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霸」李保田的唏噓往事

「戲霸」李保田

文: 萬小刀  

一、

1990年,25歲的鞏俐,已因《紅高粱》裡和薑文的激情戲走紅,在主演《菊豆》時,卻和44歲的李保田搞起了「不倫之戀」。

大家都很好奇,李保田是誰?都44歲了還默默無聞,憑甚麼和「熒屏女神」鞏俐,一起主演張藝謀的電影?

其實李保田的父親雖是老革命,但是思想保守,完全不贊同兒子學戲,在李保田的演藝道路上,沒有提供便利,還各種阻撓。

1960 年,14 歲的李保田看了一次劇團演出後,迷上學戲,父親不能容忍,拿起皮帶,對著李保田的屁股就是一頓猛抽。

這一抽,就把李保田給抽跑了。從此他離開老家徐州,背井離鄉,跟著劇團在外學梆子戲,4年不和家裡聯繫。

舞臺上,「醜角」俏皮、機智、活潑、滑稽,很討觀眾喜歡,分科的時候,李保田就毫不猶豫地選擇了「醜」行。

在留給父親的日記裡,少年李保田寫道:

「將來有一天,我一定要讓老李同志,接成名成角的小李回家」!

初生牛犢不怕虎,14 歲的李保田對未來充滿鬥志,然而他沒想到的是,前路並不太平,自己差點兒兩次客死異鄉。

李保田到劇團時,正值「60年代」,14 歲的他正長身體,加上每天練功,體能消耗巨大,每月36斤的飯票根本不夠吃。

有一次,15天不到飯票就吃光了,剩下的15天只好靠蹭飯和喝開水撐著,因此身體發虛,常常摔倒。

有個老師對他不好,見他摔倒,還飛起一腳,踢他肚子,說他裝死。李保田只能捂著肚子爬起來,繼續練功。

後來,李保田渾身浮腫,身上的血管都找不到在哪,眼看就要餓死了,組織給了兩斤豆子,放鹽,用水煮熟,這才把命保住。

到了1964 年,李保田 18 歲了,高強度的體能訓練和營養不良,卻使他得了傷寒。

反反複複 40 多度高燒,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每天縮在被窩裡面「打擺子」。因接診醫生水平有限,他被按瘧疾誤診。

即使這樣,李保田還是硬撐了半個多月,每天堅持演出、練功,大腿根處鼓起雞蛋一樣大的疙瘩,痛得他走路都要扶牆。

如果再不對癥治療,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一次下鄉演出,劇團裡一個領導,看出李保田病情嚴重,立刻安排祕書,把李保田從鄉下送到徐州劇團治療。

當李保田醒過來才發現,自己正躺在醫院裡面輸液,病榻邊,是 4 年多沒見面的母親。

原來李保田一到徐州就暈倒了,劇團聯繫了李保田的父母。4年音信全無,家人以為李保田在外早餓死了,見狀不知哭了多少回。

第二次死裡逃生的李保田不知道,此時在同一醫院不遠處的高幹病房裡,父親也在重病躺著。

父子慪氣,誰也不願意放下身段主動服軟認錯,雙方愣是沒到對方病房去看一眼。

一天李保田輸液睡著了,朦朧中覺得有人在輕輕挪動他的手,放到最舒服的姿勢,他睜眼一看,原來是父親,在趁他睡著的時候,偷偷跑來看他。

李保田再也繃不住,眼淚流了出來。畢竟血濃於水,父子之間所有的隔閡,在那一刻,全都煙消雲散。

父親是高幹,雖吃不飽,但至少不會餓死,就勸李保田回來。

李保田憋著一口氣,非要闖出一點名堂,證明給父親看,還是要學戲。

父親惱了,把李保田的日記往地上一摔,說:「你是永遠也成不了大演員的」,那一刻,李保田只想逃。

病好後,李保田紮進劇團,依然不回家,好不容易修複好的父子之情,再次土崩瓦解。

兩年後,20 歲的李保田被人從劇團緊急叫回,病牀上,父親對李保田說:「你是家裡老大,要照顧好媽媽和弟弟」,說完,從不流淚的父親哭了。

第二天,李保田再次來看望父親,卻發現父親已經去世。

李保田強忍悲痛,安慰母親說:「別怕,有我」,不料一向隱忍的母親,淚流滿面,突然提高嗓音對他吼:「不用你管!」

20 年來,李保田時刻不讓家人省心,即使在父親病逝前還不願意放下尊嚴去和父親和解,母親情緒崩潰,在所難免。

難堪地從病房裡退出來,李保田在淚眼中想:

