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與資本背後,南韓財閥那些不為人知的祕密

文 :華仔

阿裡女員工的被性侵案,鬧的沸沸揚揚,我對這個瓜興趣不大,這明顯是刑事犯罪,刑事犯罪找警察就好,而且這個瓜越來越曲折,大家可以繼續跟進吃瓜。

但奇怪的是,人民日報旗下的《踏浪青年》也不甘寂寞,對該事件進行了評論。

圖:人民日報旗下「踏浪青年」:銳評阿裡王成文性侵事件人民日報銳評阿裡王成文性侵事件: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裡,更要把資本關進籠子裡。 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韓國財閥一樣操控一切,這裡是中國。

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裡,更要把資本關進籠子裡。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南韓財閥一樣操控一切,這裡是中國。

多威武霸氣,看的人熱血沸騰。

可這就是一件個人之間的刑事案件呀,怎麼扯到資本呢,而且當事人王成文,在阿裡的職位,就是一底層小主管,淘鮮達華北區商家運營組長。

這樣的組長,在阿裡一抓一大把,阿裡不太可能為了個小主管上下打點,多大點事,開除了事。

這事就此打住,不細聊了。

我們還是來聊聊「踏浪青年」的那兩句評論。

第一句,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裡,更要把資本關進籠子裡。

權力是否要關進籠子裡,我在前面的兩篇文章已經給出答案,一篇是《一勞永逸的制度,不存在的》,第二篇是《政府是用來批評的?錯,錯的離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讀一讀,我會把鏈接放於文後的延伸閱讀中。

後半句,用了一個「更」字強調,要把資本關進籠子裡。

把資本關進籠子是個甚麼意思?其實我一直是不太理解的,可能大概意思是要約束企業、約束資本家吧。

可約束他們,不是有法律麼,侵犯他人權利了,按法律處理就好了,這跟普通人有甚麼區別呢。

如果這樣造句,就可以造出一大堆的句子。

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裡,更要把小商小販關進籠子裡,比如城管。

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裡,更要把明星關進進籠子裡,比如廣電總局。

不僅要把權力關進籠子裡,更要把教師關進進籠子裡,比如這次雙減。

直到,我看到第二句,才明白。

不要妄想大而不倒,更不要妄想像南韓財閥一樣操控一切,這裡是中國。

先不說這話對不對哈,這跟王成文性侵有甚麼關系?王成文性侵就是個案,就因為他發生在大企業裡?

如果發生在教師群體,改成:不要妄想鐵飯碗,不要妄想操控學生,這裡是中國。

哈,不調侃了,我是一本正經的人,還是一本正經的聊聊大而不倒吧,聊聊南韓財閥吧!

 

南韓財閥,想必大家都應該有所耳聞。

從明星的頻繁自殺,特別是09年張紫妍在家中上吊自殺,留下50封信,控訴經紀公司4年內控訴經紀公司4年內逼迫她陪睡上百次,遭受各大老板多次性侵,還被強灌興奮劑、毒品。

