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中共支持哈國鎮壓 被疑燒制內鬥鏡像?

哈薩克斯坦騷亂
2022年開局,中共即遇外交灰犀牛——哈薩克斯坦騷亂。

之所以說是灰犀牛,一是事件來得非常突然,二是對中共的影響頗大,三是,某種程度上該事件超出了中共的預判。

整個事件到目前為止,仍在過程當中,雖然哈薩克斯坦安全部隊在集安組織部隊的支持下逮捕了上萬人,事態趨於平息,但後續的政治效應對中共的負面影響仍難預估。

中共突變臉支持鎮壓

2013年9月,習近平到訪哈薩克斯坦表示:「中國和哈薩克斯坦是一輩子的朋友。」並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當時的總統為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

中國目前與哈薩克斯坦合作投資55個大型項目,總投資額為273億美元,其中10多個項目已經完成,8個項目處於凍結狀態或取消。中國還從哈國進口石油、天然氣、鈾礦等。中國是哈薩克斯坦第二大貿易夥伴國,哈國是中共上合組織成員國。

因抗議燃油價格暴漲,從1月2日起發生的哈國大規模騷亂,顯然對中共在該國的經濟往來與地緣政治利益構成較大潛在威脅與衝擊。

1月3日是中哈建交30周年,習近平與哈兩任總統通話,展示友好姿態。1月6日,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表示,當地現在發生的事情是哈薩克內政,相信政府能夠妥善解決問題。同日,集安組織俄羅斯先頭部隊進駐哈薩克斯坦。

也就是說,中共彼時並不太擔心事件會造成嚴重的後果。但1月7日,中共突變臉,聲稱支持哈政府鎮壓,證明前一天中共自己誤判了哈局面。

中俄關係露崢嶸

1月7日,習近平致口信哈總統托卡耶夫以示支持,並間接表示有「外部勢力」介入哈薩克斯坦動亂。新華社則將其稱之為「顏色革命」。

外交部還表示,作為兄弟鄰邦和永久全面戰略夥伴,中方願盡己所能向哈方提供必要支持,幫助哈方渡過難關。這裡的潛台詞是否可以解讀為必要時,中共可以像俄羅斯一樣出兵馳援哈現政府。

1月8日哈薩克斯坦前總理兼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馬西莫夫以「涉嫌叛國罪」被捕。1月9日,俄羅斯增兵哈薩克斯坦,1月10日,中共酸溜溜地表示,中俄不會因為哈國問題而分裂。

事態發展到這裡,中俄之間的分歧自不必說。普京是無法容忍中共在哈國與其爭食奪勢。中俄關係大露崢嶸:的確不是盟友,心不和而面欲破。

問題的蹊蹺處是,中共為何在1月7日突然變臉,並拋出「顏色革命」和「外部勢力」,這些極具專制語境下的政治危機話頭?

莫須有的「外部勢力」

中共《觀察者》網和《環球時報》都將哈國騷亂的背後矛頭指向了美國。白俄羅斯總統亞歷山大•盧卡申科1月7日表示,哈薩克斯坦發生的抗議事件實際上是西方勢力對俄羅斯的攻擊。白俄羅斯去年曾爆發大規模的要求民主自由、反對現任總統盧卡申科獨裁威權的示威遊行。

「顏色革命」和「外部勢力」幾乎成為前共產國家和中共轉移國內矛盾、為獨裁脫罪的輿論工具與莫須有的抹黑自由世界的政治罪名。

《紐約時報》撰文披露,美國自前蘇聯解體後,對中亞等國的政治投射一直比較低調,美國在哈薩克斯坦同樣有著巨大能源利益,「埃克森美孚和雪佛龍已在哈薩克斯坦西部投資數百億美元,而那裡正是本月動亂開始的地方。」

