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熱,其實是一種賜予

夏天

物道君語:不要躲避每一個到來的季節,不要躲避每一次對冷熱的感知。熱是夏天的標誌,有些事情、有些光景,註定只發生在夏天。
小暑,拉開夏天酷暑嚴熱的序幕。大地上下都有猛烈的日光照射,天蒸地煮,如火炙烤。連蟋蟀都開始離開田野,到庭院陰涼處避熱。人更是如臨大敵,哪兒都不想去,只想躲在空調房裡,躲避熱氣。

圖1|Dreamerkoo ©

圖2|愛色小眼睛 ©

《呂氏春秋》裡講道:夏天的恩德在於熱。萬物的蓬勃生長,身體得以舒爽暢快,夏夜裡就著星河入夢,這些都離不開夏天的熱。

人們總是抱怨夏天的酷暑難耐,熱氣逼人。但是,自然自有其規律,夏自有夏的好。夏天的熱,其實一種恩德,是一種賜予。

圖|夷山窯 ©

俗話說,不熱不長,不熱不大。夏天的熱是無可抵擋地襲來,為大地帶來充足的熱量和光照,賦予了萬物極其驚人的生長能力和生長質量。

《呂氏春秋》裡說:「夏之德暑,暑不信,其土不肥。土不肥。則長遂不精。」因為熱,泥土有能量,可以更好地哺育莊稼、花草、樹木,它們吸收養料,才日益生長。《劉子·履言》裡也有「夏炎不信,則草木不長」的道理。因為熱,有充足的光照,草木才有蓬勃旺盛的生命力。

圖1.2|清涼地兒-了琹 ©

越熱而山草越向上生長,於風中飄蕩如綠髮森林一般。田裡染綠了一地的水稻,稻子拔高,長出穗花,秋天才可以走向豐收之路。鮮花也逐枝怒放,綻放出濃烈的五顏六色。就像泰戈爾詩裡的景象:生如夏花之絢爛。

夏天也是瓜果豐盛的季節,因為熱量、光照充足,品類豐富,一個個也生得豐實飽滿,水分和甜度更加充足。古人講究應時應季而食,待瓜熟蒂落時,人們才得以享受大自然的饋贈,享受口腹之慾。

圖1|清涼地兒-了琹 ©

圖2|鄉村雅各 ©

《了不起的比爾蓋茨》有這樣一段話,「眼看著明媚的陽光,樹木忽然間長滿了葉子,就像電影裡的東西長得那麼快,我又產生了那個熟悉的信念,生命隨著夏天的來臨,又重新開始了。」

只有夏天,萬物才如此熱烈而旺盛,它們浩浩蕩蕩地生長,勢如破竹地生長,用盡一切能力,吸收這個季節的陽光和熱量,越高大越茂盛,越綻放越絢爛。

如果沒有夏天的熱,萬物無法好好成長;如果沒有夏的成長,就不會有秋收冬藏。夏天的熱,是大地的喜事,是大地的恩賜,越熱,夏天才越生長。

夏天炎熱,人們總愛貪涼,愛吹涼風、愛吃涼食,無涼不歡。

想起小時候夏天,還沒有空調,吹著風扇覺得不夠爽快,一天內吃了好幾根冰棍兒,當晚吃飯一點兒食慾也沒有了,整個人都懨懨的。後來慢慢有了空調,吹久了竟也覺得有點頭暈,不由得想念小時候在鄉野間清新的自然風。

其實人的身體在夏季是「伏陰在內」,應該吃些溫熱的食物、微微排些汗,才是身體所需。《黃帝內經》裡曾說:夏三月要夜臥早起,無厭於日,使志無怒,使氣得泄,若所愛在外。

圖|夷山窯 ©

人本身要順應自然。夏天時,早起外出,不要害怕太陽,體驗一下炎熱的感覺,讓身體出出汗,讓體內的氣得以疏泄。好似讓身體裡的血液循環起來,器官活動起來,自然而然把體內的雜物排出去,人才變得更加輕盈舒爽。

古人的智慧早有體現,只是如今的人們漸漸忽略了。夏季的熱,也是身體所需,不用一味地躲避,從行動到進食,熱一點未嘗不好。

圖1|行攝記錄者 ©

想起村上春樹喜歡跑步,部分原因也是喜歡那種肆意流汗的感覺,他覺得「所有的東西都從軀體最深處擠榨出來,有一種爽快感油然而生。」

《七碗茶歌》中也說:「五碗肌骨清,七碗惟覺兩腋習習清風生。」夏天喝點熱茶,輕輕發汗,整個人會更清爽。

夏天的熱,對人的身體是一種恩德,微微出汗、把身體裡的郁滯散發出去,進食溫養、護住身體的陽氣,人便更加舒爽暢快。

圖|蒲山 ©

夏天的熱,使四季更加鮮明,各有其不同,人才可以感受到獨屬於夏天的熱烈光景。而感四時之變,遵四時生活,擁有分明的季節感,得以更好地感知當下的美好。

蔣勛曾寫過,他在夏天旅行時,某個雨天在房間裡的體驗,「夏季午後的暴雨,雨聲好大,在甬道間洶湧迴響。暴雨歇止,四周樹林間升起一片驚人的蟬聲。彷彿久遠劫來,微塵與世界都如此發聲,高亢激昂,如一季繁花爛漫,卻又沉寂如死。」

在被暴雨打亂的夏日旅行中,蔣勛反而感受到了夏雨、蟬鳴……感受著炎熱的夏季光景,獲得思想上的寂靜。

圖1|清涼地兒-了琹 ©

圖2|Brötchen ©

如今的人們,大多數並沒有蔣勛這樣的季節感知力。夏季一來,人們便抱怨蟬鳴擾人,陽光曝晒,只想長久地躲在空調房裡。如此,躲避了夏天的熱,也弱化了對四季的感知。

這未免有些遺憾,夏季有屬於自己的限定美好,是辛棄疾的「七八個星天外,兩三點雨山前」,是杜牧的「輕羅小扇撲流螢」,也是劉禹錫筆下的」東邊日出西邊雨「。一旦夏季過去,這份美好可就無從感知了。

只有我們走出去,順應夏天鮮明的熱,擁有鮮明的季節感知力,才可以切身地感知當下的美好。我們才會知道,這種季節的美,稍縱即逝,不可辜負。我們才會感受到,季節之美,足以帶來心靈上、思想上的愉悅享受。

夏天的熱,造就了大朵的雲、璀璨的晚霞、造虹的雨,甚至夜裡明朗的星空,點點流螢。到了夏天,我們便把自己交給自然,感知季節變遷、夏季之美,享受心靈上的快感。

圖|坎坷白菜子 ©

夏天的熱,是四季輪換的必然,是夏季的標誌。如果沒有冷熱的變化感知,也無法擁有四季的感知力。

我們遵循四時之變,不去躲避每一個到來的季節、躲避每一次對冷熱的感知,我們明白到,夏有夏的好,熱有熱的好。

保羅·鮑爾斯說:「每件事情,都只會發生一個特定的次數。一個很少的次數,真的。」有些事情、有些光景,註定只發生在夏天,且只在那個夏天。沒有一個夏天是一模一樣的,它們總會帶著當下特定的記憶光景,成為唯一的夏天。

春日的綿綿細雨,秋天落了一地金黃葉子,冬天有溫暖的棉衣,在夏日遇到一場太陽雨。在每一個到來的季節之時,便珍惜當下的季節,好好感知它的動人之處、限定之美。

來源:物道

傳播真相   探究歷史
支持正義  分享快樂

💰 打賞