國家,中國在2019年的人均70892元,只是美國的1/6。

你怕是不知道,即使在一線城市深圳,高中入學率不到一半,2019年深圳市公辦普高計劃招生33181人,官方的數據表示,公辦高中錄取率約44.5%。

然後對於農二代、窮二代來說,可以盡情享用什麼?

3、「自由學習一門語言,欣賞一部電影,去遙遠的地方旅行

對不起,你說的是一線城市富二代的生活,中國的很多農村窮二代,怕是連飛機都沒有坐過。

誰不想自由成長?去看電影,去遙遠地方旅行?

可是,你要生存、要吃飯,又不是一線城市富二代。

4、「你們擁有了我們曾經夢寐以求的權利,選擇的權利,你所熱愛的,就是你的生活

我不覺得對於普通人來說,在財富自由以前,誰擁有選擇的權利。

視頻裡,出現了不少博主的視頻,有去國外旅遊的、玩古裝的、玩模型的,但是,這都需要巨大的成本和時間。

一將功成萬骨枯,頭部的只是極少數。

對於後浪來說,只有頭部的後浪才有選擇的權利,大部分後浪,其實是做了炮灰。

這和網絡直播一樣,你只看到李佳琦和薇婭的風光,以為處處是黃金,卻不知道這兩個人的流量佔了淘寶直播的80%。

B站的大部分UP主,只是在苦苦支撐而已。

5、弱小的人,才習慣嘲諷與否定;內心強大的人,從不吝嗇讚美與鼓勵。

這句話我個人就不大同意。

「若批評不自由,則讚美無意義 」 這句話,經常被反復引用,原句出自法國劇作家博馬舍的《費加羅婚禮》第五幕第三場:「若連評論的自由權利都被剝奪,那迎合的讚頌也將消失。 」

難道批評家,就是弱小的人?

以上只是該演講的部分矛盾之處,還有更多的,就不逐個展開。

總結來說,就如前文指出,《後浪》演講就像我們經常看的中學作文範文,滿篇宏大打雞血,但看完之後,沒有乾貨,該996的還是996。

再進一步引申,可以歸結到B站反映的人群分裂和公司戰略。

一方面,B站這次演說廣告是成功的,能在朋友圈刷屏,就說明了它的成功。

中年人為什麼刷屏「後浪 」 ?

我想,《後浪》視頻在朋友圈刷屏,刷屏主力其實是70後——80後,這批中年人之所以發這個,是因為他們面臨職業的瓶頸和中年危機,經濟下滑、工作不穩定、上有老下有小。

同時,這些人不服老,內心還有那麼一點點激情和對現狀不滿足,想折騰點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微信新出的視頻號充斥著各類中年大叔和大媽,無非是,這些人在短視頻時代沒有搶到先手,所以在擁有內測資格的時候搶先入駐,發布觀點,贏得一些注意力。

但也要看看你們自己的條件,人到中年,你如果像陳道明一樣儒雅,像高曉鬆一樣博學,那還是有出位機會的。

可是這些禀賦,99%的人,是沒有的。

反正我看到中年人做的視頻號,僅從視覺就難以入目了,大多是人間慘劇。

同樣,中年人玩票的公眾號,沒有用戶思維,大多數點擊不到數百。

但另一方面,也看到B站的尷尬。

對於B站來說,之所以選擇出圈,是因為它遇到用戶瓶頸了。

原來喜歡B站的用戶,該註冊該下載的基本上已經下載註冊了。

同時,B站一直在虧損,2019年虧損擴大到12億,也面臨著資本的壓力,它需要去增加收入。

而B站的博主們,是很難接到廣告的,因為沒有對接到26-60歲的主流消費人群。

試問你是一家基金公司的投放負責人,會選擇在B站打廣告嗎?

B站吸引的都是學生和剛畢業的,是沒有基金購買能力的。

基金公司的高管,往往在41歲以上,這些人根本就不是B站用戶,41歲以上佔B站僅為0.56%。

這意味著,基金打廣告,公司高管看不到效果。

而基金投資者,往往都是35歲以上的中年人,也不是B站視頻的主流用戶。

廣告主和目標客戶都看不到,誰會在B站打廣告?

B站在資本壓力下為了吸引更多的人群,特別是消費力強的中年人,只能違背自己放棄一些原有的調性,從它引入網絡遊戲、引入原鬥魚主播馮提莫,就可以看出B站的策略,在向主流人群靠攏。

B站出圈做「後浪 」 廣告,這樣做以後,無非是向外界宣示,這裡有Z世代和90後、00後,快來投廣告吧,至於效果如何,不好說。

我個人認為,B站的格局,在國內還是不錯的,但離它對標的YOUTUBE,無論是深度和廣度,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總結:別嘴炮了,發幾個OFFER吧

B站的最大收入來源是遊戲,所以它的核心用戶是有錢有閒的年輕人,所以你在這個視頻裡看到的是美好和樂觀的,上天入地旅遊的,類似窮二代的生活現實苦悶這些,本來就不適合發,因為他們不是核心用戶,B站的商業本質決定了他的視頻內容。

但與此同時,在另一個世界,今年是大學生最難就業季,今年全國高校畢業生達到765萬人,因為疫情或其他原因,有的畢業生至今沒有找到工作。

這些年輕人面對的是,是一個壓力巨大的時代——社會資源向大城市集中、平台公司成為行業巨獸、全球民粹和逆全球化思潮加速、經濟發展的高速時代結束、同時一線城市房價高不可攀。

對於缺乏父輩恩萌、沒有出現在視頻裡的絕大部分普通年輕人來說,他們的路在何方?

工作找得到嗎?是996嗎?房子買得起嗎?看得起病嗎?小孩生得起嗎?小孩找得到學校讀書嗎?

對比之下,B站的「後浪 」 演講,就好像當年學校裡的學生代表發言,和大多數同學沒啥關係,意思一下就行了。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後浪 」 宣言,被80後70後轉髮刷屏了。

90後轉得少。 00後似乎沒有。

中年急於表達對年輕人的祝福和嚮往。

年輕人表示:謝謝 不用了 。

對於轉髮刷屏的中年人,所謂前浪來說,別嘴炮了,給後浪發點OFFER吧。

別再繼續炒高房價和租金了。

要知道,前浪房租一漲,後浪馬上回鄉。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