美國之音1月11日更是報道,「雪佛龍(Chevron)在哈薩克斯坦有規模巨大的投資。該公司近日宣布,由於抗議活動,該公司不得不『調整』其運營。」

根據美媒的披露,哈薩克斯坦長期以來與西方關係友好,在經貿上深度合作。所謂「顏色革命」和「外部勢力」的說法不攻自破。

其實,哈薩克斯坦的所謂騷亂,也不過就是一場由抗議政府取消燃料價格上限的決定而引發的民眾要求國內政治民主與改革的示威運動。

強人政治陷阱

由於驚恐顏色革命的骨牌效應,中共大肆炒作外部勢力。但耐人尋味的是,此次哈國騷亂事件中的兩任總統,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與2019年上台的托卡耶夫與中共的關係都不錯。

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自1991年起執政近30年,典型的共產強人政治領袖。新總統托卡耶夫被曝曾在北京語言大學進修中文10個月,後在前蘇聯駐中國大使館工作。上台後與中共的經貿關係不斷提升。托卡耶夫是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離任前精心挑選的效忠者與接班人。

《紐約時報》在近日的一篇評論中指出,「納扎爾巴耶夫29年的執政生涯因洗牌政府、用提拔和降職來打破副手間的平衡而臭名昭著。」顯然,托卡耶夫作為傀儡而變成了納扎爾巴耶夫權力延伸的刻意培養的工具。

但在此次哈國騷亂事件中,納扎爾巴耶夫被迫交出了國家安全委員會終身主席職位,親信前總理馬西莫夫被捕,兩名國安副主席奧西波夫和葉爾戈任均被解除職務。托卡耶夫顯然成功地清洗了哈國的「老人政治」格局。

威權體制下的強人政治,往往會成功地自設陷阱,對權力的效忠才是終極的效忠,所引發的權鬥必然會成為社會動盪的根源。

中共燒制內鬥鏡像?

1月11日,極左派網站《觀察者》網發表題為《意味深長,托卡耶夫「感謝」前總統》的文章,該文說,「針對網上熱議的『權鬥』流言,納扎爾巴耶夫曾在9日主動發聲,稱與托卡耶夫『一直在同一戰壕裡』。」

然而江派色譜的多維網,在題為《哈薩克斯坦政變的贏家與輸家》裡指桑罵槐,暗諷習近平。文章說,「納扎爾巴耶夫在離任前精心挑選了托卡耶夫這個繼承人,本來是看他溫順聽話,想把他作為一個過渡操控,之後再把權力移交到自家人手上,至少可以保證納氏本人在世期間的權利地位。」

「托卡耶夫本人之前表現也中規中矩,可以說甘為納扎爾巴耶夫的走卒,將自己經營為納扎爾巴耶夫最親密、最可信的戰友,一副『人畜無害』的溫順樣子,但是納扎爾巴耶夫絕對沒有想到,這位受自己一路賞識提拔、對自己表現得極盡忠誠的親信,到最後居然玩了一出『扮豬吃老虎』的好戲,在翻盤逼宮時出手如此迅猛凌厲。」

習近平本是江澤民指定接班人,江澤民當初誤認為習老實,好擺布,意在習上台後,利用自己的人馬取而代之,不料人算不如天算,2012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將江澤民與周薄黨的一盤垂簾聽政、宮廷政變大棋掀翻了。

時至今日,儘管習近平借反腐大力斬殺江派大小黨羽,但習的保黨軟肋被政敵牢牢抓住,擒賊縱王,內鬥不止,循環往復,導致習近平20大前仍地位不穩,政權岌岌可危。

中共左右媒體用正反兩種方式,將中共自身權鬥與哈國動亂對號入座,頗耐人尋味。

20大前權鬥激戰,防內部生變

隨著20大的臨近,中共高層內鬥激戰將越來越白熱化。近期網傳劉亞洲被抓、栗戰書出事,無論事實真相如何,都透露出習與反習派的暗戰與較量日益升溫。

出於擔心哈國事變對中共構成鏡像投射效應,中共當局對哈國騷亂由旁觀者突變積極幹預者,支持現任政府開槍鎮壓,突顯其物傷其類之意味,釋放出重兵嚴防其內部生變的強烈信號。

然而,無可奈何花落去,經濟下行、民生維艱、社會凋敝,外加疫情常態衝擊,中共真的是江河日下,搖搖欲墜,且斗且破,還能撐得了幾時呢。

大紀元首發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