再到青瓦臺,總統自殺、入獄、被清算,都似乎有財閥的影子,各種陰謀論甚囂塵上。

確實,在南韓,財閥的對經濟的影嚮力非常之大。

2012年南韓十大財團的資產占到了南韓GDP的85%,這些財團當中,排名為首的就是三星集團。

三星的業務範圍除了我們熟知的電子產業外,還囊括著證券、酒店、醫療、游樂園等第三產業。

三星一家公司的市值就占南韓總市值的21%,排名第二到第七的六家公司的市值加起來,還比不上三星。

三星帝國龐大的業務結構。曾有人如此調侃,南韓人一生逃不過三件事情,就是死亡、稅收和三星。

那麼南韓財閥是如何做大且大而不倒的呢,這事要從樸正熙時期說起。

1961年樸正熙發動軍事政變成為總統,懷揣著振興南韓的夢想,他確立了以 「經濟第一、增長第一、出口第一」 為目標的外向型經濟發展戰略。

當年,政府將商業銀行收歸國有後進行利率管制,通過提高利率的方式將私人部門資金吸引至銀行。

樸正熙政府高度重視對金融部門的控制,1962年明確規定政府可以直接控制中央銀行。

為鼓勵出口,政府以國家信用,為出口企業和企業外債提供背書擔保。

一方面,政府為私營企業的外債償付提供全額信用擔保,以提高企業舉借外債的能力。

另一方面,政府根據出口企業的業績表現,給出口業績表現優異的企業提供低息信用擔保,正向激勵企業的出口行為。

在為南韓出口導向型發展戰略創造條件的同時,也促進了「三星」、「現代」、「大宇」等數十家規糢龐大的世界級企業集團成立。

加之有政府的大力支持,迅速成長,這形成了南韓財閥的雛形。

這些政策造就了一批財閥的同時,卻深深的傷害了南韓的經濟。

首先,政府挑選了一些企業向其提供資金援助和政策支持,我們知道,金融本質是資源的配置。

政府利用對銀行的控制,對這些企業進行資金上的支持,也就是意味著資源嚴重傾向於這些企業,導致南韓企業間的資源配置畸形。

因為這種資源配置不是市場原則,而是權力原則,市場原則是金融機構根據風險、收益等綜合評估,那些最有效率的企業和個人將得到資金,這樣才能讓資源的利用達到效率最大化。

而政府利用權力的資金配置,除了造就一批財閥之外,卻深深的降低了經濟的效率,對經濟造成了傷害。

據統計,這時的前30的大財閥占據了過半的資金,擠壓中小企業的生存空間,很多新生企業由於缺乏資金,被扼殺在繈褓之中。

我就有點類似中國的國企,可以輕輕松松的獲得便宜的大額的銀行貸款,有花不完的錢,而那些真正需要錢的中小企業,卻難以獲得貸款,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嚴重限制了中小企業的發展。

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說,南韓財閥本質是國有企業,享有國有企業超國民待遇。

其次,以國家信用為出口企業擔保的結果是過度舉債。

出口的財閥企業享受著融資、信貸、稅收等多重優待,規糢持續擴張,商業借款成為其主要資金來源,金融機構成為財閥的加油站。

但在數量型擴張的同時,並沒有質量型的提高,宏大規糢的外表下孕育了高負債。

這些企業往往需要較高的增長率來實現盈利,在經濟高速增長階段,這些高負債經營的企業尚有可能實現預期利潤。

但一旦到了出口產業周期性需求下降時,許多企業便陷入了經營危機。

上世紀70年代,全球經濟衰退,信貸收縮、融資成本的攀升曡加出口增速的放緩和盈利率的下降導致企業負債惡化,銀行壞賬率飆升,系統性金融風險一觸即發。

這時,政府又出面了。

1972年南韓政府正式決定通過信貸展期和優惠利率的方式對深陷債務危機的企業進行救助。

企業債務強制暫停償還,所有的場外債務全部被展期至5年期信貸,在市場利率超40%的情況下給予優惠利率為16.2%,被強制展期的短期信貸高達30%。

央行出面購買了商業銀行為企業債務重組發行的特別債券,將企業從生死線上拉了回來。政府的赤字也明顯上升,達到2千億韓元。

無論是強制暫停償還,還是央行出面收購商業銀行的垃圾債券,本質都是一樣,成本由全體南韓民眾承擔。

央行印錢解決危機,會引起通貨膨脹,相當於搶劫全體民眾的錢,來救助這些財閥。

這就是國企,虧錢了,遇到危機了,沒事,有央行,有財政,死不了。

這些危機,本質都是政府操縱下的金融體系,信用過度擴張、資源配置畸形導致的危機,可政府還沒吸取教訓,繼續對金融進行管制。

事後,樸正熙政府對銀行體系進行了重組,通過優惠貸款等措施來實施總的信貸控制,通過銀行直接控制對企業的信貸供給。

政府為一些大型企業提供金融支持和信用擔保,鼓勵其發展重工業。

被政府大力支持發展重工業的財閥獲得的金融機構貸款占比超70%,有權利以相當低的利率獲取大量資金。

70年代南韓企業借款成本低於通貨膨脹率,實際貸款利率幾乎為負值,政策性貸款利率更是低於一般銀行貸款。

在政策鼓勵和扶持下 ,各大財閥紛紛成立相關的重化工業或是軍工工廠,三星、SK、LG、韓華、樂天先後完成相關工廠的建設。

為了擺脫對石油的完全依賴,政府鼓勵南韓企業進入中東市場。在銀行擔保以及減免企業所得稅50%的政策導向下,從1973年到1981年,南韓企業獲得了413億美元的建設訂單。