自己這些年,活得好任性,活得好混蛋啊,是該長大了。

三、

1966 年父親去世後,那場波及很多人的「十年運動」接踵而至。

李保田從地方劇團調回徐州文工團,離家近,能顧家,從此他在文工團任勞任怨,堅持唱歌跳舞到 1978 年。

20 歲開始,他便像父親那樣,背起了養活兄弟 5 人和母親的責任,12 年的所有收入,全部補貼家用。

工作期間,李保田認識了一位北京下放到徐州文工團的幹部,受他影嚮,李保田開始常跑圖書館自學文化常識和表演理論。

1978 年,高考恢複第二年,32 歲的李保田躊躇滿志地報考「中戲」,然而領導卻不放人。

李保田急了,軟磨硬泡,央求領導,各種說好話。

領導想:李保田小學沒畢業,根本就考不上嘛,讓他去考,等他吃了一鼻子灰,灰溜溜地回來,就知道該怎麼夾起尾巴做人了。

不料李保田得此「赦令」,萬分珍惜,沒日沒夜地下苦功學習,克服各種困難,居然真的拿到了錄取通知書。

那一刻,他想:父親若在天有靈,應該會為自己驕傲吧?

1978 年秋,32 歲的李保田成功入讀「中戲」,他拼命鑽研各種藝術表演形式,成績優異,以至於一畢業,就被學校直接「留校」工作。

看上去很美,然而很快,李保田就陷入了另一種危機。

四、

李保田畢業後,戶口要從學生轉教師,待轉期間,只有演出才有收入,沒演出時只能象徵性地領一點工資。

但是李保田要養家,養孩子和老母,這些工資對他無異於杯水車薪,為了節省開支,他每天只能吃一毛錢一包的泡麵,一連吃了兩年,最後吃到便祕。

1983 年,37 歲的李保田眼看就要撐不住了,忽然,電影《闖江湖》劇組找到他,邀請他飾演正好可以發揮他「醜角」功底的主角「張樂天」。

這部電影,不僅解決了李保田的溫飽問題,更讓他在演藝道路上,從此快馬揚鞭,一騎絕塵。

1985 年,39 歲的李保田,主演了影片《流浪漢與天鵝》。

為了接近劇中流浪漢「抹桌兒」這一角色的形象,李保田在太陽底下暴曬,皮膚3次曬到燒傷,兩次曬到爆皮,出於劇情需要,他還特意花了 20 多天時間學劃船。

在他眼裡,戲比天大,角比天大。

辛苦的努力和付出,使這部影片獲得當年「文化部優秀影片獎」。

李保田大器晚成,演技純樸自然,如羚羊掛角,所有的鮮花和掌聲,都正呼嘯著向他撲來。

可命運總是那麼無情,歲月還要再給李保田一記暴擊。

演藝事業上,李保田正嶄露崢嶸時,他最小、也是最有才華的弟弟,在新疆寫生期間意外出了車禍。

得到消息,李保田非常難過和自責,他把弟弟的死,歸咎於自己——他恨自己沒有太多閑錢,弟弟才為了省錢搭乘別人的車,而那車的司機疲勞駕駛,於是……

從父親去世到弟弟車禍,家庭幾次變故,給李保田留下巨大陰影,很多年中,他都活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他時刻不敢讓自己太快樂,他怕自己一太快樂,就會樂極生悲。

他壓力大,再加上藝術潔癖,睡不著覺,開始吃安定藥,從一開始的半粒,1粒,到4粒……吃了30多年。

熒幕上,李保田給我們塑造了一個又一個經典形象,但他內心深處的波濤和雲煙,我們外人卻很少看見。

生活中,他真的沒有熒幕上大家看到的那麼開朗。

歲月讓他吃了那麼多苦,也該賞幾塊糖了吧?事實證明,老天爺確實開眼了,接下來賞了他很多糖。

五、

1988年,41 歲的李保田,因主演黃蜀芹執導的《人鬼情》,斬獲「第 8 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配角獎」。

3年後,45 歲的李保田,首次和張藝謀合作,就在電影《菊豆》中,與 25 歲的鞏俐飾演的嬸子「菊豆」玩起了偷情。

這部電影摘得「第 43 屆法國戛納電影節特別獎」,和「芝加哥國際電影節金雨果獎」等多項大獎。

而且,還是第一部獲得「奧斯卡獎最佳外語片」提名的中國內地電影。

從此,李保田實現了真正的一舉成名

讓大家想不到的是,成了大腕的他,在朋友面前卻耍起了脾氣。

一次飯局,朋友帶來一個新朋友,酒過三巡,新來的哥們為了套近乎,主動對李保田說,「哥,要不你給我們現場來一段」?

