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全國大約4萬多家狗肉相關企業。

在狗肉之鄉徐州沛縣,30萬狗肉從業者也貢獻了3億產值——這個產業鏈確實養活了不少人。

制定上游規模養殖標準、建設中游加工流通基礎設施、改善下游銷售食用的經營體系,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巨大的市場。

關於狗肉生意的爭議自古不休,該禁還是該放一直沒有定論,但偷走別人的寵物狗,殺掉吃肉毫無疑問是門殘忍的生意。

逃過擺上狗肉攤的命運,待主人找到它時,攤位上只剩了一半的遺體。

近日,微博話題#柴犬初七#,在奧運會、吳亦凡等多個話題頂流中脫穎而出,並以閱讀超2億的資料,登上了全網熱搜。

其主人@我不是王芊微博發聲表示,7月末,柴犬初七在珠海某街道散步時被狗販子強行拽上摩托。根據初七頸圈上安裝的定位器和植入的晶片,警方和主人在珠海和中山交界地帶的一個橋頭,找到了它。

但這個時候,擺在狗肉攤上的初七隻剩下半具屍骸了,而另一半很可能早就進入別人家的廚房。諷刺的是,初七被賣出的價格不過230元,而狗販子扔掉的定位器就價值260元。

在那些人面前,柴犬初七不過就是碗裡的一塊肉,它與主人4年的成長、陪伴和溫馨美好的回憶都不復存在。

 

一年賺1億的狗肉生意?

狗肉生意的合法性與否,當下還沒有一個確切的判定。

在金星主持的一檔節目中,邀請到了一位提著狗肉禮盒上臺的大叔「中國狗王」。據其介紹,他是專門搞狗的產業化,從養狗開始到屠宰、狗肉加工、狗肉銷售、狗肉餐飲,是一家國家批准的合法正規企業。

而提到年銷售情況時,這位大叔給出了一個非常驚人的資料,每年屠宰20萬頭(視訊中「每天」應為字幕錯誤)。

這條視訊多年以後還在某些社交平臺上廣泛傳播,單條點贊量超過186萬,評論達到12.4萬。

關於狗肉的製作亦是如此

關於狗肉的製作亦是如此。

在某些段視訊平臺上,搜尋「狗肉」關鍵詞,玉林脆皮狗肉、茂名燜狗肉、乾鍋狗肉、禾杆狗肉、花江狗肉……各種各樣的狗肉美食製作教程,應有盡有。

其實,狗肉食用在東亞尤為普遍,如韓國、朝鮮、越南、印尼各地均有食用。一些視訊博主宣傳,狗肉是一種營養價值豐富的肉類,屬於溫熱性質食物,能夠有效補腎溫腎健脾。

中國狗肉市場,可謂全球第一。2016年《阿貝賽報》有過報道,全球每年有3000萬條狗被食用,其中一半都在中國。

而這其中,當屬廣西玉林最為火熱。

這裡民間自發形成了一個荔枝狗肉節,成為當地一種歡度夏至的傳統民俗。縱觀多年的狗肉產業報道,30元/斤、50元/斤、80元/斤、100元/斤等價格增長下,狗肉依舊是供不應求。

玉林官方對於狗肉市場的態度,百度百科上的一些介紹較為明顯:

玉林市水產畜牧獸醫局表示,市場上售賣的狗肉來源以外地販進的居多。

每一批運輸肉狗的大貨車進入玉林,檢驗檢疫部門都要求運輸車輛提供由始發地檢驗檢疫部門提供的檢驗檢疫證書,沒有或證件不齊的均不允許進入玉林。

玉林市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介紹,當狗肉流入到市場後,食藥監、工商等部門會聯合執法,要求零售商提供銷售許可證和肉品來源。

在巨大的市場需求下,狗肉產業應運而生

在巨大的市場需求下,狗肉產業應運而生。

在一些農業項目諮詢、養殖項目諮詢中,專門有人為肉狗養殖算了一筆賬。以土流網2019年的一篇帖子為例,資料顯示:

肉狗飼養週期大約在150-160天,每日兩餐可食用1斤單價2元的飼料。這樣一來,100只肉狗的飼料成本3.5萬左右,加上驅蟲、防疫等0.5萬,種狗採購9萬,總養殖成本13萬左右。

這批狗如果直接出欄銷售,每隻按80斤肉狗,其實只要單價超過16元就可以獲利。而目前的狗肉價格,一般超過了30元。

而如果按照市場最高價80元的單價來計算,中國狗王每年20萬條狗的宰殺量,那不就是超過1億的利潤了?

