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圈反凡爾賽第一人:那英

那英

眾所周知,那英有兩種粉絲。

一種是以60、70、80後為主的老中青三代歌迷粉絲。

另一種是以90、00後為主的反凡爾賽教信徒。

這一切的一切都還要從十年前那個平平無奇的夏天說起。

那英,華語樂壇天后,也是唯一一個拿過金曲獎歌後的內地歌手。

在爸媽輩的人群中,那英的歌傳唱度極高,而在年輕群體裡,那英也有著相當高的影響力,當然了,並不是因為她的歌,而是因為一句話以及這句話背後反映出來的個人氣質。

我們仍未可知那一天的凌晨那英究竟遇到了誰?

但是不重要,大家要的只是這句話,反凡爾賽教的核心思想。

在這條微博下面,每年都會有新人加入轉發的陣營,並在這條微博下抒發著自己對人生的不解和生活的煩擾。

通過這條微博,你更是可以看盡人間百態。

有打卡的,有考古的,有抒發過年感慨的,有指桑罵槐的,

有寫日記的,

截止到現在,這條微博已經憑藉年輕人的自來水突破了8萬的真實轉發,甚至還被印在了手機殼、T恤衫上。

儼然成為了一種在年輕人中間盛行的頂級亞文化,到了每年8月26日的那一天,都會有大批信徒不遠萬里、甚至跨服而來前往那英的微博打卡。

在凡爾賽遍地的今天,這句十年前的話,反而歷久彌新。

如果那英不混娛樂圈了,完全可以去發展「那姐代罵」業務,相信一定會供不應求的。

請在最短的時間內指出,下面哪件事情與那英無關。

(1)劉德華說那英跳舞像偷東西。

(2)那英用「哥倆好」猜拳。

(3)那英老師稱評價她「好嗓子,狗腦子」。

(4)愛好騎豬。

正確答案是,每一個都和那英有關。

關於那英這位姐,有些朋友可能還了解的不是很深。但在那英早期的微博裡,其實就已經處處可見直言不諱、直抒胸臆的樸素句子。

那英的第一條微博是這樣的,在線活躍、感情真摯的彷彿是個假號。

那英性子急還有誰不知道的嗎?

2011年,那英在成都開的#那20年世界#巡迴演唱會快八點了還沒開演,觀眾沒著急,倒是先把那姐等著急了,直接發了條微博催快點。結果有觀眾在這條微博下面回復,姐別急,我們還在路上呢。

除了性子急,其實你那姐誇人也是有一手的。樸實且真誠,沒有什麼花活兒。

尤其是你甚至能分辨出她語氣裡的具體真假成分。那英說湊合,那就肯定不會太差。

除了感嘆號,那英其實也擅長顏文字,你想像中可愛該有的樣子,那姐都有。

只是當那姐用起來的時候,稍微有那麼點過於硬核了。

所以關於那姐回應自己為什麼要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2》的時候,她直接說「我不是想挑戰她們,我是挑戰自己,是不是能夠跟這些人好好相處」。

對於這個回答院辦其實深信不疑。

因為大家認知裡的那姐是這樣的,

那英跟媒體解釋「我沒有逼林志玲喝酒,是她舉著酒杯來敬我」,「我先幹了,她舉著不喝」。治茶先鋒有。下次同學聚會遇見這種情況知道該怎麼辦了嗎?跟那姐學准沒錯。

有一回粉絲在機場看見她,要找她簽名,被保安關門阻擋了。那姐直接一句粗口「快TM給我打開,那是我歌迷!」

之前她去台灣上綜藝節目,主持人庾澄慶問她,「有時候會不會遇到一些唱歌事業上的瓶頸之類的」?那英直接回了一句,「我沒有瓶頸啊」。愣是把庾澄慶準備好的下文硬生生的憋回去了,久久都說不出話。

在《乘風破浪的姐姐2》的前兩期裡,關於節目組問她關於不同事業發展階段的一些問題。那英又是直愣愣的回了一句,我一直都在上升期。

節目組:fine,下一個話題。

那英用自身經歷親自下場示範如何整治凡爾賽,第一,直接上硬活「你裝什麼裝」,讓他們知難而退;第二,走凡爾賽的路,讓凡爾賽人無路可走。

就在昨天,「那英的嘟嘴」還衝上了熱搜。

網友們紛紛表示,那姐的嘟嘴不是嘟嘴,而是彷彿下一秒就要擼袖子上來跟你說道說道!

