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axiaoqiang.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臺灣24戶中產集資1.5億買下一片地,建造「現代桃花源」

臺北

 

  在台灣北部的大山裡,

  有一座「現代桃花源」。

  24戶中產,因為不喜歡住傳統豪宅,

  集資1.5億人民幣,買下8000平米的荒地,

  打造了一座特殊的村落。

  建築師何傳新以「節氣」的概念來造房子,

  保留將近一半的土地作為農園、環村步道,

  村子里沒有柏油路、也不裝路燈,

  讓綠植、草坪、樹木自然生長。

  他們中既有企業家、建築師,也有醫生、老師,

  三分之一的人都有博士學歷,

  他們回歸傳統的生活方式,

  喝茶、耕種、一起煮飯、打麻將,

  外出連門都不鎖,

  村子里10年來都沒發生過竊案。

  孩子在村裡自由奔跑,

  相約打球、玩水、騎單車,

  從不攀比誰家有錢,

  而是比誰更懂生活。

  何傳新說:「退休后不是在家裡等死,

  而是要展開生命的另一段里程,

  跟可以相談的朋友們住在一起,

  這樣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

  撰文  白汶平  責編 鄧凱蕾

  在台灣北部的一處山區里,車子沿著小路緩緩開進一個客家小鎮,再往裡一點的坡地上,有一片全石頭打造的生態聚落,隱密、低調,一不小心就會錯過。

  這裡是窩村,一個「現代桃花源」。佔地8000平米的土地上,有農地、有溪流、有住宅、有山門。

  2011年,24戶中產決定集資1.5億元,共同打造一個特殊的「村落」。他們中有企業家、建築師、醫師、外商高管等,每個人都有豐富的閱歷,甚至三分之一的人都獲得了博士學位。

  對他們而言,「豪宅」並非是單獨一棟,而是一群志趣相投的人住在同一個聚落里。於是當「建村」的想法出現后,從一開始的2、3 個人,再陸續拉攏朋友加入,最後組成了24人,才開始動工。

  建築師何傳新

   整個村就是一棟大房子 

  建築師何傳新是窩村重要的建造者。

  在設計窩村之前,他和團隊曾到溫州楠溪江上游考察過有百年歷史的古聚落。

  這些聚落沿著溪邊發展,順應地勢蓋房,房子跟房子之間都有連接,村民的生活簡單、質樸,這是何傳新心中最夢幻的生活方式,於是,他決定用現代的建築手法去實踐一個環境和人共存的生態聚落。

  窩村的建設總共花了4年時間。土地這麼大,站在開發商的角度,一定會把房子蓋得多一點、大一點,但何傳新並不這麼認為。

  他將住宅建在坡地上,高低落差7米,沿著地形錯落地分佈著,每一戶都有露台,伸手就能摸到樹。

  整個村落沒有「C位」,24棟住宅分成4排,每一棟都有自己的特點。最上面一排的房子可以俯瞰全村,第二、三排夾在中間,有被鄰里照看的安全感,第四排則面對農園,視野最廣,看出去都是農園綠地。

  每一棟房子都對應著一個節氣:白露、清明、芒種…… 每戶的院子里分別種了一棵對應時節生長的「家樹」,讓住戶可以隨著院子的變化,感受到四季。

  往下坡走,穿過24棟住宅的山門,一條小溪分隔了住宅區和農地,何傳新把將近一半的土地規劃成農園種植作物,過去用來灌溉的古圳渠道、老木橋都被保留下來。

  何傳新說:「整個村其實就像一棟房子,24個人一起打造,要實現的是古聚落的理想,溪里有魚可以垂釣、菜地里可以種吃的,感受古人的生活方式。」

  村民從不鎖門,10年來不遭小偷

  Kevin在10年前搬進窩村,是第一戶入住的村民,他的房子叫「白露」。

  他從事科技業,相較於其他退休住戶,是村裡的中生代。因為童年住在鄉下的記憶,他特別喜歡住在郊區空間大一點的房子。

  Kevin家在住宅區的第二排,從前院進門后,一樓是客廳。房子沿著坡度蓋,所以往上是卧房和私人空間,往下則是餐廳和後院。

  為了方便就讀音樂班的孩子們練習,Kevin在下樓梯的轉角處擺了古典鋼琴和木琴,其餘空間規劃了中島式廚房和餐廳。

  鄰居們在Kevin家做飯

  在Kevin看來,廚房是家的核心,吃飯是一件很快樂的事。他家的廚房很通透,落地窗正對後院。

  原本院子中的樹是隨著白露節氣生長的柚子樹,但Kevin剛搬進來時不熟悉園藝,把樹種死了,所以改種了一棵土芭樂。

  每到果實成熟,Kevin一家就會把它摘下來打成果汁。遇到梅子盛產的季節,夫妻倆還會一起釀酒和鄰居分享。

  住在「小滿」的周姐打開窗戶就能和Kevin對話

  平時吃飯,和Kevin家一牆之隔、住在「秋分」里的游姐,還不到飯點,就會在群里問村民們:「要不要一起吃?」 或是直接和Kevin一家「喊話」,說自己已經把食材處理好了,一會拿去Kevin家裡煮。