三星、現代、SK等公司,大規糢進入中東能源輸出國市場,參與了中東地區眾多國家的大型能源設施建設。

而為了運輸原材料和能源產品,南韓政府對造船業和航運業進行大力的支持,對大型財閥給與資金支持和政策的優惠。

1977年三星造船成立,1973年現代造船重工成立,是當時全球最大船舶發動機工廠。現代集團更是在1976年成立亞洲商船,運營南韓至中東的不定期航運業務。

就這樣,在政府的優惠政策,以及低息貸款和補貼下,南韓培養出了一批富可敵國的財閥集團。

1975年,政府再一次給與了財閥們優惠政策。

政府對具有一定規糢的企業賦予綜合商社的名稱,對他們進行稅收、金融的支持和行政支援。

綜合商社基本只有財閥能夠設立,大量陷入生存危機的中小企業被少數綜合商社所並購。加之政府的優惠政策和資金全部集中於這些財閥,小企業發展經營的空間進一步萎縮。

1980年前十大財閥產值占GDP比48.1%,排名第一的財閥三星集團創造的產值更是占據了南韓全國GDP的1/3。

80年代初,全鬥煥政權上臺,提出了「穩定經濟、減少政府幹預、向『民主化』過渡」的經濟改革路線。

雖然金融改革帶來一定的成效,但由於法幣體系下,一旦出現危機,央行會托底,正是由於這樣的預期,銀行還是大肆信用擴張。

1995年南韓政府啓動「世界化戰略」,推動了大企業財閥的投資和規糢進一步擴張,前30家的大企業平均擁有20個子公司。

南韓最大的30家工業公司占工業產值的1/3和總投資的1/3,而其中的三星、現代、大宇和LG(樂喜金星)四大企業集團在國內銷售總額中占1/3,在南韓出口額中占1/2。

圖片

從歷史來看,財閥的每一次做大都離不開政府在政策上和資金上的支持,甚至在出現危機的時候,政府以及央行會進行救助和兜底。

而這一切的代價,卻是由全體南韓民眾承擔,相當於拿著全南韓民眾的錢,培養出了這一群財閥。

而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這跟政府、央行下法幣體系、財閥的鐵三角關系密切相關。

如果沒有法幣體系,即使政府有心在資金支持、救助、兜底,也會力不從心,因為少了央行這臺印鈔機,所有資金來自於稅收,政府能控制的資金也就非常有限。

在市場中,企業要想做大,必須滿足消費者的需求,提供給消費者便宜、優質的產品,消費者用錢進行投票,只有那些效率高,能滿足消費者需求的企業才能獲得來自市場的資金,做大做強。

而一家企業要持續做到大而不倒,是很難的,一時做到滿足消費者需求容易,長時間做到非常難,因為市場在不斷變化。

曾經的行動電話行業的諾基亞、膠卷行業的柯達,都是巨無霸企業,但在日新月異的科技面前,還是轟然倒下了,這就是市場,市場不會因為你曾經的輝煌,而對你有眷戀。

消費者就是如此無情,不會因為諾基亞經摔,好用,當更好、更智能的智能機出現的時候,會依然的拋棄你,不帶一絲留戀。

這就是市場,米塞斯說,消費者才是市場的指揮棒,企業家都必須迎合消費者的指揮棒,不然,企業家將會被消費者無情的拋棄。

這個角度上來說,在市場中,富不過三代是非常正常的。

而在政府-法幣體系下,政府可以通過法幣體系把大量資金投入裙帶企業中,占據了大量資源,讓消費者的指揮棒部分失效,這就是南韓財閥形成和大而不倒的原因所在。

在市場中,企業大而不倒很難,而在權力-資本這場游戲中,大而不倒相對較為容易,畢竟有政府和央行兜底。

在市場中,企業做大不可怕,因為那是企業滿足消費者,消費者投票的結果。

而我們正在應該警惕的是,權力-資本這種結構中做大的企業,這種企業本質就是國企。

中國也有大批這樣的企業,大家用腳趾頭想想也應該知道,真正大而不倒企業是那些國字頭的企業。

而像阿裡這種市場中成長起來的企業,要想大而不倒難上加難,除非跟南韓財閥一樣,跟權力相勾結。

防止企業大而不倒的,從來不是權力,而是市場。

再說了,在市場中,企業大而不倒也不是甚麼壞事。

來源  一本正經的華仔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