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的演化史

名媛
曾經,如果用「名媛」來稱呼一位女士,她大概會樂於接受這份贊美。

但現在,女性或許會當場翻臉,並回上一句「你罵誰名媛呢」?

當下,「名媛」一詞所蘊含的貶義色彩已逐漸蓋過它的褒義色彩,且貶義色彩仍有不斷深化的趨勢。

2021 年 9 月 22 日,「佛媛」突然成為一個熱門話題,登上了微博、知乎等社交網站的熱搜榜單。

◆ 「佛媛」的簡單解釋。 

這一話題下,各式各樣穿著華美服飾的女性曬出的圖片被集中展示。她們在放有經書和茶杯的地方拍照,將寺廟與素餐館變成攝影打卡地點。

這些將「佛」和「媛」捏合起來的人被稱為「佛系名媛」,簡稱「佛媛」。

對這一現象,《工人日報》在微博推文中說:

「一名『佛媛』在社交賬號上的生活是這樣:在豪宅裡起牀喝個早茶,抱著大牌包包打坐修行,抄經焚香叩拜,打玻尿酸塑造佛相,穿開衩袈裟吊帶佛衣,逢年過節開著跑車上山進香,時不時分享哪個寺廟最出片兒,每條視頻都得寫一些『佛言佛語』烘托清靜無為的氣氛。」

◆ 《工人日報》微博推文全文。 

這條推文代表著很多人的態度。到今天,抖音、小紅書等平臺開始處罰利用「佛媛」形象進行虛假營銷的賬號,網路上更是出現了很多調侃的段子,比如「狐貍的尾巴哪是穿了袈裟就能藏得住的?」。

「佛媛」,以及此前因在高端酒店拼單打卡而得名的「

拼媛媛」,使得「名媛」再次成為被瘋狂吐槽與諷刺的對象。

然而,很久之前,人們對「名媛」一詞的態度並非如此,「名媛」的含義也與如今大為不同。

它本來是一個用來稱贊女性的褒義詞匯。

「媛」這個字,最早見於《詩經 · 鄘風 · 君子偕老》,詩中提到「子之清揚,揚且之顏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意思是說「一位姑娘眉清目秀,額頭寬廣,面容楚楚動人。這是多麼誠實可愛的人,是傾城傾國的美女」。

這首詩雖意在諷刺衞宣公夫人宣薑,但這裡「媛」的確指代「美女」。

到了明代,在小說《兩晉祕史》當中,作者不滿足於僅形容女性美麗的「媛」,在前面添上了一個「名」字,為「媛」加上了身份背景:

「臣聞王者之立後也,將以上配乾坤之性,象二儀敷育之義。主承宗廟,母臨天下,後土執饋,皇後必擇世德名媛,幽嫻淑善,副四海之望,稱神祇之心。」(《兩晉祕史》第 121 回《漢王以沈婢為後》)

這裡的「名」指的是「有名望」,「名媛」即「有名望、有身份的美女」。

不過,在明末,著名詩人鐘惺淡化了這一觀點。

◆ 鐘惺(1574-1624),字伯敬,號退穀,湖廣竟陵(今湖北天門市)人,曾與譚元春共選《唐詩歸》和《古詩歸》,名揚一時,形成「竟陵派」,世稱二人為「鐘譚」。《名媛詩歸》是他編纂的諸多詩歌集之一。 

他在自己編撰的《名媛詩歸》一書中,收錄了約 350 位女詩人的 1600 首詩作,涵蓋的女詩人上至遠古時期,下至明代,「不論身份、地位、成就,凡有佳作,一律入選」,成為了「名媛首要是才學」一脈的先聲。

這兩種說法都被後來的清人所繼承。

清代著名才子李漁寫過一部戲劇《風箏誤》,其中第十八出《艱配》,寫到中狀元的男主角成為達官貴人們的搶婚對象,主角與那些被形容為「嬋娟」的女子們互相瞧看,把京城裡有名望的女子都批評了一個遍:

「嬋娟爭覷我,我也覷嬋娟,把帝裡名媛趕一日批評徧。」

這裡李漁採用的是「有名望的美女」這一定義。

而晚清女詩人沈善寶在《名媛詩話》中繼承的則是鐘惺一脈。

◆ 沈善寶(1808-1862),字湘佩,錢塘(今浙江杭州)人,一生游走南北,廣結各方才媛,著有《鴻雪樓詩選初集》《鴻雪樓詞》《名媛詩話》等書目,尤其通過《名媛詩話》的編撰,奠定了她在道鹹年間女性文壇上的領袖地位。 

