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勝美,昔日「瓊瑤御用」,如今落魄走穴,一代女神山窮水盡?

高勝美

近日,有網友稱,看到一位昔日歌壇天后在農村露天商演,而且有圖有真相。

高勝美

是高勝美

 

舞臺粗糙簡陋,高勝美穿著羽絨服,村民錄影拍照,場景很是接地氣。

 

細心的網友還發現,高勝美這條裙子已經穿了很多年。

 

一時間,「掉價」「落魄」「賣唱」等詞衝上評論區。

網友們反應如此激烈,是因為對比太過劇烈

 

網友們反應如此激烈,是因為對比太過劇烈。

 

高勝美在昔日樂壇,舉足輕重,風頭無兩。

她最為人熟知的稱號,是「瓊瑤御用女歌手」

 

她最為人熟知的稱號,是「瓊瑤御用女歌手」。

《青青河邊草》《情定望夫崖》《彩雲伴海鷗》……首首經典,曲曲動人,伴隨電視劇,影響幾代人。

除了瓊瑤劇金曲,還有那首著名的《千年等一回》。

後來,高勝美在歌壇近乎銷聲匿跡

 

後來,高勝美在歌壇近乎銷聲匿跡。

高勝美是台灣原住民,家境貧困,從小跟隨父母顛沛流離,還因交不起房租遭到驅趕。

她喜歡音樂,沒錢買正版專輯,只能聽母親淘的二手磁帶。

 

生活貧寒又熱愛唱歌,她的夢想是「當最紅的歌星,讓媽媽住上最好房子」。

 

她很堅定、很純粹,並且像單行線一樣努力。

家窮孩子多,哥哥姐姐們早早輟學打工,但她認定了音樂這條路,中學時考入「華視歌唱訓練班」,開始專業學習。

 

1985年,16歲的高勝美陪朋友去唱片公司試音,出現了一幕「朋友落榜我卻被選上」的現實版。

這家唱片公司,是著名「上華唱片」旗下的新公司「上格唱片」,高勝美是第一個簽約歌手。

原住民血統,五官深邃立體,嗓音甜潤如蜜,有市場有觀眾緣。

 

公司高層心如明鏡,以「每發一張專輯獎勵10萬臺幣」的條件,「買斷」了高勝美的10年甜嗓。

這無異於實現夢想的康莊大道,高勝美喜出望外,迅速簽約。

她年紀小、心思簡單,像中學生一樣,認真練唱錄歌,每天往返於「家—錄音棚」的兩點一線。

前三張專輯《緣》《恭喜發財》《懷念老歌》,反響不俗。

 

打開知名度後,高勝美開啟了全年無休的模式,僅1988年就發佈了6張專輯,成績可觀。

《山地情歌》總銷量過百萬,《說起了我的夢》引起高度關注,她被記載到「名人辭典」,也被封為「甜歌皇后」。

真正讓她紅徹歌壇的,還屬「瓊式金曲」。

真正讓她紅徹歌壇的,還屬「瓊式金曲」

 

瓊瑤眼光老辣。

高勝美細膩悠長,不帶卡頓的唱腔,和瓊式歌詞、瓊式劇情配起來,就是「王炸組合」。

1989年,高勝美演唱了電視劇《海鷗飛處彩雲飛》的主題曲《彩雲伴海鷗》。

 

隨著電視劇的熱播,主題曲一炮而紅,光在內地就大賣60萬張,創造了當年「台灣專輯大陸銷量之最」。

「問一聲那海鷗,你飛來飛去有何求。」

「問一聲那海鷗,你飛來飛去有何求」

 

歌曲響起,善男信女腦海裡,滿是秦漢的深情和劉雪華的朦朧淚眼。

由此,高勝美成了瓊瑤御用女主唱。

瓊瑤每拍一部電視劇,高勝美就出一張同名專輯,收錄主題曲和插曲。

這些歌曲,承包了一代人的童年。

「青青河邊草,悠悠天不老……」(《青青河邊草》的同名主題曲)

 

「望夫崖下,一同遊戲;望夫崖上,結為知己。」(《望夫崖》主題曲《情定望夫崖》)

 

