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馬拉松21死事件,牧羊人為何改口?

牧羊人

馬拉松21死事件發生後,輿論一直在爭論這起事件究竟是天災還是人禍?而判斷這個問題的關鍵則在於事件發生當天的惡劣天氣到底是常見的還是罕見的。

牧羊人

如果這種惡劣天氣在當地很常見,那就證明當地不適合搞野外長跑比賽,頻繁舉辦這種比賽死人是遲早的事,前三次沒死人,只能說是僥倖。這次死了人,當然是人禍。反之,如果這種惡劣天氣在當地很罕見,這次死人就是偶然的意外,當然屬於天災。

而說到當地的惡劣天氣究竟是很常見還是很罕見,那連救6名選手的牧羊人的說法可以說就至關重要了。可是人們發現,在媒體的報道中,牧羊人的說法卻是前後矛盾的。

24日的《新京報》在題為「這名牧羊人,連救六名山地越野賽選手」的報導中披露:牧羊人介紹,當天的天氣很不好,下雨下冰雹,可見度不高,穿著棉襖也不管用,還是很冷,「這種惡劣天氣還挺常見」。

可僅僅時隔一天,25日早上,在央視《朝聞天下》的報導中,牧羊人卻改口了。這一次他說的是:「像出事那天的天氣也是不經常見的」,「這種天氣真的非常稀罕、非常罕見……」

難道是新京報的記者報導錯了?

不可能。因為牧羊人23日、24日接受其他媒體採訪時說的跟他對《新京報》說的完全一樣。比如《西安商報》採訪他時,他說的也是當天的惡劣天氣很常見,這有錄音視頻為證。

那麼牧羊人是在撒謊嗎?

也不可能。媒體報導說,牧羊人覺得自己救人是隨手一救,網路上小題大做了,這事很普通,是他應該做的。試想,如此淳樸善良的牧羊人,怎麼會公然改口撒謊?再則,也有其他當地農民告訴其他媒體,當日的天氣在當地很常見。

那麼牧羊人的說法為何會前後矛盾,截然相反呢?

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前《南方週末》記者褚朝新在「白銀書記市長應引咎辭職等待法紀問責」一文中披露的內情讓我恍然大悟。

原來,5月25日凌晨,白銀市官員在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黃河石林大酒店四樓會議室內連夜召開了一場緊急會議。會上,有官員明確提出:要安排人確定參賽人員和傷員,請他們實事求是的講,也要或多或少替我們政府講一些客觀的話。

出了這麼大的事故,死了21個人,當然應該實事求是和客觀。這位官員的這些話並沒有問題。

但隨後,他的話風變了。他又說:要講一些對我們有利的話,牧羊人千萬不能再像今天接受採訪的時候說這種天氣經常有,因為經常有的話還了得,你怎麼能舉辦這個賽事呢?

接著,這名官員指示:今天或者明天一大早就要去跟他溝通聊一聊,如果央視記者來採訪要怎麼說,主要說他怎麼救援的,突然降了暴雨,可不能說是這種天氣經常都有啊,那就壞了事了。

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操作的,總之動作很迅速,天亮後央視《朝聞天下》裡牧羊人就按照這位領導的指示改口了,說這種天氣很罕見、很稀罕、不常見……

可見,牧羊人的改口並非出於他本人的意願,而是當地官員的旨意。而當地官員之所以要逼迫牧羊人改口,無非是為了掩耳盜鈴,掩人耳目,把一場地地道道的人禍偽造成天災,以此逃避自己應付的責任。

按說死一兩個人就已經是嚴重事故了,可這次的白銀馬拉松比賽死的遠不是一兩個人,而是21條鮮活的生命!事件發生後,當地政府不但不正視自身問題,反而防民之口,竭力掩蓋事件的真相,再次讓世人見識了共產黨謊言治國的本性!

來源:大紀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