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城那麼矮,真防了個寂寞?

文:當梨花開遍天涯  

公元前123年,大單於正在和屬下吃著火鍋、唱著歌,突然有人稟報說「單於,你家被一個毛頭小子帶人給偷啦。」

大單於心裡一萬頭羊駝奔過。

誰偷的?

就是後來殺得匈奴人聞風喪膽的霍去病

油畫 匈奴形象

當年17歲,這也是霍去病職業生涯的首秀。

彷彿有著GPS定位一樣,帶著八百輕騎直插匈奴人大後方,斬殺了匈奴兩千多人,包括單於爺爺輩籍若侯產(籍若侯乃封號,名產)。還俘虜了單於的叔叔。

此戰後,霍去病也被封為冠軍侯。

從此「冠軍」這個詞往往被人們用在各項比賽拿了第一的人身上。

這和長城有啥關係?

油畫 霍去病收復河西

在冷兵器時代,最重要的兵種是啥?

一騎當三步。

當年蒙古人就騎著他們「核動力」蒙古馬一路打到奧地利的維也納,馬蹄踏碎了歐陸大地。

騎兵相對於步兵有著一個絕對優勢,那就是機動性強。

古代騎兵軍團一般都會拿出十分之一的部隊,去騷擾敵軍步兵方陣。

讓你在吃著火鍋、唱著歌的時候突然就要穿上幾十斤的鎧甲,帶上盾牌、兵器,在三十多度的天氣下罰站。

你要是不追,我就在周圍拿短弓射你。

你要是追,我就跑,邊跑還邊射你。

你要是跑的沒我快,那我還可以禮貌的等你追我。

你要是掉頭回去,那我可得跑回來追著你射。

就問你煩不煩。

有些玩得狠的騎兵指揮官還會實行三班倒,一天二十四小時不間斷騷擾步兵。

步兵想打,還打不著;

步兵軍團剛擺開陣型,騎兵一溜煙就跑沒了。

還有後勤,古代步兵行軍一般都會帶上醃製過的肉乾、魚乾等含鹽量高的食物。

為啥?防腐唄。

鹽吃多了,還得喝水。

所以在古代大規模行軍都是沿河而行,方便補充水分。

當然騎兵也不可能放過在步兵水源裡投毒的機會。

除了傳統意義上的毒藥外,動物和人的糞便、屍體等能產生細菌、寄生蟲的東西都能被當做「毒」。

這些毒關鍵不是毒死,而是讓人在喝了之後,生病、發燒、拉肚子…摧毀敵軍的身體機能、戰鬥能力和意志。

有些騎兵還專門就在步兵水源一公裡外讓步兵看著他們投毒,方圓就這裡有水,就問你喝不喝吧?

不喝?渴死你。

喝了,就別想在提上褲子!

馬踏飛燕 甘肅武威雷台漢墓

馬。

牛羊有好幾個胃,出去啃幾個小時草,拉迴圈裡,繼續反芻消化,還能長膘,拉出來的糞便還是很好的養料。

馬這玩意兒,不行,特能吃,還是個直腸子,剛咬幾口草,屁股就要拉,拉出的便便還帶有酸性,丟在地裡,簡直就是禍害地。

對地有著無限痴迷的農耕民族,天然就對這種禍害地的動物反感。

與牛羊相比,馬的肉感、產奶量、生殖率、糞便的利用率簡直方方面被完爆。

馬就像渣男一樣,要啥啥不行,但是它能跑啊!

匈奴牧民騎著它,在大草原上能快速進行信息溝通,和遠離自然災害。

不景氣的時候,還能三五成群南下去搶一番。

但馬也特別嬌貴,吃不飽不願讓你騎。

而草的熱量又很低,再加上邊吃邊拉的屬性,等牠吃飽得花上半天時間。

要是餵牠穀物,半小時就能吃飽,然後你就可以盡情的驅使它。

這也是為啥游牧民族喜歡在秋季南下的原因之一。

中原剛剛收了糧食,馬和人都可以在搶劫中獲得補給,以戰養戰,損耗不大。

翻看歷史,可以看到每次游牧民族大規模南下,都和草原、大漠突發自然災害有關。

由此也可以看出兩個民族抗災能力的本質區別。

在富裕年時,游牧民族還能通過牛羊皮毛、肉去和鄰居換點鐵、鹽,或者開展其他一些其他的貿易。

但遇到災年,拿啥換?不如搶!