像極了一個想要努力融入年輕人風潮的老派藝術家,眉間殘留的緊皺弧度是那姐對嘟嘴拍照最後的尊嚴抵抗。

史上最硬核嘟嘴有。

而且那姐不光是皺眉式嘟嘴,還有假笑式合照,成功copy假笑男孩,不能說毫無關係,簡直是一模一樣。

所以粉絲在知道她參加姐姐2之後的心情也是充滿了peace&love,唯一的訴求就是,姐你開心就好。

所以,當年輕人們在轉發那英微博的時候,他們在轉發什麼?

這看起來好像只是一句對裝逼慣犯的不屑和諷刺。但實際上,這是年輕人對當代虛榮社交和宏大敘事的一種反叛,同時也是年輕人對真實坦率的面對自我的一種呼喚和嚮往。

那英在《乘風破浪的姐姐2》裡自我介紹的時候,幾乎是毫無任何包袱的把自己53歲的年齡說出來了。對比娛樂圈裡出於各種職業焦慮,避諱向公眾公開年齡的女明星,那英可以說是坦率的過於沒有包袱了。

有些真性情是只有到了一定年紀才會被公眾所承認,年輕的時候這樣口無遮攔通常都會被認為是「低情商」。但是那英不一樣,這敞亮直率的性格,出道三十多年如一日。關於這一點那姐其實也有言在先,「性格是裝不出來的,不然你給我裝一個試試」。

偶爾真性情是一件很拉好感且容易做到的事情。但如果要始終保持真性情,尤其是在這個圈子裡,真的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那英與恩師谷健芬

尤其是對於40+的女明星而言。

在社會看來,觀眾早就對她們有著極為固化的形象認知。

對於家庭而言,這個年紀的她們身上也早就不止一重身分了。

對個人來說,她們早就有著自己在市場的獨特定位,出道幾十年都沒有怎麼變過的路線。

這個時候再放手一搏去真性情一把,又或者是一改以往面貌適應市場需要,讓自己活在輿論更偏向的那些人設裡,好像也有些晚了。所以處在這個年齡階段的姐姐們,可以說是面臨著年齡焦慮、身分焦慮和事業焦慮多重焦慮於一身的困境。

胡靜、楊鈺瑩、程莉莎這些姐姐們又何嘗不是試圖通過節目來找到自己可以突破的另一面呢?

關於這一點,已經用真性情闖蕩了三十多年的那英在姐姐2里給出的答案是,堅持做自己。

比如在前幾期的姐姐2里,人家組的姐姐表演節目都是各種魅力才藝表演,也就只有那英能想出讓全組人一起平板支撐朗誦《海燕》這種以反裝逼的方式破解裝的高級手法。

這也是為什麼只有那英在姐姐2,就算個人舞台搞得像「作法現場」和「交警執法」一樣,都依然能夠贏得觀眾的喜愛。

剛剛更新的一期節目裡,那英甚至貢獻出了自己從藝數十年來為數不多的大哭名場面。那英因為沒有表達清楚自己的意思,「嘴笨」委屈落淚,覺得是自己拖累了隊友,排練結束後自己一個人躲著大哭,就算委屈到跺腳也要真實的表達自己的態度。

讓很多人表示驚訝,「我是真沒想到原來那英是這樣的」。

但這一名場面也被網友解讀為「真·猛虎落淚」、「好笑又可愛」。

用真性情一以貫之的好處就是,她不需要依附人設,也不需要依附隨時可能會變的流行風潮,只是不加矯飾的去做自己,哪怕委屈跺腳也要表達自己的態度,而這就足夠贏得觀眾的喜愛,自己為自己賦能。

7年前,那英在一次採訪中,被問到「歌手、母親、妻子最滿意的身分是什麼?」時,她沒有直接在記者給出的這三個選項裡進行回答。

反而很平靜的回答道,「就是做我自己,做一個快樂的女人,這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當下,可能有許多的中年藝人安於自己的舒適圈,或者偶爾會凡爾賽式地炫耀自己的安逸生活狀態。但也有很多如那英一般的姐姐,做出了和他們截然不同的選擇,在人生過半的年紀,去嘗試觸碰舒適圈的外圍,勇敢的走出來。

她們在人生賦予她們的多個身分中自如轉換,始終堅持自我甚至是打破舊的自我,這其實也能被視作一種反凡爾賽的高級方式,讓觀眾看到這些同樣背負普通人焦慮的姐姐們主動挑戰自我,打破焦慮。

就像那英自己所言,「我的快樂別人撼動不了,我是一個時代的產物,是我經歷的時代恰好造就了我這樣的歌手,這是我的幸運。但我從來都沒有逼過自己,不跟自己較勁,反倒是這樣,我走得很輕盈」

不管是二十年前,還是二十年後,那英都在努力地做自己,不管任何身分、處境或是際遇,都沒有改變她成為她自己的初衷。

而這,才是乘風破浪的意義。

來源:跳海大院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