「六個夢六個夢莫匆匆,歲月悠悠誰與共,人生無物比情濃。」 (《六個夢》同名主題曲)

除了瓊瑤劇,她還唱了很多八點檔熱播劇主題曲

 

除了瓊瑤劇,她還唱了很多八點檔熱播劇主題曲。

比如《一代皇后大玉兒》的主題曲《笑擁江山夢》,《還我柔情》的主題曲《說一聲再見》,《新白娘子傳奇》的主題曲《千年等一回》……數不勝數。

電視劇和主題曲,如明月星河,相得益彰

 

電視劇和主題曲,如明月星河,相得益彰。

高勝美的歌聲,成了瓊瑤劇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電視劇一播,就哼起主題曲;聽到主題曲,就聯想起電視劇。

她被稱為「常勝歌后」「高八點」(電視劇都是火爆的八點檔播出)。

尤其《千年等一回》,熱度遠及海外華人圈。

(印尼曾為她舉辦過「高勝美周」,

 

(印尼曾為她舉辦過「高勝美周」,最終高勝美因檔期原因沒去)

不僅如此,她翻唱也一流。

黃鶯鶯的《哭砂》,鄧麗君的《你怎麼說》,林淑蓉的《昨夜星辰》……經她重新演繹,不僅沒撲街,反而似精雕細琢的鑽石,別有光彩。

她憑《哭砂》,擊敗了「台灣流行音樂中第一流」之稱的許景淳,奪得台灣金曲獎最佳女歌手獎。

 

天后級別的高勝美,在外人眼中,定是收入豐厚、生活優渥,錦衣玉食如富婆。

其實,並非如此。

3

業內流傳一句話:

「沒有傻傻的高勝美,就不會有後來的上格乃至上華唱片。

高勝美出道時年僅16歲,天真無邪,不諳世事。

她的大腦裡,就簡簡單單兩件事:當歌星,有錢賺。

對於公司「每張專輯10萬元」的獎勵,她感激不盡。

才貌雙全的她,是上格的活招牌

 

才貌雙全的她,是上格的活招牌。

她被賜予頭部資源,也被最大化地索取價值。

彼時她只懂唱歌,對「版稅」一無所知:

「小女生,我又是鄉下的小孩,只知道喜歡唱歌而已,也不懂得說所謂的版稅。」

 

在上格十幾年,她發行的59張唱片狂賣至東南亞,版稅足有幾千萬。

這些錢,被公司吞掉,用來壯大規模。

而她的幾十萬元獎勵金,全部用來贍養父母、接濟手足。

不僅如此,公司怕她被挖走,無休止填充她的日程,阻斷她的社交圈:

「為什麼公司老闆一直動不動就叫我進錄音室……我自己也不知道,傻傻的,然後公司不讓我見任何一個人。」

而這些緣由,她當時「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多年後才知曉緣由。

九十年代後期,樂壇風向標發生變化,甜歌不再被高度認可,瓊瑤劇也開始走下坡路。

她想去內地發展,但公司拒不放人。

唱片銷量明顯下滑時,也被迫按照公司要求,以「經典」「精選」之名做合輯、吃老本、趕餘熱。

 

漸漸地,「甜歌皇后、瓊瑤御用歌后」湮沒在音樂多元化進程中。

1999年,上華唱片被寶麗金收購,高勝美也隨之解約。

從16歲到30歲,最好的14年,人紅歌紅卻沒賺得缽滿盆滿,很多人為她感到委屈不公。

可單純善良的高勝美,仍懷有感恩之心:

「如果沒有上格,就不會有如今的高勝美,所以也沒有特別不平衡。」

離開上格後,高勝美換了唱片公司,發行了《刻骨銘心》專輯。

物換星移她不變,自然反響平平。

經歷當頭棒喝,高勝美也沒有努力轉型

 

經歷當頭棒喝,高勝美也沒有努力轉型。

她遠離台灣,專心在內地跑商演,繼續唱老歌。

她每三個月回台灣看望一次父母,父親過世後,也沒有返臺生活,依然保持這個節奏。

她在上海買房定居,其緣由,也沒有外界想象的「對台灣心寒、痛恨前公司」。

反而是「生活自由,氣候適宜,出行方便,賺錢多」。

事業上是「傻傻的高勝美」,對待感情也追隨感覺,不計較利弊。

她和兩任經紀人傳出過緋聞,也有不少富商追求過她,但都無實錘。

唯一被她承認的,是與小十幾歲的廚師陳先生的感情。

 