《名媛詩話》是一本反映清代才女們生平事跡以及文學創作情況的作品, 沈善寶在其中發揚了鐘惺的意見,明確提出了「名媛」的定義。

她認為,相貌、家世與背景都不應該是決定名媛與否的首要條件,最重要的條件是才學和品德。

沈善寶以這一標準為綱,不論出身名門或草野,只要才德兼備的女性,便將其事跡與作品收錄於詩話當中。

此後,隨著《名媛詩話》廣為流傳,這一「

才德兼備的女子便是名」的定義也被更多人接受,並成為了民國時期「名媛」一詞含義的部分來源。到了民國時期,「名媛」這一稱謂可謂是站在流行的風口浪尖上,其含義也發生了二次轉變。

來自晚清及西方的含義匯集一身,使其成為一個含義更為複雜的詞。

在西方,「名媛」產生於工業革命時期。一些並非傳統貴族,但從事金融貿易致富的新興資產階級,他們的妻女為了展現自己家庭的財富,提升家族地位,便時常穿著昂貴華麗的服裝出入各類社交場合,結交貴族名流,意圖躋身上流社會。

這些人本不具有像公爵夫人、公主一類的貴族稱謂,但簡單稱呼為「女士」似乎又不恰當,便將她們統稱為「名媛」。

民國的人吸收了這兩種含義,將那些接受過良好教育,有著先進理念、學識才情,同時還有不凡家世背景的女性稱作名媛。

典型代表諸如張愛玲、林徽因、陸小曼等著名女性,在那時均是全國聞名的名媛,林徽因「太太的客廳」雖然被冰心所諷刺,卻也反映了其在社交圈中的影嚮力。

◆ 陸小曼是民國時期的典型名媛。 

不過,這裡有一點需要區分一下:民國時的名媛交際花

雖然從表面上看,名媛與交際花都是社交圈當中的活躍人物,但交際花大多只是精於社交,上至政要下至白丁她們可能都有交往,但沒有顯赫門第與知識才學作為支撐。

◆ 民國時期,畫報上的交際花。 

這與名媛基本只和精英交往,才學水平高,家裡或有權,或有錢,或雖然敗落但曾經有錢有權有人脈的情況完全不同。20 世紀末,隨著改革開放、全球化以及女權主義的興起,在背景與才學外,「名媛」又被賦予了更多特質。

作家程乃珊在《上海 Lady》一書中,提出了「名媛」的三要素:

出身、才學與社會影嚮力。

除了出身名門,才學出眾,經常參與到精英社交場合外,名媛還應足夠獨立,無論作為企業家還是慈善家,要積極參與到回饋社會當中。

這也是許多當代人對名媛的既有印象。然而,隨著近兩年一系列「名媛事件」發生,「名媛」這一自明代直至 21 世紀初的褒獎用詞,在語義上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逆轉。

最重要的轉變發生在 2020 年 10 月 12 日。

這天,自媒體人李中二發布了一篇文章,名為《我潛伏上海「名媛」群,做了半個月的名媛觀察者》,詳細描述了一些所謂「名媛」為了在昂貴的高級酒店拍照而拼單消費的事情,引起了輿論風暴。

很多人由此得知,原來「

上海名媛群」,不過是高配版拼多多,那些總是在社交媒體上曬奢侈品、高檔服裝、高級酒店的所謂「名媛」們,只是通過拼單的方式來營造一種「偽精致」。

「名媛」在不少人心中,變成了愛慕虛榮、盲目追求表面精致、對自身進行虛假包裝的女性群體的代名詞,其嘲諷之意一直延續到現在。

◆ 「上海名媛群」中的典型女性形象。 

其實,這種語義上的轉變是有內部原因的,語言作為一種特殊的社會文化現象,對於一定時期的社會文化有著記錄和承載作用。

明末,名媛的詞義變化與當時的女性文學出版息息相關;

民國的「名媛」與思想解放、女性地位提高與西方文化的影嚮密不可分。

當下,「名媛」的貶義色彩則與消費主義的盛行不可分割,它彰顯出一種輿論對某類人群毫無下限地過度拜金、博人眼球的社會風氣的反感。

而在未來,「名媛」的含義大概還會繼續發生變化。

說不定有朝一日,「名媛」又將從罵人詞匯的行列回歸到誇人詞匯的列表當中。

倘若有這麼一天,想必也不會是因為人設。

畢竟,正如現在在抖音搜尋「佛媛」時的溫馨提示所說:

「做真實的自己,才會被人長久喜愛。」

來源:明白知識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