李保田問:「你是幹嘛的?」新朋友說:「我是搞銀行的。」李保田筷子一放,說:「行,那你現場給我表演一下點鈔吧!」

那哥們愣住,尷尬地站著,他沒想到李保田那麼不給面子。

後來李保田說,我最受不了的,就是那些把演員當戲子的觀眾,表演需要角色代入、情緒醞釀,哪能像吐口痰一樣,說來就來!

李保田對自己的作品和表演,精益求精,容不得一絲將就。這也為日後那場給他帶來巨大負面效應的官司,埋下了伏筆。

1992 年,46 歲的李保田在電影《葛老爺子》中,飾演一位年近七旬的老人,因此獲得飛天獎「視帝」

1993 年,李保田又憑借《鳳凰琴》中「餘校長」一角,獲得了當年的政府獎、百花獎、金雞獎三個獎項的「影帝」。

經過多年打磨,李保田的演技,已經達到「戲骨」級別,一舉一動,連每個細微表情都是戲。

1995年,49 歲的他,再度和張藝謀合作,在電影《搖啊搖,搖到外婆橋》中飾演了上海灘黑社會「唐老大」一角,演得入木三分。

這一年,李保田還在電視劇領域發力,《宰相劉羅鍋》一經播出,獲得了巨大成功。

劇中,飾演「皇上」的張國立和演「和珅」的王剛,在李保田面前,演技還顯得有些青澀。他們組成的「鐵三角」,也被群眾津津樂道。

《劉羅鍋》的成功,讓很多人對李保田趨之若鶩,他們提著錢,拿著同類型劇本,找到李保田,把門口堵得水洩不通。

然而,誘惑雖大,李保田都統統拒絕了,他的理由是:「不想重複自己」「塑造一個成功的角色不容易,老重複,觀眾很容易反胃」。

坐山吃空很容易,撐出一片新天地卻太難。

嚴守自己藝術底線的李保田,在往後的 3 年中,也只接了兩部戲,一部是張藝謀的《有話好好說》,另一部則是:《離婚了,就別再來找我》。

對劇本精益求精的李保田,此時怎麼也想不到,未來會被自己的兒子狠狠地坑上一把。

六、

1999 年,李保田之子李彧拉來 300 多萬投資,要拍一部電視劇,投資方特意要求:李保田必須要客串 20 集。

李彧年輕氣盛,只覺得自己能拉到投資,保田又是自己老爹,想都不想,就把合同簽了。

不料李保田拿到劇本,卻說:本子不行,沒法接。

李彧嚇尿了,那時的 300 萬,大概相當於現在的 3000 萬,他房子車子都抵押了,如果不拍,自己血本無歸,還會被起訴。

這一來,李保田騎虎難下,對兒子總不能見死不救,只能咬牙答應。後來張豐毅聽說有李保田參演,劇本都沒看,也直接簽了。

就這樣,一部超級爛劇,一下子忽悠來國內兩位頂尖藝術大咖。

為此,李保田心裡很難受,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見張豐毅,覺得是自己害了人家。

最後,李保田甚至對李彧說:「拍了這戲,咱們就斷絕父子關系」。

53 歲的李保田說到做到,往後4年時間裡,真的再沒理過李彧。

這部讓李保田覺得恥辱的電視劇,叫甚麼呢?《生死兩周半》。

在豆瓣上連評分都沒有。

張豐毅更是在自己的演藝經歷中,對這部劇,提都沒提。

在李保田為了藝術和兒子斷絕父子關系期間,影視劇行業,正悄悄發生變化,《流星花園》為代表的偶像劇,迅速興起。

偶像明星大行其道的情況下,李保田這樣的「老戲骨」生存艱難。

七、

直到2003 年,《神醫喜來樂》和《王保長新篇》播出,才讓 57 歲的李保田,在中國金鷹電視藝術節上,最後一次大放異彩。

連奪「最佳表演藝術男演員獎、最具人氣男演員獎、觀眾最喜愛男演員獎」等三項大獎,成為當晚最大贏家。

第二年,李保田受聘擔任電視劇《欽差大臣》的藝術總監,並出演「錢奎」一角,每集片酬 10 萬元。

不料2005 年,在未經李保田同意下,出品方竟私自將《欽差大臣》劇情拉長至 33 集,並向雲南電視臺報批該劇。

面對註水的電視劇,李保田無法忍受,他以藝術總監的名義,給出品公司高層寫信交涉,說「這種註水行為,將會嚴重影嚮《欽差大臣》的藝術水準,應當立即改正」。

