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漣:通貨膨脹的幽靈在美國大地上徘徊

拜登

今年是美國人創作新詞的高峰年,除了婦孺皆知的F-B****與 let』s go Brandon之外,還有Bidenflation(拜登通脹)與Build Back Broken(重歸廢墟),後面這個詞是針對拜登的BBB計劃——Build Back Better(重建美好世界)而創造的,所在這些詞算是美國人給拜登執政的評分。本文分析Bidenflation,30餘年沒受過通脹之苦的美國人不明白國家資產負債表爆表是怎麼回事,目前雖然已經感受到通脹正在讓自己錢包縮水,但大都沒想到這是通往委內瑞拉之路。

拜登政策造成了高通脹

根據勞工部在華盛頓所公布的最新統計數字,今年10月,美國消費者價格指數上漲趨勢在高水平上加速,並創下1990 年以來的最高通脹率,為31年以來最高紀錄。

美勞工部指出,價格上漲範圍廣泛,涉及眾多領域。食品、能源、租金、雜貨、新、舊車價格均大幅上漲,遠遠高於美聯儲 2% 的中期目標值。此前,美聯儲將目前的通脹上升視為主要由新冠大流性瘟疫導致的暫時性現象,認為會很快回落,但目前已經知道不妙。因為通脹率高企時間越長、同美聯儲目標的差距越大,這種觀點就越難堅持下去。有鑒於此,美聯儲已於11月3日宣布,從本月開始將把每月1200億美元的公債和抵押支持證券(MBS)購買規糢縮減150億美元,並計劃在2022年年中徹底結束購債計劃。

上述決定說明,身為貨幣監管機構首長的鮑威爾非常清楚一點:美國通脹高企主要源於濫發貨幣,幫助拜登政府實現其近於瘋狂的經濟理想。鮑威爾今年3月曾對參議院銀行委員會表示:」對於那些以本國貨幣欠債的國家而言債務不是問題的想法,在我看來是大錯特錯的。」

儘管財長耶倫至今仍然堅持說物價上漲是供應鏈出了問題,但是美國食物類商品當中,本國產居多,卡車運輸即可,受到影響也是拜登強制疫苗受到抵制,還是拜登施政問題。

拜登想將美聯儲變成政府的印鈔機

監管銀行體系是美聯儲的主要職能之一。美聯儲制定貨幣政策、執行貨幣政策,以此管理利率基準和貨幣流通量(即「貨幣供應」),其主要職能是監管貨幣的發行與流通,以維持美國穩定的金融穩定。

拜登上任後一直想改造美聯儲,讓美聯儲為他雄心勃勃的經濟擴張計劃服務。如今已致力於控制債務規糢的鮑威爾任期屆滿,拜登任命的聯儲主席將出爐。此前,輿論分析有兩個人選:如果讓共和黨籍的鮑威爾續任,是看重政策延續性及兩黨支持;選擇民主黨籍的布雷納德,則是為了向民主黨支持者交代,對美聯儲進行更廣泛的改造。但是現在美國通脹高企,萬物價格齊齊上漲,引發民怨並導致拜登的支持率跌至上任以來最低。如果這時的拜登選擇美聯儲主席的重點仍然放在讓自己的政府敞開手花錢這一點上,美國的金融危機發生的概率超過70%。更何況,拜登還打算提名一位公開的社會主義-共產主義者奧巴洛娃擔任美國貨幣監理署的主計長,這位康奈爾大學的經濟學教授曾公開主張美國銀行業應該按照蘇聯國家銀行(Gosbank)的糢式進行改造:首先讓私營銀行立刻停業,接著讓政府中央計劃人員主持工作,然後讓政府中央計劃人員按照政治階層的意願對金融系統進行重組。這項提名愁壞了拜登曾經的金主華爾街大佬們,從9月29日開始,《華爾街日報》已經發表三篇編輯部評論文章表示深度擔憂。

拜登-AOC們「債多不愁」的理論支柱

美國政治極左化的過程,實際是巨嬰化,其特點是為了實現極左的理想,完全不顧現實、不計後果。當布隆伯格為了打擊川普與共和黨,花錢為極左派買了21個席位進入眾議院之後,由於這些極左政治巨嬰的戰鬥力爆棚,裹挾著民主黨的溫和派不斷左轉再左轉,終於成就了拜登的「依靠債務發展經濟」糢式。這一「債多不愁」的思想是有理論根據的,那就是源於後凱恩斯主義的現代貨幣理論(Modern Monetary Theory,簡稱MMT)。