  另一戶住在「小滿」的周姐一聽到大夥喊吃飯,就會興沖沖地開菜單,等不及大顯身手一番,甚至乾脆提著鞋翻過圍籬,直接從後院進到Kevin家。

  Kevin說:「鄰里關係這麼好,是非常出乎我意料的,我的感覺是感恩跟暗爽。」 他甚至忘了自家大門鑰匙放在哪裡。

  Kevin到游姐家喝茶聊天

  每位住戶之間都互相信任,有時出國好幾天都不鎖門,10年來村子沒發生過竊案。有一次,游姐家缺冰塊,就自己開門來Kevin家拿,沒想到Kevin的親戚剛好打電話來,游姐接起電話竟然和對方閑聊了一小時。

  窩村剛建好的時候,住戶們每人出2000萬到3000萬元台幣不等(約600萬元人民幣),10年過去了,如今一棟住宅已經漲到千萬人民幣。

  Kevin說:「基本上我應該是不會賣這個房子,因為我覺得這裡已經很好,也不需要一直去追逐什麼更好的。就像車子一樣,你追求不完的,應該要思考的是怎麼去跟房子連接,怎麼去生活,能夠住在這裡是一件很超值的事。」

  現代桃花源,希望可以成為一個百年老村

  設計窩村時,何傳新首先想的是住宅和土地要怎麼分佈,也要克服自然環境潮濕的問題。

  住宅的排風管能自然換氣

  設計排風管時,他藉助外部的風力讓管內形成低壓,引導底部氣流上升排出,達到自然換氣通風的效果。

  他在每棟住宅屋頂上,都安裝了一個凹槽,用來收集雨水,每一戶的排水溝相互連結,把回收的雨水集中用來噴洒園區綠植。

  與一般住宅區內的柏油地面不同,窩村使用的是「固綠格」。格子外圍很堅硬,但中間有孔洞可以讓草皮生長,看上去也是綠油油的。

  平時居民散步會有一種走在草地上的感覺,但車子開過去時,「固綠格」也完全可以承受得住。

  何傳新說:「透水性很重要,讓土地可以呼吸,下雨的時候,水可以滋養土地,不下雨的時候露水也會滲透進土地。」

  村子里的綠化和水可以調節氣溫,每到夏天,整個村子的氣溫要比外面低了2到3攝氏度。

  除了保留原有的60棵老樹,村裡另外移植了100多棵大樹進來:「看到大榕樹,你就感覺回到家了,保安看到有人過來,會在榕樹下等你,跟你打招呼。

  村子里的領角梟

  還有另一棵大朴樹,跟村子邊界的一些樹,我們都保留下來。讓窩村跟10公裡外的生態沒有多少差別,這樣昆蟲會回來、鳥類也會回來,這裡也有貓頭鷹。」

  每一棟住宅之間,何傳新用植物做綠籬,讓鄰居之間既保有私密性、又互相關聯。

  村子里搭建的樹屋

  何傳新覺得,要想把窩村變成一個「百年老村」,最重要的一點是傳承。

  他在村裡3棵老榕樹上搭建了樹屋,平時小朋友會在這裡探險,大人偶爾會在這裡舉辦簡單的餐會、茶會。這裡成了連接大人和小孩之間情感的地方,小朋友們長大回想起來,應該也會是不錯的回憶。

  村裡還搭起了幾個老灶,都可以正常使用。天氣好的時候,村民們從果園裡摘來桑椹、從菜園裡拔點菜,就在這裡烤地瓜、玉米,一起喝茶、咖啡,分享自製果醬,小朋友則在草地上追逐遊戲。

  村子的外圍還有一條「環村步道」,從入口開始,連接每一戶、每一個公共區域,周邊綠植果樹環繞,每一季都有不同的風景。在這樣的環境里,大家在路上相遇,自然而然會停下來,互相交談。

  每一戶都有一盞專屬的電子燈籠

  為了避免過度的光照,村子里沒有路燈,車道兩旁只設計了貼近草坪的微弱光源,住戶晚上出門提著電子燈籠,邊散步還能走到鄰居家串門。

  抱團養老,退休后開始另一段生命里程

  住在這裡,鄰居們不攀比金錢、地位,而是比誰更懂生活。

  已經退休的住戶們平時喜歡相約打打麻將,一起玩音樂、種花種草。有些住戶在外地工作,周末會帶著家人孩子回到村裡,喝茶聊天、分享日常。

  每一家的孩子們都彼此認識,一到村子就開始結伴玩耍,一會兒在車道上拉起網繩打羽毛球、一會兒在樹上綁鞦韆、一會兒又拿著木棍切磋「功夫」,自由地在整個村子里瘋跑。

  面臨全球少子化的問題,加上醫療發達,人上年紀了還是可以很健康,何傳新認為,抱團養老會成為趨勢。

  「我現在大概52歲,已經開始在想,要怎麼樣終老?不是退休后在家裡等死,而是退休后你開始展開另外一個生命的里程,跟你可以相談的朋友們住在一起。

  大家可以一起聊非常多的事情、一起出遊、釀酒、煮菜,村民們經常跟我說,他們住了一段時間,感覺最難得就是鄰里關係非常和諧,鄰里關係和諧就是健康,健康是無價的,這樣的聚落就是最好的。」

  部分圖片由半畝塘環境整合提供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