此外,更多的飼養方式是一組肉狗(1公4母)養殖,這樣一年可繁殖60餘隻幼狗,每隻幼狗飼養出欄至少可獲利400多元,這意味著這1公4母一個週期可獲利2.4萬。

估計每一筆賬都深深刺痛愛狗人士的心,因為每一個數字背後其實都關乎一條狗的生死。這裡沒有人類最忠實的朋友,只有錢錢錢。

充滿謊言和違法的狗肉產業鏈

在大家細扣肉狗養殖產業的每一分獲利時,另一個天大的訊息出現了。

幾年前,CCTV1早間大板塊《生活圈》欄目主持人援引中國肉食協會副秘書長原話表示,我國並不存在所謂的養殖肉食用犬這個行業。

2015年,非盈利組織亞洲動物基金,也發佈了關於中國狗肉產業鏈深度調查的報告。

歷經4年、跨越中國8個省和自治州的15個城市之後,亞洲動物基金給出結論:

中國大量被食用的狗來源不明,極大可能是來自被盜搶、毒殺的家養動物或流浪動物,「狗肉產業鏈上的每一個環節都充滿著謊言與違法。

在調研中,亞洲動物基金發現所有的犬隻養殖場規模都很小,100只以上規模的養殖場從未發找到。就算是宣稱國內肉狗養殖最集中地區之一的山東嘉祥縣,走訪養殖場成年犬數量都不超過30只。

相關的狗肉養殖企業給出的回答是,養殖基本採取「企業+農戶」的合作模式,由周邊農戶散養出欄,企業按照約定價格採購。

而順著這一線索,調查組去到農戶家中得到的答案是,自家養狗都是看家護院,不賣。

同時,一組資料顯示:99.6%的村民不以盈利為目的養狗的,70%的村組有狗只丟失情況發生,高達75.9%的受訪者認為「狗只被盜用於食用」是丟失狗只的最主要原因,更有3.5%的受訪村組表示發生過暴力搶狗事件。

而在狗肉食用高峰的秋冬季節,農戶集中丟失犬隻比例最高,達到73.6%。

哪來的什麼狗肉產業鏈,這基本成為了一條偷盜搶劫下游的公開銷贓鏈。

這也側面說明,全國約4萬家相關企業所生產的狗肉產品,其實從源頭上無法追溯其健康與否。

此前,武漢還出現了一起寵物狗集體丟失案件。警方調查發現,原來是一堆父子用網購毒鏢射殺100多隻寵物狗,然後賣到集貿市場謀取利益,獲利近2萬元。

我們且不談這些狗狗的悲慘和主人的失意,吃到含毒狗肉的那些食客們,最終會怎樣?這其實是一條最源頭和最末端都會受傷的產業鏈。

只有中間商賺著昧良心的錢。

禁食狗肉還是重塑產業?

對於該不該吃狗肉,市面上有兩種聲音:

在一些愛狗人士看來,狗對於人類的貢獻巨大,其實已經成為生活陪伴的重要依靠。它們和豬牛羊雞鴨魚根本不一樣,吃狗就是傷天害理。

但對於行業參與者來說,狗肉一直以來都有食用的依據,如果規範化標準化經營,這實質上與豬肉、牛肉產業沒有區別。

畢竟,小兔兔那麼可愛,卻依舊有人喜歡吃;牛牛為了人類農業辛勤耕作,同樣被端上的餐桌。國家統計局公佈的資料顯示,2021年上半年,全國豬牛羊禽肉產量達到4291萬噸,同比增長23%。

目前,旗幟鮮明地禁止食用狗肉的城市還沒有。只是2020年深圳人大常委會公佈條例顯示,「禁止食用用於寵物飼養的動物及其製品」 。

緊接著,珠海方面也提出了類似的法規,對寵物狗肉的食用進行了禁止。但需要理清的是,如果日常生活中食用的狗肉,確實是相關肉狗養殖場專門生產的,就不屬於寵物飼養用途的。所以說,在這兩個地方,食用合法途徑的狗肉依舊被允許。

通過高德地圖,搜尋珠海、深圳兩地的狗肉館,我們都還能發現相關門店。而據考證,目前部分門店沒有營業,但在營業狀態下的不少門店,都還存在狗肉銷售。

生在珠海的寵物柴犬初七,本是幸運的。誰知道,狗販子卻鑽了法律的空子,他們專門在珠海偷盜寵物狗,然後將狗肉運到毗鄰的中山銷售。

當地有自媒體表示,這其實是一條形成了多年的黑色產業鏈。

相對於禁食的一刀切,更多人樂於見到官方對於狗肉產業鏈的重塑。

目前,全國大約4萬多家狗肉相關企業;而在狗肉之鄉徐州沛縣,30萬狗肉從業者也貢獻了3億產值——這個產業鏈確實養活了不少人。

制定上游規模養殖標準、建設中游加工流通基礎設施、改善下游銷售食用的經營體系……這裡可能也是一個大市場。

到底該禁食狗肉還是重塑產業?確切的答案估計還得等上幾年。

來源 | 深氪新消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