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定義鞏俐,顛覆諜戰,禁片之神婁燁的「大劇院」,值得看否?

鞏俐

蘭心大劇院》上映了,影片曾入圍第76屆威尼斯主競賽,轉眼兩年已過,終於進入院線。此片也是鞏俐近年來的代表作之一,《蘭心大劇院》既是她的主舞臺,也是女主角於堇的舞臺,前不久北影節更指定《蘭心大劇院》做閉幕片,足可見它在影迷心中的重量。

本文有劇透。

1

1937年,上海被日本占領,故事發生在法租界,在這個擁有特權的安全地帶,魚龍混雜,除了有頭有臉的人物,還藏著不少來自五湖四海暗中執行任務的間諜。

《蘭心大劇院》是由「一場戲」開始的,戲劇導演譚吶在舞會上游走觀望,然後與一位女士開展談話,內容關於工廠罷工,女人正是於堇飾演的芳秋蘭,隨即談話被一個男人打斷,他要強行帶走芳秋蘭。

這顯然是舞臺上的劇情,真實的於堇在上海被狂熱的粉絲追逐,所經之處都有記者包圍。豪華轎車把她送到法租界的豪華大飯店,她被飯店經理索爾·夏皮爾接待,這些都是經過精心安排的,因為索爾和於堇一樣,也在為盟軍服務。

但這是於堇唯一的任務嗎?非也,她回到上海之後至少有兩個任務,除了與盟軍高層休伯特碰頭,還為了找到被日軍囚禁的前夫倪則仁,過去幾年裡,休伯特一直是於堇心中的長輩,她尊重他的方式就是接受派遣,做好一枚棋子。

於堇不僅重回舞臺,還和前情人譚吶舊情複燃,她的一雙眼睛充滿愛意,譚吶比她還要享受這重燃的愛欲之火。他或許知道自己是於堇選中的擋箭牌角色,但也心甘情願,畢竟他是被信任的,這份感情也不一定是逢場作戲。

譚吶的圈內好友莫之因是個陰狠角色,作為汪偽政府的情報員,他時刻警惕身邊風吹草動。於堇雖低調,卻進入了他的視線,不過莫之音只知道於堇一部分底細,認為她回來就是為了救前夫。

於堇身邊突然冒出一個名叫白雲裳的年輕戲迷,白雲裳是個機靈女孩,不止一次表達對於堇的欽羨,因為她也想做一個演員。她的熱情成功捕獲了於堇的關註,不知是出於懷疑還是興趣,於堇決定讓她進入劇場,近距離追星。

還有兩個關鍵角色,分別是密碼破譯專家古穀三郎和為日本帝國主義服務的梶原,他們是潛藏在於堇及休伯特身邊的最危險的敵人。

2

古穀三郎總是皺著眉頭,心事重重,作為特派專家,他是日方最稀貴的王牌,也是休伯特眼中的突破口。

為了獲取日方情報,休伯特啓動了「雙鏡計劃」。這個任務只有一人能執行,那就是於堇,她與古穀三郎過世的妻子長得極像,這也正是她回到上海的真正原因。

或許她早就厭倦了間諜生活,一場又一場重複上演的戲瓜分著她的生活,令她迷失自我。所以於堇接下任務的舉動是為了報恩,她想把這當作自己最後一個角色。

古穀三郎對亡妻的愛非常動人,由這種愛帶來的痛苦讓他從當下的恐懼中出神,不同於想從中抽身的於堇,這個男人幾乎沒有任何戰鬥力,最後也成了這場戰爭最無奈的卷入者。

與古穀三郎相較,於堇的前夫倪則仁顯得油滑而姦詐,他是幫日本人做生意的漢姦,發財之後上演狗咬狗的戲碼,反倒被日本人擺了一道。於堇要救他,但倪則仁沒有這個命。

終於到了這一夜,一場大雨裡,有人設局,有人設了局中局。與譚吶的戲劇相比,這一夜要精彩太多,於堇單槍匹馬闖過數道關卡,所見是敵人的死、友人的死和萍水相逢的無辜之人的死。

她的槍擁有清算一切的能力,意味著於堇有審視當下的能動性,而在鞏俐的眼睛裡,你能看到各種不同的複雜情緒,她成為記錄歷史的載體,也負擔著非常沉重的東西。

可是活下來的人就能找到出路嗎,他們的出路在哪裡?最終婁燁用戲法一般的剪輯將敘事收回到開篇那場戲中,完成了影片的閉環。

3

論及闡述時代背景,文本往往是個空殼子,但是由戲劇向外擴散的多重空間,卻能幫助觀眾把握真實的歷史氛圍。《蘭心大劇院》最令人稱道的地方是創意地融合了戲劇與現實,馬英力把原著改編得煙霧繚繞,為「空間呈現」留白許多。

《蘭心大劇院》裡,戲劇以表演為核心,而歷史也天然具備「表演性」,重現歷史就是編排一場演出,而婁燁拍這部影片正如譚吶編排他的戲,這兩層敘事唯一的共同點聚集在鞏俐身上,她是唯一的「本真」存在。

說到這裡就不得不回到鞏俐飾演的於堇,她是一個在類似題材影片中極少出現的女性角色。身擔重任很少由女性負責,但婁燁幹脆一路走到底,沒有為於堇設定明確的性格、道德或是立場,不過當她用自己的血肉之軀碰撞歷史輪盤的時候,觀眾是以她為媒介沉浸到徹底失控的當下。

片中許多人都有兩張面孔,面對絞肉機一樣的角鬥場,把自己撕成碎肉投喂給各方勢力才安心,不過到了散局之時,無一生還。

影片也透露了當時上海文藝工作者的處境,比如:譚吶,他拿的是重慶軍統的錢,但拍的是左翼的戲,保住了「藝術的飯碗」,實則體面盡失。

如果你進入影院,婁燁的影迷們一定不會建議你坐在前排,因為他偏好使用大量搖晃的運動鏡頭,畫面還經常糢糊不清,會暈。

但無法否認,《蘭心大劇院》的視聽美學是打著明晰的作者烙印的,這種風格既屬於導演婁燁,也屬於攝影師曾劍,他運用雨和煙霧營造多變的氛圍,竟能讓一部黑白片呈現出打磨拋光的質感。

與婁燁以往作品類似,《蘭心大劇院》必定面臨兩極化評價,但任何觀感都是合理的,不要說是否喜歡影片,就連「是否喜歡婁燁」都有非常兩極的答案,不過它值得觀眾買票觀看嗎?這個答案是肯定的,至少婁燁一直在嘗試自我突破,有電影人的純粹,在中國主流電影市場裡,這樣的人顯然不多了。

來源:巴塞電影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