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仙雷神

文: 蟲離先生  

鬥法

唐朝時候,楚州有個醫士,姓徐,名智通。一年夏夜,徐智通乘涼蹈月,沿柳堤閒步,清風陣陣,送來河橋之上一陣笑語,他駐足細聽,是兩個男子的聲音。

那兩人似乎不曾注意藏身柳翳下的徐智通,高談闊步,旁若無人,只聽一人說道:「 明晨何以為樂? 」

另一人道:「 去南海赤岩山尋珠如何? 」

先一人道:「 赤岩主人那老酒鬼,豈容你我從容脫身,你我去了,非給他強留灌醉不可。明日午後,我尚有要事需赴西海一行,赤岩山那個纏人精,還是等有空時再去招惹他罷。 」

後一人道:「 那依長兄說,該當如何? 」

先一人道:「 不若就在此地龍興寺前,與兄比一比手段。 」

後一人笑道:「 我就知道你這廝不肯服氣,也罷,這次又要比甚麼? 」

先一人道:「 龍興寺前有古槐百株,我試以一道雷霆,盡數剖為木條,長短粗細,以筷子為度。若留下一根大木,便算我輸,兄何以敵? 」

後一人「 嘿 」的一聲,道:「 好題目! 」沉吟少刻,似在思索如何應對,忽地拍手笑道:「 你這題目雖然不錯,劈的卻是死物,算不得頂尖本事。那龍興寺前,素為本州戲場,每日聚觀之眾,通計不下兩三萬人。明日我便也以一道雷霆,劈散這數万人的頭髮,且令每一縷頭髮都打上七個結,若遺漏一人,便算我輸! 」二人齊聲大笑,攜手而去。

徐智通直挺挺站著,心中驚動,知這二人不是笑傲風塵的劍俠,便是遊戲塵寰的神仙,想不到竟被自己遇上,不知是福是禍?但聽這二人言語中意思,似乎只是惡作劇一類,並無歹意。他捉摸不定,又在那柳下定定立了半晌,方躡手躡腳地走開。回到下處,慌忙找來幾個朋友,告以所聞,眾人俱都驚疑,七嘴八舌道:「 南海西海,莫非萬里山川,說去便去,不是神仙是甚麼。 」「 徐兄,你當時何不現身出來,向二仙求禱,說不定便有曠世仙緣著落在你頭上。 」「 我看不過是兩個瘋子,這世上哪有什麼劍仙神仙。 」「 到底是與不是,明日我等至龍興寺一觀便知。 」當下眾人覺也不睡了,連夜動身,望龍興寺而來。

那龍興寺始建於晉,初名法華禪院。唐武則天龍朔初年,西域碎葉城僧伽大士東來,駐錫於此,易寺額為「 龍興萬壽禪寺 」。唐中宗景龍、玄宗開元年間,敕天下各州置建寺廟,皆取「 龍興 」為號,楚州龍興萬壽禪寺,因更名龍興寺


淮安龍興寺文通塔今貌(寺廟故址,現為淮安市文通中學)

翌日午時,晴空萬里,龍興寺前商賈輻輳,百戲畢集,人山人海。徐智通和幾位朋友生怕被神仙鬥法殃及,都躲在廊下。已而,忽見兩片圓圓的怪雲飛至寺廟正上方,凝停不動,徐智通等人互看一眼,都道:「 來了! 」須臾,兩片雲畔黑氣聚結,天地昏暗,寺前廣場的遊人負販,紛紛嚷叫疾走,欲避風雨。正在亂糟糟的一片,猛聽得半空處兩聲震天價的霹靂,只震得屋宇搖動,數万人畜站立不定,一齊跌倒,漫天陰雲,也隨那兩聲巨雷,消散一空。好一陣子,眾人才爬起身來,茫然四顧,但見寺前原本好大一片槐樹林化為烏有,蒼蒼巨木,幹劈櫛散,悉數化為形如算籌的小木棍,積地小山一般。而寺前數万人眾,襆頭、發巾盡皆坼裂,披頭散發,相顧失魂。細細察看,果然每人的頭髮,都成縷成束,打了七個結,一如昨夜柳橋所聞。