出品公司卻置若惘聞,《欽差大臣》還是以 33 集和觀眾見了面。

2006 年,60 歲的李保田一紙訴狀,將出品公司告上法庭,根據合同索賠 190 萬元。

不料出品公司卻反咬一口,說李保田是戲霸,只愛錢,在劇組,他的眼中根本沒有投資人和其他演員,「光一場洗腳戲,他就反複拍了 7 個小時!」

最後,這家出品公司還聯合 12 家影視公司,要徹底封殺李保田。

此事在網上鬧得沸沸揚揚,前後折騰了一年多,最後,也不知道出品公司怎麼操作的,李保田反過來還要倒賠它 2 萬元。

李保田據理力爭,雖然最終勝訴,但經此一役,卻被戴上了一頂「戲霸」的帽子!

那麼,李保田真的是「戲霸」嗎?

戲不戲霸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宰相劉羅鍋》爆紅後,有商家出 500 萬,請李保田拍廣告,但他拒絕了。

從影 37 年,李保田至今一條廣告都沒接過,他拒絕的廣告費用,其子李彧粗略算了一下,在 90 年代,加起來就有 2000 多萬!

要知道那個時候,北京房價也才 2000 每平米,如果李保田眼裡只有錢,他接下廣告,在北京隨便買幾套房,現在是甚麼身價?

再說演戲,李保田出了名的「認戲不認人」,如果看到藝術上的缺陷,即使是關系一度緊張的兒子,他也要忍不住說出來。

正因為這個「霸」,才能保證劇本的質量,才能保證影視圈,不會淪為資本圈錢的傀儡。

在拍攝《神醫喜來樂》的一場廚房戲中,女演員沈傲君手中的擀面杖,一不小心打到李保田身上,當時沈傲君手都震麻了,李保田疼得眼淚直流。

沈傲君嚇傻了,愣在那裡,不知該怎麼辦,李保田卻邊流淚邊安慰她,說:沒事沒事,等會我們繼續拍。

他不僅對演員好,對他的觀眾更好。

一次訪談中,主持人問李保田:「現在很多明星都在接拍各種廣告,而且廣告拍攝時間短,來錢快,難道你就不為所動嗎?」

李保田說:「心動啊,怎麼不心動,但是我不喝酒,我不能瞎說那酒好,我沒病,更不能說那藥管用」。

他的底線就是:堅決不欺騙和忽悠自己的觀眾,哪怕你給的錢再多,也不行。

八、

2006 年,李保田打官司的同時,還主演了電影《馬背上的法庭 》。次年,61 歲的他,演完《王保長新篇2》後淡出熒屏。

因為時代大變,市場上,幾乎已經沒人找他拍戲了。

無戲可演的李保田,最大的樂趣,就是宅在家裡,看看書,聽聽音樂,畫會兒畫。

之所以晚年畫畫,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替他出了車禍的弟弟,延續夢想。

2013 年,67 歲的李保田參演了《神醫喜來樂》續篇,他說,打破「劉羅鍋」之後定下的規矩,重複出演自己創造的角色,是因為:

《王保長》系列,是自己的一個情懷,他想向父親那一輩的老革命家致敬,向那些侵略中國的洋鬼子們,表達自己的憤怒。

家國情懷,67 歲的李保田,還是忘不掉。

這一年,郭敬明的電影《小時代》上映,裡面講述了四個女孩,在紙醉金迷的大上海,不停地撕逼、出軌、打胎、背叛的狗血故事,票房高達 15.1 億。

2015 年,李保田出演了抗戰劇《義道》,以及電影《北京時間》,無人關註,收益寥寥。

那一年,黃曉明和 baby 在上海大婚,據說婚禮花了 2 個億,半個娛樂圈的人都到了,還造成上海機場當天大面積延誤……

從那之後,流量明星占據主流,再也沒有人願意為李保田這樣的老藝術家們的情懷買單。他們的錢,只想投資那些流量明星,然後一荏又一荏地,收割「春風吹又生」的韭菜!

如今流量明星的浪潮逐漸褪去,演技重新成為了明星追求的金字招牌。不知道在大浪過後,娛樂圈是否能夠真正的卿本溯源。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