游牧民族的屢次侵擾,逼得農耕文明開始自我優化。

也不知道是哪個天才的想法:我們在烽火台之間修堵牆,既能傳遞信息,又能抵擋胡人的的搶劫。

於是烽火台的2.0版本,長城出現了。

一開始長城就只是個別國家或地區修一修。

但是這群飛車黨一般都是流竄作案,能摘桃子絕不碰硬茬。有牆攔著,立馬轉到沒有牆的地方收韭菜。

於是沒牆的想著修牆,修了牆的,又想要更高更厚更長的牆。

直到天降猛男嬴政,統一六國後又徵召民夫把三晉大地上的長城給連了起來。

這才有了長城雛形。

如今咱們看到的長城大多是在各朝各代在秦長城的基礎上縫縫補補而來的。

當然秦始皇修長城這件事可沒少被後人批。

總歸還是「書生輕議塚中人,塚中笑爾書生氣」。

他們不明白修長城所帶來的巨大軍事價值和一系列附加值。

秦長城遺址

養一個騎兵是真費錢。

漢景帝時,全國馬匹數量多達四十多萬。

光是這四十多萬頭牲口,每年口糧費就多達17.3億錢。

再在加上騎兵的俸祿、口糧、服裝等,每年消耗就有26.5億錢之巨。

要知道當時漢朝口賦、算賦、更賦加在一起也不過65億錢左右。

光是養這些騎兵就已經佔到國家財政的38%,還不包括歷次遠征匈奴的花費。

要是帝國處於發展期還能承受,要是帝國衰退期還養著這麼多兵,簡直就是閒命長。

「大砲一響,黃金萬兩」。

漢武帝打匈奴就花掉了漢初近百年的積累,甚至打到了「海內虛耗,人口減半」的程度。

農耕社會要的是啥?

穩定壓倒一切。

而游牧民族就是那個極大不穩定因素。

每年秋高馬肥之時,三日一小搶、五天一大搶。

邊境人民經常被騷擾,日子簡直沒法過了。

所以長城的修建就是為了防範這種流寇式侵擾,將這種小規模的入侵頻率降到最低,以保證人民的正常生產秩序。

長城就像個小水壩,雖然攔不住百年一遇的大洪水,但是一年一次的汛期還是完全hold得住。

有了長城,就可以省去部分騎兵。

緊繃的財政可以解放一些出來,乾一些大工程,如修建運河、馳道、發展經濟…

嘉峪關

長城不光只是一堵牆,還是一個網狀防禦體系。

根據防禦功能可以大致分為三部分:邊境屏障、障塞防禦帶、邊城防禦區。

第一道屏障:

由整個長城牆體、虎落(一種藩籬)、水門、壕埑等工事構成,沿線還有著烽火台、天田等偵察設施,給後方預警。

第二道屏障:

由各個關塞、小城、構成,沿著長城呈帶狀展開。既可以作為戰時的前線據點,又可以作為平時的防禦堡壘,可謂是攻守兼備。

第三道屏障:

由各郡治所在的邊城構成,是長城防禦體系的大後方,也是核心。諸多城池相互拱衛、構成一個相互交織的防護網。

這些城市既是邊境的經濟中心、也是軍事指揮中心,在戰時為前線提供物資、和兵源等。

邊軍的兵器、生活日用品、鹽鐵等都在這裡生產或者轉運。

連起來的長城還有個好處,那就是可以充當山間的高速公路。

打個比方,沒有長城的時候,從一個關隘去另一個關隘打支援,等你人到了,可能連人家回去的尾燈都看不到。

但有了長城就不一樣。

再說,游牧民族最強的是啥?機動性和隨機性。

揮一揮衣袖,搶走一大堆糧食。這叫機動性。

今天東頭搶,明天西頭搶,讓守軍完全判斷不了該守哪裡,這叫隨機性。

但是長城的出現就很好的解決了這倆個問題。

長城雖然不算太高,但是足以將馬擋在牆下。

沒有了馬,游牧民族要想對抗農耕民族的重裝步兵,簡直就是送死。

你是游牧民族,你在面對長城時有啥辦法?

繞道?

都暴露了,繞道也就沒有任何意義。

破牆?

第一,需要時間吧;

這就給漢人留下了極大的操作時間。

第二,總得原路返回吧。

就在這等你,來個甕中捉鱉,一個都別想走。

古人以軍事需求修建了長城,但後來發現這玩意的經濟屬性也很強!

茫茫草原盛產馬匹,牛羊,皮草…但缺鐵,酒,鹽,布匹等漢人生產的生活必需品。

哪裡有需求哪裡就有市場,哪裡有市場哪裡就會有商人。

草原民族對商人的依賴越大,中原王朝對其經濟封鎖的傷害也就越大。

如明朝曾對後金進行經濟封鎖,結果導致遼東的米價瘋漲到八兩銀子一斗,折合人民幣用1萬2去買15斤米。老百姓飯都吃不上,搞得遼東處於崩潰邊緣。

而高漲的價格也提升了貿易的價差,這也使得商人不顧禁令向草原民族走私。

千萬不要小看資本逐利的本性。

長城關隘、高山峻嶺、雪山高原、懸崖峭壁…從來沒有什麼能夠阻擋商人走私。

長城沒連起來的時候,政府是很難控制走私的。

崇山峻嶺中,換條小路走都能過去。

但長城連起來,走私商人就無路可走了。

只能乖乖的到政府制定的關隘開展互市,而政府也可以用邊關收到大量的稅金來充實財政。

胡笳十八拍圖 局部/明 佚名

此卷描繪的是東漢末年,文學家蔡邕之女蔡文姬於戰亂中被匈奴人擄去,十二年後方由曹操派人接回中原的故事。但圖中所繪人物形象非東漢時匈奴人,而是宋代北方的契丹人形象。

綜上,修長城是筆精明賬。

還得題一句。

老祖宗也挺雞賊,凡是能種地的地方都是我的。

於是乎,長城線幾乎與400毫米等降水線重疊。

因為過了這條線,根本就不適合種糧食。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