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寺廟成為嘔吐戒毒所,不少歐美明星都來給佛祖磕頭

泰國寺廟
文:小麗

泰國中部的華富裡府,尨波洞寺廟,每天正午都有一群身穿紅色修行服的年輕人相約嘔吐。

他們喝下渾濁的草藥,對著溝渠俯身,用盡全力吐淨靈魂,求著佛祖作為他們洗心革面的見證。

他們都是來自世界各地的癮君子,聚集在這個距離曼谷140公里的寺廟就為了重新做人。

相傳,龍波洞寺第一任住持的特製草藥,是每個癮君子的救命良方,從這裡走出去的癮君子都成了反毒鬥士。

龍波洞寺表面上看起來單純,實際上對待癮君子足夠殘忍,他們的宗旨就是不放過一個前來戒毒的年輕人。

據現任副住持維切特‧艾加哲圖所說,這個特殊項目已經有60年的歷史,1959年當地的一位女修行者龍婆艾和兩位侄兒一起成立了龍波洞寺,至今已經成功幫助超過11萬人戒掉毒癮。

來到這裡的癮君子都是自投羅網的囚徒,進廟子第一天就得上繳所有行李,換上統一制服,剛進來的新人只能穿白衣服,寓意著重獲新生。

想重新做人就得返璞歸真,在佛祖的凝視下,沒有一個癮君子能偷奸耍滑。

「自願放棄自己的衣服和財產是一種投降的行為,這是改過自新的第一個基本要求。制服和缺乏財產並不能阻止所有癮君子逃跑,但確實起到了一定的效果」

龍波洞寺提供最短五天最長一個月的療程,價格低廉,20美元包吃包住,前五天就是每個新修士都必須經歷的嘔吐療法。

每天定點在溝渠前面集合,喝下住持特製的草藥,對著大地就是一陣暴吐,連齋飯都不想吃更別說吸毒。

Aom曾是資深幫派成員,也是泰國流行毒品鴨霸(yaba)的重度癮者,在被敵對幫派打斷胳膊後被送進了龍波洞寺。
他說,他也是家鄉最具才華的鼓手之一,毒品讓他成為了幫派的戰鬥機器,但現在他只想做個好人。

是龍波洞寺給了他機會,在佛祖面前人人平等。

無論是從西方慕名而來的異鄉人,還是本土毒品的受害者,只要進了寺院大門,就得乖乖履行療程。

在度過最初五天的嘔吐療法後,信徒就能換上紅衣服,意味著你已經斷絕過往,開始新生,成為佛祖面前的紅人。

癮君子將得到一張寫有定製口頭禪的白紙,叫做「 Kahtah 」。他們被要求在飯前或犯癮時對著它冥想,通常上面寫著類似「我將孝順父母」的誓言。

七天後,癮君子將吞下白紙,戒毒療程正式結束。在此後,想要鞏固療效的信徒只要付出飯錢和勞動,就能在龍波洞寺享受長期的佛祖薰陶。

正在寺廟裡修行的加穗莎是一名從英國遠道而來的癮君子,她已經成功戒斷一個月,但她自願留下來幫助和她一樣的同僚。

「這裡隨時都保持有50個左右的修士,都曾經是毒癮或酒癮患者,其中五分之一都是慕名前來的西方人。」

這並不是誇大事實,自從1970年越戰美軍哥頓前來戒毒並成為虔誠的僧人後,他的事蹟就被口耳相傳,歐美癮君子都把這座泰國寺廟當做救命稻草。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英國和澳洲一些團體就開始轉送癮君子。副住持艾加哲圖師傅提到:「現在大部分人都是透過互聯網認識這間寺廟的。」這也讓龍波洞寺成為癮君子心中的耶路撒冷。

甚至英國朋克搖滾樂手皮特·多赫提(Pete Doherty),愛爾蘭的阿斯蘭樂隊主唱克里斯蒂•迪格納姆(Christy Dignam),和英國創作歌手蒂姆•阿諾德(Tim Arnold)都曾在龍波洞寺受過佛祖的教導。

對於癮君子來說,在龍波洞寺的遭遇有時被描述為英雄的旅程。

一位龍波洞寺的和尚曾說過:「英雄不是在勝利中創造出來的,而是在漫長而絕望和地獄般的黑暗時刻,因為他沒有放棄穿過黑暗。」而這些在龍波洞寺嘔吐的年輕人,或許就是他們自己的英雄。

來源:bebbee星球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