陳先生是80後,四星級酒店的廚師,他的姐姐和高勝美是同學。

同學小聚時,陳先生的姐姐會把他拉來做美食,一來二去,兩人產生感情。

女大男小,地位差距,令人大跌眼鏡

 

女大男小,地位差距,令人大跌眼鏡。

高勝美無懼爭議,不僅大大方方談起戀愛,還幫助男友規劃事業,讓其當自己的經紀人。

兩人在一起11年,陳先生貼身陪伴高勝美跑商演,從化妝髮型、燈光音響到演出效果、法律合同,大小統攬,面面俱到。

一度傳出要結婚。

一度傳出要結婚

 

外界終於看好這段感情時,卻傳來了兩人分手的訊息。

原因猜不透。

有人說高勝美恐婚,甚至鼓勵男友追求別人。

 

有人說高勝美是不婚主義者,身上的蝴蝶刺青代表追求自由的心態。

高勝美的解釋,也撲朔迷離。

一會兒稱由於工作繁忙、個性差異導致分手。

一會兒又表示自己壓根沒有過男朋友。

一會兒又表示自己壓根沒有過男朋友

 

或者乾脆晒出家中的貓咪,稱它們是「不可缺少的夥伴」。

 

恢復單身後,高勝美成了走穴專業戶。

但都是三四線城市的商演。

但都是三四線城市的商演

 

樓盤開業、美容院剪綵、購物節、結婚慶典……逢請必去。

還為助陣網紅,唱口水歌跳「划水」舞

 

還為助陣網紅,唱口水歌跳「划水」舞。

有的造型也很雷人

 

有的造型也很雷人。

比走穴更吸睛的,是她疑似整容的臉

 

比走穴更吸睛的,是她疑似整容的臉。

近幾年,高勝美屢屢被拍到「臉僵照」。

面部緊繃,雙目圓睜,表情僵硬。

甚至有人用「臉像快要掉下來的饅頭」來形容她

 

甚至有人用「臉像快要掉下來的饅頭」來形容她。

甚至有人用「臉像快要掉下來的饅頭」來形容她

 

為此,高勝美的經紀人曾怒斥演出商故意抹黑形象。

可「整容怪」「臉僵」的爭議並未消散

 

可「整容怪」「臉僵」的爭議並未消散。

每次露面,都會被說「猙獰、不自然、面目全非」。

看得人不勝唏噓

 

看得人不勝唏噓。

有人說,高勝美趕上了時機,又有點生不逢時。

如今她的微博,只有10萬粉絲。

最多的評論,也不過二三十條

 

最多的評論,也不過二三十條。

她最常發的動態,依然是曾經的老歌金曲。

 

她最常發的動態,依然是曾經的老歌金曲
昔日風頭強勁、而今走穴賺錢的天后,比比皆是

 

昔日風頭強勁、而今走穴賺錢的天后,比比皆是。

八十年代的女歌手卓依婷(唱《童年》《走在鄉間的小路上》《蘭花草》等歌),十年前就被曝出走穴掙錢,傳聞每場演出不足萬元。

前幾年還為某家居品牌站臺

 

前幾年還為某家居品牌站臺。

前幾年還為某家居品牌站臺

 

千禧年代的天后蕭亞軒,光是2015年就進行了65次下鄉走穴。

天后路演,總會給人一種「山窮水盡」的淒涼感

 

天后路演,總會給人一種「山窮水盡」的淒涼感。

高勝美曾是一代人心中的童年女神,她的現狀,並不符合大眾對「天后」的期許。

她自己卻比較坦蕩,坦言自己要養父母,要賺錢:

「我要養在台北的爸媽,要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現在以賺錢為主,暫時不會回台灣演藝圈。」

這也是一種務實和自足。

回看她曾經的夢想,「當歌星」早已實現,「掙錢養家」也做到了。

她接受時代變遷裡的際遇,盡己所能地生活。

這樣的高勝美,亦是堅強的。

來源:淘漉音樂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