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高院,大婊雜

川普

文:西奈山峰

原定於2月19日開始審理的,與大選舞弊有關的四個訴訟,被推遲到22日,之後,在22日的聯邦最高法院全部駁回,理由是:沒有意義。

什麼意思?就是說大選已經結束,拜哈已經上位,竊國者已成諸侯,謀殺已經完畢,再追究原因和真相沒有意義了,人死不能復生,還管他怎麼死的幹嘛?

到了這個地步,只要不是純傻逼,就都知道現在的美國已經無可救藥了,慢說川普不是川特勒,即使他真是川特勒,想救美國也難比登火星了。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美國的司法已經徹底腐爛了。什麼讓它腐爛?政治化。

許多迷信美國制度的人肯定不服,他們堅信美國的制度是完美的,不可能出現塌方式的腐爛。呵呵,其實設計這套制度的美國先賢都沒有他們這樣迷一樣的自信,而是憂心忡忡。

早在1821年,開國元勛、起草了《獨立宣言》的傑斐遜,就對美國司法權的政治化表示擔憂。他說:

「我們的政府正走穩定的走向毀滅,即先是鞏固,然後是腐敗。鞏固的動力將是聯邦司法機關;其他兩種權力則是腐敗和被腐敗的工具。」

他的意思是說:行政權和立法權會因為黨派利益的原因逐漸腐敗,黨派政治又會滲透到司法領域,從而使最應該中立的司法成為黨派政治的工具。而司法機關做為黨派政治的產物,又會不斷強化這種黨派政治。

以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提名和確認為例。聯邦法院大法官由總統提名,然後由國會投票確認。歷史上的國會確認投票記錄顯示,自傑斐遜提出警告以來,最高法院逐漸被政治化。僅在1980年代,被任命者經常得到一致確認,包括對里根總統提名的三位大法官的投票確認。

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投票確認,變成了黨派政治的雜耍。黨派放棄了基於法律功績的任命,而傾向於黨派的忠誠。

最新的一次是2020年10月對巴雷特大法官的任命。沒有一個民主黨人投她的票,對她批評的言辭非常嚴厲,她甚至被稱為「對未來文明的危險」。

這位巴雷特大法官,其實是既得利益的共和黨建制派為川普推薦的,他們的基本利益與驢派沒有很大差別,但即使如此,驢派議員仍然沒有一個人投票給她,而在川普總統支持下終於躋身最高法院之後,巴雷特沒有一個判決對川普有利,反而落井下石、比那些所謂自由派大法官對川普更為狠毒。

美國的開國元勛們設想了一個能捍衛憲法的最高法院,可是他們沒有想到,這個神聖的、公正的、超然的司法機關,竟然會成為黨派乃至個人玩弄的婊雜,成為黨同伐異的最大的幫凶。

2020年民意調查,只有17%的美國人表示對最高法院「非常信任」,並且這些人中的大多數來自非基督教信仰的文化地區。美國最高法院,實質上已經是期盼公平正義之士的最大的夢魘。

來源:洛克雜談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