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相肚裡好撐船」其實是個假故事

文:吳鉤  

「宰相肚裡好撐船」是一句古老的俗話,不少明清小說都引用過這句話,意思是說,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記小人過。

網上有個說法,說「宰相肚裡好撐船」是一個典故,跟北宋宰相王安石有關。讓我先抄一段網絡流傳的文章:

【宋朝宰相王安石中年喪妻,後來續娶了一個年方十八的妾叫姣娘。王安石忙於朝中之事,經常不回家。姣娘正值妙齡,獨居空房,便跟府裡的年輕僕人私下偷情。王安石後來聽到了風言風語,卻裝作若無其事。一晃到了中秋節,王安石邀姣娘花前賞月。酒過三巡,王安石即席吟詩一首:「日出東來還轉東,烏鴉不叫竹竿捅。鮮花摟著棉蠶睡,撇下乾薑門外聽。」姣娘是個才女,不用細講,已品出這首詩的寓意,知道自己跟僕人偷情的事被老爺知道了。想到這兒她頓感無地自容。可她靈機一動,跪在王安石面前,也吟了一首詩:「日出東來轉正南,你說這話夠一年,大人莫見小人怪,宰相肚裡能撐船。」王安石細細一想,自己年已花甲,姣娘正值荳蔻年華,偷情之事不能全怪她,還是來個兩全其美吧。過了中秋節,王安石贈給姣娘白銀千兩,讓她跟那個僕人成親,一起生活,遠離他鄉。這事傳出去後,人們對王安石的寬宏大量深感敬佩。 】

這個故事流佈極廣,甚至被網友列為「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的一些你不知道的經典故事」之一。但我可以負責任地告訴你:這個故事是假的,假的,假的。因為,歷史上的王安石並未納妾;而且網文中那首「即席吟出」的詩也太水了,不可能出自王安石之手。但許多網文作者智商欠充值,毫無最起碼的辨別能力,將假故事當成了文史典故,加入了以訛傳訛的網絡大軍。

究竟是誰第一個捏造了王安石「宰相頭上戴綠帽」的故事,已不可考。不過我還是找出了這個故事的母本,載於宋人邵伯溫《邵氏聞見錄》:

王荊公知制誥,吳夫人為買一妾,荊公見之,曰:「何物也?」女子曰:「夫人令執事左右。」安石曰:「汝誰氏?」曰:「妾之夫為軍大將,部米運失舟,家資盡沒猶不足,又賣妾以償。」公愀然曰:「夫人用錢幾何得汝?」曰:「九十萬。」公呼其夫,令為夫婦如初,盡以錢賜之。

這便是「王安石拒納妾」的典故,並無「納妾」、「通姦」的黃色小報情節。王安石與美姣娘的故事應該由此改編而來。我覺得改編這個故事的人首先有點用心惡毒,給王安石戴了綠帽子。其次也沒有多少文化,因為捏造了一個「贈白銀千兩」的細節,不知道宋人的常用貨幣其實是銅錢。你看《邵氏聞見錄》記錄王安石秩事時,說的便是「盡以錢賜之」。

闢謠結束了。但關於「宰相肚裡好撐船」的故事還可以再說幾句。宋代有好幾位宰相,確實是大人有大量,用「宰相肚裡好撐船」相形容,是並不過分的。

比如宋太宗朝宰相呂蒙正,他是太平興國二年科舉的狀元,四十歲時就被任命為參知政事,相當於副宰相。可謂年輕有為。不過,當時卻有人對這位年輕的副國級很不服氣。話說有一日,呂蒙正「入朝堂,有朝士於簾內指之曰:『是小子亦參政邪?』蒙正佯為不聞而過之。其同列怒之,令詰其官位姓名,蒙正遽止之」。

罷朝後,同僚還在替呂參政抱不平,說,今天就應該查查是誰說怪話。呂蒙正說:「若一知其姓名,則終身不能複忘,固不如毋知也。且不問之,何損?」大家聽了,都很佩服呂參政的氣量,「皆服其量」。

宋真宗朝的宰相王旦也非常有氣量。大中祥符年末年,正好發生旱災,許多宋朝人心裡都在生悶氣。有一日,王旦下班回家,途經一個叫做潘氏旗亭的地方,被一名狂生擋於道上。那狂生指著王旦的鼻子,大罵:「百姓困旱,焦勞極矣,相公端受重祿,心得安邪?」罵著罵著,還不解氣,將手中的經書扔過去,正中王旦的腦袋,「遂以所持經擲旦,正中於首」。

王旦的護衛趕快將那狂生擒住,準備押送開封府治罪。王旦阻止住護衛,叫他們放了狂生,說:「言中吾過,彼何罪哉?」一個書生不但敢當路擋住宰相大罵,而且向宰相扔書本表達抗議,而宰相還得承認他罵得有道理。這樣的事情在歷史還真不多見。

我講的這兩個故事,是「宰相肚裡好撐船」的很好註腳。故事都來自史書,真實可信。

 

來源  我們都愛宋朝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