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穹專欄】范小仙和白道士

文:小穹

清朝時,安徽天長縣城隍廟裡住著一位姓白的道士,長的眉清目秀,性情溫和。白道士從小仰慕真人,卻不得修行的要領,為了得到真傳,徒步去江西龍虎山尋訪。

他在龍虎山玉真觀住下,跟隨一位葉姓法師朝夕修行,頗有長進。三年後,白道士忽然想回家了,葉法師覺得很可惜,勸他說:「不要功虧一簣啊!」白道士執意要回家,法師便送他一頭大肚母驢,用草繩牽上,叮囑他說:「用這頭驢代步,兩天就能到家,中途千萬不要給驢喝水,到目的地後再給牠餵食。」白道士拜別法師,果然兩天就回到故鄉。他把驢拴在門口,從城隍廟後門進去問候以前的師長和同窗,大家問他何時離開龍虎山,他如實相告,眾人無不驚訝於他的神速。白道士帶眾人去看代步用的驢,卻發現驢不見了,拴驢的地方只見一隻被青草繫住的大蛤蟆。他解開草繩,蛤蟆便躍入水中不見蹤影。此後,白道士也能施展一些招魂求雨之類的小能小術,但對更高深的道法仍一無所知。

一天,有個叫范小仙的人到廟裡來,指名找白道士。二人一見如故,徹夜長談,之後范小仙接受白道士的邀請,留在廟中。白道士長年吃素,范小仙不但吃葷,還喜好喝酒,白道士對此頗有微詞,范小仙卻始終我行我素。閑暇時,范小仙常與鄉裡的士大夫交遊清談,大家都很喜歡他豪邁灑脫的性情。范小仙擅長書法,精通風水算卜,不過從來不輕易開口,一旦開口,必定被他說中。

某天夜裡,范小仙和白道士在院中飲酒,月色清明,滿地樹影,白道士心情舒暢,不禁說道:「這麼好的夜晚,如有燈戲看就更好了。」范小仙說:「燈戲的確是有的,正要開場,離這裡也不遠,我們一起去看如何?」白道士問在哪裡,范小仙提起院中的長凳,與白道士各騎坐一半,讓白道士抓住自己的腰,然後閉上眼,還叮囑他說:「千萬不要睜眼,否則勢必墜地而死。」白道士答應了,只聽范小仙念了一個「起」字,長凳騰空而起,耳邊風聲颼颼,之後又聽見江濤澎湃、人語喧嘩、鑼鼓齊鳴。聽見范小仙說:「到了」,凳已落地,白道士張開眼,發現置身於一座大戲園,園中人潮湧動,大家都朝著戲臺仰望。臺上正在演劇,燈火通明。范小仙和白道士站在凳子上看戲,看了好一會兒,有一個小孩、一個少女、一個老頭和一跛足乞丐,四人手挽手唱著歌,有說有笑的走過來,看見范小仙,好像有話要說。范小仙急忙從袖中取出一個錢袋遞給白道士,說:「袋中有錢,你可隨意買些吃喝的東西,我和老友敘敘舊,去去就來。」隨即跳下凳子,和四人說說笑笑,轉眼就不見了。

白道士一直等到戲班散盡、公雞打鳴,范小仙還沒回來。到了中午,不得不扛起凳子,向路人打聽,才知道此地距故鄉五百多裡。白道士又驚又氣,直罵范小仙不守信用,害他奔波受苦。范小仙留下的錢袋裡有碎銀二三兩,總算夠作路費,他於是扛著凳子一路跋涉回家。回到廟裡,聽見打雜的說:「范公子這幾天都在廟裡,並未出門。」白道士氣呼呼的喚醒酣睡的范小仙,不住的埋怨他。范小仙笑著問道:「你把凳子扔了嗎?」白道士說:「那是自家的東西,當然要帶回來。」范小仙說:「我就知道,你不捨得放棄自己的東西。」

范小仙和白道士相處的時日裡,不時顯露一些神通,周圍人都知道他不是一般人,白道士卻認為范小仙只不過會一些小法術罷了。一天,四下無人,范小仙問白道士:「你知道我為什麼遠道來找你嗎?」白道士搖頭。范小仙說:「我前世與你有緣,今生特來邀請你和我一起修行,將來一同返本歸真。只是你為什麼貪戀紅塵,毫無修行的志願呢?」白道士說:「我就是耐不住寂寞,才從江西回來的,不然現在還在龍虎山修煉呢,如今怎麼可能捨棄家園,和你雲遊漂泊?」范小仙仍不放棄,一有機會就帶著白道士一起觀星辰、登絕頂、過危橋,然而白道士只視其為幻術,不肯盡信。

轉眼過了三年,范小仙忽然向白道士告別:「你既然不肯走,我只好一個人走了。」第二天,他向各位友鄰道別,人們問他去哪,他只說「很遠,很遠」。有位學醫的陳君,和范小仙關係很好,特地為他餞行,在宴席上請求他說:「你懂玄妙的法術,想必也知道很多良方,現在即將離別,還請賜教一二,留給我將來濟世救人之用。」范小仙笑笑,指著廳堂西畔的一面土墻說:「那個就是催生良藥。」

當時正值連日積雨,南山洪水暴發,水浪圍住了城頭矮墻。范小仙領著白道士登上城樓,俯視洪水良久,說道:「這裡面有絕妙佳境,我們一起跳進去如何?」白道士不肯。范小仙嘆道:「你真是空有仙緣,卻無向道之心。也罷,我用法術解你的疑惑。」說著從袖中掏出一匹長布,朝空中一拋,就變成一座高聳的橋梁,好像一直連到天上。范小仙說:「我與你同遊月宮好嗎?」白道士認為這是幻術,說什麼也不答應。范小仙只好向他作揖告辭,轉身上橋,一聳身便躍入天際,人影依稀。突然布橋墜落,范小仙連人帶布掉進水中,兩三下就消失在風浪間。白道士大聲呼救,已經來不及。回到廟裡,想到范小仙已葬身洪水,不由得哀嘆哭泣。

第二天,有位從揚州回來的客人,拿著一把扇子來找白道士,說:「昨天我在東門浮橋遇見范小仙,他說臨走時忘了歸還你的扇子,特地讓我帶給你。」白道士仔細一看,果然是自己的扇子,這才醒悟范小仙真是得道高人,而自己卻失去了修煉的機緣。

至於那位行醫的陳君,試著用墻土給難產的婦人催產,果然十分靈驗。不過,這種催產藥只有在免費救人時才有用,一旦收費,就會失去效用。

所謂「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范小仙不遠千里找到白道士,又苦口婆心勸他棄世登仙,二人的緣分應該說是很深的了。白道士自幼慕道,在龍虎山修行不久即小有所成,可見他的仙緣也是不淺的。縱然如此,他卻始終不願放棄對世俗生活的追求,並且始終用自己粗淺的片面之見衡量范小仙,空將機緣錯過,實在是可嘆可惜。

(典出《夜雨秋燈錄》)

Chinese (Traditional)EnglishChinese (Simplified)Vietnamese
向上滑動
error: Alert: Content is protect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