美國現代貨幣理論的代表人物是L. 蘭德爾·雷(L. Randall Wray),其主要觀點為:一個能夠以本國貨幣舉債的國家永遠不會債務違約,因此美國可以用美元舉債,只要多印美元就能還債;與此同時,通過提高稅收規糢就可以避免通貨膨脹——這一理論興起於1990年代,立刻受到美國政界人士歡迎。美國債臺高築,始自小布什政府伊戰軍費開支,奧巴馬政府時期大肆舉債,2016年12月,奧巴馬留下巨大19.573萬億美元債務,其中只有4.3萬億是小布什留下的。

「綠色新政」就是現代貨幣理論的產物。2008 年,奧巴馬在競選中就提出的「綠色新政」口號,想通過大力投資綠色能源來刺激當時處於崩潰狀態的經濟。可是這項政策只在他第一任期實施了兩年,在2021年中期選舉後就偃旗息鼓了。原本許諾的高達7,870 億美元的資金,最終只用了 510 億。原因是這計劃生不逢時,那時美國正努力從2008年末的次貸危機引發的金融危機中拔出腿來,實行綠色新政極不現實。

這項新理論尤其受到民主黨當中的極左人士支持。無黨派人士伯尼·桑德斯以及AOC都支持現代貨幣理論,認為該理論能成為政治家們昂貴社會項目的經濟基礎。這些社會項目除了廣泛的就業保障、」綠色新政」、生態工業轉變外,還包括推出可能每年將耗費數萬億美元的全民健康保險。極左們認為,更高的國家財政赤字是必須的,有了現代貨幣理論和印鈔機,這一切都不是問題。AOC在幾個極左組織的幫助下擬出的「綠色新政」計劃,要點就是無限擴大政府財政(實則是印鈔),大幅度提高富人稅收,完全吸收了現代貨幣理論的要點。2019年「綠色新政」在美國成為熱詞,和登月、馬歇爾計劃相提並論,整個計劃的實施需要幾十萬億,我當時就評論,綠色新政堪比中國的大躍進。

現代貨幣理論的論點,保守派經濟學家聽了頭疼。美國智庫卡托研究所(Cato Institute )貨幣和金融替代中心主任塞爾金(George Selgin )表示:」他們用數字來販賣理論。」他指出,雖然各國可以通過無限印鈔,無需擔心無法償還債務,但卻並非毫無風險。但濫用本國貨幣,可能帶來通貨膨脹的風險。」就連對高額公共債務持開放態度的美國民主黨人士,也對這一計劃存疑。奧巴馬的前經濟顧問、比爾·克林頓任內財長勞倫斯·薩莫斯(Lawrence H. Summers)在為《華盛頓郵報》撰寫的客座評論中寫道,現代貨幣理論是」巫毒經濟」(比喻政治家對經濟承諾高得脫離現實)以及」通往災難的道路」。他認為,類似於現代貨幣理論的政策導致委內瑞拉等拉丁美洲國家惡性通貨膨脹。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統計,過去幾年間委內瑞拉的物價上漲了百分之1,000萬。

The left』s embrace of modern monetary theory is a recipe for disaster ,Mar 4, 2019,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the-lefts-embrace-of-modern-monetary-theory-is-a-recipe-for-disaster/2019/03/04/6ad88eec-3ea4-11e9-9361-301ffb5bd5e6_story.html

美國喬治梅森大學的經濟學家薩姆納(Scott Sumner)也警告,現代貨幣理論可能帶來」可怕副作用」。他表示:」通過借貸欠債來為政治項目融資是糟糕的主意。」薩姆納稱,今日的赤字可能成為未來世代的重擔,更好的方式是逐步徵收消費稅,從而支持美國經濟。

30餘年未經過可怕通脹的美國人,註定將經歷一場危機。不過,這次危機不同於2008年,那次以後,美國依靠完好的實體經濟與強大的國力,很快恢復元氣。每次高通脹就是政府對國民的一次掠奪,這一輪Bidenflation的劫掠,不少退休者已被迫重新安排自己的退休生活,美國人也只有一次挽救自己的機會,那就是明年的中期選舉。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