唐.薛用弱《集異記》
五代.杜光庭《錄異記》

神契

唐朝信州人葉遷韶,幼時上山拾柴,途遇雷雨,避於大樹之下。那時安全科普匱乏,世人只曉得樹能遮雨,卻不知大樹易遭雷殛。葉遷韶躲在密密層層的枝葉之下,突然眼前白光爆閃,天崩地裂地一聲巨響在頭頂炸開,他猝不及防,仆倒於地,回頭看時,那棵參天大樹枝杈盡斷,粗大的樹幹筆直劈裂,直裂到離地五尺而止。裂縫最底端,夾著一個怪物,生的通體靛藍,尖嘴獠牙,兩隻鷹隼般的眼睛紅光四射,一對生鐵似的翅膀擠在身側,正自奮力掙扎。但那樹幹何等粗壯,任它如何扭動,總是脫身不得。

葉遷韶驚得呆了,瞪眼張嘴,趴在地上,扭頭看那怪物搖頭擺尾的掙動,如同看一條被人攥在手裡的魚。

怪物掙了半天,氣力稍怠,驀地也見到了趴在地上的葉遷韶,大感尷尬。這一怪一童,一上一下,對視好半晌,怪物口吐人言道:「 小孩,你幫我一幫。 」

葉遷韶是山里孩子,自打學會走路起便每天滿山亂跑,調皮慣了,膽子很大。他站起身來,尋塊尖棱的石頭,一點一點,將怪物身周之木鑿松。那怪物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掙脫出來,滿臉的羞慚,只說一聲:「 明日你來這裡,我有東西相謝。 」雙翼一展,騰飛入云不見。

第二天,葉遷韶早早上山,卻見那怪物到的更早,已抱臂斂翅,站在那殘毀的大樹旁相侯了。葉遷韶大喜,飛奔上前,怪物一臉無可奈何的樣子,說道:「 小孩,你可知我是誰? 」葉遷韶道:「 你是神仙麼? 」怪物嘿嘿笑道:「 你這娃娃聰明的很,一猜便著,我便是天上專司雷雨的雷公。 」葉遷韶道:「 既是神仙,為甚麼會被大樹夾住? 」雷公訕訕道:「 這樹上縮藏著一條惡龍,我奉天命斬殺,不慎用過了力道……嗯,此事不提也罷。你這娃娃膽子大,心地也好,合當得這場功德。我送你一樣物事,日後可憑此呼風喚雨,祛疾救苦,普助蒼生。 」取出一副小小的捲軸,展開一看,滿紙墨篆。雷公復道:「 我有兄弟五人,今後任你召喚,但呼’雷大’、’雷二’,我兄弟必發雷聲相應。我那五弟性子最為暴躁,若無危急之事,切不可喚。 」說罷細細解說捲軸咒文之義,將其中諸般術法逐一傳授,辭別而去。

自是葉遷韶勤勉修習,數年大成,從此周遊天下,行符致雨,解旱救民。有一年游至吉州,在市肆吃酒,吃得大醉,衝撞了刺史的車駕,被刺史捉到堂上,要動用杖刑。葉遷韶這時兀自半醉半醒,隱約感覺有人要對自己不利,扯開喉嚨,向著堂外大喊一聲:「 雷五! 」朗朗晴空,一道巨雷從天直落,震得窗櫺皆斷,屋瓦亂飛,街市上的民眾,全被震倒在地。刺史嚇得魂魄不全,忙搶步上來,扶起葉遷韶。那時吉州方旱,經年不雨,刺史改容易貌,殷殷請求葉遷韶致雨。葉遷韶笑道:「 容易! 」當晚在刺史公署大吃大喝。子夜時分,果然下起了大雨,田園飽足。此事轟傳天下,此後凡他足跡所至,地方長官必奉為上賓。

一次遊歷滑州,正趕上久雨不晴,黃河氾濫成災,地方官吏為防洪備患,廢寢忘食。聽說葉遷韶法駕蒞臨,忙厚禮請至,求問計策。葉遷韶取一枚兩尺長的鐵片,在上面塗塗畫畫,插在河岸上,道:「 成了,大家辛苦,回去休息罷。 」眾官吏河工面面相覷,誰也不知這一枚小小的鐵片抵得什麼用。俄而洪峰如小山一般奔騰湧至,沿著河床滾滾而下,竟連一滴水花也不曾濺過那鐵片所立的界限,滑州城邑,因此保全。這件事傳出,葉遷韶名聲更大,但後來見過他的人卻越來越少,據說有人在江浙一帶看到過他,再後來踪跡都泯,再也沒人知道他到何處去了。

五代.杜光庭《神仙感遇傳》

 

來源      古卷傳說

 

更多閱讀 🧜‍♀️🧜‍♂️

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