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肉、權利和審美

狗肉、權利和審美

❶ 狗是不是人類的朋友?我身邊的愛狗人士從沒見把狗抬高到人的地位。
❷ 其他更多人則是無感,怕狗,甚至討厭狗。
❸ 「 狗是人類的朋友 」 只是修辭,並不是它被賦予權利的理由。

狗肉、權利和審美

人有沒有權利吃狗肉

很多愛狗人士就這個問題說:狗肉店的狗多是偷來的。這能構成什麼反對呢,賊贓自然非法,豬牛羊同樣如此。如果能舉證某狗肉店是偷盜團伙成員,大可以報案抓賊。現在關鍵是,很多愛狗人士宣稱,即便合法來源的狗也不能吃,因為「 狗是人類的朋友 」 。

狗是不是人類的朋友?問問身邊人吧。我的身邊倒有些愛狗人士,從來沒見他們把狗抬高到人的地位。其他更多人則是無感,怕狗,甚至討厭狗。 「 狗是人類的朋友 」 只是修辭,並不是它被賦予權利的理由。

在人類法律關係中,狗的地位無非是無主物或財產。前者如被拋棄流浪的野狗,谁愿意就收養,使之成為財產。野狗傷人,杖斃可也,就是被人吃掉,也沒有任何問題。作為財產物的狗,它們和豬牛羊一樣,並沒有任何特別之處。如果僅憑「 社會公意 」 就能賦予「 狗權 」 ,結果就是和人權(財產權)的全面衝突。

有些知識人會嘀咕:有沒有狗權?不知道,「 博弈 」 吧,也就是投票或者立法。一旦立法,就能生造出狗權。這樣完全是在製造衝突和混亂。愛狗人士將自己的偏好訴諸權力,侵犯他人財產權;更多人受到鼓動,要求造出更多「 權利 」 。

不要認為這是笑話:在歐洲動物保護呼聲高漲的國家,農場主應給牛羊提供什麼飼養待遇都有人指指點點。動物保護小清新則抗議籠養雞鴨,他們認為,小動物們應該住在寬敞的大棚,曬曬太陽、散散步,籠養簡直太殘忍了。這一切的肇始,都源於對財產權的蔑視。他們認為,有種「 更美好的願望 」 高於財產權,於是將愛心善意就變成鼓動侵犯的惡念。

我不認為碾死臭蟲有什麼問題。一隻快樂的蟑螂在我面前游過,我抬腳踩下的時候,也許會有片刻的猶豫。我從來沒有親手宰過雞鴨,並非認為它們有什麼權利尊嚴,完全是出於不忍。對那些活蹦亂跳、毛茸茸乖萌萌的小寶貝,我也非常喜歡。這事關我的審美。如果一個人足夠誠實的話,他應該承認對待動物的審美是有差等的。這種差等因人而異,根本無法統一。有些愛狗人士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們不能接受其他人將狗視為財產,最正常的宰殺食用都不能容忍。

宰殺食用沒問題,法律要不要懲罰虐待動物?我持謹慎態度。為莫名其妙的快感而虐待動物,我會將此人視為心理疾病者,恐懼、憤怒而疏遠之。要求懲罰「 虐待動物 」 實無必要。開了這口子,很多財產範圍內的動物處分,就會變得富有爭議。

舉例說,在愛狗人士眼中,用鐵籠箱子運輸狗,就是難以忍受的虐待行為。馬戲團鞭笞猴子,獵人打熬獵鷹,算不算「 變態 」 呢?法律之外,還有輿論、道德和個人抵制,這些遠比法律靈活有效得多。在一個自由社會,變態虐待動物的人很難在社會上立足,這種懲罰遠比立法正當和有效得多。

那些喜愛動物並且熱衷於養貓貓狗狗的人,他們不吃狗肉且呼籲他人不吃,在道義上沒有問題。當他們衝撞狗肉店,攻擊食客,要求國家立法禁止吃狗肉,事情就完全變了。希望他們能設身處地想:某些不吃豬肉的人(這個數字應該不會少),突然闖到餐館,譴責你「 不道德 」 ,你會怎麼想?如果他們要求政府禁止吃豬肉,你會怎麼想?反正我是覺得很荒謬。

來源    私產公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